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一千四百四十四 反杀
    “咴咴……”

    就在后羿踌躇满志,胸有成竹,自信可以一箭把廉颇射下马来之际,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胯下的呼雷豹突然马失前蹄,一双前肢猛地跪在地上,将猝不及防的后羿掀落马鞍。

    “你这畜牲误我!”

    失去了平衡的后羿大惊失色,急忙丢了手里的铁胎弓在空中翻滚,避免摔一个鼻青脸肿,

    因为呼雷豹的突然发难,后羿射出去的这一箭失去了准星,本来瞄着廉颇心脏的一箭也偏了方向。

    但五石铁胎弓射出来的力道依然强劲,带着呼啸的风声,正中廉颇的腰部,瞬间就把廉颇射下马来。

    “吾命休矣,怕是要和贤侄共赴黄泉了!”

    廉颇还以为在后羿的射术之下自己必死无疑,侥幸没被第一箭射死,想必后面的连珠箭将会接踵而至,让自己陷入天罗地网之中,逃无可逃。

    廉颇落地后打了一个滚,惊讶的发现后羿竟然马失前蹄,被从马鞍上掀了下来,狼狈不堪的丢掉了手中的铁胎弓,就连箭壶里的羽箭也撒落了一地。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眼见彼此只有百十丈的距离,躺在地上的廉颇急忙反手摘了背上的角弓,从腰间的箭壶中抽出一根羽箭,侧着身子弯弓搭箭,奔着后羿就是一箭。

    强弓有强弓的威力,但携带不便,后羿失去重心之后脱手飞出就是证明。弱弓有弱弓的好处,轻灵方便,廉颇就算侧躺在地上也能开弓放箭,这就是它的优点。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就是这个道理。

    呼雷豹这次的马失前蹄并非偶然,而是看准了时机蓄意而为,不仅仅一双前肢跪倒在地,而且一双后腿使劲蹬在地上腾空而起,猛地把后羿掀翻了下来,爆发力之强远超想象。

    即便后羿的反应足够快,但还是狼狈不堪的跌在了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咄”的一声刺穿甲胄的声音,随即大腿上传来一阵剧痛。

    “气煞我也!”

    后羿伸手一摸大腿,鲜血瞬间就染红了手掌,登时气得暴跳如雷,直觉的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我堂堂的箭神竟然中箭了,这怎么可能?”

    “哈哈……太好了,老夫真是命不该绝,苍天保佑啊!”

    廉颇一箭射中了后羿的大腿,不由得欣喜若狂,仔细凝视那匹把后羿掀翻了的战马,一眼就认出了是秦琼的呼雷豹,不由得惊愕不已:“我还当是司羿不小心马失前蹄,原来是秦叔宝的坐骑为旧主复仇,真是一匹忠义神驹啊!”

    廉颇一边庆幸自己大难不死,一边遗憾没能射中司羿的要害部位,急忙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羽箭,想要再给后羿补上几箭,痛打落水狗。忽然觉得腰部传来一阵猛烈的剧痛,一双胳膊再也使不上力气,别说开弓放箭,就连爬起来也是不能了。

    “老将军你没事吧?”

    周围的汉兵纷纷涌上前来,一边放箭阻挡潮水一般涌上来唐军,一边七手八脚的把廉颇搀扶了起来。

    廉颇咬紧牙关,忍着剧痛拔出了长箭,用战袍使劲勒住伤口,大声呼喊道:“老夫还死不了,将士们给我奋力死战,坚持到援军到来,否则怕是要全军覆没!”

    “杀啊,杀唐寇,等待陛下来援!”

    在廉颇的鼓舞之下,青州兵人人奋勇,各个争先,红着眼睛和唐军展开了殊死的肉搏。直杀的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到处都是冲天的火光。

    比起后羿的五石强弓来,廉颇射出的羽箭力道小的多,因此后羿的伤势不是太重。只是被射中了大腿,但走起路来却极为不便,而且每挪动一步都会疼痛难忍。

    “你这个畜牲竟敢阴我?”

    后羿怒不可遏的爬了起来,想要一箭射死这匹阴险的丑马,这才发现铁胎弓脱手飞到了数丈开外,急忙蹒跚着去捡,嘴里不停的自责:“我真是被鬼迷了心窍,竟然被一匹畜牲给坑了!”

    趁着后羿起身之际,呼雷豹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一跃而起,撒开四蹄,冲开厮杀的人群,一路嘶鸣着向西而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见呼雷豹逃得无影无踪,后羿只能恨恨的咒骂几声作罢:“你这畜生给我等着,老子早晚找到你宰了喂狗!”

    后羿咬紧牙关拔出羽箭,自怀里掏出金疮药敷在伤口,扯破战袍草草做了包扎。一瘸一拐的捡起自己的铁胎弓与青铜槊,恼怒的朝亲兵咆哮:“都瞎眼了么?赶快给我把掉落的羽箭捡起来,给本将牵一匹战马过来!”

    得知后羿马失前蹄,没有射死廉颇不说,反而被廉颇反射了一箭,韩信急忙策马前来探视:“唉呀……司将军,这是怎么回事?你的伤没有大碍吧,这次和汉军决战还要仰仗你的神箭呢!”

    后羿自然不好意思说自己被一匹马给阴了,一脸郁闷的道:“乱军之中不幸马失前蹄,被廉破那老匹夫沾了便宜。不过我的弓箭力道大,就算射不死这老贼,也能让他半身不遂。他射我的这一箭并无大碍,除了不能走路,照样可以冲锋陷阵!”

    韩信翻身下马,仔细查看了后羿的伤口,叮嘱道:“虽然并无大碍,但却也不能大意。渊盖苏文与苏宝同已经从左右包抄了上来,我军在兵力上占据了绝对优势,胜局已定。司将军马上退回大营让医匠给你仔细包扎,以免感染了伤口。”

    后羿心里挂念嫦娥,再加上负伤后行动不便,当下也不推辞,拱手道:“既然都督胸有成竹,末将便暂时退出战场。这点小伤并无大碍,末将修养几日便能痊愈。”

    在数百名士兵的拱卫下,后羿骑着一匹临时找来的战马,逐渐退出了主战场。向南走了四五里,与等候的诸葛诞与嫦娥会合。

    看到后羿一瘸一拐的翻身下马,嫦娥心疼不已,急忙迎上去搀扶:“羿哥哥,你负伤了?流了好多血啊,不会有性命之忧吧?”

    “唉……被秦琼的那匹畜生给阴了,真是气煞我也!”

    后羿一脸郁闷,随手把铁胎弓交给迎上来的诸葛诞:“本将怕是得挂几天免战牌了,这张铁胎弓就暂时交给你保管,千万莫要被雨水淋了,以免遭到腐蚀,不耐拉拽了。”

    诸葛诞毕恭毕敬的接过这张五石强弓,挂在背上,信誓旦旦的道:“司将军直管放心,小弟一定会好生保管,箭在人在,箭没了我就不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