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之皇甫坚寿 > 第210章 张绣在此,谁敢一战
    甘宁出发了,带着两万步卒以大无畏的精神出发了,这一路注定是艰险的,艰险程度不亚于太祖带领工农赤军过草地,翻雪山。

    这两万士卒踏上了未知的道路,他们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他们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着抵达他们的下一站:江油。

    然而他们毫无畏惧,在一个丝毫不将自己性命放在心上的大将的带领下,要去完成这一件在所有人眼中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毕竟就算他们成功地做到了翻越大山一事,接下来是否能够坚持到与主力部队汇合,还犹未可知。

    不止甘宁离开了,田豫也离开了,他和曹性二人领着五千精兵,自汉中翻越米仓山,自潜水河谷一路朝南江、巴中一带进兵。

    他的任务也很重,他需要以五千之数牵制住驻守巴西一带的刘璝部万人,如果有可能,还要牵制住巴郡的严颜一部人马,不让他北上驰援张任。

    而孟达则领兵一万驻守房陵、新城一带,以防荆州刘表和南阳刘备沿汗水西进,阎圃亲自领兵五千镇守南郑,以震慑宵小。

    诸事安排完毕,皇甫坚寿领着高顺、张辽、马岱、郝萌、张绣、阎行还有赵云领着剩余的三万步卒以及两万一千精骑来到白水关下安营。

    离关城十里处,皇甫坚寿找到一处开阔处安营,一应事宜都交给高顺和郝萌处理,皇甫坚寿则是在马岱、赵云、张辽、张绣还有阎行五将的陪同下,领着一千玄甲铁骑来到关前查看地势。

    众人边走边瞧,看得是触目惊心,这白水关之险不下于汉中的阳平关。

    关城建立在两座断壁的中央处,两侧山峰十分高大,不适宜大军进兵,而关城则卡在前行的唯一道路上。

    这条道路宽不过两百余步,连大军阵型都展不开,如何能够攻城?

    “嘶!”看到眼前的情形,众将倒吸一口冷气,只有张辽苦涩得笑道“这白水关还不是最险要的,据“天眼”的弟兄来报,这一路上还有剑阁、梓潼、涪县、绵竹等险关坚城,其中以剑阁最险,只需万人驻守,纵有十万大军亦无法攻克。”

    皇甫坚寿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高顺,问道“若是三万步卒尽数交与你,有几成把握能攻下此关?”

    高顺神色一肃,观察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主公,有六成把握,不过损失会很大,也许能活下来的不足万人。”

    皇甫坚寿微微闭上眼睛摇摇头,说道“不值,回去吧,想想看有什么法子能诱他们出来。”

    当一行人离开后,远处的山顶之上,隐约有几道身影出现。

    “张将军,为何方才不趁他们不备,出兵袭击一番。”一个年纪大约在二十出头的健硕青年将领开口对站在最前方的一个年纪大约在三十上下,长相平凡,身着精甲的将军问道。

    那将军赫然正是蜀中年轻一代将领中的第一人,张任。

    张任看了那问话之人一眼,苦涩得摇摇头说道“杨怀,不是我不想出击,而是不敢啊,他们看似轻装无备,但那皇甫坚寿身边的那员将领始终在观察附近地形,而那千余骑兵则随时都在戒备着有可能发生的突然袭击。”

    “更何况这枝骑军乃是精锐骑兵,如果我们出兵袭击,兵多了,他们会直接撤走,兵少了,只怕会被他们直接吞了啊,咱们这就回关,准备好守城事宜。”

    那杨怀不甘心地锤了一拳边上的树干,没好气地说道“那就这样便宜了他们不成?只能等他们来打我们,我们就不能打他们?”

    张任冷笑道“当然不,我军只有两万人,不宜硬拼,只可智取,这样,明日若是他们敢来挑战,先斩他一二员大将,搓其士气,而后守城,待其疲惫,则一举杀出,击溃他,说不定汉中都能拿下。”

    杨怀恶狠狠地点点头,说道“好,那明日我就让他们知道蜀中儿郎的厉害。”

    张任手一摆,说道“不,明日我亲自出战,自张辽到了汉中后,我手中这杆钢枪许久没见血了,明日就让他们知道我百鸟朝凤枪的厉害。”

    杨弘撇撇嘴,心道:完了,这回又没机会露脸了。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皇甫坚寿大营方向就传来异动。

    大军用过早饭之后,除了少量军士守营,其余人倾巢而出,尽数聚集在关城之外。

    只是关城外边地势太过狭窄,大军施展不开,五万余大军浩浩荡荡地,布满了整个路面。

    关城上,张任指着城下的军阵对身旁的副将杨怀和高沛二将道“看来皇甫坚寿帐下还是有能人的啊,看这阵势,外表看着平淡无奇,但内里却杀机四伏,如果小看了他们,只怕下场会很惨啊。”

    “将军你看,有人出来叫阵了。”突然高沛指着关下说道。

    张任定睛一看,只见关下的军阵之中冲出一将,那将白马银枪,年约二十七八,面目俊朗,只不过他下一步动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

    在张任等人诧异的目光中,那将径直来到据关墙一箭之地,先是伸出左手,竖起中指对着关上一比,随后放声大吼道“关上的龟孙听着,爷爷乃是北地枪王张绣,奉当朝大将军之命特来讨伐逆臣刘璋,关上的有人敢来与我一战否?”

    等了半天见关上没人答话,张绣不禁纳闷,这蜀中的人也太没礼貌了吧,都不知道回句话,于是乎他又接着喊道“怎的,蜀中难不成就没有下面带把的吗?一个个的怎么都成了软蛋了,要是没人敢出来,那还是快快开门投降吧,免得我大军破城,将你们吓得尿裤子。”

    “娘的,欺人太甚,看我高沛去宰了他。”终于,在张绣的一波波狂拉仇恨下,终于,陷入惊愕状态的守军一个个清醒过来了,而这一句句恶语也使得关上守军脸色清一色的黑了起来,其中高沛就是典型。

    “打开关门,取我枪来。”高沛怒吼一声,就冲下城楼而去,张任和杨怀都阻挡不及。

    见厚重的城门终于开了,张绣那眼睛都笑眯了,看着朝自己直冲过来的一员青年将领满脸狰狞,他笑眯眯地喊道“来将通名,某家不杀无名之鬼。”

    高沛一听这话那还得了,本来就愤怒异常,现在更加怒气上涌,没好气地大吼一声“我去你大爷,什么狗屁北地枪王,看老子高沛宰了你,看枪。”

    一声怒吼完,他举起手中钢枪直朝张绣咽喉而去,而张绣却丝毫不见动静,依旧在那笑眯眯的,直到高沛长枪都已经快到面前,这才有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