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召唤猛将 > 十三 雪中送炭
    望着屋子里堆积得像小山一样的钱财,刘辩不住的唉声叹气。

    活了两辈子了,刘辩第一次意识到,原来钱多了也会让人犯愁。

    为了支持儿子重新夺回帝位,何太后尽了最大的努力,拉下脸面来向何家所有的族人求援借钱。

    何家的人也知道,他们何家这些年之所以如此风光,完全是靠了何沁先做皇后后做太后的缘故,倘若他们母子就此扑街了,何家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

    故此,在何太后提出了筹钱筹粮筹人之后,何家的族人纷纷响应,有钱的捐钱有粮食的捐粮食有布帛的捐布帛,门客多的就捐人。

    看到何氏族人如此踊跃,刘辩心中大喜。只要有钱,自己就可以招兵买马,有了兵马就可以抢地盘,招募人才,再加上自己的超级外挂,重新抢回皇帝宝座大有希望。

    为了刺激何家的人更疯狂一些,刘辩甚至大开空头支票,规定当捐献的财物达到了一定的数目之后,等自己重登大宝之时就会给他们相对应的封赏。

    捐献的越多,得到的赏赐就越多,封的官就越大;只要你捐献的钱财足够多,封侯拜将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给你白纸黑字的立下字据,不用怕到时候会食言。

    在刘辩这个措施的刺激之下,何家的族人更加疯狂,除了留下一部分钱财供日常开支之外,其余的都捐了出来。甚至有的人为了谋取高官厚禄,把自己家里的钱财布帛捐出来不说,还跑到友人亲戚家里借钱,为的就是换取刘辩的一张空头支票。

    不几日,在刘辩母子的努力之下,就从何氏家族筹措到了六百多万五铢钱,一百五十斤黄金,白银两千斤,粮食两万石,布帛两千多匹。只把梁夫人家里的库房堆得满满的,所有的闲置房子全部利用了起来,才堪堪能够放置的下。

    这个年代的货币以五铢钱为主,偶尔使用黄金和白银。作为硬通货,无论在哪个年代,黄金和白银都有流通的价值。

    把收到的金银全部折算成五铢钱,一百五十斤黄金约等于一百二十万钱,两千斤白银约等于二百万钱,再加上现有的六百多万钱,刘辩手中现在坐拥一千万钱。

    刘辩拿着一支笔在竹简上慢慢的算账,直到算得有些头痛了,才有了一点眉目。

    一匹马两千钱,一千万就可以买到五千匹战马,如果投入战场,这将是一支可怕的力量。一名骑兵的装备价值大约等于十名步卒,当然一个骑兵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战马,还有别的铠甲什么的,但战马无疑是最核心的部分。稍微打个折,一千万钱也可以武装三万左右的步兵,这无疑是个可观的数字。

    所以,刘辩觉得钱财已经够用了,在自己起步的阶段,在手里还没有多少兵马的情况下,这一千万钱已经足够供自己招兵买马。

    现在让刘辩发愁头痛的是,怎么把钱从宛城运出去,运到廖化的山寨里,然后拿来购买镔铁,锻造铠甲武器,购买马匹。

    虽然刘磐一直持臣子之礼,但刘辩仍然能感觉到他的防备之意。

    在刘磐的潜意识里,南阳已经是他们叔侄的地盘,自己这个弘农王来做客可以,他们一定会恭恭敬敬的招待,但自己要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招兵买马,估计刘磐就不干了。要想把这笔巨款安然无恙的运出宛城,必须想一个瞒天过海的计策。

    等把钱运出了城,刘辩就不怕刘磐了。大不了自己不在他的地盘上发展就是了,借道南下扬州,他还能硬抢不成?

