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第六十四章 战斗意义
    没有钱,寸步难行!

    进入东临城之后,林寻才深刻体会到这一句话的含义。?   八一?中?  文网  ??

    衣、食、住、行都需要钱,并且身为修者,花销更要远远过普通人的想象。

    就好比吃饭,寻常人只要有吃的就行了,但修者则不同,为了保持身躯的纯净,必须以灵谷、灵蔬、凶兽血肉为食材,而灵谷灵蔬的价格可昂贵的吓人。

    甚至一些家底雄厚的修者,为了时时刻刻磨砺和淬炼修为,专一以吞服灵药、灵丹来补充身躯所需,像这种宝贝,价值也根本不是寻常修者能够担负起的。

    除此之外,修者所穿的衣服,所乘坐的坐骑,所使用的战斗装备,所需要的修炼功法,每一个方面都需要大量的金钱投入。

    为何这世上会流传“穷文富武”的说法?

    就是说只有家底雄厚的富家子弟,才能够不为金钱愁,可以专心修炼武道。

    而穷苦之辈,即便拥有修行的资质,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并且因为欠缺各种修行资源支撑,以后在修行路上也注定走不了多长远。

    帝国每年所举办的“府试”,为何会吸引许多修者参与其中?甚至许多出身贫寒的修者更是把参加“府试”当做为鱼跃龙门的机会?

    就是因为只要通过府试考核,这些出身贫寒的修者就可以获得许多商会、宗族、世家等势力青睐,将他们收纳麾下,给他们提供修行资源的支撑。

    一切都是为了修行,但修行若没有金钱支撑是万万不行的。

    进入东临城的这七天,林寻经常外出,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尽快熟悉和融入帝国城市中。

    也正是这七天的经历,让林寻深刻意识到了金钱的重要。

    东临城和青阳部落不同,论及繁华,青阳部落根本不能与之对比,城市中拥有着难以想象的修行资源,可同样,想要获取这些修行资源却极其之困难。

    尤其对林寻而言,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踏入城市中,他想要在这人烟稠密,强者如林、势力错综复杂的地方落足,就显得更加不易了。

    赚钱!

    这是当务之急!

    这就是林寻目前的想法,唯有赚到足够的钱,才能给他和夏至搬迁一个新的居住环境,才能获得更多的修行资源,也可以在紫曜帝国中更好的生存下来。

    ……

    书桌前,林寻忽然轻轻一叹。

    夏至抬头问道:“怎么了?”

    林寻合上手中的书籍,摇了摇头:“没什么。”

    书籍名叫《帝国山河志》,是今晚他刚从李记书铺买回来的,这是一部有关紫曜帝国山川河流、地理经纬的书籍。

    原本林寻打算从中查探一下,自己原本所生活的那一座矿山牢狱究竟位于哪里,但最终却仅仅只能查到“三千大山”的位置,再往南就是紫曜帝国的死敌——黑暗王庭所盘踞的“动荡荒地”。

    林寻兀自记得,当初自己被鹿先生推进了一条若渊般深不可测的矿道,然后就失去了意识,当再度清醒过来时,已出现在三千大山内。

    这让他不禁怀疑,当初自己所生活的矿山牢狱,很有可能就位于三千大山某个地方。

    可惜这三千大山实在太大了,群山茫茫,仿若无垠,连《帝国山河志》上都没有具体的描述。

    不过这部书倒也不错,让林寻终于明白,原来脚下这片大6名叫“苍图大6”,堪称是广袤无边,无穷无尽。

    而紫曜帝国,仅仅只是“苍图大6”上已知道的数个国度之一而已。

    “你还在思考搬家的事情?”夏至忽然蹙眉问道。

    “嗯。”

    林寻随口嗯了声,就翻开另一部名为《修行基础手札》的书籍,顾名思义,所讲述的就是修行上的知识,内容虽简单,但条理却很严谨。

    书中依照“真武”“灵罡”“灵海”“洞天”“衍轮”五大境界分作了五部分来一一讲述。

    例如真武境九重境界,从第一层的“引气”到最后一层的“灵变”皆都有所阐述。

    不过,这些都是理论知识,而非真正的修炼心得,只能让读者了解到这个境界是什么样子,抵达这个境界可以拥有怎样的变化,具体的晋级标志又是什么。

    虽然内容很浅显,但林寻倒是看得津津有味,他懂得修行,唯独欠缺的就是对修行理论的掌握。

    “不用搬了,我喜欢这里。”夏至也拿起了一本名叫《帝国正史》的书籍,哗啦啦翻看着。

    林寻抬起头,诧异地看了夏至一眼,道:“你喜欢这里?”

