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五十五章 探道子
    罗锦言没想到李青风给他找了一个这样有经验的人,她没做过生意,觉得能给她介绍一个做过二掌柜的就很开心了。

    她高兴得咧开小嘴,毫无矜持地给了李青风一个大大的笑脸。

    李青风的手终于又落到她的头上,爱怜地摸摸她头上的小抓髻。

    接下来的日子,李青越和廖云就在杨树胡同住了下来,两人在树德书院每天早出晚归,和罗锦言很少遇到。

    罗绍则常常带着焦渭出去走动,偶尔也会去寺庙里听佛法,但次数明显少了,不像以前几乎天天都去。

    陈镇在京城住了下来,陈娘子却舍不得她的那些花草,执意回了昌平,好在昌平离京城不过一日路程,陈镇每隔七八天就能回去看望她。

    又过几日,李青风介绍的大掌柜从广东来到京城,此人名叫葛文笙,保定府人氏,早年随同乡去扬州学生意,从小伙计做到大掌柜,二十年前原来的东家回乡养老,李毅就把葛文笙请了过来,李家是盐商,铺子并不多,葛文笙先是跟着李毅走南闯北,后来李毅长子李青凡初出茅庐,也是葛文笙带着他。李青风自立门户,李毅心疼次子艰难,就把葛文笙给了他。

    罗绍见到葛文笙时,着实吃了一惊,这样的一个人,李青风竟然给了惜惜。

    李青风也是直到前一天,才知道清心茶铺和罗绍没有关系,不过他立刻就把这件事揽上身,说是他买下的茶铺,可又没有精力经营,想着小表妹也到了学习庶务的时候,就让惜惜用压岁钱买下了这间茶铺。

    罗绍半信半疑,却没有多问。不过就是一千两银子的小茶铺,再说有李青风帮着,惜惜也不会被骗,顶多就是赔钱而已。

    他对庶务一窍不通,在任上时全靠焦渭,自己的家业则全靠林总管。这些年不但有增无减,还给惜惜置办了田地铺子当做嫁妆。

    听说女儿瞒着他开了茶铺,他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地把罗锦言叫过来,道:“听青风说你那茶铺连本钱还没收回来,爹爹给你一千两银子,你就当已经收回本钱了。”

    罗锦言啼笑皆非,可又不想拂了爹爹的好意,笑着答应了。

    现在葛文笙来到京城,罗绍立刻就请他给罗锦言做大掌柜。

    罗锦言开办清心茶铺并非为了赚钱,只要不赔钱便行,这些日子以来,除了本钱没有收回,倒也赔得不多。

    现在葛文笙做了大掌柜,但平素里并不在铺子里,铺子还是由鲁振平打理。

    鲁振平和李文忠的那个幕僚黄清混得很熟,逢年过节,常有孝敬,有时还会相约在小酒馆里喝上几杯。

    李文忠去年因为册妃一事,颇令同德皇帝满意,去年身为吏部尚书的毛文宣称病,赵极便让李文忠兼理吏部事宜,此事一出,朝中大哗。毛文宣是霍英的死对头,三年前刚把霍英整下去,谁想到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让李文忠捡了便宜。毛文宣立刻反击,让御史纠着李文忠前年修治河道闹出人命的事不放,在今年初,上演了一出万民血书的大戏,把李文忠弄得土头灰脸,只好找个名目,把兼管吏部之权交了出来。

    罗锦言听后呵呵冷笑,原来赵极早就会玩这手挑拔离间的把戏了。

    古娆还没当上皇后,就让赵极当枪使了一回。

    借着册妃一事,让李文忠成了众矢之的,再趁热打铁,让他兼管吏部。现在的李文忠根基不稳,他凭什么就能兼管吏部?不过就是赵极看到毛文宣斗败霍英,不想让他一人独大,想用李文忠给毛文宣添堵,硬生生要把内阁分成两派。

    罗锦言记得,毛文宣是四年后死的,李文忠由工部调任吏部,做了华盖殿大学士,宁王兵临城下时,就是他陪着赵熙在金銮殿上号啕大哭的。

    而霍英却一直没有起复,想来应是死在配之地了。

    李文忠和赵梓赵宥父子是一丘之貉,而霍英却在配之前,还在甘肃安插人手,足能说明前世之时,真正令霍英至死也不能起复的,并非毛文宣这个死对头,而是瑞王父子。

    罗锦言想到这里,更加盼望张广顺和莫家康的消息。

    他们是二月初走的,现在三月里,算来也快到了。

    她让鲁振平继续和黄清往来,并让李初一想办法打听关于毛文宣的事。

    毛文宣四年后就死了,与其让李文忠陪着赵熙去哭,还不如让霍英回来,霍英老谋深算,门生众多,如果想找一个人和秦珏抗衡,那就只有他了。

    李初一素来机灵,没过多久就搭上了毛文宣的庶弟。

    这个庶弟名叫毛文久,是毛文宣父亲的老来子,因而很是得宠,他比毛文宣年轻二十多岁,今年还不到三十。毛文宣治家严格,毛文久并不安份,用他老婆娘家的名义,偷偷在京城放印子钱。

    李初一向他借了两回印子钱,借得痛快,还得也痛快。毛文久暗中打听,见他果如其说,是清心茶铺掌柜的兄弟,便没起戒心,李初一还钱的时候,约他出去喝几杯,他爽快地答应了。

    清心茶铺紧邻六部衙门,接待的客人也以六部的低等官员为主。毛文久放了几年印子钱,早就摸出门道。来找他借印子钱的,无非两种人,一种是靠月例过活的二世祖,第二种就是这种外地来京做官的,他们大多家世普通,逢年过节又要礼尚往来,上下疏通,难免捉襟见肘。

    毛文久便提出让李初一帮他介绍客户,李初一满口答应,没过几天,就介绍了几名六七品的小官找他借印子钱,毛文久对李初一便亲厚起来,但凡是李初一介绍来的,毛文久都会抽一成红利给他。

    转眼间就过了端午,张广顺的第一封书信终于送到京城。

    信上说他们已在凉州府安顿下来,此处多有做蛮夷生意的,他们还没有决定做何营生,又详细介绍了平凉州的风土人情。

    罗锦言想去问问李青风,可连续两天都没有见到他,他很忙,几乎每天都要出去应酬。

    这一天,罗锦言又打小雪去隔壁找李青风,小雪进门时,却遇到了廖云身边的扫尘。小雪想起上次就是因为这个扫尘,害得她被夏至埋怨,转身便走,想过一会儿再来看看。

    可她刚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你是罗大小姐身边的吧,她现在府里吗?不知我现在过去拜访可好?“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晚了,不好意思啊,明天两点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