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最春风 > 第六十六章 昆明池
    罗锦言贵为皇后,万寿山虽然守卫重重,却无人敢拦着她。√

    她高扬着头,照着平日的步伐慢悠悠地走着。没人胆敢与她平视,因此也就不能看到她那双毫无焦距的眸子。

    她是第一次来万寿山,对这里并不熟悉,走着走着便看到一片湖泽。

    这是昆明湖。

    她并不知道她来的这里是昆明湖一处很偏僻的地方。她看到岸边的青石旁放着鱼篓,一条鱼竿放在石上,前端垂在水里。

    她想都没想,就深一脚浅一脚走了过去,坐在青石上,拿起鱼竿钓起鱼来。

    与其说是钓鱼,不如说是呆坐。

    她呆呆坐在那里,面对着平静无波的昆明湖,倒是不再想着引天火烧了德辉殿,她正在思量着如何把赵极骗到这湖边,神不知鬼不觉推进湖里,再扔上一块石头砸过去。

    那样多好,她就解脱了,她也不用再担心赵思看到不该看的,听到不该听的。

    想到这里,她起身,用尽全身力气,搬起身下坐着的那块青石,狠狠地砸了出去。

    石头太重,她用力过猛,身子便也随着那块石头栽了下去,噗通一声掉进水里。

    内侍和宫女们尖声惊叫,飞奔着过来,她从湖中冒出头,怒道:“退到十丈以外,不用你们管!”

    内侍和宫女们迅退后,有侍卫闻声而来,被内侍们拦住。

    昆明湖边岸并不甚深,方才他们看得清楚,皇后娘娘站在湖里,那水刚过她的腰际。

    而且,谁都能看得出来,皇后娘娘应是会泅水的。

    罗锦言依然站在湖里,她不让人过来,并非怕他们看到自己的失仪,而是因为她觉得这样很舒服。

    刚才的郁结似是渐渐散开,有什么大不了,她又不是刚刚知道。

    这样的事情,在她之前就有。赵极宠爱她,却并不防碍他所谓的益寿延年。

    那些被偷偷送进来的童男童女源源不断,有的死了,就像个小牲畜一样草草埋了。按那个该死的李道子的说法,赵极能令她这个天赐神女生下赵思,全是因为采补了这些童男童女的原因。

    赵极子息单薄,阅女无数也只得三子,加之又有董后作乱,罗锦言进宫之前,年过五旬的赵极只余赵熙一个。

    后来生下赵思,赵极对这位号称是李真人亲传弟子的李道子更是奉若天人,不仅赐万金,还封了国师。大周朝重佛轻道,就连龙虎山的张天师都未有此封号。

    可惜之后几年,宫中的年轻后妃再无人怀孕,李道子便说上次生下赵思时用尽元气,还需要继续采补,赵极的寝宫之中,便隔三差五有小童走进来再被抬出去。

    赵极的身体却越来越差,到如今刚满六旬,便是走几步路都要气喘吁吁,哪里还有半分当年雄霸天下的豪迈。

    古时很多君王是服用丹药死的,罗锦言巴不得李道子也给赵极用些丹药,让他早点去见阎王。李道子也曾向他进献丹药,但赵极不用,他只迷信采补之法。

    倒是这些丹药流出宫去,千金难求,让李道子又狠赚一笔。

    秋日的昆明湖清澈见底,丝丝凉意透过湿透的衣衫漫布她的全身,罗锦言的大脑却变得越来越澄明。

    她极目四望,却看到就在离她落水的地方大约四五丈外,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秦珏!

    她知道秦珏比帝后早到一天,而朝贺的文武百官则是今天才会来。却没想到秦珏竟然就在帝后行宫附近。

    秦珏身后还有一条小路,他是从那里走过来的。

    秦珏不会如此不懂规矩的,莫非是她已经走出很远了?

    罗锦言也只是这样想了一下,便不再去想,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最狼狈的时候,被秦珏看到了。

    “大胆,你敢窥视本宫?”她低声吼道。

    秦珏的唇边挂着一丝冷笑,淡淡地说道:“微臣只是来拿回自己的鱼竿而已。”

    原来那是他的鱼竿,湖水冰冷,可罗锦言却像是被火烤到一般。

    她的声音不由得软了下来,压低声音道:“今天之事不许说出去,否则工部侍郎的那个缺儿,你就别想要了。”

    想要那个缺儿的人有很多,赵极虽然病体支离,但并不糊涂。罗皇后是拿不到那个缺的,但是她若是不想让谁拿到,也是能做到的。

    秦珏淡然地看着她,轻轻笑了,就像是看着一只小猫在虚张声势。

    “皇后娘娘,微臣本就无意那个位子,只是想趁机看看,有什么人敢和微臣来抢而已。娘娘不用为微臣煞费苦心。”

    罗锦言气得紧紧握住拳头,她冷冷地说道:“今天的事只要传出去半个字,本宫都会记在你的头上。”

    “娘娘不是应该先去把那些宫人的嘴封上吗?娘娘的杀伐之心怎么没有了?”

    杀伐之心?

    他是在暗讽她弑兄杀侄,还是在说她为了坐上皇后之位做过的那些事?

    罗锦言强压怒火,道:“秦大人也会和本宫说起杀伐之心吗?本宫的杀伐之心和秦大人相比,自是如同没有。”

    秦珏无声地笑了,转身便走,罗锦言双手撑住湖岸,便想上去,可能是她在湖里站了太久,手脚都已变得僵硬,这一撑之下,并没有像她预想的那样跃上湖岸,反而又是噗通一声,整个人滑了下去,沉进湖里。

    她再次浮出水面时,就看到秦珏蹲在湖边,正在看着她,像是在等着看她的笑话。

    “你不怕本宫杀了你?”她恶狠狠地说道。

    “原来娘娘想杀的人竟然不是李国师,而是微臣,看来娘娘对万岁一点情份也没有了。”

    大胆,真是太大胆了,这样的话他也敢说!

    罗锦言几乎昏厥,她又一次紧握住拳头,指甲陷进肉里,却没有感到疼痛。

    寒冷中待得太久,人已变得麻木,这一点点的疼痛根本没有感觉。

    就像她的心,初时还会疼,后来这疼痛越来越多越来越烈,她也就不觉得疼了。

    秦珏说错了,她不仅是对赵极的情份没有了,而是从来就没有过情份。

    李道子是什么人,那是罗家用一万两银子买通的人。

    没有李道子,赵极又怎会知道河间的哑巴美人?

    刚进宫时,她也曾想过杀掉李道子以绝后患,可那时她还没有那个能力。

    后来她有了能力,但她却不想杀了。

    一一一一

    亲们,今天的更新送上~~~

    这是存稿箱自动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