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五十二章 一年春
    罗锦言交给张广顺一千两银票。

    张广顺和莫家康都怔住了。

    鲁振平来京城开铺子时,罗锦言也给了他一千多两,但京城离昌平不过一日路程,操控起来并不困难。

    但平凉府距京城几千里,又是九边之地,张广顺和莫家康并非罗家的家生子,他们也才投靠罗家一年多而已,如果这两人稍有异心,这一千两银子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张广顺嘴角翕翕,手里的银票变得滚烫起来,他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不论这是罗老爷的意思,还是罗小姐自己的决定,罗家对他们兄弟都是信任有加的。他只是落拓之人,何德何能令罗家对自己兄弟深信不疑,他拉着莫家康双双跪下,嘶声道:“大小姐,要不您再派个庄子里的人随我们一起去吧。”

    铺子里收帐还要两个人相互监督呢,何况这是去那么远的地方办事。

    罗锦言不由莞尔,对跪在面前的两兄弟道:“我......信......你......们。”

    只有四个字,“我信你们”,由小小女童的嘴中艰难地说出来,张广顺和莫家康心中如万马奔腾,他们只是落拓江湖的流民,生命如同草芥,除了他们兄弟自己,又有谁会屑于信任他们?

    可现在罗小姐却说,她信他们,在别人看来这可能只是孩子的戏言,但他们知道不是那样的,罗小姐是真的信任他们。

    张广顺昂说道:“大小姐放心,我们哥儿俩就是拼了性命,也要给您把差事办好。”

    罗锦言轻笑:“不......用......拼......命......”

    她喝了口茶,缓了缓,继续说道:“遇......事......用......脑......”

    赵宥父子纵然死上十次都不够,我都不急着要他们的性命,你们是我的人,更不能去送命。

    张广顺和莫家康颌应是,罗锦言送走他二人,重又慢条斯理喝起茶来。

    夏至却有些着急,问道:“小姐,您真不怕他们一去不回吗?一千两银子足够一大家子人过上好多年。”

    罗锦言微微笑了,放下手中的粉彩花鸟的茶盏,道:“用......人......不......疑。”

    夏至怔了怔,随即面红耳赤,小姐跟着陈先生读书时,她也在一旁听着,可是她还是像只井底蛙,又笨又没见识的井底蛙,但愿小姐不要嫌弃她才好。

    罗锦言笑着看她在一旁纠结,认真的说道:“你......很......好。”

    夏至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小姐夸她呢,小姐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夸奖她......

    虽然压岁钱又用光了,可罗锦言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不过一千两而已,她如果为了区区一千两就要疑神疑鬼,那以后还怎么做事?

    罗绍没想到李家兄弟来得这么快,显然没出正月就离开扬州了,二月中旬时,他们便到了京城。

    得知他们到了,罗绍忙让远山到酒楼里订了酒席,又让明岚去请陈先生和焦师爷。

    这边刚刚安排下去,李家兄弟便来拜见他了。

    和李家兄弟一起的,还有一位陌生的少年,李青风替他引见,此人名叫廖云,是李青越的同窗,此次一同来树德书院求学。

    罗绍坐在中厅的太师椅上,微笑颌,请他们三人坐下。

    三人按长幼坐下,罗绍却看向坐在李青风下的李青越。

    有李青风珠玉在侧,李青越有些不太起眼,十三岁的少年还没有完全长开,细高挑的身材略显单薄,但五官端正,眉目清朗,自有一股书卷气。

    不知是否已经知道长辈们的心意,李青越有些拘束,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李青风与罗绍契阔。直到罗绍问起他的制艺,他才话多起来,引经据典,张驰有度,但还是有些许紧张,反倒是同来的廖云,言辞风趣,轻松洒脱,罗绍看着面前的两人,脸上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他早就给李青越准备了见面礼,只是不知廖云会来,便吩咐明岚把他书房里的一套《四书注释》取来送给了廖云,给李青越的却是两方上好端砚。

    外面有远山的声音传来:“老爷,大小姐在外面呢。”

    罗绍笑道:“都是自家亲戚,没有那么多的避忌,让她进来。”

    李青风则笑着对罗绍道:“临来的时候,我娘和嫂嫂还让我代她们向表妹道谢呢,对她选的宫花赞不绝口。”

    罗绍哈哈大笑:“哪有长辈向小辈道谢的,你们别宠坏了她。”

    李青越却是默不作声,微微垂下了头,廖云则一幅好奇的样子,目光望向门口。

    罗绍有些不喜,李青越木讷了,这个廖云则太轻佻了。

    有丫鬟挑了淡绿色福字不断纹的帘子,夏至陪着罗锦言走了进来。

    罗锦言穿着月白里衣,粉红色妆花褙子,鹅黄绣芙蓉花的挑线裙子,勉强扎起的双螺髻上插了两朵红宝石芯子的绢花。

    比起几个月前,她又长高了一些,细如凝脂的脸蛋白里透红,乌溜溜的大眼睛如同两泓春水,黑白分明,不染一丝尘埃。眼角微微上挑,带着含而不露的妩媚。红菱般的小嘴如同春日的花瓣,含着甜甜的笑意。这样柔美娇俏的脸上,偏就生了一双入鬓的长眉,娇柔中带着隐隐的英气,让这张宛若工笔画般精致的容颜凭添了一份生动明朗。

    这种明艳大气令人忽略了她的年龄,她略显素淡的衣饰反而显得恰到好处,别说是初次见面的李青越和廖云,就是和罗锦言甚是熟稔的李青风都不由地在想,若是惜惜穿件艳丽的衫子,那就该明艳得让人睁不开眼了吧。

    李青越心里怦怦直跳,父亲早就流露过要向姑夫求娶小表妹之意,神态中不乏担心表妹嫁给别人会被欺侮之意。在他心里,这位自幼丧母又是哑巴的小表妹应是弱不禁风,可怜兮兮的,就像他送给表妹的那两只小白兔一样,可是眼前的小表妹,怎么和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样?

    一一一一

    虽然晚了十几分钟,可还是没有晚得太多,哈哈,今天的更新送上~~~~

    o(* ̄︶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