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天骄战纪 > 第六百八十九章 营地疑云
    林寻并不在意被冷落,他看出卢文庭并无恶意。

    “这是我的身份凭证。”

    林寻将一块特制青铜铭牌递过去,正面写着数字三十九,背面则写着数字十二。

    “林十二,来自弑血营三十九号营地?”卢文庭拿在手中一扫,就认出了林寻身份。

    他似有些恍然了:“怪不得能够猎杀如此多军功,原来是出自弑血营的学员,你是哪一届的?总教官是谁?”

    “我是四年前进入弑血营学习,总教官是徐三七。”林寻随口道。

    卢文庭眼神顿时变得奇怪,惊诧道:“四年前?难道四年前……你才仅仅只是真武境界?”

    林寻点头。

    四年时间,从真武境一路闯过灵罡、灵海两大境界,迈入更高的洞天境行列中!

    这……

    就太过惊人了!

    卢文庭内心震撼,沉默半响,才感慨说道:“后生可畏啊,对了,你来自哪个营地?”

    林寻一怔,道:“我今天刚抵达弑血战场。”

    “什么?”

    卢文庭失声,脸色彻底变了,似听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你说你……今天刚抵达弑血战场?”

    林寻皱眉,他隐约察觉到,情况似有些不对劲。

    “这是我的推荐信。”林寻将赵泰来交给他的一封玉质密函拿出,递了过去。

    卢文庭拆开一看,整个人都愣在那,脸色愈发奇怪,有震撼,也有疑惑,竟似遇到了极大的难题。

    许久,他才深吸一口气,看着林寻说道:“夜深了,不如我先让人给你们安排一处居所,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谈?”

    林寻点头答应。

    ……

    片刻后,位于半山腰上的一排石屋前。

    “林大人,这里的房屋大多都空置着,您可以随意挑选一间作为自己的居所。”

    那名卢文庭安排的侍从把林寻领到这里后,略一介绍,就匆匆离去,留下一头雾水的林寻。

    他原本还想询问一些关于营地的事情,可惜,那侍从自始至终都守口如瓶。

    林寻深吸了一口气,也不再多想,随意挑选一间石屋,就推门而入。

    这房屋明显就未曾有人居住,桌子、床榻、以及各种摆设上都落满了灰尘。

    略一打扫,林寻就躺在床上,心中却有着兀自有着诸多疑惑,让他无心修炼。

    七号营地?

    看来弑血战场中,属于帝国的营地并非只有这一处。

    还有那卢文庭,得知自己今日抵达弑血战场时,表现也太反常,这其中必然有什么缘由。

    思忖半响,林寻翻身而起,推门而出。

    他需要找人问一问关于营地的一些基本情况,并且,心中已经有了人选——

    那个看守碉楼的护卫统领。

    ……

    血刀酒馆。

    当那自称“老黄”的护卫统领带着林寻抵达这里时,让林寻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军营中还存在这样一处所在。

    酒馆很热闹,三五成群的修者汇聚其中,饮酒聊天,气氛噪杂混乱。

    “大人,这地方聊天不错吧?咱们军营中的许多修者,只要从战场上返回,就会来这里畅饮宣泄一番,否则,这只有杀戮和死亡的日子可就太单调压抑了,换谁都得崩溃掉。”

    老黄一脸感慨。

    他要了一壶酒,坐在林寻对面畅饮,酒是特酿的烈酒,专门提供给修者,味道辛辣如刀,劲道很大。

    仅仅一壶酒,就耗掉了林寻三十积分,而他今日兑换的两个二等军功,拢共才获得一千积分。

    也就是说,一个二等军功,可以兑换五百积分。

    这些积分是可以用来兑换一切物资的,包括在这处酒馆消费。

    “我想跟你请教一些事情。”林寻斟酌开口。

    老黄连忙摆手:“请教不敢当,若能帮到大人,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林寻也不废话,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我是今天第一次前来弑血战场,你觉得像我这样的新人,应该先了解一些什么常识?”

    噗!

    老黄嘴中的酒一下子喷出来,呛得眼泪差点流出来,只是他却不理会这些,而是一脸惊愕地看着林寻:“大人,您该不会是开玩笑吧?”

    开玩笑!

    他老黄在这弑血战场也算一个趟过无数次尸山血海的老人了,可还从没见过这样一个“新人”!

    一个新人,能斩掉暗蛮皇族后裔的一只手臂吗?

    一个新人,又怎可能孤身一人横穿战场,安然抵达营地?

    最可怕的是,这样一个新人,还带了一座小山似的行囊,其中装着的可都是血淋淋的军功!

