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洪荒之妹控伏羲 > 第63章 金乌出世,女娲游洪荒
    洪荒中的混乱切不说,此时伏羲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刚刚得到的时间法则波动上,说到底伏羲的借助阴阳八卦推算天机的能力也是时间法则能力的体现,现在又通过光脑所记录的时间波动,从而得到了仑镜中的时间法则玄奥,两相结合之下,可谓收获巨大,为了更进一步伏羲专门向帝俊借阅了河图洛书,当然伏羲明白河图洛书对帝俊的重要性,所以借阅时专门选了一个鲲鹏和东皇太一都在场的时间,理由是对河图洛书有些好奇想见识一番,用不了几个时辰,而帝俊也觉得时间这么短,又有他和太一,鲲鹏在场即使伏羲想要简单炼化一下都不行,而且河图洛书寄托了自己的善恶二尸,虽然无法胜过伏羲但抵挡一下却没问题,自己只要心念一动便可收回河图洛书,帝俊觉得万无一失,就同意了,可帝俊哪里想到伏羲体内有个神奇的光脑,虽然一时理解不了河图洛书中的时间法则奥义,但记录下来却没问题,结果就是伏羲在帝俊,太一,鲲鹏三人眼皮底下得了好处,而三人却毫无所知。

    接下来的日子,伏羲把大部分精力集中对时间法则的探索上,经过几万年苦心钻研,伏羲硬是从中创出一种变态的能力----预见未来,通过时间法则观察未来画面,然后提前作出改变,使未来按照自己设想改变,就如同现代电影《预见未来》中的男主角一般,预见到未来发生对自己不利的事后立刻作出改变,让未来扭转。这种能力本质上来说与推算天机类似,不过是侧重点不同罢了,而且伏羲最多只能预见七秒钟的未来,如果牵扯到其他人,对方修为越高,预见未来的时间越短,按照伏羲的猜测,如果未来中有圣人出现,那么也就能预见一秒钟的未来,不过这对伏羲来说足够了,有了这种能力,即使不动用自己的最后底牌伏羲也有把握跟圣人斗个不分胜负。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伏羲获得了这种强大的力量,决定庆祝一下,不过好像没什么庆祝方式,想来想去伏羲最后决定,好好的调教一下自己的两个徒弟还有孔宣,自己得了好处也要分给别人点汤吗,让自己的两个徒弟和孔宣增强一下修为,不错不错,这事儿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接下来伏羲宫中经常传出灵龙子,金鹏,孔宣三人的惨叫声,不仅被伏羲操练的哭爹喊娘,还要每天同伏羲进行对战,美其名曰增加实战经验,每天顶着一个肿猪头,那样子真是让人听者落泪闻者伤心啊!

    ……

    最近妖族天庭发生了一件喜事,那就是羲和娘娘为天帝生下了十只金乌,10只金乌作为妖族太子,自然深受众妖关注,在金乌出生之后,妖族高层纷纷前来祝贺,伏羲与女娲也亲自看望十只小金乌,不愧是天生神鸟,为了孕育十只金乌帝俊与羲和两人耗费了大量本命精华,所以十只金乌一出生就有接近金仙的修为,不过可惜无法控制自身法力,身上的太阳金火不时爆发一下,想要完全收敛都是个麻烦,完全控制更不知要多少年。另外在十只金乌身上伏羲还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气息,跟将臣身上的气息有点相像,所以伏羲猜测这是混沌魔神的气息,不过已经非常微弱,要不是伏羲的精神力变态,恐怕也发现不了。伏羲暗中研究一番,最后得出结论,这应该是一位混沌魔神残魂,想要借金乌之躯重生,不过很可惜,这缕残魂已经开过虚弱,被金乌的太阳金火炼化,现在又被一分为十,彻底失去了重生的希望,不过由于现在金乌刚出生不久灵智不全,无法吸收那残魂中的修行感悟,被隐藏在识海深处,不知何时才能重见天日。至于那残魂的身份,伏羲想到了后世有关陆压的传说,有种说法陆压得道甚至还有鸿均老祖之前,而另一种说法却是陆压为弟十只金乌,不过若是最小的这只金乌若是有朝一日能够炼化识海中的修行感悟,那么先有鸿均后有天,陆压道君尚在前就能说得通了,虽然有些断章取义,但也不至于无理取闹。

    妖族众高层为帝俊喜得贵子庆祝之后便离开了,而伏羲,女娲,东皇太一,鲲鹏则被帝俊留下来,商议解决10只金乌身体表面肆虐的太阳金火的办法,关于这一点伏羲早有解决方案,没办法实在是后世关于十个太阳的传说太有名了,日出汤谷,居于扶桑,夸父逐日,后羿射日,一个个神话传说,伏羲都听得快长耳茧了。

    不过虽然都知道方法,但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在伏羲的引导下,最终还是如传说中的那样,10只金乌被安置在了天庭极东之地的汤谷,那里既有汤谷之水让他们洗澡,又有不惧怕太阳真火的扶桑木让他们居住,玩乐,旁边还有羲和娘娘在一旁看护,帝俊自觉万无一失,痛快的决定了。

    对于帝俊的做法伏羲没有说什么,但是想到了后世关于后羿射日的传说,特别提醒道:“天帝陛下,10位太子虽然身在天庭,但是他们的安全也应该特别注意一下,本身为妖族太子身份高贵,若是为巫族为了激怒你,专门暗杀十位太子可就危险了”

    帝俊听了伏羲的话,一下子显得惊疑起来:“不会吧巫族性格耿直,向来骄傲自大,难道会用这些阴谋诡计吗?”

