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洪荒之妹控伏羲 > 第40章 二徒遇将臣
    巫族发生的事情,伏羲自然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本来就是敌人,让他们更痛恨自己也没什么,自己还是照样过自己的日子该喝就喝,该吃就吃,而且伏羲能够感觉到,帝俊对自己的忌惮之心消失了,看来帝俊已经知道了事情经过,不过想想也是,有陆吾这个眼线,帝俊竟知道也是早晚的事儿,恐怕用不了多久妖族一些高层也会知道,一方面,这是因为伏羲没有刻意隐瞒,另一方面,这也是帝俊乐见其成的,因为这样一来,伏羲的形象在妖族内部就会大受打击,再也不会对他的天帝之位造成影响了。没有了来自帝俊的压力,伏羲当真是真是看山山美看水水清,心情好的不得了,整日里都是笑呵呵的,可惜没过几天他的好心情就被破坏了,因为女娲知道了他发布的收集三围任务,认为他做的太过火,狠狠的揍了伏羲一顿,这次专门用来雷电的破坏能力留在伏羲身上,让伏羲的脑袋成了猪头,整整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才恢复原样,这让伏羲奇怪,女娲的表现好像有些不正常,感觉行为有些过激了,不过伏羲也没有过于多想,就当是女娲同为女性,对自己有些看不过去吧!只是一向精明的伏羲却没有注意到,女娲揍他时眼中的羞恼。

    伏羲在天庭过得自在,他的两个徒弟灵龙子和金鹏,却遇到了麻烦,自从两人开始游历,洪荒便一直向东而行,因为伏羲说过,金鹏向东可以遇到他的兄长孔宣,他对自己那个从没见过面的大哥也是非常好奇,若是兄弟能够重逢也是一件喜事,当然若是,能够凭借实力将他压服让他叫自己大哥那就更好了,看来金鹏对于当初伏羲说的,自己的资质,法力,修为都不如孔宣十分在意。至于灵龙子,因为没有具体想去的地方,就跟金鹏一路,彼此之间可以照顾一下。两人知道自己的妖族身份会让巫族敌视,所以路上专门避开巫族部落族,虽然现在大地上以巫族实力最强,但洪荒地域广阔,巫族人员又少,两人路上小心谨慎倒也没有遇到多大麻烦,偶尔遇到几个找麻烦的小角色,也被两人打发掉,要知道,虽然两人的修为只是金仙巅峰,但两人的真实战斗力,却已是普通的大罗金仙水准,若是再加上伏羲传授的秘术和功法,即使面的大罗金仙巅峰,两人联手也能战而胜之,只是需要付出很重的代价罢了。

    因为两人主要以游历为目的,为的是增强自己的见识,提高自身修养,所以两人速度并不快,一路上走走停停,遇到不平的事就管一下,几次战斗下来,都是战而胜之,倒也积累了不少经验,让两人觉得如同师傅所说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亲身体会才是硬道理。

    这天两人来到一处诡异的山谷,整个山谷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血色雾气,让人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两人艺高人胆大,决定探查一下这个诡异的山谷,因为他们觉得凭自的实力即使遇到准圣强者也能逃得掉,要是真的遇到危险情况跑跑就是了,两人慢慢向山谷内部行去,两人一个是往里走,血雾越是浓郁,两人的神识也同时受到影响,只能扫描周身百丈之内的事物,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发现竟然迷失了方向,而且血雾中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不断侵蚀他们的身体,两人只得运转法力,清除体内的诡异力量,在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一旦法力耗尽,到时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这血雾究竟是什么东西?不但能侵蚀身体,还能让人迷失方向,连用法力定位都不行,师兄你有办法吗?”金鹏的性格本就有些跳脱,此时被血雾弄得心烦气躁,只觉得一股火憋在心中无处发泄。

    “我也没有办法,这些血污应该是有人故意弄出来作为守护之用的,应该是某种阵法,我们没弄明白就闯进来有些冒失了”灵龙子对此也感到无力,不禁有些后悔,明明身边有伏羲这么一个阵法大师作为师傅,却偏偏没有认真学过阵法,真是用到方恨少。

    “他奶奶的,要是真逼急了老子,直接用那东西……”

    “不行,说了多少次那东西不能随便用,除非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金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灵龙子打断了,那严厉的口气让金鹏都有些害怕。

    金鹏小声嘟囔着“至于吗?每次说起那个东西都是这样”

    “金鹏别怪师兄多嘴,你没有见过那东西的威力,不知它的重要性,师傅也仅此一枚,另一枚在女娲师姑手中,它的珍贵性是无法说清的,总之你就把他当自己的生命来对待就可以了”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要被困死在这里”金鹏显得更加急躁了

    “以我们的法力还能抵抗很长一段时间,关键在于我们无法搞清方向,以至于……等等,方向,我想我有办法了”灵龙子,仿佛忽然开了窍一般,然后迅速从衣袖中取出一个钵盂法宝,然后在钵盂法宝里面寻找起来,“哈哈,终于找到了”灵龙子手中拿着一物大笑起来。

    金鹏看着灵龙子手中拿着一块黑色的石头,实在不知道那没有任何灵力波动的石头有什么用处,可以让他们脱困,“师兄这黑石头是什么玩意儿?它能让我们出去吗?还有你那钵盂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可是明明没有见过呀!”

