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洪荒之妹控伏羲 > 第59章 女娲战东王公 伏羲战西王母
    东王公带的无穷的怒火冲向女娲,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发出紫霄神雷攻击,而是直接挥舞着龙头杖,上面包裹紫霄神雷,蕴而不发,以龙头杖为兵器狠狠地向女娲砸了过去,因为东王公明白,由于女娲同样掌握了紫霄神雷的缘故,若以紫霄神雷攻击进行攻击,威力大打折扣,既然如此还不如凭借先天至宝的坚固,直接当兵器来硬砸,效果会更好一些。

    女娲看到东王公的举动,笑了,心中想道:总算可以痛痛快快打一场了,平日里跟老哥战斗的时候,他总是用太极领域让我攻击变得变得慢吞吞,软绵绵的,有力使不上,面对鲲鹏时总是仗着速度让我打不到,而东皇太一跟一帝俊却把太阳真火覆盖在身体表面上让我无从攻击,今天总算可以遇到一个敢跟我刚正面的人,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那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当下女娲双手握拳,右拳狠狠地迎着龙头撞了上去,左拳则攻向东王公胸口。

    “轰”的一声东王公的龙头杖与女娲的拳头撞在一起,只听咔嚓一声,女娲的胳膊硬是被砸断,而女娲的左拳也击中东王公的胸口上,不过因为右拳与龙头道的碰撞在前,又因为东华公用纯阳之气形成了一道屏障稍微挡了一下,所以打击的力量并不大,所以东王公所受的伤势比女娲轻多了。

    东王公比较了一下双方的伤势之后开口道:“女娲道友,你的伤势可比我重多了,要是继续打下去的话,,你必然会输,怎么还要继续战下去吗?”

    女娲看了一下自己骨折的胳膊,毫不在意道:“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称得过我吗?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女娲说着,身上一道绿色的光华闪过,生命气息勃发,那骨折的手臂立刻恢复如初,之前的伤势仿佛是幻觉一般。

    东王公震惊的看着女娲的表现,最终口中吐出个字,“生命法则”

    “不错,就是生命法则,事实上我对生命法则的领悟比雷霆法则更精深,不过生命法则在战斗方面比起一定法则有所不如,所以很少使用罢了,怎么样现在你还有战胜的把握吗?”女娲一脸玩味的看着东王公。

    “那要打过之后才知道”正所谓输人不输阵,虽然东王公心里没底,可是却不愿在口头上认输。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接着来”女娲话音刚落,便再次向东王公冲了过去,两人再次战在一起,随着两人的碰撞,不断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

    在一旁压阵的东皇太一看着女娲那比纯爷们还爷们的战斗方式,嘴角不由得一阵抽搐,想起自己女娲第一次找自己切磋的情形,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自己那时真的很傻很天真,因为同为妖族皇者,彼此之间经常在一起谈论修行上的感悟,记得那是在一次普通的论道之后,女娲向东皇太一提出要切磋一下,东皇太一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因为彼此都是不错的朋友也就没有动用灵宝比试,不过女娲在比试之前倒是提出自己肉身强悍强悍,要让东皇太一动用灵宝护体,不过东皇太一因为男人的面子原因,所以还是没有使用灵宝,而且还向女娲说什么尽管出手之类的话,这是东皇太一最后悔的事之一,第一次交手,两人拳头撞在一起,然后,东皇太一被女娲揍飞,还撞破了一间宫殿,还好没有其他人看见,要不然东皇太一都想杀人灭口了,从那以后都皇太一就再也不跟女娲近身比斗。后来东皇太一背着大家一起丢脸的想法,小坑帝俊和鲲鹏一把,就把二人找来跟女娲比试,结果两人都是小心谨慎之辈,鲲鹏仗着速度攻击女娲,一击之后,无论是否得手立即远循,之后感受到女娲强悍的肉身之后,更是小心翼翼,最后仗着速度,得到了个平手的结局,而帝俊一开始就发现了女娲肉身强悍,直接把全身布满太阳真火,最后让女娲无从下手同样得了个平手的局面,这让东皇太一满怀怨气,为什么倒霉的只有自己?

