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修真四万年 > 第3062章 唯一不同的选择
    即便李耀刚才已经在心底里惊叹了无数声,但这一次,听到人类的基因链深处竟然蕴藏着如此浩瀚无穷的秘密,仍旧再次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

    原来,不止是自己的神魂来自神秘莫测的地球,就连自己的血肉之躯,都和亿万年前强大如神魔般的超级文明有关。

    这是巧合吗?

    还是说,正因为盘古宇宙中蛰伏着这样一群尚未真正觉醒的人类,所以他的神魂从地球逃逸出来之后,穿越多元宇宙,才在冥冥之中的指引下,选择了这里为落脚点呢?

    那就好像,盘古宇宙深处,存在着一个神秘的磁场,深深吸引着他的神魂一样。

    地球和盘古宇宙,地球人和盘古宇宙的人类文明,还有亿万年前曾经辉煌的太古人类文明,究竟有什么关系啊!

    “盘古文明经过了数百年尝试,除了得到一大堆尚未觉醒的‘失败品’之外,就只是在我的胚胎身上取得了一些突破,但正当他们想改变研究方向,尝试全新的可能时,洪荒内战的爆发,又令毁灭之火烧进了太古遗迹,毁掉了那些专家学者和研究员的一切努力,到头来,盘古文明灰飞烟灭,被他们视为工具和奴隶的人类却繁衍生息,把盘古宇宙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守墓人顿了一顿,声音明显颤抖起来,“我,我用了好几年才搞清楚这一切,还想趁着生命之火尚未熄灭之前,为后来者留下更多的证据和指引,但是,但是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和神魂,又发生了微妙的异变。

    “或许是在天极星之战中,我并没有彻底消灭血神子,反而被血神子的部分残魂,又趁机侵入我的体内。

    “又或许,人性深处的黑暗面是永远都无法割裂的东西,即便我曾经凝聚全部的黑暗,创造出了血神子这样一个怪胎,将他彻底逐出身体,但久而久之,我的心灵深处还是会滋生出新的黑暗,而当我回到太古遗迹,受到这里源自太古的气息感染,那尘封亿万年的力量又开始蠢蠢欲动,对我发出新的召唤。

    “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两个截然相反的声音,理智的声音告诉我,现在条件还不成熟——我的身体和神魂都太虚弱了,还没准备好接受黑墙制造者的‘测试’,而外面的人类世界仍旧是一盘散沙,处在混乱和动荡中,尚且需要数千年时间才能创造出新的秩序和希望,无论如何,这都不是开启‘通天塔’,最好的时机。

    “我不是合适的人选,我的使命不是突破通天塔的测试,而是留下尽可能多的资料和传承,帮助后来者去完成……他的使命。

    “但是,另一个极度疯狂又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却时常在我的耳边蛊惑,它说,我明明都已经来到太古遗迹的深处,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了,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我是100%的黑墙制造者,这个测试原本就是为我准备的,测试是我的,秘密是我的,黑墙制造者的全部传承也应该是我的!如果我能通过测试,说不定就能利用黑墙制造者的传承治好自己的伤势,重新获得强大的生命力,再活五百年甚至一千年,去实现新的理想和野心!

    “这个声音不断侵蚀和诱惑我的心智,令我几乎陷入疯魔,我很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真会丧失理智,不顾一切赌上人类文明的全部希望……”

    李耀眼前,帝皇垂垂老矣的形象陡然一变,周身涌动出了无边无际的黑气,在黑气的侵蚀下,皮肤片片龟裂,暴露出下面血色的红痕。

    他的双眸深深凹陷,眼窝像是两个通红的火山口,表情亦变得桀骜不驯,极度疯狂。

    “死老鬼,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从头到尾就没有什么‘太古力量的侵蚀’,一切的一切,只是你自己的野心和欲望而已!是你的野心创造了‘末日战狂血神子’,我就是你,只要你还有野心和欲望的一天,我就是不死的!”

    黑气缭绕,极度疯狂的“血色帝皇”,张牙舞爪,桀桀怪笑起来,“我们注定是太古遗迹的主宰,只有我们才可能通过测试,得到黑墙制造者的全部传承,人类的拯救和希望明明近在咫尺,为什么要把如此重要的使命,交给千万年后某个不相干的无名小卒呢?你这么有信心,一定有后来者会来到这里吗,万一没有怎么办?你究竟在怕什么,嗯,怕什么啊!”

    在怒吼声中,“血色帝皇”的形象如玻璃般片片崩裂,重新出现了正常版本的帝皇造型,但此刻的帝皇却是死死捂着自己的脑袋,伛偻如一截断裂的朽木,极度痛苦的模样。

    “我,我就是害怕你,不,是害怕我自己!”

