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第五十六章 晚苏姐姐
    幕晚苏是两天前独自返回青阳部落的,目的是为了查探有关“小剑君”谢玉堂的消息。??    ?

    而想要打探谢玉堂的消息,青阳部落无疑是一个最佳选择。

    因为在幕晚苏看来,谢玉堂既然前来三千大山,势必会同样选择青阳部落为暂时的落脚之地。

    只要查一查最近是否有人见过谢玉堂,就能大概清楚他是什么时候抵达三千大山的。

    之所以要这么做,完全就是石轩的主意。

    幕晚苏很不理解,为什么大公子会如此着急和谢玉堂见一面,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见识一下“纵横剑经”的独特之处?

    亦或者,大公子认为,谢玉堂已找到了那一件“绝世重宝”?

    但不管理解不理解,幕晚苏都必须行动,只是她已经返回青阳部落两天时间,至今却没有查探到任何有关谢玉堂的消息。

    这让幕晚苏也不禁有些无奈,谢玉堂何等人物,神龙见不见尾,想要查探有关他的消息又谈何容易?

    还好,就在今天晚上幕晚苏获得消息,说昨夜十分,在距离青阳部落千里之外的一处河流旁,出现了一头数百年未曾现世的金焱兽,极有可能和那“绝世重宝”有关。

    并且消息中说,帝国西南行省大都督柳武钧的膝下长子柳玉昆,就丧命在此兽之手!

    这可是一个惊天消息,足可以引一场轩然大波。

    幕晚苏已做出决断,明天一早就要去查一查这一头金焱兽的下落。

    然而让幕晚苏意外的是,就在这个晚上,她本打算和石鼎斋掌柜阎震商议一些事情,居然又看见了那个令她恨得牙痒痒的无耻奸猾少年!

    此时此刻,幕晚苏就立在远处,看着林寻被阎震质疑,看着他被众人围困在中央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不知道怎么滴,幕晚苏心中忽然泛起一抹畅快。

    小混蛋,你也有今天?

    幕晚苏巴不得阎震出手,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无耻少年,给自己出一口恶气。

    只是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她登时就现,远处那小混蛋的目光朝自己这边看了过来。

    幕晚苏心中咯噔一声,正待闪身避开,却已经晚了。

    只听那小混蛋一脸惊喜的挥手叫道:“晚苏姐姐,你来的好巧,快快跟他们证明一下,这令牌究竟是怎么回事,石轩大哥可从没说过,拿这令牌进入石鼎斋,还要遭受这等冷遇啊。”

    幕晚苏彻底无语,以手扶额,这家伙怎么如此不要脸,他叫的如此亲热,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和自己大有关系呢!

    幕晚苏很想装作不认识他扭头就走,只是一想到那令牌的确是大公子石轩所赠出,万一被大公子知道此事,那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怎么办?

    幕晚苏犹豫了,若要可能,她真想揪住那小混蛋的耳朵狠狠蹂躏一顿,简直太气人了,就连求人帮忙都如此理直气壮的模样!

    且说这边,阎震等人看见这一幕,皆都不禁一阵疑惑,目光齐齐看向了远处,顿时就看见了远处的幕晚苏。

    幕晚苏依旧一袭黑裙,秀盘髻,玉容美丽精致,身段曼妙多姿,一对黛眉笔直,眉梢间却带着一股凌厉如刀的锋利气息,宛如一朵悬崖上怒放的野玫瑰,娇艳漂亮,却带刺。

    看见她,阎震眼瞳骤然一缩,怔然道:“晚苏小姐,您……认得这少年?”

    其他人也皆都疑惑。

    幕晚苏心中一叹,只能踱步而来,轻启红唇,轻描淡写道:“这令牌的确是大公子所赠。”

    她没有直接回答,但话中意思已表露无遗。

    一瞬,阎震心中的狐疑就一扫而空,幕晚苏是东临城石鼎斋负责人,就连阎震自己的地位也远远不如她。

    最重要的是,阎震很清楚,这些天幕晚苏一直在帮大公子办事,她说出的话岂能有假?

    看来真的是冤枉了这年轻人。

    阎震心中想着,再看向林寻时,目光已变得不一样,他不知道大公子为何会把如此贵重的随身令牌赠予这个年龄不大的少年,可既然大公子这么做,必然有其道理。

    而锦衣中年等人则脸色连续变幻,这少年竟是大公子的朋友?若是被大公子知道今日生的事情……

    不敢想!

    尤其是锦衣中年,心中已禁不住后悔,刚才自己的举动似乎的确显得太粗鲁无礼了一些,可当时他又哪知道这个衣着寒酸的少年,来头竟如此之大?