    “这是一种磁石,受到大地南北两极磁力影响,将它置于不受力状态下,他会一端指南一端指北,因为不是以法力炼制,所以不受阵法影响,只要我们能够确定方向,这血雾就再也无法再迷惑我们,至于这钵盂,这是我当初住的化龙池,我把它重新炼制了一番,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灵龙子一边说这话一边将黑色的磁石,削成长条型,然后用一条线,系在长条形磁石的中间,做成一个简易的指明方向的工具。两人不再为发向不明而发愁,一阵兜兜转转之后,来到一个山洞的入口处,一点危险的感觉从山洞中传来,让两人一阵迟疑,不过还是大步走进了洞中,都到了这一步,已经有退步不前的道理。

    两人进入洞中,却发现洞内没有丝毫血雾,只是不时有缕缕地煞之气从地底渗出,让两人有种阴冷的感觉。对于地煞之气两人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多次听说过,十二祖巫之所以肉身如此强大,除了他们的盘古血脉之外,还有他们不断以地煞之气淬体的缘故,不过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地煞之气对灵魂伤害很大,所以无法修炼灵魂,自然无法形成元神,因为总的来说元神就是灵魂的升级版。所以除了巫族很少有人住在这种有地煞之气的地方,难道这里是某个大巫的洞府,灵龙子与金鹏同时在心里想到。

    当两人走到山洞最底部,眼前的情景让他们大吃一惊,只见一个方圆百丈的空间,最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血池,里面充满了各种生灵的鲜血,在血池中央有一个中年男子沉在里面,双目紧闭,只露出头部,玲珑紫玉金鹏能够感觉到,血池中的能量正不断的被那男子吸入体内。看到这幅场景两人立时知道此人正在修炼一种特殊的功法。

    金鹏心中愤怒异常,因为他能感觉到血池中的血液大部分来自妖族成员,自己师傅是妖族羲皇,自己身为羲皇之徒,眼见杀害无数妖族成员的凶手岂能置之不理,当下右手凝出一颗阴阳二气球,右手一挥那个阴阳球向中年男子打去。

    “不要”灵龙子大声呼喊,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轰”那阴阳球砸在那男子的身体上,发出一声巨响。

    “嗷”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那男子被砸得倒飞出去,但很快就站了起来,除了衣服破碎,身上自然没有多大伤害,这可把灵龙子和金鹏震住了,这身体强度都快比得上祖巫之身了,同时想着另一件事,这次遇到大麻烦了,就凭他刚才以肉身硬抗阴阳球,而且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可以肯定对方是准圣强者。

    那男子睁开眼睛,双目血红的盯着二人,“你们两个混蛋坏我大事,我将臣与你们不死不休,拿命来吧!”那名叫将臣的男子挥动双拳同时向两人砸去。

    灵龙子与金鹏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同样挥拳攻向将臣,两人知道将臣肉身强悍,所以一出手就用尽全力,灵龙子苍龙九转,金鹏的阴阳通劫劲与灵龟敛息术配合使用,轰,一声巨响,三人的拳头撞在一起,随后灵龙子与金鹏,感到自己撞在大山上,然后倒飞回去,而将臣后退了七八步才站稳了身形。

    灵龙子与金鹏倒砸在洞壁,感觉全身仿佛散了架子一样,要不是一直修炼伏羲传授的内家拳,肉身同样够强悍,刚才那一击就能要了他们性命,有人强忍着疼痛爬起来,对视一眼,师兄弟多年,彼此间默契不错,一个眼色就明白对方的意思,灵龙子踩着奇特的步伐,从诡异的角度攻向将臣,金鹏的身形一晃,仗着速度幻化九道身影,以真身袭向将臣背后。

    将臣见灵龙子轰过来的拳头,同样一拳迎了上去,只是这一次灵龙子没有与他硬拼,身形一矮,避过将臣的拳头,而他的拳头则攻向将臣的腹部,将臣吓了一跳,连忙强行扭转身体,避开这一拳,只是他马上又感到身后一阵劲风传来,强行拔高身体,以后背硬扛着原本攻向自己脑袋的一爪。将臣大怒,想要给偷袭自己的金鹏一个教训,只是那金鹏给了将臣一下之后马上就后退,丝毫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将臣只好伸手抓向眼前的灵龙子,只是灵龙子身形仿佛泥鳅一般,滑不留手,身形一转,便从将臣旁边划了过去。就这样灵龙子与金鹏两人围绕着将臣不住游走,不时的攻击一下将臣,让他穷于应付,不过两人也不敢过于逼迫,因为两人的攻击对将臣的伤害并不大,实在是将臣的肉身太变态。

    将臣只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两个小鬼实力明明差自己很多,可是一个滑不溜丢一个速度奇快,硬是让自己无计可施,将臣感觉一股嗜血的冲动,不断冲击自己的理智,他知道这是自己修炼被打断的后遗症,就是不停下来,静心休养一番,只怕自己真的会失去理智,成为一个到处杀戮的疯子,可是想到自己几十万年的努力被两个小鬼破坏了,若不杀掉他们实在难消心头之恨,终于当体内那股嗜血的冲动达到某个极限之后,将臣的理智完全消失,仰天发出一种兽性的怒吼,两颗撩牙从口中探出,背后伸出两根骨刺,随后化作一对金色的蝠翼,强大的气息,顿时将灵龙子与金鹏震在当场,一时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