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洪荒之妹控伏羲 > 第五章 大劫结束
    魔祖罗睺与鸿均,阴阳,乾坤,混沌大战进入僵持阶段。〔(( 从场面上看,罗睺虽凭血海,煞气以及剑陈占据地利优势,但鸿均四人组靠着人数多,法宝优仍然占着一丝上风,若战到最后,失败的仍是罗睺,因为罗睺有一个明显的弱点那就是防御灵宝,现在罗睺的防御力强大是建之在消耗十二品黑莲的基础上的,一得本源耗尽,防御力下降到时罗睺必败无疑,只是想要耗尽十二品黑莲的本源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而且就算最后打破防御,击败罗睺,鸿均一方也要付出惨重代价。

    鸿均一方的阴阳老祖先烦躁起来,当下向罗睺说道:“罗睺,继续战下去你必败无疑,不过你要投降我可为你求情留你一命,不过你要交出法宝。”

    阴阳老祖这话不仅罗睺气乐了,就连与阴阳一起的三位老祖也一阵无语,你求情!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你也能求得了情吗?现在己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只能一方彻底倒下去才会结束。

    “呵呵,阴阳你以为占上风的真的是你们吗?”罗睺问道。

    “当然,我就不信你还能翻盘。”阴阳毫不犹豫的回道

    “希望你能一直这么认为。”罗睺笑道。接着罗睺双手一挥同时喊道“魔噬天下”,话音刚落,站在太极图上的四人就感到脚下一股魔气涌出把他们包围去起来,但还没有靠近就被金桥定住。

    “哈哈,这就你的手段,笑死人了。”阴阳老祖嘲笑起来,其它人也是一脸疑惑。

    ”这只是让你不要乱动,接下来才是我的杀招”罗睺说着,同时催动四剑,大喊“四剑归一”,只见四道剑气飞来但并没有直接向鸿均攻击而是在途中融合起来,成为一道类似锥形的剑气,诛仙剑气为锥尖,绝仙剑气与戮仙剑气形成了一个带有螺旋纹的锥身,陷仙剑气形成锥尾,新成形的剑气猛然加,打着转向鸿均四人射来,阴阳连忙催动化作金桥的太极图,但这一次效果并不好,乾坤连忙把乾坤鼎移到剑气的必经之路上,将剑气吸入乾坤鼎,轰,一声剧震从乾坤鼎传来,接着又传来乾坤老祖的一声闷啍,乾坤老祖嘴角沅出一缕鲜血,显然己经受伤。乾坤得到宝鼎已经很久了,从来没有怀疑过它的硬度,从不认为有东西能够损坏它,但这一次他真的怀疑了,乾坤鼎真的够结实吗?真的不会损坏吗?刚才那种几乎裂开的感觉是幻觉吗?

    乾坤老祖被诛仙剑阵的强大所震惊,一时愣在那里。这时又一道锥形剑气激射而来,乾坤老祖居然没有防御。这时鸿均突然调转龙头杖连续三道粗大的紫宵神雷轰在锥形剑气上才把锥形剑气轰散。鸿均自开战以来就小心翼翼,因为以他对罗睺的了解,既然敢开战那就有很大把握,在实力与灵宝方面没有胜算,那么必然会有诸多后手。正因为他的谨慎才能在关键时刻救下乾坤老祖。事实上罗睺确实做了充足准备,就连一直沒有出现的杨眉老祖他都做好了应对,那就是他手中那根黝黑的棍子,这根棍子是盘古准备用来支撑天地用的,跟十二品莲台是同一级别的宝贝,是三十六品混沌青莲的莲茎所化,它除够硬,够结实之外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固化空间,若是用它来支撑天地,它先会用本身能力将空间固定,这样再去撑天就易多了,可惜被盘古弄丢了,从而导致了盘古身死。此时它被用来对付杨眉最合适不过,要知道杨眉最善长空间能力,若是这根棍子向杨眉砸去,而杨眉要用空间能力移动却现移动不了,那接下来的场面真是想想也醉了。

