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洪荒之妹控伏羲 > 第60章 秘术对决
    伏羲记录昆仑镜散发的波动,一边主动去虐,这种感觉难受极了,从表面上看去,就好像西王母不断围绕着伏羲攻击,而伏羲却,始终攻击不到西王母,要不是伏羲暗中传音,告诉东皇太一让他不要插手,东皇太一早就上去挡住西王母了。

    此时在伏羲的意识深处,光脑的声音不断响起:“91%……92%……93%……”就在代羲处于既将记录完昆仑镜波动的喜悦中时,忽然,东王公那边发来一声臣吼,西王母听到之后立刻用昆仑镜迟缓一下伏羲,然后快速向东王公那边飞去,那速度之快,伏羲都来不及阻拦。

    看着西王母的背影,伏羲不禁嘀咕道:“最讨厌你们这些关键时候停下来的人了,不但自己不爽,弄得别人也不上不下的”随后,伏羲也跟着追着西王母,向东女娲与东王公交战的地方飞去。

    伏羲把飞行的速度赶到最快,倒不是担心女娲的安全,因为伏羲知道就凭女娲的实力,再加上她很少使用的先天至宝乾坤鼎以及众多的秘术,即使遇到再强的对手,女娲也能全身而退,更何兄旁边还有东皇太一压阵,伏羲担心的是东王公万一有什么杀手锏,让女娲丢了面子,到时候女娲不管不顾,直接全力出手,万一打回了蓬莱岛,让这里生灵涂炭,那可就麻烦大了。

    当伏羲赶到现场时,发现,东王公与女娲隔了数百丈,相互对望,西王母此时正站在东王公身后。女娲身上有些狼狈,身上有些小伤,但是正在快速恢复,而东王公身上的伤势,则显得严重得多,嘴角有鲜血流出,而且身上的气息有些虚弱。

    东王公深深吸一口气,低头看了一下蓬莱岛上,散修与巫妖联军的战场,此时散修已经全面落入下风,岌岌可危,抬起头来对女娲说道:“女娲道友实力高强,东王公佩服,不过接下来,我要用最后的底牌了,请女娲道友小心了”

    东王公说着,看向西王母微微点了一下头,西王母脸上显现出一种悲伤的情绪,不过,还是还是按照东王公的意思,双手一托,一团至阴之气形成,然后融入到东王公的体内,随后西王母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看来受损不小,而东王公接受了至阴之气之后,全身法力开始不可思议的拔高,力量一下子增长了好几倍,一股恐怖的气息白四周扩散,伏羲与东皇太一连忙飞到女娲身后,戒备起来,他们能够感觉到这种状态下的东王公无比的危险,二人想要联手女娲,直接东王公斩杀掉。

    就在伏羲与东皇太一准备动手的时候,女娲开口了,“兄长东皇你们二人先退下吧,我想给东王公来一场一对一的生死对决,如果我败了,你们再出手吧!”

    伏羲与东东皇太一两人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东皇太一开口道:“娲皇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东王公乃是借助了西王母的力量,才能把力量提升到这种程度,你这样与东王公对抗,相当于以一敌二很吃亏的”

    伏羲一脸正色的看着女娲,丝毫没有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女娲你确定吗?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女娲也难得的露出一脸严肃的神色,“我确定,我想试试一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而且东王公是一个可敬的对手,难得碰上,我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

    “好吧,既然这样,我同意了,你自己要小心,不过有一点,你一旦真的遇到生命危险,我会出手的”

    “谢谢兄长”女娲说完之后,便向东王公那边走去。

    这是东皇太一急了,“羲皇,你这是在玩火呀!现在我们这边占据优势,直接灭了他们就是了,何必多此一举,万一娲皇受伤,那就亏大了”

    “这是女娲自己的心愿,我们成全他就是了,而且我相信女娲的实力,你也相信离开一次吧!”伏羲一脸的平静,因为他知道如果不让女娲去,这将会成为女娲给遗憾,而让他去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即使最后输了至少也不会后悔。

    “哎,好吧,你自己的妹子,你都不担心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东皇太一见父亲的表情知道再劝也没有用,只好放弃了,不过东皇太一随时准备着,如果女娲真的遇到危险,他还是会出手将女娲救下的,女娲是妖族皇者损失不得。

    ……

    女娲飞到东王公面前,两人静静的对视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很强大的秘术,不过,后遗症一定不小吧!”

    东王公毫不在意,直言不讳地开口道:“的确,我本身是纯阳之气化形,此时强行在体内融入至阴之气,爆发出原本十几倍的力量,这种方法之中直接伤及本源,过后会修为大降,难以恢复,拖的时间越长,伤害越严重,不过我不认为对付你们需要太长时间,这种状态的吓得我几乎是无敌的,你能挡得住我吗?”

    “看来你对自己的秘术很有信心啊,不过秘术并不是只有你拥有的”女娲说着全身开始雷光闪烁,如同一个紫色的光团,同时,无尽的生命气息从她的体内散发出来,那无尽的紫色雷光开始收缩,最后,在女娲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套女式的盔甲,把女娲那美妙的身材显现出来,而那生命气息,在盔甲表面化作一道道绿色的淡绿色的条纹,最后在盔甲表面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图案看上去类似一个抽象的太极图案,紫色的雷霆代表着死亡与毁灭,绿色的条纹代表着生命与造化。看到这一幕的人除了伏羲之外其他人都在吐槽,不愧是兄妹,连女娲也是阴阳之道,虽然这个阴阳之道比较另类。

    东王公看着女娲气息大变,一脸震惊:“这是什么秘术?”

