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洪荒之妹控伏羲 > 第54章 巫妖合作
    灵龙子知道可以凝聚三光神水之后,高兴得要命,对于三光神水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治病疗伤,妙用无穷,不过唯一不好的地方就在于需要时间太长,三百年时间才能凝聚一滴,为此他们还向伏羲抱怨过,不过,伏羲狠狠的批判了他们一顿,有伏羲的话来说,他们太不知足,如果不是因为拥有天河这个巨大资源,如果不是就有玄元控水族这等水系至宝,单凭三光宝鼎万年时间也未必能凝成一滴三光神水。

    之后为了防止有人破坏,伏羲专门在凝聚三光祁水的地方布下阵法遮掩起来,同时让别人无法进入。接下来的日子,伏羲又开始了自己的悠闲生活,而且他还当真在天河中钓起了鱼,他把自己的木灵花篮化作一条大船,坐在上面打着一个悠闲的钓着鱼,还真有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嗯前提是不看他那副吊儿郎当的表情。

    转眼间500年的时间过去了,闭关的女娲三百年前就出关了,女娲从表面上看上去多了一种圣洁的的感觉,但是伏羲评价是女娲比以前更暴力了,自己的肿起来的脑袋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天伏羲仍然去钓鱼,帝俊却派人传信,要自己去一趟,伏羲知道,巫妖两族讨伐东王公的战争就要开始了,伏羲二话没说,丢下钓鱼竿,直接向天帝宫飞去,等他到了天帝宫之后发现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就连女娲也也比自己稍早一步走进宫内,妖师鲲鹏,东皇太一,再加上主位上的天帝帝俊,早已在喝茶等待着,“妹子,你也要去吗?东王公和西王母虽然实力不错,但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你怎么会对他们有兴趣,你要去虐菜吗?”

    “我感兴趣的是东王公手中的龙头杖,那玩意儿可以发紫霄神雷,而我修炼的也是紫霄神雷,这次我去看看能不能抢过来,到时候,相互配合,绝对能够发挥更大威力,这等宝物不归我所有那真是暴珍天物”女娲脸色平淡,一点不为自己抢别人东西而羞愧,因为在场的都是妖族最高层,对于女娲的真实性格在场的人也都了解了,女娲也没必要再隐瞒下去,想要就直说,自己的拳头大,抢过来是自己的本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妖族就是以强者为尊吧!

    “妹子,你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伏羲扭过头去不再跟女娲说什么,而是向往帝俊说道:“天帝陛下,我们所有人都去吗?是不是太看得起东王公和西王母了”

    对于这次的行动帝俊早有准备“这一次我们兵分两路,请羲皇,娲皇与我二弟太一一路,带领十大妖帅和百万妖族部队,一同前往蓬莱岛,消灭东王公的散修势力,此次巫族也会出手,我二弟性格鲁莽了些还请羲皇多多照应,至于我则和妖师一路,我们另外会带上包括盘王道友在内的众位客卿长老,前往龙族,说服龙族加入我们妖族,至少也要让他们依附我们妖族,听从我们的指挥,我们这一路需要秘密进行,还请羲皇相助,与我配合,帮我们隐藏天机”

    “没问题,要说隐藏天机,整个洪荒能够胜得过我的还没多少呢!”说着双手伸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便开始施法,帝俊见此也拿出河图洛书,与伏笔羲相互配合,一道奇异的波纹从伏羲双手处传出,帝俊的河图洛书也有微光闪过,天机立刻变得混乱起来,洪荒中的大能立刻感觉到了,天机被蒙蔽,连忙掐指推算起来,可惜什么也算不出,最后只能作罢。而作为顶级大能的东王公,在这一刻感觉升起一股烦躁的情绪,仿佛要大难临头一般,可是又偏偏原由,心里难受极了。

    另一边,帝俊专门试了试蒙蔽天机的效果,以河图洛书算用尽全力算了一下,只觉得天机模糊一片,发不出丝毫东西,效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更加明白伏羲的道行高深,“羲皇好道行,帝俊不及也”

    “哪里哪里,天帝客气了,现在我们该行动了吧!”

