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洪荒之妹控伏羲 > 第312章 洪锦征西
    孔宣腾云驾雾,一阵疾驰,至西岐城外商军扎营之处,却见一片狼藉,孔宣掐指一算,方知他与准提天外大战足有一月之久,张山已然败阵身死,被俘将士七八万,约有十万残兵败将逃入汜水关,孔宣暗中找了一个降卒,问过之后方知详情。

    原来当日孔宣离去之后,张山带兵回营之后,夜间便命大军收拾行装退兵,本想临走之前斩了被孔宣擒住的黄飞虎等人。却不想姜子牙在燃灯的指点下,夜间袭营而来,张山命副将带兵先退,自己亲率四相军断后,一通好战。

    姜子牙吃够了四相军的苦头,下了狠心非要将四相军留下,请来广成子等人,施展移山倒海之术,将四相军困住,命杨戬,哪吒等一众门人亲自带兵掩杀,大战一夜,张山力竭力之,姜子牙派人招降,四相军无人答应,皆尽战死。

    张山死后,姜子牙继续派兵追击,又遇到孔宣训练的另一支精兵五行军断后,五行军本该由孔宣亲自统领才能发挥最大威力,可惜那时孔宣正在天外虚空与准提大战,分身乏术。

    姜子着仗着手下将领众多,又有哪吒等门人带兵冲杀,即使如此也付出了接近三万兵马的代价才歼灭了五行军,要知五行军总共不过一万五千人,西岐各方面占优的情况下还付出了双倍人马,可见五行军之强悍。

    随后西岐大军连战连捷,收降数万大军,最后商军残兵败将逃回汜水关才算了事,不过此战西岐也损失不小,大胜之后倒也没有过于逼迫,追到汜水关,见城高难破,便收兵退去。

    孔宣得知详细之后,无奈叹了口气,既然已经兵败,孔宣也不打算再回军中做将咩了,随后又得到消息,纣王封了洪锦作为征西将军,挂帅西征,还有国丈苏护随军辅助早,孔宣有种改姓换名再入商营的冲动,不过想了一下,还是放弃了,经过自己化名孔方助商之事,元始天尊必然高度观注西岐,无论怎么改换身份都瞒不过,到时圣人毕然亲自出手,还是不要去丢脸了,孔宣想罢,便向蓬莱岛方向飞去。

    且说西岐城中,自姜子牙击败孔宣所领二十万大军之后,收陇了战俘,总算能够弥补之前战死将士的损失,前几前听闻洪锦领兵来征讨西岐,姜子牙忙命人前去打探关于洪锦消息,却是经历孔宣之事的教训。

    很快关于洪锦生平事迹的记录便放在姜子牙案上,看过之后姜子牙松了口气,洪锦虽有异术膀身,却不会像孔方那般神秘,不难应付。

    话说洪锦领兵一路行来,收陇了孔宣征西时的残兵,与自己手下将士合为一军,兵到岐山,洪锦传令安营立寨,命众将士休整,次日,洪锦命手下将领季康领令出营,至西岐城下挑战。

    探马报入相府,姜子牙子牙闻言,便向下面众将问道:“何人愿去走一遭?”

    南宫适主动起身,表示愿往。,姜子牙许之。南宫领命出城,见得阵前一将,全身黑甲,犹如一片黑云。南宫大川:“来者何人?”

    季康答道:“我乃洪锦元帅麾下,先锋官季康是也。今奉命征讨西岐叛逆之徒,尔等还不快快投降,或可免除死罪。”

    南宫大笑道:“似你这等不堪之类,我西岐也不知杀了多少,岂在乎再加上你一人。快快回兵,免你一死。”

    季康大怒,纵马舞刀杀来。南宫适见此,也把手中刀迎面斩出,二将战有三十回合,季康见无法取胜,暗施左道旁门之术,念动咒语,顶上现一块黑云,云中现出一只犬来,张开大口来咬南宫适脖子,南宫适情急之下,身子一伏,那犬咬在肩上,连袍带甲,扯去半边,随后季康一刀劈来,差点被斩了首级,南宫吓得魂不附体,忙伏在马上,败回城中,至相府,将咬伤一事,诉说一遍,姜子牙心中虽是不乐,却也不曾怪罪,命南宫适回去养伤。

