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第十三章 众星之门
    鲜红的血珠落在纸页上,洇开一片红晕。?

    嗡~

    骤然之间,林寻只觉眼前一花,心神恍惚,犹如置身另外一个世界中。

    天穹高阔,山河如画,一道雄峻的身影孑然独立在众山之巅,他双手负背,眺望青冥之上。

    山风呼啸,吹动衣袂丝,衬托得他宛如遗世独立,直似要乘风归去。

    轰!

    突然间,这道身影动了,大袖一挥,漫天神霞化为一道璀璨光柱,冲霄而起,狠狠破开青冥,撞击在那寰宇之外的茫茫虚空中。

    咚~

    那宙宇虚空处,原本空无一物,可随着这一道光柱撞过去,竟硬生生破开一道状似漩涡般的门户!

    那漩涡犹如一口吞噬星空的大渊,幽邃可怖,疯狂旋转,所释放出的可怖力量将周围虚空撕扯得扭曲崩碎,慑人无比。

    能够清楚看见无数星辰被牵引过来,像众星朝拜,随着那漩涡不断旋转呼啸,出隆隆响声,在那青冥之上的寰宇虚空中上演出一副惊世骇俗的画面。

    一击之下,破青冥,震寰宇,开虚无之门!

    若非亲眼所见,谁敢相信这世上竟有人仅凭一挥袖之力,便可以产生如此滔天神威?

    林寻心神震撼,这是他第二次见识到如此恐怖的情景,第一次是在逃离矿山牢狱时,他看见一只苍老而神秘的大手,裹挟亿万紫火,遮天盖地,拥有毁天灭地之威。

    那时候,林寻才知道,修者的力量竟如此之强大,也让他愈坚定了修行的决心。

    可是和眼前这一幕相比,那一只从天而降的遮天大手都似乎要逊色太多了。

    轰!

    不等林寻回神,只觉耳畔一声巨响,震得他浑身气血贲张,心神颤粟,难受的几欲咳血。

    也就在此时,他骤然看见,那寰宇外被打开的那一扇犹如漩涡般的门户深处,突然探出一只巨大无比的兽爪,撕碎虚空,从青冥中狠狠探下。

    那兽爪太大,这世间的山岳在它面前,就宛如不起眼的沙砾,爪子覆盖着冰冷的鳞片,释放出凶厉磅礴的力量。

    “众星之门已被我打开,这世上谁还能阻我踏上永恒星路?滚!”

    冷哼声中,就见那一道傲立众山之巅的雄峻身影轻轻一弹指,一抹光骤然乍现。

    林寻根本都没有看清楚,那一只恐怖巨大的兽爪已经烟消云散,只能看见滂沱血液倾泻而下,浇筑世间大地,殷红而渗人!

    可这还没完,没多久,那一扇开辟于寰宇虚空中的“众星之门”内,倏然冲出一道金芒万丈的伟岸身影。

    那身影如此耀眼,像烈日般无上,似在燃烧,可以将世间天地照亮,显得神圣无量之极。

    “星路神将?哈哈哈,为阻我求道途,居然连神将也出动了,好大的手笔!”

    众山之巅,雄峻身影出一声长啸,豪迈不羁,有一种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中的睥睨之气概。

    林寻被那声音震得眼冒金星,浑身气血紊乱,瘦弱的身躯都禁不住猛烈颤抖起来,虽然强自忍住,可脑海中已是混混冥冥,嗡嗡作响,什么也看不见。

    就宛如做了一场噩梦,可无论如何竟是无法从中醒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寻恍惚间看见,那天穹碎裂如蛛网,露出一片又一片黑洞,刺目的火焰像陨落的流星群,不断从天外降临世间,焚化山河,毁灭大地。

    这是一幅末日景象,天已沦陷,毁灭之火如潮水降临,让这天地如坠入乱世洪炉中,满目疮痍,生灵涂炭。

    山崩。

    海啸。

    草木成灰。

    万灵灭绝!

    仿佛,末日真的来临了。

    唯独在那一座山巅上,那一道雄峻身影独自立着,负手默默看着这一切,有一种萧索孤独的味道。

    许久,一声长叹,响彻天地——“时不与我!”

    这一刻,林寻仿佛被感染,心中凭生一股绝望、颓然、不甘、怅然的复杂情绪。

    也就在这时,那雄峻身影旁边,多出一口青铜棺,长十丈,表面篆刻着无数繁密的神秘图案。

    雄峻身影走上前,打开青铜棺。

    正当林寻以为这人要将他自己埋葬时,却看见那人拿出一部书卷和一支笔,随手丢进了青铜棺,然后将整个青铜棺抗在了肩膀上,大步而去。

    林寻眼瞳骤然一缩,赫然现,那一书一笔正是鹿先生所留给他的宝物!

    唰!