    “好,二弟你带人去吧!你们走后我们也该行动了”

    东皇太一听到帝俊这么说,当下起身,对帝俊一抱拳说道:“大哥放心,一切交给我吧!”说完之后,转身就离去了,伏羲和女娲也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伏羲,东皇太一,女娲三人直接来到广场,十大妖帅连同百万妖族天兵都已等在那里,东皇太一,站到一个高台上冲着下面的妖族天兵一挥手,高声喊道:“出发,目标蓬莱岛”

    就这样,在东皇太一的带领下,无数的妖族,离开天庭,直向蓬莱岛飞去,女娲和伏羲,自然跟在东皇太一身后,路上听东皇太一向伏羲说道:“羲皇,娲皇,此次攻打蓬莱岛,我们三人还需齐心协力,太一若有不当之处,还望两位见谅”东皇太一明白,若论实力自己要比伏羲差一些,更何况还有一个牛蛙盖在伏羲身后,要是伏羲对自己指挥他感到不满,暗中做手脚,东皇太一真没办法压得住他。

    “东皇客气了,既然是你指挥我们尊从东皇命令,说到底,我们都是妖族,在面对其他势力时,齐心合力才是正理”伏羲明白,领兵在外最忌讳的就是将帅不和,很容易被敌人钻空子,这时候要是做出不明事理的举动,只会害了自己人,更何况伏羲知道自己和女娲对于权力没什么欲望,自然不会做自地麻烦的事。

    “羲皇深明大义,太一佩服”东皇太一平日里不说话,但也是心思敏捷之辈,伏羲既然摆明了态度,东皇太一立马给伏羲带了一顶高帽子。

    在东皇太一带领下,众妖并没有直接攻向蓬莱岛,而是先来到了东海海边,在那里会合了等待的一段时间的巫族军队。东皇太一令百万妖族暂时驻扎在海边,然后带着女娲与伏羲,以及十大妖帅直接前往巫族的临时驻地。

    东皇太一众人刚刚接近巫族驻地,便被巡逻的大巫发现了,拦下之后询问了一下众人身份,便连忙跑进去向祖巫汇报了,东皇太一,女娲,伏羲和十大妖帅没等多久,就有一队巫族人马走了出来,带头的自然是帝江,除此之外,还有烛九阴,共工,祝融,苟芒,后土,蓐收,玄冥七位祖巫以及巫师宙已和十几位大巫。

    双方人马碰头之后,祖巫帝江东先开口,“你们妖族真是好大面子让我们等了这么久,而且帝俊怎么没来若不给个理由,恐怕说不上过不过去吧!”

    “哦,我在妖生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所以来晚了,至于天帝陛下公务繁忙,更何况这种小事我们都能办了,用不着天帝陛下出手”不等东皇太一开口,伏羲的口炮先发动了。

    巫族一方的人马立刻对伏羲怒目而视,尤其是祖巫玄冥,刚开始见到伏羲的时候,就两眼冒火地只盯着伏羲,这时再也忍耐不住,就要上前,打算对伏羲出手,还好旁边的后土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拉住,其他几位祖巫也连忙上前劝解,玄冥这才安静下来,对于当初伏羲收集三围,而之冥偏偏又中招的事情,虽然两族高层都尽力封锁消息,下面的人知道不多,但对于这些高层人员来说却是不是秘密的秘密,所以对于玄冥的反应他们也可以理解,但现场的气氛仍然变得紧张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打起来。

    最后还是帝江打破沉默,“羲皇,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不是要理由吗,我给你个理由不好吗”伏羲阴阳怪气的说道,这更让人气恼,就连东皇太一都暗怪伏羲不知轻重,只有女娲明白,伏羲胡闹,一定有他的理由。