    林寻手指漫不经心地敲打着桌面,似笑非笑道:“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

    老黄连忙摇头,只是他兀自有些震骇似的,看向林寻的目光带着无法掩饰的怪异,那神情,简直和卢文庭如出一辙。

    林寻顿时笑了,老黄这种反应让他意识到,这次并没有找错人。

    接下来的聊天中,在林寻的有意引导下,很快就从老黄口中得到了许多东西。

    原来,弑血战场宛如一个与世隔绝的战争位面。

    帝国驻守于此的营地,共有八座,每个营地之中,皆驻守有帝国精锐修者大军,由一位坐镇营地的生死境王者全权负责战事。

    除此,营地中还有诸多的散修队伍,他们冒险来此,无非是为了搏杀一些军功,以此兑换所需的财富。

    这些散修队伍,大多是由世家门阀大势力所组织,有强有弱,很零散,他们往往会组团行动,前往战场上猎杀敌人。

    当然,也不乏独来独往的狠角色。

    最关键的是,弑血战场每隔三年时间,才会打开一次通往帝国的通道!

    也只有在这等时候,弑血战场中的帝国修者,才有机会和帝国进行沟通,请求援助、或者补充军需物资。

    而现在,距离弑血战场开启通往帝国通道的时间,尚有半年,可林寻却在今天突然来了,这自然就显得很反常了。

    “原来如此。”

    林寻终于恍然,知道自己是被赵泰来“特殊照顾”了,也知道卢文庭和老黄之所以震惊的原因了。

    “每一次开启通道,意味着开启了一次横跨界面的巨型传送阵,光是消耗的高阶灵晶,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以帝国之财力,也只能保证每隔三年进行一次启动。”

    老黄感慨不已,只是看向林寻的目光愈发怪异了,这少年若真的是今日抵达弑血战场,岂不是意味着,帝国专门为他一个人开启了一次通道?

    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我前来时,借助的是上古时代圣人所布置的传送阵,只能供一个人进行挪移。”

    林寻随口解释了一句。

    可即便如此,还是让老黄意识到林寻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否则,帝国怎会破例专门将他一个人传送进弑血战场?

    “这么说,你们在这两年半中,一直都没有了解过帝国方面的消息了?”

    林寻忽然问道。

    “呃,应该如此,除非发生惊天变故,否则,弑血战场和帝国方面,也只能时隔三年才能沟通一次。”

    老黄点头。

    “两年半之前……”

    林寻沉吟,“那时候自己似乎才刚进入紫禁城不到半年时间,才刚刚认证了灵纹师的身份,参加了帝后的三百岁寿宴……”

    “这岂不是意味着,在这弑血战场中,几乎没人知道自己在这两年半中所做的一切事情?”

    想到这,林寻唇角不禁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这样也好,关于自己的消息越少,处境就会越安全……”

    “老黄,你听说过洗心峰之主的事情吗?”林寻忍不住问。

    老黄一愣:“洗心峰之主?那是个什么鸟玩意?”

    林寻顿时大笑起来。

    老黄愈发疑惑了,眼前这少年也太奇怪了,处处透着神秘,俺不管如何,这铁定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否则,怎可能在今日被孤身一人送来弑血战场?

    这待遇,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

    ……

    “将军,属下有急事禀报。”

    卢文庭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然后叩响了身前那紧闭的房门。

    “进。”

    房门无声无息开启,房间空间不大,但异常干净整洁。

    此刻正有一位须发漆黑如墨,浓眉虎目,不苟言笑的威严中年端坐在书桌前。

    他纵然是坐着,也有一股龙盘虎踞的气概。

    他就是帝国七号营地的执掌者,上将军长孙烈!一位杀伐果决,行事刚烈霸道的生死境王者。

    “将军,今天咱们营地来了一个奇特的少年……”

    卢文庭不等询问,就主动开口,将关于林寻的一切和盘托出,并且特意点明,林寻是今日抵达弑血战场。

    原本,长孙烈并不甚在意,纵然听到林寻斩断一名暗蛮皇子的手臂,也只是让他微微挑了挑眉毛。

    可当得知林寻今日抵达时,长孙烈腰脊猛地挺起,那一刹那,简直若一座山峰从平地拔起,直插云霄,给人一股扑面而至的压迫气息。

    “一个人?”长孙烈问,眸子中神芒流溢。

    卢文庭将那一封密函递过去:“这是弑血王大人的亲笔推荐信,还请将军过目。”

    长孙烈拿过一看,眼眸先是微微一凝,而后一对漆黑如墨的眉毛顿时紧锁起来。

    密函上只有一句话:“公平处事,无需特殊照顾。”

    ——

    PS:关于给“男生最佳作品”投票,请童鞋们投免费的,每天人都有5张免费票,花钱就不值当了,没必要,咱们重在参与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