    这时候,锦衣中年忽然看见林寻转过身,目光看向了自己,他心中咯噔一声,还以为林寻准备找自己算账。

    谁曾想,却见林寻一脸歉然的抱拳道:“刚才小子孟浪,先错在我,对不住这位大叔了,还请海涵。”

    锦衣中年怔怔,下意识说道:“无碍,无碍,刚才只是一场误会,公子也莫要介怀。”

    林寻笑了笑,不再多说。

    阎震见此,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

    说着,他已带着林寻,和幕晚苏一起,沿着一条长长的走廊,走进了一处雅室中,分别落座。

    “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阎震态度已经变得端正而热忱起来,他原本模样就颇为儒雅,说起话来言笑晏晏,令人如沐春风。

    “前辈客气,晚辈姓林名寻。”

    林寻笑着拱手。

    幕晚苏独自坐在一侧,心不在焉的拎着一个精致茶杯把玩,似浑然不想掺合进这一场交谈中。

    她这种态度,令阎震微微有些奇怪,但嘴上还是笑道:“原来是林寻公子,今天之事,是我石鼎斋办事不周全,公子千万莫要介怀。”

    他说的客气,林寻却比他更客气,连忙起身拱手,一副惭愧歉然的模样:“前辈太客气了,原本就是在下有错在先,哪能怪得了别人?”

    阎震有些摸不准林寻的心思,这小子刚才在大厅中还如此强横,怎地现在变得如此谦逊了?

    心中如此想着,阎震已开口道:“老夫冒昧问一句,刚才若公子你第一时间拿出令牌,或许就不会引起这一场误会……”

    不等说完,林寻已讪讪说道:“前辈有所不知,当时情况紧急,再加上在下也着实无法确定这块令牌的用处,故而才出此下策,想着只要事情闹大了,肯定可以把前辈给惊动过来。”

    阎震哑然,这小子倒是实诚,把这些小心思都坦然说出来,品行倒也算不错了。

    不知觉间,他已对林寻产生一丝好感,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而已,却有如此心智,着实罕见。

    关键是此子能屈能伸,进退有度,若非亲眼所见,阎震都怀疑林寻是个城府极深的成年人。

    “你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

    忽然,幕晚苏开口,一对美眸如刀子似的凝视林寻。

    她一眼就看出,这小兔崽子从进入房间那一刻,就一直在胡说八道,看似姿态放得很低,实则说出的话,根本让人没法再去挑他的刺,奸猾的不得了。

    尤其是幕晚苏清楚,依照林寻的心智,肯定不会仅仅只是为了引出阎震,就在大庭广众之下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说不准他这么做,还怀有其他心思!

    却见此时林寻一阵苦笑,叹息道:“晚苏姐姐,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从山村中走出,毫无阅历和见识可言,若有些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您不吝指点。”

    说着,他已朝幕晚苏行礼,态度诚恳认真,搞得幕晚苏明知道林寻就是在演戏,却是没办法再去指责什么,否则倒显得她太过小气了。

    “这兔崽子,越来越狡猾了!”

    幕晚苏暗自恼怒,脸上却巧笑嫣然,清声道,“好了,这事已经过去了,莫要再提了,再说了,你可是大公子看中的人,即便是犯错,大家也都是可以原谅的。”

    “哈哈,晚苏姑娘说的对,此事休要再提。”

    阎震大笑,“对了,还不知此次公子你前来石鼎斋,所为何事?”

    林寻脸色顿时变得庄肃,拱手道:“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前来,有两件事要办。”

    “但说无妨。”

    阎震拂须笑道。

    “一来,在下是来出售一些物品,给我们绯云村的村民换取一些生活物资,同时,也是希望能够和石鼎斋达成一个贸易契约。”

    林寻飞快说道,“前辈应该有所不知,我们绯云村如今盛产一些绯云火铜,我想这些灵材也是石鼎斋所需要的,所以打算和石鼎斋签订一个专门收售绯云火铜的贸易契约,也算给我们绯云村铺开一条长久的赚钱道路。”

    阎震挑眉:“绯云火铜?”

    林寻笑道:“对,正是此物,晚苏姐姐上次和大公子一起在绯云村做客时,也曾见过此物。”

    一句话,就把幕晚苏也扯进来了,她瞪了林寻一眼,最终还是点头道:“他说的不错。”

    阎震顿时放心,笑道:“好,这件事我可以做主答应下来,也算是互惠互利。”

    林寻笑道:“多谢前辈成全。”

    这件事一解决,有石鼎斋罩着,以后谁敢染指那绯云火铜矿,就得先过了石鼎斋这一关。

    同时,因为自己和石轩的关系,石鼎斋也不敢去坑骗绯云村村民,如此一来,林寻以后即便离开绯云村,也不必为此事担心。

    并且贩卖绯云火铜,也可以给绯云村带来持久的收益,足可以逐步改善村民的生活,不必再为生计愁。

    此事可谓是一举两得,林寻早在前来青阳部落时,就已开始筹谋此事,见如此顺利办下来,他心中也是一阵轻松。

    “公子,不知第二件事是?”阎震问道。

    林寻瞥了一眼幕晚苏,又看了看阎震,唇角忽然露出一抹苦涩笑容。

    仅仅只流露出这种神情,还没说话呢,就让幕晚苏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好,这小兔崽子一肚子坏水,肯定是要借此机会提出一些棘手的事情!

    ——

    ps:昨天的第二章有不少童鞋看着很别扭,认为主角强行装逼,但请放心,请继续看下去,这个情节是进一步丰满主角性格的必要铺垫,会给大家一个合理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