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第四十二章 被虐惨了
    吃过饭,林寻立在庭院一处空地上,深吸一口气,看向夏至:“开始吧。?  网 ? ”

    仅凭**力量的战斗,是淬炼体魄最直接有效的途径之一?

    林寻倒要试一试,这小丫头的话究竟是否是真的。

    夏至不慌不忙地起身,来到林寻身前一丈之地站好,不慌不忙的挽起袖口,露出一截莹白如藕的胳膊。

    然后,她扬起小脸,清澈若黑宝石的眸子看着林寻,道:“你来进攻。”

    林寻怔了怔,说实话,面对一个身高才到自己胸口,年龄才仅仅五六岁,样貌却出奇的漂亮的小姑娘,他着实有些难以下手。

    虽然他也清楚夏至战斗力不可思议的强大,可总感觉这么欺负一个小女孩,心中有些别扭。

    不过,当看见夏至那认真严肃的神情,林寻最终一咬牙,掌指力,一招“虎啸山林”打了过去。

    呼~

    仅凭肉身力量出的拳劲,震荡空气,竟也呈现出一种势大力沉,猛虎出山的味道。

    由此可见,林寻对行军拳的淬炼,的确已臻至“精准”地步,可以把拳法中的精髓奥妙精准施展出来。

    可面对这一拳,夏至动也不动,仅仅手臂一抬,白嫩若青葱似的手指便扣住了林寻的手腕,像铁钳般牢固。

    林寻心中一惊,正欲挣扎,却见夏至手臂轻轻一抖。

    轰的一声,林寻整身躯像快被掀起的布帛般猛地剧烈颤抖,而后狠狠跌在了地上,浑身骨头像散了架,疼得他龇牙咧嘴,倒吸凉气不止。

    相较于身上的疼痛,林寻心中则已是骇然之极,这一击快若闪电,他都来不及反应,就已被镇压倒地!

    林寻可以清楚体会到,夏至的确没有动用灵力,换而言之,刚才她仅仅只是手腕一抖,就将自己击败了。

    林寻爬起身来,有些狼狈的看着夏至,目光中已再没有一丝轻视,变得凝重而认真。

    却见此时夏至也皱了皱精致的眉毛,疑惑道:“你对身躯力量的掌控可太差劲了,山中的烈鬃蛮猪都比你厉害。”

    林寻顿时脸色一黑,一个五六岁的黄毛小丫头,竟说自己连一头猪都比不过!

    简直是耻辱。

    轰!

    林寻吐气如雷,纵身错腰,掌指拢拳,一招“苍岭镇月”杀了过去。

    这一招,攻守兼备,林寻就不信还能被这小丫头给击败了。

    可他只觉眼前一花,手腕就再次被扣住,轰的一声,整个人又像一块陨石似的,狠狠砸在地上,尘土飞扬,鼻青脸肿。

    太狼狈了!

    林寻哪怕城府再深,终究也只是一个十三岁少年,正是头角峥嵘,血气方刚的时候,难能容忍这种耻辱?

    “再来!”

    林寻已什么也不顾了,大喝一声,再度冲出。

    这一次,他吃了教训,双臂横起,拳头如大弓开张,正是行军拳中的“铁索横江”。

    凭夏至的身高,根本就碰不到他的手腕!

    果然,这一次夏至皱了皱眉,突然上前疾走,脚步如龙蛇起6,倏然冲入林寻防线,脚尖如钻,啪的一声踢在林寻膝盖。

    林寻顿时感觉自己右腿麻木,像失去知觉,身躯随之猛地一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与此同时,他的手腕再度被夏至扣住,轻轻一抖。

    熟悉的一幕再度生,林寻再次面对面和大地来了一个深度拥抱,地面都震动了一下,烟尘飞扬。

    当林寻爬起身躯时,已是蓬头垢面,鼻青脸肿,浑身衣服沾满灰尘,狼狈到了极致。

    他眼睛死死盯着夏至,心中着实是五味杂陈,震惊、意外、疑惑、愤怒、耻辱不一而足。

    夏至却似浑然不觉,皱眉看着林寻,恬静而美丽的白皙小脸上也尽是疑惑:“林寻,你的确比烈鬃蛮猪差太多了,难道你比烈鬃蛮猪还笨吗?”

    轰!

    闻言,林寻只觉一股血气冲上脑门,一股难言的羞愤耻辱感像火一样烧遍全身。

    居然说自己比不过一猪!

    居然说自己比猪还笨!

    林寻差点七窍生烟,眼睛都瞪大,大吼一声,再度冲上去。

    砰!

    夏至撇了撇嘴,有些意兴阑珊的抬手,轻轻一抖,再度把林寻镇压倒地。

    “再来!”

    林寻像打不死的蟑螂,爬起来之后,毫不迟疑又冲了过来。

    强烈的耻辱感刺激的他斗志如燃,浑然忘却了一切,也抛开了内心种种的杂念和束缚。

    这一刻的他,就像一个不服输的少年。

    也是这一刻,林寻看起来才像一个真正的十三岁少年,热血、激昂、有愤怒、也有不甘,喜怒形于色。

    砰!

    再次被打趴下。

    “再来!”

    砰!

    “再来!”

    砰!