    几乎是同时,原本大步而走的那一道雄峻身影似察觉到什么,骤然止步,蓦然回。

    仅仅只是一个回眸而已,那目光却像穿梭无垠时空和岁月,遥遥投射了过来。

    这一瞬,林寻如遭雷击,灵魂深处响起一道轰鸣,刚才所看见的一幕幕画面犹如爆碎的琉璃,轰然湮灭。

    与此同时,他再忍不住哇的一声,咳出一口血来,原本就略带苍白的清稚脸庞上,浮现出一抹青白之色。

    他浑身剧烈颤抖,感觉灵魂度要一寸寸被撕裂,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之感。

    那感觉如此强烈,仿佛下一刻就将就此死去。

    而造成这一切的,仅仅只不过是因为他刚才在那一部神秘书卷最后一页上,滴下了一颗血珠。

    此时,书桌上那一部书卷依旧翻在最后一页,那一支暗灰色的篆笔静静搁置在旁边。

    林寻刚才咳出的一口血,不小心涂抹在了书卷最后一页上,一片殷红,满目狼藉。

    可此时林寻已顾不得这些,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气机正在急衰弱,灵魂也快要崩溃,仿佛用不了多久,他便将就此死去。

    为什么会这样?

    林寻心乱如麻,鹿先生告诉他,这一书和一笔中藏着一个惊世秘密,若能解开,哪怕他被夺走了“本源灵脉”,也可以逆天改命,涅槃重生。

    可林寻却根本没想到,当自己开始尝试破解这个秘密时,却竟会生这等变故。

    他看见了一幕幕匪夷所思的画面,看见了那一道雄峻身影冲击“众星之门”的恐怖手段,看见了天地沉沦,万物被焚,一片末日的惨绝景象……

    可也正因如此,导致他浑身气血逆乱,灵魂如遭雷击,已无法控制自己周身气机的流逝。

    这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每一个看见这一切的人,都将无法逃离死亡的厄运?

    不!

    当年的鹿先生肯定也看到了这些,而鹿先生既然能活下来,为什么我不能?

    想到这,林寻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呈现出这种“濒临死亡”的状态了,一切都源于自己修为太差、身躯承受力也太差。

    事实上也正如林寻所推测那般,在以往岁月中,每一个获得这一书一笔之人,皆都是当世一等一的强大存在,神威盖世,然于世俗。

    像这等人物在看到那一幕幕惊世画面时,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心神遭受到太多影响。

    可林寻不同,他只是一个真武二重境“内壮”层次的少年,且体内经脉穴窍滞涩孱弱,有着一道无法抹去的伤痕,当目睹那一幕幕时,所遭受的震撼和冲击可想而知有多大。

    若非他毅力惊人,只怕早已支撑不住。

    可即便如今他还活着,也距离死亡不远了……

    林寻并没有惊慌,从小养成的习惯让他很快冷静下来,但同样也是冷静的思维让他判断出,凭借自己如今的手段,根本无力阻止身躯生机的流逝。

    怎么办?

    林寻目光落在那一部书卷最后一页,看着那纸页上的一副“怪异图案”被自己的血水染红,他不禁眉头一挑。

    这一幅“怪异图案”的确不像灵纹,它残缺、暗淡、凌乱、繁密,很难用具体的词汇形容它的“怪异”。

    自己刚才所看见的那一幕幕画面,该不会就是由这一幅“怪异图案”所演绎出来的吧?

    林寻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了,明明自己已濒临死亡,可心神却依旧被这一幅怪异图案牵引着。

    “若这一幅图案真的是一副自己完全不了解的残缺灵纹,那么当年又是谁将它绘制出来的?”

    林寻脑海中想起了那一道独立于众山之巅的雄峻身影,旋即目光又落在了书桌一侧的那一支暗灰色篆笔上。

    当初绘制这一幅“怪异图案”时,是否就用的这一支篆笔?

    也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灵光一闪,林寻抬手抓起了那一支暗灰篆笔,深吸一口气,强自忍着周身上下的痛苦和难受,抬起笔锋,落在了那一副“怪异图案”上。

    笔锋如刃,暗哑无光,呈现出灰黑之色,落在那“怪异图案”上时,并没有产生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就在林寻心中微微有些失望的时候,眼瞳却骤然一缩,却看见自己咳在书页上的血渍,此刻竟蠕动起来,悄无声息地被那掌中的那一道暗灰笔锋汲取……

    锵!

    一声清吟,似藏于深渊中的宝剑沉寂许久之后骤然出鞘。

    林寻只觉浑身一僵,就被一股无法抵抗的无形力量控制住身躯,竟再无法动弹。

    而右手中握着的那一支暗灰色篆笔,此刻则像活了过来,笔身流溢着神秘而晦涩的光泽,牵引着自己的手腕、五指,开始在那一副“怪异图案”上书写勾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