    这几天刘辩在穆桂英的保护之下悄悄的去了一趟廖化的山寨,对于花荣的表现非常满意。

    花荣按照官军的编制把毫无军纪的蛾贼变成了真正的队伍,每二百人一曲,一共组建了四个曲,甚至分成了防御曲、突击曲、弓箭曲、工兵曲,日夜不停的操练。几天下来,军纪逐渐严明了起来。

    只是困扰着这支队伍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铠甲和武器,整个山寨八百多人,有铠甲的不过二百人,有武器的五百多人,剩下的都用农具或者木棍。铠甲和武器尚且如此稀缺,更不要提珍贵的马匹了,整个山寨之中也不过只有十几匹战马,而且大多都是劣等马。

    “不行啊,一定得尽快想个办法把钱粮运到山寨,不然的话会影响军心的。他们不做山贼就没有吃的,再不把钱粮运过去,只怕这些人的信心就会动摇了。”

    刘辩站在门口,望着门外哗啦啦的秋雨,在心里暗自思忖。

    深秋是个忽冷忽热的季节,前几天的冷空气过后,气温逐渐回升,旷野里的白雪一夜消融,又下起了连绵不绝的秋雨,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就在这时,何家的管家从门口走过,一脸匆匆的神色,甚至连雨伞都忘了打。

    “哎……何管家,行色如此匆匆,却是为何?”

    何管家停下脚步施礼道:“见过大王,连日秋雨导致南阳河河水暴涨,涅阳、郦县两地受灾,死了不少百姓,许多无家可归的难民正向宛城涌来。太守大人想要赈灾,但官仓中却没有多少粮食,因此让各大族捐粮,咱们何家也有份。我这不正要去禀报老夫人嘛!”

    刘辩听后大喜过望,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一声“真是天助我也,看来天不亡汉室!”

    刘辩当即带了穆桂英,冒雨前往太守府求见刘磐。

    刘磐虽然公务繁忙,但尊称自己为皇兄的弘农王求见,就算手头上有再重要的事情,也要放在一边,

    “不知大王到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这南阳河暴涨,涅阳、郦县两地闹洪灾,只把我忙的焦头烂额,做这个太守真是不容易,远没有在军营里统兵痛快。”

    刘辩开门见山的道明来意:“我来找皇兄,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天下庶民皆是我刘家的子民,眼看两地百姓受灾,孤岂能坐视不理?我已经说服外祖母梁夫人,让何家捐献五千石粮食,赈济灾民。”

    身为地方太守,自然不能坐视百姓受灾,刘磐正为缺少粮食发愁,没想到刘辩竟然一下子送来了五千石,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大王真是爱民如子,我们刘家的列祖列宗在天之灵必然欣慰。”

    刘磐把刘辩狠狠的捧了一通,心中对这个年轻的弘农王真是有点佩服了,这么好的皇帝竟然被董卓这逆贼给废了,真是可恶!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天子是个有道明君,诸侯再想做割据的土皇帝,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么事情就这样定了,何家有门客数千人,让他们自行把粮食运出城去赈济灾民即可,就不要劳烦守城的兵卒了。”刘辩拍拍刘磐的肩膀,一副为你分忧的样子。

    刘磐再次道谢:“我已经派了四千人前往涅阳、郦县两地救灾,一时之间真的派不出太多人手来,既然何家肯出粮出人,实在是再好不过。”

    刘辩克制着心中的喜悦,一脸忧国忧民的样子:“既然这样,那么就麻烦皇兄通知守门的士卒,尽量协助何家的人把粮食运出城去赈灾。”

    刘磐拱手道:“大王尽管放心,南阳的百姓是你的子民,也是我的这个太守的子民,我这就下令,宛县所有城门随时对何家的赈灾粮车打开。”

    刘辩辞别刘磐,回到何家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何太后与梁夫人,两位长辈笑逐颜开,不停的夸刘辩有计谋,重夺帝位大有希望。

    半夜时分,下了多日的秋雨终于停了下来,天色缓缓的放晴,月亮也从云层里爬了出来。

    刘辩立即命令何家的门客家丁准备了数十辆马车,把钱财金银布帛装在底下,把粟米稻谷埋在上面,等着天明之后再运出城。

    除了从何家筹措到了可观的钱粮之外,还招募到了三百名愿意从军的门客家丁,天亮之后就由他们押解着钱财上山,再也不回宛城了。

    有了刘磐的吩咐,天亮之后,刘辩率领的车队轻松的出了宛城。守门的兵卒不仅没有盘查,还帮着把马车送出了城。一千万五铢钱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刘磐的眼皮底下运了出来,直奔廖化所在的山寨而去。

    Ps:感谢赤血【战神】同学的打赏,第一更送上,求票、求收藏!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