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黑科技修真 > 第二十四章 玲珑石
    “唉,师弟切莫冲动,先听听二位道友如何说道。”蒋阙轻拉了骆剑飞一把,转头对苏庸二人道:“二位道友勿需惊慌,我这师弟之所以如此失态,全因地上死去的乃是其本家堂弟。二位只需解释清楚,说明人不是二位杀的,我师兄弟二人自然不会为难两位。”

    苏庸心中冷笑,这蒋阙虽然看上去温文尔雅,话说的也比骆剑飞漂亮。但言下之意却是,只要那骆氏兄弟的死亡与两人有关,那么定然便不会放过他们。

    苏庸一个健步,挡在了正要开口解释的张五林身前:“二位道友,且听我说。”

    他心中知道,虽然那骆氏兄弟并非他二人所杀。但说到底,也是因为张五林帮了那张隐,骆氏兄弟才会被张隐暗算身亡。

    此刻如果让张五林解释,他肯定会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全部都说出来。

    到那时,说不定骆剑飞便会迁怒于他二人。

    他拦住张五林后,便将骆氏兄弟及张隐的死因大致诉说了一番,只是隐去了张五林协助张隐那一节。

    蒋阙闻言,正准备询问细节。

    “你说这人是张隐?”一旁的骆剑飞却指着地上的尸体惊道,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

    苏庸点头道:“我听他们是这么叫的。”

    他连忙查看了一番骆氏兄弟的尸体,才起身对苏庸道:“果然如道友所言,剑云他们都是中毒身亡的。既然这人是张隐,那么看来此事的确是与二位无关,在下先前太过鲁莽,还望二位海涵。”

    “道友明鉴。”苏庸暗自松了口气,比起蒋阙的虚伪,骆剑飞的直爽倒更加让他欣赏。

    蒋阙瞥见苏庸怀中的瑶花,惊奇道:“道友怀中的可是伥虎?”

    苏庸点头道:“道友好眼光,在下怀中这只灵宠的确是伥虎没错。”

    “呵,道友机缘果然了得,竟能收此天地灵兽为灵宠,虽说这伥虎进阶的可能性不大,但却天生有控魂能力,且通人性,乃是不可多得的灵兽啊。”

    “在下不过一时侥幸而已。”苏庸谦虚道。

    其怀中的瑶花闻言,抬头瞧了苏庸一眼,满眼的鄙视。

    苏庸连忙伸手将瑶花的脑袋按了回去。

    蒋阙道:“不过苏道友如此抱着她招摇过市可不好,万一被有心的修士觊觎,可就麻烦了。我建议道友还是去置办一件灵兽袋,用以安置你的这只伥虎。”

    苏庸听闻此言,灵机一动,他也正烦恼这件事情。听到蒋阙的提醒,他反应过来,为何不让黑科技系统研发一个灵兽袋?

    此时,一旁的骆剑飞道:“你刚才说你们有两枚仙阙宝玉?”

    苏庸连忙将怀中的宝玉掏出,与从张隐身上掏出的那枚一起交到骆剑飞手中:“没错,我身上这枚是贵派的寻仙使赠予的,而另一块则是从张隐身上搜来的。”

    骆剑飞接过宝玉,查看了一番,点头道:“没错,果然是本宫派发出去的仙阙宝玉。”

    蒋阙道:“既然二位身怀仙阙宝玉,那么便已是我冼剑宫的弟子,二位先且随我入山,待八月十五过后,再与通过试炼的门人,一同举行入门大典。”

    蒋阙话刚说完,一旁的张五林却跳了出来,他连连摆手,对蒋阙二人道:“不不!我不用这仙阙宝玉,我要参加那入门试炼。”

    蒋阙诧异道:“为何?既然你有这仙阙宝玉在手,又何须去参加那竞争惨烈的入门试炼?”

    张五林道:“这你就别管了,反正不通过入门试炼,我是不会拜入冼剑宫的。”

    蒋阙表情一滞,饶有深意的看了张五林一眼,接着便神色如常的道:“张道友果然是有志之士,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好勉强。你自行上山吧,这竹林和上山之路也算是入门试炼的一关。”

    张五林拍拍胸脯:“放心,我一定会成功通过试炼的。”

    “如此甚好,苏道友,我们这便上山吧。”蒋阙道。

    苏庸点头答应,一旁的骆剑飞却道:“蒋师兄,你先带苏道友回去吧,戒律殿的卢长老还等着你回去复命。我这三位毕竟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堂兄弟,我又怎能看他们这般曝尸与此,等这宗门的人来处理?”

    蒋阙点头表示理解:“既然如此,为兄便先行回宫复命了,你自己小心。”

    他言罢,便身形一动,往剑隐峰急速掠去。

    苏庸见此,低头在瑶花耳旁低语了几句。

    瑶花身形立刻胀大到丈许由余,苏庸不再迟疑,骑到瑶花背上,跟着蒋阙,也往那剑隐峰方向飞奔而去。

    张五林见苏庸也走了,便冲骆剑飞憨笑道:“骆大哥,我先走了,等我通过了入门试炼,我们便可再见。”

    骆剑飞闻言,无动于衷。

    张五林也不在意,脚底发力,几个起跃间,也消失在了竹林深处。

    骆剑飞见此,又将周围的环境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无人在此后。

    他便急速的走到张隐尸体旁边,伸手扒开了其胸口的衣物。在其衣物下的皮肤之上,一枚两指宽的黄色符箓,正贴在胸膛之上。

    骆剑飞极不可耐的掀开了那符箓,只见符箓之下,有一道一指宽的伤口,那伤口边缘平整,并无一丝鲜血流出,显然是经过了精心处理。

    骆剑飞伸出两根手指,一层淡淡的蓝色光幕浮现在指尖之上。

    下一刻,他便毫不犹豫的将两根手指插入了张隐胸前的伤口中,并在伤口中一阵搅动摸索。

    手指与血肉摩擦后,发出一阵腻耳的嘈杂声。

    骆剑飞在那伤口中搅弄了片刻,便脸色一喜,指尖发力,从张隐体内拉出了一物。

    那件东西表面漆黑,呈椭圆形,只有鸡蛋大小,表面沾满了青黄色的粘液。

    骆剑飞见到此物,露出了狂喜之色,喃喃道:“玲珑石果然在这老小子体内,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终于还是回到了我们骆家手中。”

    他站起身来,将玲珑石上的粘液擦拭干净后,便手掌一翻,紧接着那玲珑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其手上取而代之的出现了一枚白色符箓,闪着淡淡的微光,符箓表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个骆字。

    骆剑飞双指夹住那枚符箓,口中念念有词,片刻之后,那符箓便化为一抹白光,消失在了虚空中。

    做完这一切,骆剑飞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往剑隐峰掠去。

    只是他没注意到的是,一道蚯蚓般大小的黑色虚影,在他伸手在张隐体内摸索着玲珑石之时,就已悄无声息的从张隐身上窜出,并沿着他的脚跟,窜入了他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