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第三十四章 风雨将临
    咕噜噜~~

    庭院中,一堆燃磷木汹汹燃烧,架在火堆上的一口大锅冒着白烟,沸腾一片。?   八  一中? 文 ?网?

    铁锅中煮着数十种灵材,有凶兽的血肉,也有一些草药。

    这不是在炼药,而是在熔炼灵墨。

    一般而言,灵纹师熔炼灵墨,需要专门的“墨炉”,是专门熔炼灵墨而铸造。

    一些珍贵的墨炉,内部甚至篆刻着许多灵纹图案,俨然和灵器也没什么区别。

    不过林寻如今可无法炼制墨炉,想要熔炼灵墨,也只能先将就着用铁锅了。

    这样熔炼出的灵墨效果寻常,并且极为浪费灵材,但好歹可以用上一用。

    像此刻,林寻正在熔炼的便是一锅“赤火灵墨”。

    赤火灵墨的配方很常见,但是用不同的灵材,所炼制出的灵墨效果确实完全不同。

    例如同样是一种炼制赤火灵墨的灵材“紫阳花”,就有品阶高低之分,三叶紫阳花最常见,但效果寻常,九叶紫阳花则最稀少,效果也最佳。

    林寻炼制的这一炉“赤火灵墨”,各种灵材的品相只能算中等,不高不低,但已经足以满足他的需求。

    在熔炼灵墨的同时,林寻手中也没闲着,正拿着一截半尺长,约莫筷子粗细,通体暗紫色的骨头,在磨刀石上一遍遍打磨。

    这一截暗紫色的骨头,取自凶兽“铁喙山雉”的腿骨,本身就是一种颇为珍贵的灵材。

    它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可以炼制篆笔!

    篆笔,笔尖锋利如刀,是篆刻灵纹图案的关键工具,故而又被称作纹刀。

    判断一支篆笔的好坏,只需看其材质便可以,越是上等的篆笔,就越容易沟通灵纹师的感知和灵力。

    同样,上等篆笔在篆刻灵纹时,可以让灵纹师精准的掌控灵墨的力量,所篆刻出的灵纹轨迹,无论浓淡、粗细、曲直,皆可以完美的满足灵纹师的需求。

    在鹿先生所留下的那一支暗灰色篆笔消失之后,林寻就缺了一支趁手篆笔来锻炼灵纹之道。

    不过幸运的是,此次所获得的猎物中,恰好有一头“铁喙山雉”,其腿骨便是一种炼制篆笔的灵材。

    嗤嗤!

    暗紫色的骨头在林寻的不断打磨下,出摩擦的声音,火花四溅,已隐隐呈现出了一支篆笔的雏形。

    在庭院四周,堆积着满当当的雪白凶兽骨架,墙壁上挂着早已腌制好的兽肉,满当当的,足有上千斤之多,像一座肉山。

    除此之外,兽皮、兽筋、以及各种鳞片、利爪、兽角皆都被一一划分,井然有序的堆积着。

    这些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物,可以炼药、熔炼灵墨、也可以拿去兑换财物。

    这些就是林寻这些天努力的结果。

    肖天任他们一行人带回来的收获太多了,单单是分给林寻的凶兽尸体都有近三十头。

    至于其他猛兽、野兽就更多了,不过这些对林寻没多大用处,全部都分给了村中各家各户。

    故而这些天不止是林寻一个人在忙碌,村民也都在家中起早贪黑的腌制兽肉,唯恐时间长了让兽肉变坏。

    也是直至忙碌到今天,林寻才把各种凶兽的尸体一一剖解,将没用的全部剔除,只留下了有价值的东西。

    ……

    庭院中弥漫着浓重的腥味,但林寻却恍如不觉,专心磨砺着手中的暗紫色骨头。

    足足一炷香后。

    这支篆笔彻底成型,林寻这才起身,用清泉水洗掉篆笔表面灰尘,露出了篆笔的真面目。

    阳光下,此篆笔纤细笔直,通体呈现出淡淡的暗紫色,笔身沉凝拙朴,笔锋如刃,薄如蝉翼,泛着刺目的寒芒。

    林寻静心感知着这支出自自己手中的篆笔,分出一缕缕灵力运转其中,感受着其中的微妙之处。

    好半响,他唇角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篆笔本身并没有问题,只需再用独特的手段和灵材将篆笔淬炼孕养一番,就算大功告成了。

    这时候,大火上的铁锅出一阵尖利的沸腾声音,似乎要炸开似的。

    灵墨要出炉了!

    林寻登时顾不得其他,动手灭掉火堆,看着铁锅冷却下去,这才拿出一个洁白干净的瓷碗,走到铁锅前。

    满满一锅的灵材,如今被炼制得只剩下锅底一层宛如琥珀般的液体,鲜红透亮,表面似有一团火焰在氤氲燃烧,散出一股沁人心脾的芬香。

    这就是赤火灵墨!