    伏羲心中暗道我这是为了你的救你儿子,你这个做父亲的反倒是不急,若不是我提前知道,想要保下他们才不会跟你啰嗦呢!伏羲调整一下心态继续说道:“若是平时自然不会,但是如果遇到事关整个族群的生死危机呢!我巫妖两族恩怨由来已久,若是能减弱对方的实力,想想看,当初我们成立天庭祭拜天地时的巫族的偷袭,还有前不久我们攻打蓬莱岛时巫族的表现,以及巫族最近对我们的骚扰,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搞阴谋诡计呢!”

    向来多智的鲲鹏,这时开口道:“在面对种族危机时,不管什么阴谋诡计,只要能够胜利就好,巫族早晚都会不择手段对付我们的,天帝应当加强十位太子的安全措施了”

    东皇太一没有子嗣,对于这十位侄子,同样爱护有加,连忙也跟着附和道:“羲皇和妖师说的没错,大哥,正所谓小心无大错,为了几位侄子的安全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帝俊听了几人的话,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当下同意道:“既是如此,我马上命一部分妖族高手,暗中保护汤谷,再加上旁边有羲和照应,安全没有问题”

    这时伏羲心里暗道:他们在天庭安全是没有问题,可是如果他们跑到洪荒去那可就问题大了,在后羿射日的故事中,十只金乌可是主动跑到去洪荒找死的,虽然这其中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结果还是那样,虽然伏羲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改变这个悲剧,他还想尽力试一下。

    “天帝陛下我觉得这样还是不保险,巫族身为盘古大神的后裔,谁知道他们身上有什么诡异的手段,就凭他们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若是帝江以空间能力,暗中把几个实力高强的大巫送入汤谷,暗杀十位太子的话,谁能防范得了?所以,天帝最好在十位太子身上留下一些保护手段,以防万一”

    在场所有人听了伏羲的假设吓出一身冷汗,虽然明知道巫族即使利用帝江的空间能力进行暗杀,也很难收到什么效果,但是万一成功了呢!而且正如伏羲所说的,谁知道巫族还隐藏着什么诡异手段?

    帝俊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既是如此,待会儿我便以自身精血配合神念,在他们身上留下印记,只要他们遇到危险我就可以心生感应,因为我会为他们挑选几件几件灵宝护体,到时只要稍微拖延一下,我就能够出手救他们,如此一来,可保万无一失”

    伏羲对于帝俊所谓的万无一失,可不抱多大希望,因为伏羲明白巫妖之战虽然是必然的趋势,但是其中也牵扯了很多其他势力的利益,尤其是日后人族出世,圣人显现,因为无妖两族的强势必然会与圣人产生冲突,到时候圣人暗中出手,足够蒙蔽帝俊感应,那时候帝俊的万无一失,也就是个笑话,不过现在伏羲也没法说什么,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希望这些安排有用吧!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帝俊这个天帝亲自出手,不惜消耗自身精血在十只金乌身上身上留下印记,同时,东皇太一也在一旁辅助给他们留下一些保命的手段,这样众人才放下心来。

    看到金乌的问题已经解决,伏羲与女娲两人便离开了,在路上女娲暗中向伏羲传音问道:“老哥你为何对十只金乌的安全如此上心,难道你算到了什么吗?”

    伏羲用精神力量感应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之后,也同样传音回道:“具体事情我也算不清楚,只是算到他们未来有一场生死大劫,而且牵扯重大”

    “那你为什么不提醒帝俊,要是他们出了事,帝俊身为妖族天帝,必然受创,进而影响到整个妖族”

    “你让我怎么提醒?劫难来临挡也挡不住,我也只能暗中提示一下,让他自己作些安排,至于能不能躲过此劫,就看十只金乌的运气了”

    女娲听了伏羲的话陷入沉默,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是啊,天意难违要是上天真的要让十只金乌陨落,我们又能改变什么呢!说到底,我们也是天道之下苦苦挣扎的蝼蚁罢了”

    听了女娲的话,伏羲翻了一个白眼,开口调笑女娲:“我说妹子,你这未来的圣人说这话亏不亏心啊!

    你要是蝼蚁了,我们这些连成圣都没头绪的算什么,而且我觉得自从上次蓬莱的回来之后,你怎么变得抑郁了,总是唉声叹气的,也不找人切磋了,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我那暴力的妹子”

    伏羲说完这话之后,连忙后退一步,一脸防备,因为以他以往的经验,接下来女娲多半会冲上来狠狠地揍他一顿,可是谁知道女娲仍是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动手的迹象,这下伏羲惊讶了,难道这妞儿真的改变了性子,这也太神奇了吧!

    伏羲伸手摸了一下女娲的头,确定不是发烧烧坏了脑袋然后开口道:“妹子,你可别吓我,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女娲一巴掌拍开伏羲的手,没好气的说道:“你想找揍吗?我没发烧,只是自从上次亲手杀掉了东王公之后,心里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像是失落,又像是无奈,苦苦追求的东西真的有意义吗?”

    听着女娲说话的语气,伏羲轻松下来,这才是自己的妹子吗,刚刚那种悲春伤秋其风格实在太违和了,不过此时伏羲也明白女娲的心理了,说到底就是女娲看着东王公这等大神通者陨落,心里对自己的修行可产生了怀疑,要说以前死在女娲手中的生灵也不少,但跟东王公比起来,那只能算是一些修为低下的小妖小怪,而东王公不一样,那是跟女娲完全平等的存在,虽然女娲一直没有发现,但是在他不知不觉中,已经把那些修为低下的小妖,当成了蝼蚁,就算是一个人一脚踩死一窝蚂蚁,心里不会有丝毫的负罪感,但是杀掉一个人就不同了,心里会有负罪感,女娲就是这种情况,不是女娲心狠,而是洪荒就是这么现实,力量为尊,谁的拳头大谁就尊贵,就可以掌控他人命运,这自古皆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