    这个下午,村东头林寻家的庭院中,一直此起彼伏的响起这样的声音,那声音让人心中瘆的慌,惊得原本栖居在垂柳树上的一群云雀都落荒而逃。

    当村长肖天任听到动静,进入林寻家时,就看见林寻像个破麻袋似的被夏至拎在手中,狠狠摔在了地面。

    肖天任登时目瞪口呆,狠狠揉了揉眼睛,还以为出现了幻觉。

    可很快,他就确定这不是幻觉,那个拯救绯云村于水深火热之中,被全村村民敬畏崇拜的少年,如今却被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揍得面目全非,凄惨无比,这让肖天任都禁不住心生恍惚,太疯狂了,这世界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好难理解啊!

    肖天任此来是找林寻商议挖掘绯云火铜矿的事情,可看见这样一幕之后,他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

    肖天任感觉自己需要冷静清醒一下,刚才看见的画面太惊心动魄,想起来都让人恍惚。

    直至夕阳西下,庭院中才恢复往日的宁静。

    林寻咬着牙,蹒跚着饱受创伤,几欲支离破碎的身躯,褪下破烂沾满灰尘的衣服,跳进了早已准备好的木桶中。

    木桶中是早已煮好的各种灵材,对修复身躯、强化体魄有着极为显著的效果。

    呼~~

    感受着温暖的药汤轻抚自己周身的累累伤痕,林寻禁不住长长吐了一口浊气,一脸的舒服。

    只是当看见一侧的夏至时,他心中顿时狠狠一抽搐,脸上浮现出一抹羞愧、不甘的情绪,一闪而逝。

    整个下午,林寻都忘记了自己究竟被镇压了多少次,每一次都宛如被泰山压顶,浑身骨头都几欲散架。

    直至此时,他身躯早已麻木,浑身的力量都快要消耗殆尽,每一寸肌肤、血肉、筋骨都呈现出不堪重负的痛楚。

    若仅仅如此倒也罢了,仅仅是痛苦,咬咬牙还能忍过去。

    唯一让林寻无法接受的是,整整一下午,他不止败了很多次,且都是败在了同一招上!

    这让林寻都不禁开始怀疑,难道自己真的比那烈鬃蛮猪还笨?

    林寻狠狠摇了摇头,他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连一头畜生都不如。

    “我先去睡觉了。”

    夏至起身,自顾自走进了房间,“哦对了,我睡醒会很饿的,别忘了做饭。”

    林寻一怔,气得差点破口大骂,我都成这样了,还让我做饭,一点都不懂得怜惜我!

    旋即林寻就一阵苦笑,认命似的叹了口气,坐在木桶中仰起头,看着夜色即将来临的天穹,眼眸中一切情绪逐渐消失不见,恢复了从前的清澈深邃。

    脑海中,默默冥想着下午的战斗,每一个细节都被他一一推敲和斟酌,渐渐地沉浸其中。

    夏至的战斗手法很简单,一抓一抖,就把自己击败。

    一抓,如铁箍般牢不可破。

    一抖,似筛糠般干脆利落。

    可仔细想来,这其中却大有学问,像那一抓之力,端的是快如闪电,精准无缺,恰似苍鹰搏兔,不动则已,一动必中!

    这种能耐考验的就是眼力和度,谈不上多玄妙,只需勤修苦练,任何人都可以办到。

    真正让林寻动容的是那“一抖”的力量,宛如筛糠似的,传达出如潮水般的震荡之力,把自己全身的肌肉力量摧枯拉朽般狠狠震荡崩散,骨头都差点被抖得散架。

    这就太可怕了!

    夏至究竟是如何仅凭**的力量就能办到这一步的?

    林寻陷入到了沉思中。

    ……

    夜色降临,天穹疏星点点,旷远幽邃。

    木桶中的药力已被吞吸一空,林寻周身的麻木和疲惫一扫而空,不再迟疑,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开始着手准备晚饭。

    下午和夏至的战斗,其实很有讲究,林寻看似被打得凄惨无比,可皆都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

    这让林寻想起来时,心中也不无揣测,应该是夏至手下留情了,但就是不知道她究竟动用了几成的力量……

    当晚饭做好,盛放在桌上时,夏至立刻就出现了。

    林寻微微一笑,一边给小丫头盛饭,一边随口道:“我大致想明白了一些。”

    夏至哦了一声,拿着一块手臂粗细的兽骨肉一边咀嚼,一边说道:“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若再想不明白,可就真的太笨了。”

    林寻:“……”

    深吸一口气,林寻决定忽视掉夏至话中不经意释放出的打击,用一种认真坚定的语气,从唇中吐出四个字:“明天继续!”

    字字铿锵,可夏至总感觉这声音中透着一丝幽怨不甘,不禁抬眼看了林寻一眼,歪着脑袋若有所思道:“勤能补拙,笨鸟先飞,这是我刚学到的两个词语,我感觉很适合现在的你。”

    林寻脸色登时黑下来,这小丫头难道虐自己上瘾了?

    什么叫补拙?

    什么叫笨鸟?

    在她心中,自己难道就是这种不堪入目的形象?

    “吃饭!”

    林寻咬牙瞪了夏至一眼,闷头把一切情绪泄在了晚餐上,中止了这一场让他心塞满满的谈话。

    这个夜晚,平静得和往常一样,可以后当他们想起这些画面时,或许才能够明白其中的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