    他艰难地喘息着,因为生不如死的剧痛,周身每一束肌肉都剧烈颤抖,“我深深知道自己的野心和欲望究竟有多么强烈——我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诞生于实验室中的怪物,在我还是一枚胚胎的时候,基因深处就被注入了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特别是杀戮,毁灭,征服……我害怕自己会迷失,迷失在过于强大和狂暴的力量中,我甚至早已迷失,就从我登上‘帝皇’宝座的那一刻起!

    “仅仅觉醒了十分之一力量的我,就被亿万民众当成神魔一样崇拜,就为了‘帝皇’两个字,将战火扩大化,造成了无穷杀戮的罪孽,倘若再被我得到黑墙制造者的传承,我,我究竟会把人类文明带向何方,会把全人类都变成什么样子?

    “不,我绝不能这么做,我没有资格得到黑墙制造者的传承,我控制不住它的,它应该属于另一个更加……光明的人!”

    “你疯了,死老鬼,你彻彻底底的疯了,什么叫没有资格,放眼星辰大海,还有谁比我们更有资格,还有谁?”

    那个黑气缭绕,血雾弥漫的“血色帝皇”再次出现,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还有谁,还有谁,还有谁?你在毁掉希望,毁掉我们唯一的希望!”

    “无论是谁,都比我,都比你要好,都比我们要好!”

    正常版本的帝皇,亦从滔天黑气和血雾中钻了出来,那就好像他们互为彼此的影子,又或者一对不可分割的连体人,“我不是在毁灭希望,而是在保存希望,直到正确的那个人到来的那一天!”

    两个帝皇,或者说帝皇和他神魂深处最黑暗的一面——血神子,狠狠碰撞在一起。

    那就好像两支舰队都以飙至极限的速度冲锋,发生了最强烈的碰撞,一百万门主炮同时开火,上千万束毁灭的光矛像是雨点溅射在岩石上,狠狠炸开。

    即便只是帝皇用强大神念营造出来的幻影,依旧给李耀带来了深深的震撼和恐惧,就像是亲历了帝皇和血神子的史诗大战。

    一连串眼花缭乱、光怪陆离的幻影对决之后,帝皇貌似恢复了正常,眼底却涌动着浓烈的血芒,他叉开十指,紧紧扣住了七八根“镇魂钉”,面容扭曲到极点,却是毅然决然朝自己的天灵盖狠狠刺了下去。

    “啊!”

    他的血色双眸像是变成了两张血盆大口,而“血盆大口”的深处却发出刺耳的尖叫,一道道血芒冲天而起,又在半空中被眼眸更深处喷射出来的金色光焰吞噬,烧得灰飞烟灭,无影无踪。

    一切都结束了。

    帝皇的幻影从白发苍苍的老者,变成了蜷缩在“黄金太阳”灵府中,枯萎的尸骸。

    守墓人那平淡而呆板的声音仍在继续:“我深深知道自己并非合格的测试者和继承人,别说无法通过测试,就算通过测试,得到了黑墙制造者的传承,我也只会被自己的野心吞噬,将人类文明引向新的浩劫。

    “所以,趁我还控制得住自己,我选择了镇压自己的神魂,毁灭自己的生命——某种层面上,这都算是为那些惨死在我屠刀之下的童年伙伴和昔日战友赎罪吧?

    “幸好,在我的神魂彻底湮灭之前,还有一点点时间,能留下这段遗言,还能向外界发送一具扫描法宝,在扫描法宝内部,镶嵌着两枚好似‘钥匙’的东西,那既可以说是开启‘通天塔’最高层的钥匙,也可以说,是参与‘终极测试’的资格,这样的钥匙并不止两把,只希望所有的钥匙,都落在正确的人手里了。

    “现在,趁我还有最后一点时间,给你——看到这封遗书,决定要进行‘终极测试’的人一点忠告。

    “或许你非常期待能从我这里得到翻天覆地,超圣入神的传承,我也并不介意在临终前展示一下帝皇的慷慨,但我不知道究竟该给你哪方面的传承,而无论什么传承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修炼成功的,更何况,根据我的推测,通过‘终极测试’的关键,和战斗力的强弱甚至智慧的高低都没有太大关系。

    “包括盘古文明在内,那么多上古文明中,总有不少文明的强者,在战斗力和智慧方面是远远超过我的,但他们统统失败了,就算你拥有了我50%甚至100%的战斗力,又如何?

    “关键一定在别的地方,不是力量,不是智慧,而是某种……整整一百个上古文明都没有想到的东西。

    “或许,你想要通过‘终极测试’,就必须做出某种选择,某种一百个上古文明都没有做出过的选择,那究竟是什么,我也没有答案,只能靠你自己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