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素医女仙 > 第四十九章 神医
    即使没有效果何灵素还一直坚持打坐,一是因为她还有修仙的梦想,她相信只要她一直努力,肯定会有所收获的,即使进步缓慢,也能慢慢的进入修士的境地。

    一夜的打坐,何灵素仍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灵气,但是已经不再是像刚开始打坐的时候,坐一夜会腰酸背痛脖子硬,而是神清气爽,耳聪目明。

    吃过早饭,何灵素开始在凤鸣城内溜达,等待柯鸿信的信使。

    作为西越最临近凤鸣山的一座城池,凤鸣城的防守相当好,现在仍然没有任何战争的迹象,城内一片和平的景象。

    何灵素感受着许久没有感受到的百姓都安居乐业的景象,同时也内心感慨良多。每一份和平的背后,都是用前线将士无数的鲜血换来的。

    走到闹市区,看到很多人围着贴榜的地方,何灵素也凑上前去。

    原来是军中在招均军医,现在前线战事吃紧,伤亡越来越严重,相对的,军医和药材就愈显短缺和珍贵。

    何灵素看着上面对军医的要求,擅长解毒者最佳,隐隐觉得这是不简单。

    按讲理,军中多事刀剑之伤,应该多招一些外科大夫才是正常,现在要求擅长解毒,很可能是为军中某位重要的将士疗毒。

    何灵素正沉思者,忽然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扭头,原来是柯鸿信。

    柯鸿信比起五年前沧桑了许多,唯一不变的是眼神仍然明亮,带着灼灼的光芒,让人只看他的眼神就愿意追随他,相信他。

    何灵素正发呆间,柯鸿信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怎么,许久不见我是不是有变帅了好多,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

    何灵素挑挑眉,没想到和柯鸿信刚见面就被他调戏。

    柯鸿信大概也是觉得自己这个玩笑开得不合时宜,掩饰性的咳嗽两下,道:“咳咳,开个玩笑而已,我在君悦楼订了包间,走我们去聊一聊。”

    君悦楼是凤鸣城最大的酒楼,同时也是牡丹亭的暗舵之一。

    刚进包间,柯鸿信就问何灵素现在医术如何,擅不擅长解毒。

    何灵素直言道,“在其他大夫那里,也许会分很多种病状,但是在我这里只有一种,就是看经脉通不通,至于解毒,目前还没有遇到我解不了的。”

    柯鸿信闻言大喜,搓着手道:“那就好,那就好。”

    然后拉着何灵素,一边走一边道:“你跟我来,我这有一位非常重要的病人,你一定要治好他。”

    何灵素无奈的打掉柯鸿信的手,“你真猴急。”

    何灵素本是抱怨一下柯鸿信急不可耐的性子,但是柯鸿信却突然间脸红了,不过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旖念,道:“俗话说急病慢先生,真是一点都不假。”

    二人说着,柯鸿信已经把何灵素引到了一个底下通道,通道见得很精致,两边都修葺的很整齐,看得出不是马马虎虎完成的。

    柯鸿信带着何灵素在通道里左转右转,转得何灵素完全迷失了方向,才在一处分叉口的门洞边上按了一下,旁边的石墙突然移动了起来,盖住了原先的路口,但是又现出一个新的入口来。

    走进去,里面相当于是一座盖在地下的院落,柯鸿信把何灵素带到一个房间,“就是这里了。”

    何灵素刚进来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但是从药味混杂,看来相克相合的均有,颇为杂乱,何灵素皱皱眉,这么吃药肯定一点效果都没有。

    房间里面是床帐,外间有一个军人模样的人在等候。

    看到二人来,那人朝柯鸿信拱了拱手,“柯堂主。”

    然后看着何灵素问:“这位是?”

    柯鸿信道:“这是我的一位朋友,别看她年纪小,但是医术了得,将军的毒他一定能够治好。”

    熊大看着何灵素,娇小的身子还没怎么发育,看着像个小女孩一样,不由得皱了皱眉:“就这个小姑年?”

    柯鸿信信誓旦旦道:“没错,你相信我,灵素医了得,将军一定会药到病除的。”

    何灵素内心汗颜,虽然她自认医术也不差,但是这是她出谷以后第一次和柯鸿信联系上好不好,他从哪里来的自信自己一定能够治好将军。

    不过她任然站到柯鸿信的这一边,淡淡开口道:“里面的人三天之内至少服下了四个人开的药方,但是其中三个人的药方吃下去之后没有任何效果,只有一个人的药方是吃了之后立即见效,但是一刻钟内,病人的病情又迅速恶化。”

    何灵素此话一出,熊大立刻睁大了眼睛看着何灵素,“你……你怎么知道?”

    何灵素仍然表情淡淡:“房间里的药味足以说明一切,我建议你立刻给房间通风,散去房间里药味,不然几种相冲相克的药味混杂在一起,会让病人感到头昏脑胀,心慌气短。”

    熊大不可思议的看着何灵素,“真是神医啊,将军今天早上就说感到头昏,呼吸困难,原来是这个原因,我立刻去通风。”

    熊大说着把一侧的石墙打开,然后让守在门边的士兵加强守卫。

    柯鸿信在一旁道,“你看,我说罢,灵素的医术绝对是天下一绝。”

    熊大应付了几句柯鸿信,恭恭敬敬的朝何灵素作了一揖:“不知神医如何称呼?我家将军的病情……”

    何灵素打断熊大的话,“这个我得看过之后才能给你明确的答复。”

    “是是是,”熊大一边点头一边引路,“神医里边请。”

    但是当床帏被拉起的那一刻,何灵素立刻皱紧了纤纤细眉,这位将军的症状根本不是中毒,而是魔气入侵。

    熊大见何灵素素紧紧皱着的眉头,当下整颗心也揪成一团,但是看何灵素认真检查的模样,也只好屏声静气在旁边默默等待。

    何灵素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后,沉吟道:“我手中目前没有合适的药材,现在只能先遏制病情的扩散,再徐徐图之。”

    熊大听说能够遏制,喜道:“神医的意思是,我家将军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