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洪荒之妹控伏羲 > 第56章 蓬莱岛风云
    几天之后,巫妖两该同时出发,直奔蓬莱岛而去,不过途中要跃过大海却有点麻烦,妖族都拥有飞行,自然没有问题,而巫族却也有自己的方法,由共工走在最前面,施展水系神通,将海面冻结起来,形成一条寒冰道路,十万巫族快速在冰路上奔跑起来,那速度居然比丝毫不比妖族飞得慢。

    而在妖族的队伍中,东皇太一乘坐九条青色的蛟龙拉着的车驾,看着快速奔跑的巫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口道:“巫族确实是天地的宠儿,这身体素质没的说”

    同样坐在车驾上的女娲与伏羲听到东皇太一的话同时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伏羲开口说道:“别羡慕啦!你羡慕巫族身体强悍,巫族还羡慕我们数量众多呢!无妖两族侧重点不一样,他们追求质量我们追求数量,你要非跟他们比身体素质,那只是一己之短,攻敌之长”

    东皇太一回头看着喝酒的伏羲和吃棒棒糖的女娲,两人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东皇太一表对此表示很无奈,“我说你们两个毕竟也是妖族的皇者,多少注意点,要是让人看到了你们的形象就全毁了,而且这是我的车驾,你们把里面占了我都快成车夫了”

    “阿拉阿拉,这种小事不用在意了,好不容易坐一次这种上档次的车驾,当然要好好享受一次了”伏羲斜倚在车壁上,一脸的无所谓,而女娲口中含着一根棒棒糖,眼睛看向车顶,仿佛在研究车顶的花纹。

    “你要是想要一部同样车驾很容易的事吧,甚至想要更好的对你来说也是小事一桩,甚至更好的也没问题,干嘛非坐做我的”

    “因为我怕麻烦,喜欢清静,找些拉车的还得供养他们,而且平时又用不了几次,你平时不也把车驾丢在一边,若不是这次用来装门面,恐怕也不会拖出来吧!而且占你的便宜心里比较痛快”

    东皇太一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强忍着心中揍伏羲一顿的冲动,因为他明白真的打起来的话,自己绝对不是伏羲的对手,“行,算你狠,不过既然占了便宜,那总得出点儿力吧,等到了蓬莱岛可别偷懒,东王公可不好对付”

    “放心,该我出手时我自然会出手,至于东王公,交给我妹子就好,他可是看中了人家的灵宝”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女娃说话了,“老哥难道你就让我这么一个弱女子跟东王公拼命吗?”女娲说这话的时候两眼泪汪汪的,表现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柔弱样子。

    弱女子?你要是弱女子我们算什么,东皇太一与伏羲同时擦了一把冷汗。

    看着东皇太一与伏羲的表情,女娲哪里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当下脸色一变,寒声道“怎么你们对我的话有意见吗?”双手握拳,一副你不给我说清楚,我就要动手的样子。

    “没有没有,我们怎么会对你的话有意见”东皇太一与伏羲同时开口否认,然后伏羲接着道:“东王公办了交给我们,”

    东皇太一也连忙接着道:“没错交给我们,娲皇,你在一边看着就好,东王公定了”

    “这却不必,与东王公交手还是由我来,你们在旁边为我压阵即可,关键是要帮我夺得龙头杖,我这么可爱,怎么可以不归我呢!”女娲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手臂。

    伏羲与东皇太一,同时汗一个,说到底还是看上人家的先天至宝了,不过这跟可爱有什么关系,这是东皇太一与伏羲心中的想法,但他们是绝对不敢说出来了,否则女娲绝对宰了他们,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只能委屈东王公了。

    巫妖两族的部队,很快就来到了蓬莱岛外围,此时负责巡逻的蓬莱岛散修已经发现了,巫妖两族的成员,连忙跑进岛中,向东王公报告去了,而巫妖两族的都不在乎,部队分散四周把整个蓬莱岛包围起来,随时准备进攻。

    自从东王公前段时间感觉到自己大劫将至,一直心绪不宁,一直与西王母待在蓬莱岛,推算劫难的来源,此时正在关键时刻,有人闯进东王公与西王母所在的房间,同是大喊:“岛主,不好了,巫妖两族带兵攻过来了,整个蓬莱岛都被包围了”因为东王公组建的是散修势力,而所在地又是在蓬莱岛所以属下的人都称他为岛主。

    东王公大惊失色,一把抓住传训的人,“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传讯的人,东王公认识,他是自己的亲信,实力也不错,大罗金仙中期,而且见多识广,深受自己的器重,而此时却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面无人色。

    “岛主,巫族与妖族联合,把我们蓬莱岛给包围了,妖族足有百万人,带队的是东皇太一,女娲,伏羲以及十大妖帅,巫族的数量大约有十万,带队的是八位祖巫,包括共工,祝融,苟芒,后土,蓐收,帝江,玄冥,烛九阴,以及巫师宙已和众多大巫,他们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呀!岛主快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慌什么,我们蓬莱岛散修势力是受鸿钧道祖旨意而创建的,难道他们还敢攻打不成,走去会会他们”东王公说着便向外走去,东王公的话说的声音很大,附近的散修都听听的清清楚楚,原本一些被人心慌慌的散修,顿时定下心来,是啊,自己是受鸿钧道祖庇护的,难道巫妖两族还敢攻打自己不成,那岂不是打了鸿钧老祖的脸,料他们也不敢。众散修跟这东王公和西王母的身后走了出去,只是他们没有发现东王公和西王母的脸上的忧色。