    另一边季康回营见洪锦言及得胜伤南宫败适之事,洪锦大喜,设宴庆祝。第二次洪锦本想命柏显忠出战,却不想苏护先起身请令,欲出战西岐,此次征西虽以洪锦为帅,但苏护贵为国仗,洪锦不能不给面子,点头同意。

    苏护带其子苏全忠领大队人马出营,至阵前,坐名要子牙答话。探马报入相府,姜子牙闻报,即按排队伍出城,开国武成王黄飞虎领兵策应。子牙坐四不象来见苏护。

    话说苏护见得一人骑四不象上前,苏护走马迎上,大呼道:“来者是姜子牙吗?”

    姜子牙答道:“正是姜尚,不知将军何人?”

    苏护答道:“我乃当今国丈,冀州候苏护是也,前时时日吾之贤弟郑伦遭你等所擒,不知现在如何?”

    姜子牙眼睛一转,心生一计,说道:“郑伦道友已然弃暗投明,归顺我西岐,只是念及旧情,不愿与苏候为敌罢了。”

    苏护怒道:“休要拿言诓我,我与郑伦乃是结义兄弟,他岂会背弃于我。”

    姜子牙深知谎言要半真半假才不容易揭穿,便道:“苏候岂不知郑伦道友乃昆仑山度厄真人门下,而度厄真人向来与我阐教交好,郑伦道乃重情重义之人,亦是至孝之人,听从度厄真人劝解,归顺我西岐,却有约定决不与苏候为敌,如此方得两全也,否则我西岐早把他斩了祭旗。”

    苏护听罢,信以为真,仰天怒吼道:“郑伦负我也,自此我兄弟恩断义绝。”

    姜子牙见苏护之举,心中暗道一句:成了。事实上自郑伦被擒以来,宁死不降,即使度厄真人写信劝导,郑伦亦是不从,只言苏护不曾弃他,他便不负苏护,今日苏护主动与郑伦断决关系却是怪不得郑伦了。

    姜子牙又道:“苏候乃是当世人杰,何必忠于那无道纣王呢,不若归顺我西岐,共讨昏君。”

    苏护还不曾说话,苏护边上的苏全忠却忍不住了,怒斥道:“姜子牙休得胡言,我妹仍当今皇后,苏氏一门受尽皇恩,岂有反叛之理。”

    姜子牙叹息道:“你在这里为你那妹子苏妲已拼杀,却不知苏妲已早己为妖孽所害,如今宫中的皇后乃是妖孽所化,只为迷惑纣王,祸乱天下。”

    “放肆,吾妹贤良,世人皆知,岂容你在此污蔑。”苏全忠吼完,取方天画戟,纵马而出,杀向姜子牙。

    苏全忠之举本有过于冲动之嫌,只是苏护却未阻止,反倒是也策马跟苏全忠一起冲了出去,实在是苏护被姜子牙气坏了,要知现在苏妲己是他女儿,此乃苏护最骄傲的一件事,可现在却被泛姜子牙说成妖孽,这如何能忍,要是有这样为国为民,贤良淑德的妖孽,他倒希望多来几个,只能说九尾狐伪装得大好了。

    苏护和苏全忠冲阵,可把一干副将吓坏了,万一国仗和国舅有个意外,他们可担当不起,各催战马一股脑冲了上去。

    姜子牙也是见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一声令下,西岐众将各找对手冲杀过去,黄飞虎骑神牛接住苏护杀得难解难分,黄天祥迎上苏全忠也是棋逢对手,至于商军的其他副将可就差远了,在哪吒等人的冲击下,几乎一触即溃,不过他们倒也知苏护父子的重要性,配合后面的众多杂兵,拼命将其他拖住,一时倒未露败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