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修仙奇才在都市 > 第3章 半块玉佩
    叶振的爸爸听到连钱都不需要,更是一蹦三尺高。“恩,谢谢校长了,那我们先走了,小叶在这里就拜托你们了。”虽然叶振的父亲很舍不得叶振,但是,可以看到自己的孩儿长大成人,读书,他还是很高手,就在叶振的爸爸妈妈走下楼梯的时候。

    “妈妈,我不要离开妈妈,我要陪着妈妈。”叶振哭着走开了校长身边,朝叶振的爸爸妈妈那边跑去。

    “小叶乖,不哭,跟校长伯伯在这里读书啊,不懂的问他。校长伯伯每周六就会带你来见我的。”叶振的妈妈擦掉自己流的一点点泪水。

    叶振听到读书,然后就可以回家,又高兴的跑回校长身边。

    一转眼,两年过去了,叶振已经十四岁,可惜才六年级.一般十四岁也都有初一了,但是,对于一个只读了两年书的人,都读到六年级,比一般人强多了.但是,叶振其实还是怀念以前那段每天陪着父母的日子,随着年龄渐渐长大,他明白了许多,知道这个社会,只有钱是最好的资本,所以自己需要读书,然后赚钱来报答父母对自己的养育之恩,这段话,陪叶振度过这两年.

    在这两年里,叶振一直不断努力,越自己,每天一有时间就看书,图书馆的书几乎都被叶振借光,图书馆的工作人员都很佩服叶振,佩服他那种坚持的毅力,在叶振的不断努力中,叶振的成绩可以说是全班稳定第一,全校稳定前三,甚至全校第一,都很多次了,但是对叶振来说,这并不是他的极限,所以他也开始学习初一的书了.

    天赋小学是连着初中与高中的,只要你成绩好,三科上二百七十五直接升初中读,不要一分钱!但是,但是距离期末升中考只剩下五天,无奈,家里传来不好的消息,叶振的爸爸心脏病复,联系叶振要不要回去看,叶振向老师请假一天,心急如焚的叶振做上一架的士去福大医院.

    "师傅,快点啊,我急着去医院救人呢!"叶振朝着司机喊道.

    "小兄弟,别心急,你看,都堵到三环,我也没办法呀."司机无奈的说.

    "恩,给你十元,不用找了,我不坐了."说完,叶振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去.

    "哎,现在的小孩,都不知道钱可贵,出手就钱,还不用找了."司机说.

    叶振一路疾步狂奔,他多么希望自己有双翅膀,可以飞过去,可惜,现实是没有的.

    叶振冒着可能被车撞的风险,在大马路上飞驰,一路狂奔,路上行人纷纷将这位会飞的少年拍下来,传上微博,qq空间,微信等.叶振哪有时间理这些?父亲的生命最重要,五分钟后,叶振累嘘嘘的到医院门口,门口上大大的四个大字'富大医院'富大医院分三层,第一层给穷人,第二层给中等人,第三层给富豪.大多数都是奔着一楼直二楼的.毕竟一楼花费一万以下,二楼十万以下,三楼打个吊针都要几十万,有钱也不会乱花啊,叶振不懂,想"只要能救爸爸,多少钱都可以!"就直接奔向三楼,在二楼的交界处,所有人都看着一位穷人走上三楼,他们似乎都怀疑自己眼睛坏了,一个穷人去三楼?

    在三楼大道,全是有钱人,身穿过万的服装……不一会,主科医生走进病房,看了眼叶振,又看了看叶振的父亲,他走到叶振父亲附近,叶振的父亲脸色苍白,似乎没有了生命,但是嘴总是合不紧,主科医生坐了下来,把这叶振父亲的脉,开始诊断.“你们先出去,我看病人的时候不想被打扰,你不知道么?"主科医生问."不好意思啊,医生,我们很穷,平时不看病的,所以不知道这里规矩"叶妈说.确实,他们家压根就没来过医院,连医院都没来过,怎么可能知道规律呢?

    "恩,没事,那你们现在总可以出去了吧?"主科医生对这个家庭更感兴趣.

    "恩,我们马上走,就让我再看最后一眼."叶妈就怕病房门一关就再也看不到自己的丈夫了.

    走出病房,叶振和叶妈焦急的等待,叶妈那双眼睛恨不得看透这层玻璃。

    两个小时以后,主科医生推开了病房,说"两位是病人家属吧?病人得的病其实并不严重."

    "快说啊,医生,你知不知道我妈妈等的多着急,一次性说完!"叶振朝着医生怒吼.

    "小叶,别这样对医生说,你爸爸的命都在他手里的,让他说."叶妈说道,似乎很相信医生,但是结果却令他非常失望.

    "可是,我竟然看不出任何问题!太神奇了,二十多年来多少怪病我都遇到过,可是想今天的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哎,病人的病太怪,或许,没有多少时日不多了,节哀顺变啊!""主科,病人醒了."护士说.叶妈原本快哭了出来,听到这,她跑进病房."病房里人不多,一间有5个房位,其他四个房位都是富豪的孩子生病,想叶天一家穿着不显眼的衣服的还真少。叶妈找到叶振父亲的位置"你没事吧?"

    “孩子他妈,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不行了,昨晚,我们祖宗托梦给我,我必须走了,记得多告诉小叶,长大要远离他乡,不要想修炼,给,这半块玉佩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可以抵御攻击,记得给小叶,我..我..不行了!”

    “主科医生,快来啊!”叶妈大声叫着。主科医生走了出来,摆出一套工具,在叶振父亲的身体观察了好一会,才唉声叹气的说,“哎,病人已经没有了呼吸,节哀顺变啊你们,不过这症状我二十多年都没有见我,能否告诉我你们之间生了什么?”叶妈自然不会将家族的事告诉医生,所以没有回答医生。

    “对不起,医生,很感谢你把我们的医疗费付了。但是我们家族的事我们不能随便透露啊。对不起了。”

    然后转过身对叶振说。“小叶,你也看到了,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看,漂亮吧?戴着,走,我们回家。”说完拉着叶振的手,走出病房,头也不回的走出富州医院。那位主科医生皱起眉头,一个人坐在病床前嘀嘀咕咕,“有趣,这个家族肯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从医多年,认识的大佬也不算多,但是,我就不信区区富州,我要找一个人,还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