    夏至头也不抬,道:“这里可以随时随刻战斗,很难得呢,若是搬出去,就没有了战斗的对象,太过无聊。”

    说到这,她也抬起头,认真看着林寻,道:“你可知道在绯云村那段日子里,我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林寻苦笑,大致猜出夏至要说什么了。

    果然,夏至下一刻就说道:“是无聊,我对自己的力量进行过分析,确定了一个事实,若没有战斗,我的力量就会逐渐变弱。”

    林寻微微一惊,凝目道:“也就是说,唯有不断战斗,才会让你的力量不会变弱?”

    夏至点头:“不止如此,唯有战斗,才可以让我变得更强大,我不需要修炼,不需要功法,我需要的仅仅是战斗。”

    林寻怔怔,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总是潜意识里把夏至当做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一直想用尽办法去保护她,虽然早已知道夏至和其他孩童不一样,但自己却从没有认真想过,夏至到底需要的是什么!

    她小小年纪,就可以轻易杀死拥有真武八重境修为的“吴恨水”,就可以在凶兽四伏的深山老林中生活,甚至连自己的战斗力都远远不如她。

    那么,她究竟需要的是什么?

    以前林寻没有想过,只知道夏至喜欢吃,喜欢睡,生活简单的无忧无虑,可此时听了夏至一席话,林寻彻底明白,夏至有她自己的修行之路,有她自己的想法,也有她自己所要求的生活!

    林寻沉思许久,道:“我明白了。”旋即挠头道,“只是,战斗就意味着要厮杀,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夏至点头:“我只杀敌人。”

    林寻苦笑:“可我们并没有多少敌人。”

    夏至反问:“真的?”

    林寻想了想,一时沉默,自己真的没有敌人吗?

    当然有!

    那挖去自己本源灵脉的仇人,那毁了矿山牢狱,让鹿先生生死不知的的一只遮天大手,都可以算作是仇人。

    只是对目前的林寻而言,欲要解决这些仇恨似乎还太过遥远。

    “你的仇人似乎是巫蛮力士。”林寻忽然想起来,当初第一次见夏至时,她正被一名灵海境巫蛮力士追杀。

    “我记得他,以后变强大之后,会亲自去杀了他。”夏至神色恬静,声音也很平静,仿佛对她而言,这件事早已注定必须这么做。

    “战斗……战斗……”林寻一时有些犹豫,夏至所需要的是战斗,可他目前却根本没办法帮到夏至什么。

    “你不必担心,我喜欢战斗,但并不代表没有战斗,我就没办法活下来。”夏至认真说道。

    林寻长松一口气,笑道:“那就好。”

    夏至不再理会他,而是扬起手中的《帝国正史》,指着上边最后一页的一段文字,说道:“我战斗是为了更强大,而此人则是为战斗而生,这就是我和他的区别。”

    林寻好奇,拿过来看了看,只见那一段话写道:“我秉承天地气运而生,为征战而活,此生之荣誉,当以敌人之鲜血浇筑而成!

    若死,也当以战场为冢,以敌人白骨为棺,头枕尸山,身躺血海,与天对照,与地同眠。如此,方可无憾!”

    ——紫曜帝国铁血王宁不归。

    寥寥一番话,却让林寻浑身热血澎湃,胸中油然升起一股战意,忍不住赞叹道:“这位铁血王气魄之盛,堪与日月争辉,与万古争雄!”

    说到这,他看了看一侧安安静静坐着的夏至,若有所思道:“你的确不一样。”

    夏至唇角泛起一抹浅浅笑意,那一刹那的美丽,令这间房屋都仿佛多出一股耀眼的味道。

    还好,这一抹笑容一闪而逝。

    但即便如此,林寻还是忍不住提醒:“夏至,以后莫要在外边抛头露面。”

    才五六岁而已,但这种美丽已显得太过分,若被人看到,非引起许多意想不到的祸患不可。

    夏至扬起小脸,认真嗯了一声。

    林寻笑了笑,不再多说,转身坐在书桌前,拿出一支篆笔,一柄燕翅刀、一碟成品灵墨。

    篆笔是由“铁喙山雉”的腿骨打磨而成,纤细笔直,通体呈现淡淡的暗紫色,笔身沉凝拙朴,笔锋如刃,薄如蝉翼,泛着刺目寒芒,被林寻命名为“紫雉”。

    燕翅刀则是今晚林寻从城中一个武器铺买来,通体由灵材“云霞精钢”锻炼而成,因为没有篆刻灵纹,只能算一件凡器。

    那一碟灵墨则是“赤火灵墨”,是市面上流通广泛的灵墨之一,可以篆刻十多种火属性的基础灵纹图案。

    林寻现在要做的,就是在燕翅刀上篆刻一道“爆炎灵纹”,使之从凡器蜕变为一件灵器!

    而这么做,也就是林寻目前想到的最有效的赚钱手段之一!

    ——

    ps:感谢冥妹纸、yaunbaotu、腾霄童鞋的打赏捧场,虽然月票榜跌落第四位,但还没有多月末最后一天,金鱼会努力更新,月末会竭尽全力来个大爆的,也劳烦兄弟姐妹们有票投票,支持一下金鱼,拜谢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