    乾坤老祖被救下之后也反应过来,知道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连忙再次祭起乾坤鼎。罗睺见到乾坤老祖被救也不在意,只是加快了激剑气的度,那些锥形剑气好像机枪射出的子弹一般向四人射来。此时混沌老祖也不再攻击罗睺,而是以盘古幡挥出混沌之气击向剑气以减弱剑气力量。过了一会,鸿均现这些剑气始终从一个方向射来,而且攻击的度一开始很慢,后来才慢慢变快。鸿均眼睛一亮,连忙对阴阳老祖说道:“快,控制太极图我们换位置。”阴阳老祖虽然不明白原因,但还是控制金桥,开始移动,但是刚移动一点,聚在四周的黑气立刻化作无数黑色触手将金桥缠住。这时罗睺的声音再次传来:“看来你们己经现了,的确,我现在无法完美控制诛仙剑阵,因为我的法力虽然暂时达到了圣人等级,但毕竟是借血海强行提升的,诛仙剑阵也因为无量煞气威力提升太多,不好控制,但要击中固定目标还是很容易的。”

    阴阳老祖连续催动几次,太极图始终不能挣脱黑色触手。这下四位老祖为难了,不离开原来位置只能当话靶子,可要离开只能舍弃太极图,可没有太极图降低剑气度,他们如何能准确击中或炼化剑气,虽然罗睺说无法准确控制,但谁知是真是假,更何况还有那些黑色触手,只要被缠住一时,一道剑气打来,立马嗝屁,四位老祖谁也没离开太极图所化金桥,继续顶着一道道锥形剑气的攻击。

    罗睺见状,心里一阵可惜,若是他们分散开来,自有办法对付他们,而且还能使阴阳老祖当其他人离心,必竞失去太极图阴老祖的损失最大,不过没关系,只是多费点功夫罢了。

    随着时间推移,鸿均四祖的情况越来越遭,心里同时大骂起杨眉老祖来,之前明明答应过帮忙的,现在却不见人影,难道他耍我们,根本就没打算帮忙。他们却不知道杨眉老祖早就到了,但当他要进入诛仙剑阵时却来一阵心悸的的感觉,就好像被天敌盯上的猎物一般。杨眉连忙后退,直到离开诛仙剑阵那种感觉才消失,一连试了三次都都是如此,这杨眉明了,在剑阵里面肯定有一件正好克制自己东西,而且这件东西在罗睺手中,因为杨眉在鸿均四人进阵以前与他们见过面,当时并没有这种心悸的感觉,这下杨眉不敢进阵了,只一边着急一边思考是什么宝物能够让自己如此心悸。要说杨眉老祖却是几位老祖中最特殊的一位,先灵宝方面,他只有一件极品先天灵宝,虽然也不错,但比起鸿均,阴阳,罗睺等人的先天至宝明显差了很多,其次神通方面,杨眉老祖不像其他老祖修行多种,只修一样--空间。杨眉老祖凭着一件先天灵宝和唯一的空间神通却成为比鸿均等人更强的存在。因为杨眉老祖坚持两点:第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他的灵宝是一块石碑,叫做空冥碑,它没有何攻击力和防御力,唯一功能就是空间辅助能力,而杨眉本体是空心杨梅树得道,两相结合之下产生了化学反应,那作用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等于十,等于百的功效。第二:一招鲜,吃遍天。杨眉只有一种空间神通,也只研究空间神通,但这一种空间神通硬是被他研究出花样。以自身为本,以灵宝辅助开辟可以收纳万物的坚因空间,开空间风暴,空间压缩,空间避难,空间移动等各种技能。杨眉老祖与人对敌时,可随时出现在敌人身边进行攻击,敌人用法宝就直接用用自己体内空间收取,以往这种赖皮的能力无往不力,让杨眉迷失自我,几乎失去了进取之心,现在终于醒了。

    杨眉知道自己现在能力被克制,既使进入阵中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很可能成为累赘,就留在阵外开始想办法。杨眉不禁暗叹一声,自己多久没有如此努力思考了,看来以前的一帆风顺真的让自己太骄傲自满,还好有这次打击,以后决不可以再出现同样错误。

