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在古罗马帝国 > 35.心机叵测的国王(下)
    “陛下,紧急军情。”

    一声声急促的脚步声从宫殿外传来,穿过廊柱密布的大厅走廊,信使将一封加急的密件递到了奥罗德斯国王的手里。

    奥罗德斯虽然不知道信件的内容是什么,但是从这封书信的加急程度来看,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帕里西亚……哼,我该猜到又是他。”

    奥罗德斯看完书信,一声怒骂,同时言语中又充斥着叹息与无奈。

    “帕里西亚再次叛乱了吗?”

    大臣加萨尼惊讶的问到。

    “是的,这次叛乱比上次更凶,帕里西亚的叛军有三万人之多,已经推翻了当地领主。自立为王。”

    奥罗德斯一阵鄙夷的说到。

    “他哪来这么多军队?卢库曼斯地处内陆,并没有发达的贸易和资源,帕西莉亚自己也是东躲西藏混迹于荒漠市井之中,他怎么能够在短时间内组建如此庞大的军队?”

    加萨尼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报镇住了,屋漏偏逢连夜雨,罗马军团大军压境,帕提亚国内,却刚好也爆发叛乱和起义。再这样下去,中央政府孤掌难鸣。

    “这还用怀疑吗?一定是阿庇斯从中捣的鬼。否则,凭借帕里西亚一个人,是绝不可能闹出如此大的动静的。唉,阿庇斯啊,阿庇斯啊,他可真是一个人才,十年间,将罗马两大巨头打趴下去,现在,又将矛头对准了我们。他为了这场战争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奥罗德斯感慨到。

    “陛下,你的意思是说,阿庇斯暗中支持帕里西亚,给他经济上的支援,让他组建军队,在必要的时候,反对我们?”

    加萨尼如梦初醒。

    “还有第二种可能吗?现在,正是他的必要时刻。罗马军团兵临泰西封,帕里西亚在南方起义,两路大军刚好对泰西封形成包夹之势。这很明显是提前计划好的!”

    奥罗德斯肠子都悔青了,他应该早点将这个帕里西亚斩尽杀绝的。但是细想,这种不安的因素根本无法根除,即便帕里西亚死了,阿庇斯也会有其他合作的对象。这些各地的领主,诸王,平时看起来对自己忠心不二,到了战时,危急时刻,各个想着自己的利益。阿庇斯抓住了这点,反叛军也就就地成型了,根本无法预防。

    “城里临时征召的士兵有两万人,加上雇佣军,有两万五千余人,我们可以跟反叛军和罗马军团一战。”

    加萨尼很快进言到。

    但是,他的这个主意看起来并不得奥罗德斯的欣赏和赞同。

    “不,相比于罗马人的威胁,帕里西亚的威胁更加巨大。他会怂恿蛊惑人心,信上所说,帕里西亚原本的起义军只有五千人。多出来的这一万多人,都是沿途各个城镇的居民和农民加入的。这才是真正的威胁,一支人数不断膨胀,补给又充沛的农民叛军,远比罗马军团的威胁来得更大。阿庇斯带军团入境,他每战死一名士兵都是无法补充的,但是帕里西亚不一样,他每战死一名民兵,便会更多的民兵会加入到他的军队中来。这才是最可怕的,威胁最大的敌人。”

    奥罗德斯想了一会儿,用诡异的目光盯着加萨尼,而后继续说到——

    “泰西封的两万守军,我将亲自带领一万士兵,会同各领主提供的援军,一起讨伐帕里西亚的反叛军。防守泰西封的重任将交给苏莱纳。是的,我相信他有这个能力守好这座城市。”

    “陛下……”

    “你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说泰西封原本守军就薄弱,再抽调兵力出城,更难守住城池了是吗?我告诉你,这不是问题,民众会支持苏莱纳,保卫我们的城市。而我,不得不亲自出征,讨伐帕里西亚和他的反叛军。不能让这股势力膨胀,否则,后果将比罗马人入侵来得更加可怕。”

    奥罗德斯站在大臣加萨尼面前,自信满满的说到。当然,奥罗德斯做这个决定也是有他自己的企图的。泰西封看样子怕是守不住了,自己趁着帕里西亚叛乱这件事带兵出征,民众无话可说。而且,还可以将防守泰西封的重任交给苏莱纳,是的,这的确是重任。罗马人的目标是苏莱纳,是泰西封,那么,现在无力防守,就先放弃,等将来有机会,再反攻。自己趁着现在帕里西亚起义,带兵出城,一边剿灭叛军,一边退回夏都苏萨,实则是最好的选择。此外,苏莱纳对此也无话可说,国王对你报以希望,将保卫都城的重任交付于你,这是对你的器重和信任,你还能说什么?

    当然,奥罗德斯心里的计划是不能跟别人说的,国王并不是能够凭自己意愿为所欲为,尤其在敌国大军压境之时,苏莱纳在国内的声望又这么高。借罗马人之手,除掉苏莱纳,虽然很卑鄙,却不失为牺牲最小的选择。

    …………

    “兄弟们,你们知道我们这次进军帕提亚为什么会如此顺利吗?”

    希尔加拉城,帕提亚冬都泰西封以北两百罗里处。阿庇斯坐在刚刚征服的城市市政厅内,与几位军团长聊起了这场看似辉煌的战争胜利。坐席上,几位大将军都是东征帕提亚的功臣,浑身是伤的克莱恩,朴素而正义的马克西姆斯,睿智勇敢的普布利乌斯……

    当然没有人会把这样一场无关于军事的会议当真,所有人该喝酒的喝酒,该吃点心的吃点心。他们现在不过在等着帕里西亚将奥罗德斯逼到绝境上,军团好趁势逼近而已。

    “充分的准备,考虑周全,还有实力上的优势。”

    普布利乌斯首先开口说到。

    他一边嚼着无花果实,一边悠闲自得的谈吐着,并对自己的说法自信满满。这大概就能总结出这场战争的前前后后。

    “还有呢?”

    但是阿庇斯只是微笑着继续追问到。

    “我们的士兵复仇情绪高涨,他们的投资都在这里。还有,波斯湾的女人我还没尝过!”

    克莱恩喝着高浓度的烈酒,不拘小节的说到。现场一片笑声。

    “这也算是其中的因素之一。”

    “但是根本的原因其实你们都没有去挖掘。那就是帕提亚人自己内部的不和。奥罗德斯和苏莱纳的不和,各个地方领主和帕提亚中央政权的不和。民众的团结力不够,内部自己纷争不断。这才是帕提亚人落败,而我们顺利进军的关键。你们以为这两年我在罗马准备这场战争,准备的是什么?粮草和军道?不,那只是表面上的东西,发起战争,必须了解透彻对方的国情和民情,这才是最重要的。奥罗德斯是一个嫉贤妒能的君王,他不可能容忍一个军功比他还高,得到民众爱戴的将军长居在首都内。所以,一旦我们发动战争,他们之间的不和必然导致整个帕提亚无法同心协力,运作这场战争。于是,只需要一场战役,他们之间脆弱的纽带和联系便土崩瓦解了。庞大的帝国崩溃始于内耗,这是我们需要警醒的。”

    长方形的条桌上,阿庇斯侃侃而谈,发表着自己的长篇大论。身边追随他多年的将领们很快就明白这位罗马军团统帅的言外之意。这不是普通的会谈,阿庇斯是在警示他们,今后罗马不能出现像帕提亚这样的情况。在罗马,不允许哪位将军有像苏莱纳那样骄傲的军功……和民众如此的爱戴……也就是说,阿庇斯,才是罗马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