    帝江看了伏羲一眼,转向东皇太一,“东皇陛下,我巫族对于你们的合作诚意感到怀疑,让我们等了很长时间不说,现在又故意让人闹事,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解除合作”

    东皇太一刚要开口,伏羲却抢先说道:“解除合作?这话应该我们妖族说才对,从你们住地挖出来的土堆的痕迹上来看你们最多比我们早到两天,还等了很久!怎么,故意这么说想让我们打头阵,等我们跟蓬莱岛拼个两败俱伤的时候你们好在后面捡便宜,什么时候巫族也会搞这种小把戏了,不会玩阴谋诡计就别拿出来丢人了”

    听了伏羲的话东皇太一一愣,看对面的巫族之人有不少露出尴尬的神色,立刻明白伏羲说的是真的,之刻大怒,差点被这些混蛋给骗了,“帝江,你不解释一下吗”

    此时所有在场的巫族成员都在心里埋怨出这个馊主意的巫师宙已,丢人丢大发了。带头的帝江虽然也在心里怪宙已,但还是维护道:“东皇陛下莫要生气,我们怕被东王公发现踪迹,所以等待过程中难免有些急躁,可谓度日如年,所以感觉等待时间长了些,这联手剿灭东王公势力的事,是我巫妖两族早就商量好的,我们当以雷霆之势灭之,要攻击自然是一同攻击,哪有谁先打头阵的说法”

    东皇太一心中仍是怒火难消,还想再说什么,伏羲却暗中扯了一下,东皇太一的衣服,东皇太一立刻闭嘴,由伏羲说道:“哦,原来是这样,有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们在等两日,都有两个三秋了,玄冥美女,既然盼了两个三秋不如我们一起喝杯茶聊聊天谈论一下理想什么的”伏羲最后一句话是冲着玄冥说的。

    祖巫玄冥原本压下去的火气立刻爆发出来,就要冲向伏羲,旁边几位祖巫连忙上前把她拉住,同时心里暗道:我的玄冥姑奶奶,现在是他们一边占理,我们不能动手啊!

    看到玄冥那个样子,伏羲也知道不能过于刺激玄冥,“看来玄冥祖巫最近火气有点大,那喝茶就算了,帝江祖巫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消灭蓬莱岛,具体行动有什么章程吗?”

    帝江不愧是十二祖巫之首,很快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就7天之后吧,,我们两族兵马先把蓬莱岛包围起来,若是愿意脱离蓬莱岛的可以离开,若是执迷不悟我们各选一个方向,冲杀进去,到时候见机行事吧!不过我要声明一点,到时不要有暗中保存实力的想法,我巫族10万兵马会尽数出击,希望你们也能做到”

    伏羲向东皇太一暗中点头示意,东皇立马开口道:“好,就这样,我妖族百万兵马也会尽数次击,到时大家各凭本事,我们走”东皇太一说完,便带着妖族成员离去。

    巫族众人看着东皇太一带人离去,直到他们身影消失,这时被众人拉住的玄冥挣脱出来,“啊”玄冥一声尖叫,然后跑到不远处的一个大山边上,挥起拳头,轰轰轰轰轰,不断打在大山上,很快,整座大山被打得粉碎,其他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劝都不敢劝,过了好一会儿,玄冥才停下来仰天一声大吼,“伏羲我与你不死不休”

    刚刚回到妖族暂时驻地的伏羲,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玄冥的怨念太强了。东皇太一命十大妖帅去整军,自己带伏羲来到指挥所坐好,“羲皇今日多亏了你,否则我就被巫族骗了”

    “东皇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只是太一有一事不明,巫族如此行为,我们为何如此轻易放过”

    “我们这次主要是为剿灭东王公的势力,不宜节外生枝,至于阴谋诡计,我们不也一样在暗中谋算龙族吗?更何况继续追究下去,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还不如直接放过,显示一下我们的大度”

    “原来如此,受教了”东皇太一向伏羲感谢道,又交谈了一阵使离开去处理军队事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