    杨眉虽然心思急转,但一时之间却想不出办法来。再次抬头看向大阵时,眼角余光看到龙,凤,麒麟三祖正仇恨的盯着大阵,心中顿时灵光一闪。龙,凤,麒麟三祖一直以为自己三个是洪荒最强者但当鸿均,罗睺等人出现时才明白自己坐井观天了,都陷入了沉思,但当连续三声巨响传来时龙,凤,麒麟三位老祖脸色大变,一阵绝望,因为他们知道声音传来的位置正是自己的老巢--东海海眼,南方火山,不周山祖脉自己的族人最多的地方,而且是洪荒世界的命门所在。东海海眼升起巨浪向四周蔓延,被卷入的生灵全都活活压死,南方火山岩浆喷射而出,到处流淌,岩浆中不断传出无数凄厉惨叫。地脉震动,大地裂开,无数生灵掉落裂缝被活埋。龙凤麒麟三老祖不是傻瓜,当看到洪荒生灵死亡生成的煞气向诛仙剑阵聚集时这知道这些都是罗睺做的,想到自己族人的惨状,心中怒火冲天。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想要报仇吗?想要救你们族人吗?”

    阵中鸿钧四位老祖的情以越来越差,身上都有一些小小的伤痕,那是诛仙剑气炸裂造成的,而罗睺则意气风,激剑气的度越来越快。这时一个声音传来“天道在上,我为龙族之祖愿永世镇压东海海眼以保东海安宁。”“天道在上,我为凤族之祖愿永世镇压南方火山,以保火山永不复。”“天道在上,我为”麒麟之祖原镇守洪荒大地,以保大地升平。”话音刚落,龙,凤,麒麟三位老祖身体分别投入东海,南方火山的大地,随后大量功德从天而降,大部分被龙,凤,麒麟三位老祖得到,另有一部分落入洪荒各处。海啸,地震,火山爆等各种天灾立刻消失,随着功德降临,天地间的煞气为之一空。

    诛仙阵中本来岌岌可危的的鸿均四祖立刻反应过来,反守为攻,向罗睺杀去。而失去煞气辅助威力大减的诛仙剑阵己无法对四人造成威胁,罗睺一脸无奈的说道:“没想到最后还是输了,不过你们也想好过。”在罗睺控制下,诛仙四剑脱离阵门向四射去,将四人阻了一阻,罗睺冲天喊道:“吾罗睺今立一教,名曰魔,道消魔涨,道涨魔存魔永不灭,魔教立。”天地一阵轰呜,鸿均四人一脸着急,他们四人为道门,本来灭掉罗睺就可以道门独占洪荒气运,可现在不可能了。“罗睺,尔敢。”混沌老祖大喊一声,随后手持盘古幡杀来,阴阳,乾坤两位老祖紧随其后,只有鸿均没有上前,他知道罗睺今日难逃一死,心里一阵难之一小。

    罗睺面对冲过来的三位老祖一笑,然后将全身法力输入脚下黑莲,大唱一声“爆”。一阵巨烈爆炸响起。“不”阴阳,乾坤,混沌三位老祖一脸恐惧,连忙以灵宝护身,向远处飞去。鸿均离得最远,最先逃出爆炸范围,其它三位老祖却没有这么好运,直接被爆炸淹没,阴阳老祖,混沌老祖当场身死,乾坤老祖最后时刻循入乾坤鼎内,但也奄奄一息。

    过了一会,一道身影出现在空中,手持龙头杖,身穿青色道袍,正是鸿均老祖。现场空无一人,只有太极图,盘古幡,诛仙四剑和几件四祖当初用来定住诛仙四剑的灵宝。鸿均叹息一声:剩下的老朋友不多了,希望乾坤能活下来。先收起所有灵宝,又看了一眼被战斗波及的地面,想道:这西方之地受此劫难,我等欠下因果,只怕日后还得偿还。随后人影消失只留下被血海煞气侵染,寸草不生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