    轰隆一声巨响,让陷入回忆中的东皇太一清醒过来,女娲的拳头与东王公的龙头杖再次发生撞击,东皇太一看着女娲凭借肉身硬靠先天至宝的情形,明白当初切磋时女娲手下留情了,要不然自己绝对不会是被打飞那么简单,不禁再一次在心中暗叹女娲肉身的变态。

    一次次受伤,一次次恢复,要是其他力量女娲还会觉得有些麻烦但是对于紫霄神雷来说,它对女娲却是如同补药一般,女娲控制着侵入体内的紫霄神雷之力,一点点的聚集起来攻向东王公,而东王公同样如此,把女娲打入他体内的神雷之力,用龙头杖吸出来,成为他力量的一部分,如此一来两人就成了耐力比拼的持久战,东王公虽然这心里着急想要早点解决女娲去帮其他人,可是,却也知道这事急不得,只能慢慢等待机会,而女娲根本就不着急,因为自己这方是占据上风的,他相信伏羲的实力,也相信祖巫力量,虽然她对巫族很不爽,但力量还是认可的。女娲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与东王公的交战上,越来越兴奋,出手越来越重,多久没有战的这么痛快淋漓了,女娲都有点想把东王公留下来当自己的专用沙包了,不过随后就把这个想法抛在脑后,这是关系到妖族的未来,自己不能乱来,现在先打个过瘾再说,女娲如是对自己说道。女娲与东王公交站的现场雷光更加激烈起来,灵气波动也越来越大,所有靠近的物体都被两人的交手余波震得粉碎,所有生灵都本能地向远方逃离,以交战之处向四方辐射形成了一个空白区,无人敢靠近。

    女娲这边打得激烈,而另外一边伏羲与西王母的交战却是软绵绵的,让看的人都为他们着急,不过这时伏羲却是痛苦并快乐着,痛苦是因为伏羲需要应付西王母四面八方的攻击,快乐是因为伏羲正在沉浸在时间法则玄妙之中。

    又说伏羲为何沉浸在时间法则的玄奥中还要从拦下西王母说起,伏羲与西王母交战之后还是老套路,先给自己套上一个乌龟壳,用阴阳二气在自己未体外形成一个太极领域,然后一记炮拳狠狠的砸向西王母,西王母肉身并不怎么强,自然不会跟他硬碰硬,闪身避过之后,手一挥,三朵金花射出,向伏羲攻去。刚开始复习还有些奇怪,不明白金花有什么作用,不过当他进入自己的太极领域速度虽然减慢,可是仍然缓慢前进,之后无数花瓣脱离向自己射来,虽然大部分被躲过,但仍然有有几片射在自己身上,并且造成一阵阵疼痛之后,伏羲立刻大惊,这金花花瓣居然如此锋利,要知道,金花攻过来时已经被自己的太极领域降低速度,而且凭自己现在的强悍肉身,仍然感到如此疼痛,伏羲立刻明白,这三朵金花居然是极品的先天灵宝,本来伏羲想将三朵金花抓住,只是西王母反应极快,一击不成,立刻收回三朵金花,同时那些散落的花瓣,也如同倦鸟归巢,迅速飞了回去。

    伏羲对那三朵金花甚是好奇,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奇特的先天灵宝呢!相对于伏羲的惊奇,对于西王母来说那就是惊骇万分了,自己这三朵金花的锋利程度,西王母是最清楚的,可是在自己的攻击下,伏羲居然丝毫无伤,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西王母一直认为,即使面对十二祖巫的祖巫之体她也能够凭借金花之利破开,可眼前的情景让她失去了信心,一副被打击到的样子,觉得自己以前小看天下英雄了,伏羲的肉身尚且能够挡得住,更不用说十二祖巫了。西王母却不知道,伏羲的肉身早就成过祖巫之体了,而且在金花攻击到伏羲之前,早已经被伏羲的太极领域减缓了速度,攻击力大打折扣,并非是金花不给力。

    伏羲自然不知道西王母在想什么,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跟他解释,再次挥拳攻向西王母,这次攻击,伏羲专门把自己的太极领域扩大,把西王母包裹起来,让她行动迟缓无法闪避。西王母看着伏羲攻来的一拳,偏偏自己的身体,仿佛陷入泥团之中,无法闪避,连忙控制着三朵金花,再次散出无数花瓣,正好挡在伏羲拳头攻击路线上。