    看起来像炼成成功的灵药,可却不是用来吞服的。

    林寻小心翼翼把“赤火灵墨”装入瓷碗中,唇角的笑意又多了一分,等晚上的时候,就可以拿来篆刻灵纹图案了。

    “能吃吗?”

    不知什么时候,夏至已来到林寻身边,指着那赤火灵墨问道,声音恬静悦耳。

    可话中内容却吓了林寻一跳,连忙摇头:“这可不是食物,吃了会中毒的。”

    夏至哦了一声,就不再多说,静静站在一边。

    “等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林寻摸了摸夏至的小脑袋,就转身走进房屋。

    夏至皱了皱眉,似乎有些抗拒被林寻摸脑袋,她站在那思考半天,终于决定不再和林寻计较。

    说起来,这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的确很特别,和其他的小孩子完全不同,性格恬静,寡言少语,但学习能力却惊人无比,拥有着乎寻常的聪慧。

    这些天林寻闲下来的时候,就跟夏至交流,没想到短短几天,她就可以辨认每一句话的意思,并说出一些简单的词句。

    像“这个能吃吗”“我没吃饱”“我还要吃”“还有吃的没”“这个吃起来味道不错”……

    也不怪林寻把夏至当做了一个美丽的小吃货,从她说出的这些话中也不难看出一些端倪。

    ……

    傍晚的时候,村长肖天任走进了林寻家的小院。

    他行色匆匆,甫一见到林寻就直接表明来意:“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早上就可以出。”

    林寻笑了笑:“倒是比我预想中要快一些。”

    就在前些天,林寻和肖天任商量了一番,最终决定趁连如峰一行人没有返回时,先把村中村民全部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这么做,也是防止在连如峰他们回来的时候,让村民们的安危遭受影响。

    虽然不清楚连如峰他们究竟在图谋什么,可无论是林寻,还是肖天任都很清楚,注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了。

    “哈哈,说起来,这次也对亏了那一场兽祸,让咱们获得了大量的猎物,用这些猎物腌制出的食物,足可以让所有村民在外边躲避一段时间了。”

    肖天任大笑。

    林寻也跟着笑了,道:“肖伯,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你带着大家一起前往那废弃矿道中,先躲避起来,等我解决了连如峰他们,咱们就再没有后顾之忧了。”

    肖天任点了点头,旋即神色严肃问道:“林寻,此事太过危险,你若最终失败了,也别拼命,大不了咱们认输就好,难道连如峰他们还敢把咱们全部都杀了不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林寻眼眸清澈而平静,道:“肖伯,或许其他村民有退路可选,但你和我若失败了,可注定有死无生,所以这一场角逐,必须得赢!”

    声音中,已透着决然。

    肖天任知道,连如峰已忍耐自己很久,抓住机会的注定不会让自己再活下去。

    同样他也知道,在杀死鲁霆、钱奇之后,林寻也没有了退路可选,要么杀死连如峰,要么被连如峰杀死。

    想到这,肖天任心中不禁沉重,忧虑形于色:“那你可准备好了?”

    林寻点头:“就差最后一步了。”

    肖天任拍了拍林寻肩膀,道:“多多保重,若你败了,一定要逃走,这三千大山何其之大,只要逃走,连如峰也奈何不得你,千万记住,别为了大家,到头来把自己的性命丢了。”

    林寻心中涌起一抹暖意,笑道:“肖伯放心,我心中有数。”

    肖天任见此,凝视林寻许久,转身离开。

    只是当他走出大门时,忽然说道:“活着,比一切都重要,一定要记住了。”

    声音苍老,飘荡在傍晚如血墨色中。

    林寻笑了笑,就转身返回房间,是的,活着才有机会报仇,而死了,一切就完了。

    这个道理他很早就懂得。

    第二天清晨,一众村民带着行囊,在肖天任的带领下离开了村子。

    他们只是普通人,不是修者,也无力对抗修者,留在村中反而是累赘,只会牵累林寻。

    林寻站在村口目送他们离开,这才转身返回,看着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村子,他神色一如从前般平静。

    秋风萧瑟,不知何时起,天边覆盖上一层铅云,令得天地间多出一抹风雨欲来的压抑气息。

    虽然连如峰他们还没有回来,可林寻知道,这个时间不远了……

    “你要战斗?”

    当林寻返回家门口,就看见夏至穿着兽皮斗篷,不知何时已等候在那里。

    林寻嗯了一声,他知道以这小姑娘的聪明,想瞒住她也很难。

    “我帮你。”

    夏至抬起头,露出遮盖在帽子下的美丽面庞,若黑宝石般明净的月牙眼中,尽是认真之色。

    ——

    ps:写到最后,不禁想起前些天夏至小姑凉在群里说,你要冲击月票榜?我帮你。

    简简单单一句话,感动得我这个老爷们都心中暖烘烘的,在这里拜谢了,也拜谢大家这些天的打赏和捧场,写书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战斗,与大家并肩前行,才能缔造真正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