    东王公与西王母走出蓬莱岛,首先看到站在最前面,九条蛟龙拉着车架上的东皇太一,另外车架上还带着女娲和伏羲,而十大妖帅带领着百万妖族站在远处,而另一边则是八位祖巫和巫族巫师带领的十万巫族成员,他们静静的站在那里,随时准备出击。

    东王公深吸一口气,然后向东皇太一质问道:“东皇陛下,我蓬莱岛散修乌你们妖族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们带兵前来包围我蓬莱岛是什么意思?今天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与你们没完,到时红军老祖怪罪下来,只怕你们担待不起”

    “东王公你手拿鸿均老祖,万事都逃不过一个理字,你命人以杀害我妖族成员,抢夺灵物,屠戮孤独部落,挑拨巫妖两族关系,意欲让我巫妖再次大战,涂炭洪荒生灵,罪大恶极,我等岂能容你”东皇太一说这句话的时候,当真是义正言辞。

    东皇太一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散修炸了锅,纷纷议论起来,而东王公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自己做的事被发现了,可是行动之前自己明明蒙蔽了天机,事后又用秘法消除了线索,继续帝俊拿人的实力再高也算不到呀!他一定是在诈我。

    东王公深吸一口气,稳了一下心神,然后开口说道:“东皇太一,你休要血口喷人,我的东王公机会做这种事,哼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不过是你又不铲除异己的手段罢了,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东王公的话说的斩钉截铁,原本有些纷乱的散修,顿时安静下来,都愤怒地盯着妖东皇太一,他们都觉得这是东皇太一暗中嫁祸所致。

    东皇太一一笑,“此事你不必狡辩,既然我们带兵来了,已经认定此事是你做的,当然,你若敢对天道发誓,没有做过此事,我向你磕头陪罪,你敢不敢?”

    东王公表现出一副气愤的样子,大声吼道:“闭嘴,我东王公纵横洪荒多年,岂是你说发誓就我就发誓的,如此我颜面何存?”东王公又把头转向巫族那边,“各位祖巫,妖族奸诈,你们恐怕也是被巫妖族骗了,所以才与他们联手进攻我蓬莱岛,巫妖两族不和,洪荒皆知,不如我们联手一起……”

    帝江不等东王公说完,便打断他的话,“好了,东王公你不用从中挑拨,我巫族与妖族势不两立,早晚要分个你死我活,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要先铲除掉你们这些打算渔翁得利的势,至于是不是你做的,我们早已查清楚,你再狡辩也没用”

    帝江的话刚说完,东皇太一再次补刀,“东王公,如果不是你做的,你只要对天道发个誓不就行了吗?难道你的面子,要比你的属下更重要,而且你发了誓之后我会向你赔罪,也不算亏”

    此时东王公已经是气急败坏,“你你……”

    见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东皇太一大声喝道:“蓬莱岛所有人听着,东王公,杀戮巫妖两族成员意欲挑起巫妖大战罪大恶极,这次我们为铲除东王公而来,与其他人无关,无辜人员可以随时离开,明日一早我们开始进攻,明天天亮之前若不离开,一律视为东王公同党,杀之”

    东皇太一说完也不等东王公再说什么,转身离去,留下十大妖帅带领百万妖会驻守在四周。东王公差点没忍住想要直接开战,但比较一下己方与巫妖联合后的实力,再看看自己属下众人对自己怀疑的眼神,还是放弃了,现在稳定内部才是最重要的。

    东王公带着众人回到岛中之后向岛中散修说明情况,当然中间难免会向巫妖两族泼脏水,重点说明若是蓬莱岛被灭所以散修就会像以前一样无人庇护,被巫妖两族随意欺负,最后大度表示如果想要脱离蓬莱岛,他也不会怪罪,毕竟妖巫势大,趋利避害是生灵天性。经过一番东王公的感人肺腑之言,再加上西王母在一旁撮合,部分散修都表示愿意留下来共抗巫妖两族,但大部分还是打算离开,因为照现在形势看来巫妖联合占了绝对上风,他们实在不愿拿自己生命冒险。

    东王公看着最终留下的九万多人,心中一阵难受,八十多万只有九万留下,只有一成多点,不过其中一万多人是自己的绝对亲信,同时也是自己的底牌,东王公这才稍有点度过此次劫难的信心。东王公命留下的人备战,至于那脱离蓬莱岛的也不阻止,毕竟心不齐,强行留下更容易出问题。

    “西王母,你说我是不是真的错了,当初若不是我让人暗中杀害巫妖两族之人,挑拨他们关系形势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东王公对身后的西王母说道。说起来东王公觉得自己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西王母丁,她一直站在自己背后,默默支持着自己,而自己从来没为她做过什么,说起来她比自己看得更清楚巫妖的情势,自己决定暗杀巫妖两族成员,挑拨两族关系知识她是坚决反对的,只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自己一意孤行,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东王公知道,如果西王母是个男人那么他比自己更适合现在自己的位置。

    西王母看着消沉的东王公说道:“现在说这些有用吗?修行之路艰难险阻,我等当有一颗奋勇直前之心,纵然身死也无怨无悔,你也不过是想借助气运之力,在修行路上更进一步罢了,若是我们这次在劫难逃,死在求道路上也算是功德圆满”

    “哈哈哈,没想到我还是不如你看得清啊!没错,纵然身死道消又有何妨,巫族,妖族你们来吧,我无所畏惧,不过想要杀我你们总得付出点代价,希望你们不要后悔“”听了西王母的话,东王公重新振作起来,积极备战,等待着大战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