    伏羲看到眼前情形,心中暗想,这金花还是一件攻守兼备的灵宝,不过却没有过于在意,拳头一震,一股波动从伏羲的拳头开始扩散,那金花形成的花瓣屏障,立刻被荡开,然后拳头余势未衰西王母砸去。

    西王母顾不得隐藏实力,直接拿出自己底牌,一面镜子出现在西王母的手中,冲着伏羲一照,然后西王母迅速躲开伏羲的拳头,只是那速度实在快得有些不可思议,明明是在自己的太极领域中,速度却比没有陷入自己太力机领域时还要快一倍。一开始代羲不明白,但是看清那面镜子时,立刻弄清了怎么回事,那面镜子正是极品先天灵宝昆仑镜,记得当初在紫霄宫中,鸿钧老祖赐下昆仑镜时曾说过,昆仑镜是极品先天灵宝内含时间法则,那么刚才不是西王母的速度变快了,而是自己在昆仑境的笼罩之下,自己周围区域的时间便被拉长,假如在自己的感知中才过了一秒钟,但是对西王母来说,只是已经过了两秒,三秒,或是更长的时间,而这段被拉长的时间,足够她躲开自己的攻击了。

    伏羲满脸羡慕的看着西王母手中昆仑镜,时间法则呀!那可是站在了法则的最高点,事实上平时那些大神通者推演天机,就是是时间法则最简单一种体现,以自身法力为基础测算未来发生的事,在这方面,伏羲的推演天机能力绝对是最顶尖的,因为伏羲在其中融入了后世的三维空间理论,把时间比作是穿过,三维空间的一条直线而形成四维空间,伏羲借助这些奇思妙想,经实践法的理论化,数据化,所以才有了现在这种强悍的推演天机能力,不知为何,此时伏羲忽然有了一种,想要探查一下,昆仑镜中时间法则奥秘的冲动。

    说做就做,伏羲把自己周围的太极立场强化到最大,让西王母再次陷入迟缓状态,然后狠狠一拳砸了过去,西王母如同上次一样,用昆仑镜射出一道奇异白光罩向伏羲,趁此机会伏羲双眼开始发出莹莹白光,同时将自己的感知力放到最大,轰隆一声在伏羲脑海中响起,这时四周的情景这附近眼中发生了改变,那昆仑镜射出了白光便变成了一种奇异的波动,不断地影响着自己周围的空间,无数平时看不见的奇异波动呈在在伏羲眼前,弯曲折叠,光光点点,伏羲轻声呤道:“这就是时间吗?可惜无法记录下……等等,记录,或许可以”

    伏羲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用意识问道:“光脑,能否记录昆仑镜发出的波动?”

    光脑那极少出现的声音在伏羲脑海中响起:“光脑内部存有相应资料,结合宿主感应能力,可以记录”

    伏羲大喜,连忙道:“很好,光脑暂时放弃所有任务,全力记录昆仑镜发出的白光波动”

    “任务接受,请容保持处于波动范围之内,记录开始,1%……2%……3%……”

    伏羲的举动说起来麻烦,但实际上只是一瞬间,在西王母眼中伏羲只是愣了一下然后疯狂攻了过来逼得她只能不断用昆仑镜延缓时间,躲避伏羲的攻击。不很快西王母就有了对付伏羲的办法,西王母再次控制着三朵金花攻向西母,不过这次不是散出花瓣攻击,而是直接将金花快速旋转起来进行切割,伏羲因为被昆仑镜发出的白光罩住,连连受创,虽然加强了太极领域的防御,可还是受伤了,虽然并不严重,而且马上就恢复过来,可时间久了伤势积少成多还是很麻烦的。

    要说伏羲无法应付昆仑镜那倒也不是,如果拿出碎空棍这等先天至宝的话,伏羲完全可以强行破开这时间之力,只是如此以来伏羲也就无法再记录,这种时间波动了,只能用笨办法,一拳一拳的攻向西王母,让她催动昆仑镜的时间法则之力,这么一来战场上就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局面,伏羲一拳又一拳的攻向西王母,而西王母轻易的就躲开了,并且不断的用三朵金花,在伏羲身上接触多个伤口,很快又会恢复,而西王母每当想要停下来,伏羲的攻击就会加重,逼得西王母只能再次催动昆仑镜,躲避伏羲,伏羲打不到西王母西王母也无法对伏羲造成严重伤害,两人就这样僵持起来,就看谁先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