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三十二章 人月圆
    来的是张广胜、鲁振平和李初一。

    “石井胡同的那位丁姑娘,靠着做针线贴补家用,只是小户人家,免不了要抛头露面,但她人很老实,也很漂亮,不过她姐夫为人势利,又很吝啬,爱贪小便宜。”

    “住在后衙里的小公子出城,最后进了延寿寺,是王大人身边的一名师爷亲自相送,师爷出来了,可直到太阳落山,那位小公子也没有出来。”

    “五十尾鲜鱼已经送到灶上了,大小姐放心,那卖鱼的正在偷着乐,过去的事情早就忘了。”

    三个人说得各不相干,罗锦言微笑颌,夏至笑盈盈地送他们出去。

    罗金瓶回家的时候,罗建昌还像以前那样,把她送到家里。

    一起送回去的,还有十斤猪肉、两尾鲜鱼、两匣点心、两匣糖果、两斤冰糖、两坛汾酒,另有几朵绒花和素缎花缎各两匹。

    鱼肉吃食是罗绍给的年礼,绒花和尺头则是罗锦言送的。

    武大太太很高兴,觉得女儿有出息,罗武也觉得很有面子,罗金瓶却一丝笑容都没有。

    回来的路上,罗建昌告诉她,过了年罗锦言就要跟着夫子读书了,她再去时,怕是没有时间和她一起玩耍了。

    什么读书?分明就是借口。

    罗金瓶越想越气,想到院子里透透气,却见罗武正指着那堆东西和罗秀显摆:“罗绍只是个芝麻绿豆官,可对我这当从兄的也还算尊重,我这才让他家那哑巴闺女和我家瓶姐儿来往。”

    罗金瓶就像吞了苍蝇,既恶心又难受,她索性回到屋里,关上门,蒙了被子大哭起来。

    小年的晚上,天空又飘起了雪花。瑞雪兆丰年,庄户人家靠天吃饭,这是好兆头,今年又能有个好收成。

    待到雪停了,明岚和远山在庑廊下放了太师椅,背着罗绍过去坐了,看着罗锦言和几个丫头在院子里堆雪人。

    罗锦言一张小脸冻得红彤彤的,可却神采奕奕,不时出一两声低哑的笑声,大红的衣裳映在雪地里,如同一朵娇俏的红梅含苞待放。

    罗绍温声笑了,还是家乡的水土更养人,惜惜自从回到昌平,除了刚来时病了一场,身子却是一天比一天好了,往年下雪的时候,她在屋外站上一会儿,当天晚上就能起高烧,可今年冬天,却常常听说她在庄子里四处玩耍,起先罗绍还很担心,后来见她的脸色越红润,索性由着她了,只是叮嘱常贵媳妇,让灶上多给她做些爱吃的。

    雪人已经堆好了,圆圆的身子上顶着同样圆圆的脑袋,憨态可掬,罗锦言蹦蹦跳跳地跑到罗绍面前,指着雪人向他显摆:“爹......爹......看......”

    罗绍笑着夸奖她,常贵媳妇急忙用干帕子给她擦手,又递了棉焐子给她。

    罗锦言却伸出小手找爹爹要糖吃,她正在换牙,常贵媳妇不敢给她吃糖,她偏又喜欢吃些酸酸甜甜的,罗绍不忍心,忙让远山去给她拿松子糖。

    罗锦言得了松子糖,小手拈了一颗递到罗绍嘴边:“爹......吃......”

    松子糖不是很甜,但吃在罗绍嘴里,却是甜在心底。

    反正自己也不想续弦,没有儿子就没有吧,过上几年,不如就把惜惜留在家里招婿,有自己盯着,女婿也不敢慢怠惜惜。将来生了外孙,罗家也就后继有人。

    可又转念一想,样貌好学问好的少年,谁会入赘做上门女婿呢,自己如珠似宝的女儿,难道要嫁个四体不勤、条件不佳的男子吗?那当然不行。

    罗绍这样想着,又觉得这事也不急,惜惜过了年虚岁才八岁,还有五六年的时候,自己慢慢挑慢慢找,总能给惜惜找门顶好的亲事。

    过了年,就是元宵节,待到摘下庄子里各处挂的花灯时,这个年也就过完了。

    吏部的正式公文送过来,罗绍的陇西去不成了。

    虽然这是早就知道的事,可是看到公文时,罗绍还是叹了口气。

    心里已然平静了,但年纪轻轻,谁不想做出一番事业?

    罗锦言默默看着父亲临窗坐着,挺拔的身姿却难掩孤独,她想了想,告诉爹爹,她想到街上逛逛。

    小孩子哪有不贪玩的,再说,惜惜是女儿家,年龄越大出门的机会也就越少。罗绍笑着答应,让罗建昌带她出去,又叮嘱他们多带几个侍卫。

    昌平虽然不大,但比起行唐却是热闹多了,尤其是快出正月,各家铺子都已经开市,街上人来人往,卖什么的都有。

    罗锦言花了五十文给爹爹买了根用核桃木雕的拐杖,拐杖顶端是寿星公。

    买完拐杖,罗锦言就让罗建昌带她去石井胡同。

    罗建昌先是有些奇怪,接着便笑道:“惜惜是去找瓶姐儿玩吧。”

    罗锦言笑而不语。

    骡车在离胡同口十几丈远的地方停下,罗建昌看到不远处有卖烤红薯的,问道:“惜惜想吃烤红薯吗?”

    罗锦言笑嘻嘻地点头。

    罗建昌原本想让夏至去买,又怕小丫头很少出门,缺斤少两也不知道,索性自己去买,反正带了几名护卫,惜惜也不会出事。

    罗建昌下了骡车去买烤红薯,见他走了,夏至便下了骡车,可刚下去便又上来,把帘子扒开一条缝向外张望。

    罗锦言好奇,也凑过来向外望去。

    只见一高一矮两个年轻男子,正拦着一名少女在说话,其中一个还动手动脚,摸了摸少女的髻,那少女却是羞红了脸,苦苦相求,身后就是石井胡同,可她的腿却像钉在地上,明明可以拔腿往回跑,她却哭得泪人似的不住求饶。

    在骡车外面的方四看到,忍不住大喝一声:“这是干什么呢?”

    那两个男子转身看去,见一架骡车旁站着两名壮汉,便嘟哝几句,讪讪走开了。

    少女愣了愣,忽然捂了脸,转身往胡同里跑去。

    罗锦言见那少女十五六岁样子,容貌秀丽,心里一动,就在夏至手掌上写道:“问问是谁?”

    没过一会儿,夏至就回来了,对罗锦言道:“那小娘子是武大爷的妻妹,瓶小姐的小姨,姓丁,闺名翠湖。”

    待到罗建昌买了烤红薯回来,罗锦言已经没有逛街的兴致,罗建昌不知原因,只好打道回府。

    罗锦言暗忖,张广胜打听得没有错,丁翠湖确实漂亮,人也确实老实。

    可看刚才那副样子,就是手里拿着刀,也一样只会哭着求饶。

    父亲需要的是一位既能知寒知暖,又能管起后宅的妻子,如果能与父亲两情相悦,那就更好了。

    这位丁姑娘,显然不适合。

    罗锦言回到庄子里,才知道陈夫子到了。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过渡章节,我们的女主正在长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