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燕南归 > 364:利益
    朱氏想要随行,这的确在萧子鱼的意料之中。

    这会的朱氏恨不得扒了她的皮,拆了她的骨,将其吞进肚里。

    朱氏厌恶她,而她对朱氏也有几分不满。

    这份不满并不是因为朱氏挑拨她和白从简的感情,而是因为朱氏这些年来借着白家大太太的名义,补贴朱家让白家的名声有损。

    朱氏的确该孝顺,可并不是因为孝顺,就要让白家来承担她的仁义。

    这是个可笑的做法。

    萧子鱼想起韩管事曾说,白渝是个糊涂人,在生意场上糊涂、用人也糊涂……可萧子鱼看如今白渝在处理朱家的事情上,也是糊涂的厉害。

    这朱家若是个扶的起来的家族,白渝这样做或许情有可原。可朱家这些年来,占尽了白家的便宜,与此同时却还在背后说白渝的不是……甚至将白渝多年无子的事情,怪罪到白渝的头上。她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惊的目瞪口呆。

    白渝做的好事,在朱家和朱氏看来是理所当然。

    这些年,白渝都养了一群什么样的白眼狼。

    韩管事见萧子鱼不言,又道,“太太,你当真要让大太太和你随行吗?”

    “她若不随行,谁又会相信我真的做出这种糊涂事情呢!”萧子鱼笑着对韩管事说,“若换其他人,我还真不该带。可若是换了大嫂,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韩管事苦笑,“太太,您说的是!”

    说完韩管事便又从屋内退了出去,而萧子鱼在韩管事离开后,又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前的白从简,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她的神情不似刚才那般自信,反而多了几分不安。

    “你知道,我信你的!”半响后,萧子鱼挤出一句话来。

    白从简淡笑,“嗯,你得信我!”

    然而彼时,在等待萧子鱼这边答案的朱氏,却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韩管事站在廊下,却不愿意走到她这边来,显然是萧子鱼还在犹豫并未给出答案。萧子鱼越是犹豫,朱氏觉得这件事情越是古怪。

    在朱氏的眼里,萧子鱼从不是什么善类,从萧子鱼处理庶务的能力上就能看出来,萧子鱼狠毒起来比谁都厉害。这白家上下谁不知道,白从简现在离去世就差最后一口气了,时而昏迷时而清醒。

    若白从简离世的时候,是萧子鱼陪伴在一侧,那么白从简说什么,谁又能知道?

    到时候,她想要从萧子鱼的手里夺回打理后宅的权利,怕是很麻烦了。

    所以,她必须要跟着萧子鱼去寺内。

    可无论此时的朱氏多么焦急,她却依旧不敢踏入主院的廊下。

    激怒了萧子鱼,对她没有什么好处,尤其是在白从简迷糊的情况下。

    站在主院外候着的小丫鬟和嬷嬷们,看着朱氏的样子,心里都各自有了小算盘。

    这白家的内宅谁说了算,现在已经很明显了。

    连韩管事都没有办法阻止萧子鱼的胡闹……白家的大太太朱氏,更是要在院外候着,没有萧子鱼的吩咐,是不得入内的。

    不知是哪里吹过来一阵微风,携着藏在墙内深处的草药气息,萦绕在小院的上空。明明是有着宁神的功效,而朱氏内心却随着这股气息,像是迸发出什么火苗,最后愈发沉重。

    过了小半个时辰,韩管事又一次进了屋内,这一次出来的很快。

    他犹豫着走到朱氏身前,皱着眉头,“大太太,三太太这会正忙,怕是不能见你了!”

    朱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外等了这么久,萧子鱼居然连见都不愿意见她。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看起来没有波澜,“韩管事,你在白家多年,待小爷极好。这次三太太要送小爷去寺内为小爷祈福,她的心情我是能理解的。可是,现在的她也太累了!”

    朱氏叹息,“我这个做嫂子的,也只是想帮帮她,并无其他的想法。我们妯娌之间,自然是多亲近一些才是一家人啊!”

    韩管事压低了声音,“大太太,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啊!”

    朱氏闻言皱眉。

    这些日子的接触下来,她已经清楚了萧子鱼的脾气。是个性子古怪,又不愿意多听人言语的人,一旦让萧子鱼急了,萧子鱼就会直接动手,丝毫不注意仪态,哪里像白家的主母?

    听闻昔日的丹阳公主,无论外人说出多么不敬的言语,丹阳公主总是笑着,不会露出半点不悦的神色。一样都是白家的主母,一个沉稳内敛,一个鲁莽如乡下村妇。

    不过,朱氏也庆幸萧子鱼并不是丹阳公主那样的人。

    一个没有头脑的人,总会好对付一些。

    朱氏想了想,压低了声音,“难道韩管事,你真的不担心小爷的身子吗?”

    “若小爷出了事,你往后可如何是好?”朱氏故作不安。

    朱氏入门的时候,韩管事已经不在京城内。关于韩管事的事情,她大多是听婢女和丈夫白渝提起的。

    韩管事虽是白家的管事,可也是亲眼看着白从简长大的人。外面虽然传言白小爷得唤韩管事一声义父,实际上白小爷从未这样唤过。

    但是,韩管事在白从简面前,言语还是十分有分量的。

    可是,这也仅仅是在白从简身前了。

    在朱氏的眼前,韩管事已经年迈,膝下就那么一个女儿。而这个女儿嫁的,还是一个商户。

    即使萧玉轩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商人。

    韩管事得为替自己和女儿筹谋。

    若白从简出了事,韩管事自然没了仰仗。毕竟就萧子鱼那个脾气,说翻脸不认人,那就是谁的面子也不会给。

    朱氏知道,这人和人之间,永远讲“利益”二字。所以,她不介意稍微旁敲侧击一下韩管事。

    朱氏是怎么想的,韩管事自然知晓。

    他只是没想到,朱氏的言行被萧子鱼猜的透彻。

    从前,他还认为萧子鱼行事鲁莽,如今看来……萧子鱼的眼光和心思,也很慎密。

    他配合着朱氏,做出为难的样子,“大太太您说的是,不过,这次祈福三太太不想弄太大的动静。所以,你身边只能带两个丫鬟伺候,你看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