    “毁灭雷霆,生命造化,生死轮转,生生不息,此乃生死回还术,说赴来这生死回还术跟你的秘书和还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两种截然相反各走极端的力量相互融合之后爆发出更大的威力,不过不同之处在于你你的方法过于粗暴,对自身伤害严重,不过威力要大一些,而我的方法相对柔和,两种力量可以相互配合,相互转化,使用秘术,故之后只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完好如初”虽然是敌对立场,但是女娲仍然详细对东王公介绍了自己的秘术。

    东王公向女娲行了一礼,然后开口道:“多谢女娲道友解惑,道友好才智,居然创出如此秘术,以前自以为聪明绝顶,少有把他其他人放在眼里,今日方知小看了天下英雄,女娲道友的秘术比我的强多了,不过今日事关我蓬莱岛生死存亡,无论是怎么样总要拼一把,还望女娲道友莫要手下留情”此时东王公知道今日自己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即使揭开了自己最后底牌,也没有把握战胜女娲,更何况旁边还有伏羲与东皇太一在一旁虎视眈眈。

    东王公说完之后,便再次挥动龙头,向女娲攻去,而女娲毫不退让,挥动两个白嫩的拳头,迎了上去,完全是硬碰硬的架势,轰隆一声,两人同时被震退。这次的巨响比以往的每一次都大,女娲一只手臂的骨骼直接被打碎,而东王公握着龙头杖的手掌也被震,虎口崩裂血流不止,但随后女娲身上光华一闪,受伤的手臂立刻恢复如初,那恢复速度比以前快了十几倍,而东王公毫不在意自己流血的手掌,两人被震退之后,立刻再次冲了上去,两人都放弃了防御,仅反在遇到要害攻击的时候躲避一下,你砸我一杖,我捣你一拳,受了伤恢复,恢复了再受伤,两人都咬牙坚持着,因为他们知道谁坚持不住就代表着谁会死亡。

    两人的战斗越来越激烈,蓬莱岛散修与巫妖联军的注意力也开始向这里集中,巫族的人位祖巫看着战斗的两人,眼中显现出复杂难明的神色,他们明白,若是单对单比拼,这两人的实力任何一个都能够完爆他们中的任何一人,自从上次巫妖大战之后,十二祖巫便开始了艰苦的修行,自以为这么这段时间,实力大增,完全可以击败妖族的几位妖皇,可是今天看到女娲的表现,这才明白,自己的实力自然增加,但是比起他们来说对实力增强速度更快,看来这次回去之后要再想想其他办法增强自身的实力了,要不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差距越来越大,自己巫族早晚会被妖族灭掉,这是他们绝对接受不了的。

    战斗仍在继续,东王公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全身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而且在伤口上还有股毁灭性的力量不断地阻止它们的愈合,而女娲恢复能力也越来越差,原本只需要一个呼吸就能恢复的伤势,现在就要多花十几倍的时间才能恢复如初,在场观战的所有人都知道两人都要达到极限了,胜负即将分晓,不过无论怎么样,蓬莱岛散修势力的灭亡已成定局,因为东王公最后即使获胜,也是惨胜,肯定是无力再战,现在他能唯一所能做的就是作为最后的战士尊严,完成这场战斗,生死已经不重要了。

    轰隆一声随着两人最后一次撞击,东王公身上的气息一阵变幻,迅速衰弱起来,时间到了,西王母,打入他体内的至阴之气与自身的纯阳之气强行融合,形成的强大力量已经耗尽了,东王公的力量重新恢复了原来的水准,不,是比原来更弱,这就是他秘术副作用。

    东王公面色平静的说道:“我败了,其实一开始我就败了,我的秘术是以牺牲未来的潜力为代价的,即使发挥出的威力要比女娲道友的秘术稍强一些,可仍然不不及女娲秘术高明”

    女娲并没有获得胜利后的欣喜,看着东王公心中不由产生一种悲伤的情绪,一代洪荒大人最后落得这个下场,“每一个人的道路都不相同,秘术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你的秘术优势在于可以短时间里发挥更强大的威力,虽然副作用巨大,但是当面对生死威胁的时候,我想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你的方法吧!是交战我胜得侥幸,如里你的秘术再延长一段时间,我也坚持不住了”此时女娲虽然身上看不出什么伤势,但法力却完全耗尽,应该说是透支了自身力量,恐怕需要休养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这还是拥有各类灵丹妙药,再加上女娲自身生命法则强大恢复能力的加持情况下。

    伏羲连忙飞到女娲身旁,将一野绿柳花篮凝聚的灵丹塞入女娲口中,女娲吃下丹药之后,原本苍白的脸色才好看起来,伏羲表面上关心女娲伤势,暗地里却防备着战场上的八位祖巫,虽然现在仍是盟友关系,但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背后阴一把,毕竟巫妖之间的仇恨已经深入他们骨髓之中,此时偷袭女娲是最好的机会,若是能让妖族损失女娲这么一个强大的战力,巫族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