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2章 .魂棺
    “滴答——”一滴腥红的血液从天而降,缓缓滴落在地上,四溅而开,血液是穿过一道身影滴落在地面的。

    这道身影如同空气一般存在,飘渺虚无,此身影是一名年若十**岁的少年,眉清目秀,眉宇之间透露一丝丝稳重,薄唇紧抿,久久未动。

    良久,少年才缓缓睁开了双眸,双眸之内宛如九天银河深邃得让人难以揣摩。

    少年盘腿而坐,怀中有一道身影,一袭锻红凤鸣吉祥拖地红裙,头戴金黄璀璨夺目的凤冠,点缀世间年华。

    只是身穿这华丽喜庆婚束的竟然是一道森森白骨,少年眼眸透露着一丝丝荒凉,扫过周围,六具庞大的石像围绕着他,石像的模样尽管形态各异。

    但在少年眼中似乎都显得有些狰狞,除了那名飘渺出尘的女子以外......

    万籁俱寂的周围,白茫茫一片,尸骨成山,断兵残刃散落在遍地,说不出的沉重。

    此时天空中,虽然都在不断变换着颜色,然而只有一处,一直是呈乌云之状。

    滚滚乌云化作狰狞人脸,双眸森然露出,瞳孔转动之间足以令人毛骨悚然,血盘大口一张,大口之内翻腾汹涌,大开大合之间,几具白骨从天而降。

    “啪嗒——”一具白骨从天空中摔落,撞击在尸山之上,头颅断裂,滚落而下,森白的头颅之上,还有些许碎肉升腾出丝丝热气,诡异地让人沉寂。

    “困我千秋与万世,唯有烟语伴长存,昔日已归往日兮,尘土消散终不回,我只闻今世之朝,谁主世间浮沉地,还我一条血海之路便可.....”少年横抱着枯骨缓缓站了起来,声若洪钟缓缓落下,荡离在这片广阔空间之中。

    “咚——”就在此时一口布满怪异符文的黑色棺材从天而降,巨响动荡云霄,震碎九幽,烟尘滚滚,弥漫四散间,棺材缓缓打开,少年面无表情,一步一步抱着枯骨缓缓踏入棺材之中。

    随着黑色棺材缓缓合上,从石像之上,落下一金一紫两道光芒灌注入棺材之中,一道声嘶力竭的声音幽幽传出,随着棺材冲入云霄之中,响彻九天之内。

    流沙城,杨府,一口墨黑色棺材从天而降坠落杨府之中,天空异象横生,风起云涌,悲鸣阵阵,众人仰望以为是它来了……

    墨黑色棺材恍如魂魄,众人只见异象,看不见其棺,棺材没入杨府后便是消失不见,犹如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没有人知道,棺材去了哪里,棺材中的女骨头去了哪里,棺材中的男灵魂又去了哪里…………

    在床榻之上有一名少年,少年额头突然一道印光流露,全身躯体一颤,良久竟缓缓睁开了双眸,入目是白帐紫木之床,双眸透露丝丝迷茫的神色,良久挣扎起身,环视着周围,房间之内杂乱无章,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女子渎衣渎裤。

    “我.....是谁?我怎么脑海一片空白?”少年眉头一拧,伸手拍了拍自己脑袋,试图想起一些什么,可却是一阵徒劳。

    走下床来,来到紫檀桌跟前,桌上摆放着一面铜镜,少年下意识往铜镜看去,一道身躯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一袭乌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上等裘皮。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

    正在少年怔怔出神之时,一名家丁缓缓走了过来“杨尘少爷,老爷有请!”家丁望向少年的眼神,有些许鄙夷。

    杨尘?我叫杨尘么?我竟然连自己的名字也忘了,我失忆了?少年皱起一抹好看的眉头,这样呢喃着,点了点头便紧随而上,他也是非常迫切想要知道,其中生了什么,为何一切的记忆都丢失了。

    待杨尘跟随着家丁来到了杨府正堂,堂内聚集了众多之人,当他出现在众人面前之时,年轻一辈之人都流露出了嘲弄的笑容,双手环抱一副看戏的模样。

    此时杨彪眼眸投向了自己这个让人厌恶的儿子,神色一沉“尘儿,你为何如此糊涂?”

    杨尘流露一片迷茫,完全不明白突如其来的问话。

    杨彪探出大手重重拍了一下紫檀桌,伸手颤抖指着杨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公主乃万金之躯,你真乃鬼迷心窍,胆敢对公主下药!!就算没有成功,也足以让你头点地,你简直.....丢尽了杨家的脸面!”

    杨尘眼眸微微一怔,公主?他虽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对于公主这些还是非常清楚,公主乃是一国之君的女儿,如此说来自己岂不是....想到这里,眼眸中的迷茫之色更为浓之,自己为何会做出如此糊涂之事?

    此时大长老眼眸透露一抹不着痕迹的神色,伸手抚须道“事已至此,杨家主说再多也是无补于事,何不让他好好吃上一顿饱饭,送他上刑场?”

    “说起来,在宋国之内可算幸运的了,最起码在处死的前三天,还可以留在家中与家人相聚,这可是在其他国家未曾出现过的事情,如今三天已过,杨尘你便好好吃你的最后一顿晚饭,随后会有人亲临带你上刑场。”四长老露出一抹微不可及的笑容,幽幽说道。

    此时,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一袭紧身青衣包裹着曼妙的身材,小手大开整个人挡在杨尘的面前,下唇紧咬,眼眶渐红,逐渐松开咬着的下唇,一道哭腔“我不许你们带走我哥!爹!莫非你也不要哥了吗?”

    杨彪眼眸紧闭,右手紧紧一握,听到这句话后,身体为之一颤,正当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却是传来一道阴柔之气的男声“皇上驾到!”

    众人一闻,连忙起身走出正堂之外,其中有一名少年在路过杨尘之时,露出一抹阴沉的笑容,不过很快便是收回,踏出正堂。

    杨彪身体一颤,虎背熊腰的杨彪如今走起路来,却是显得那么不稳,缓缓来到杨尘身边,重重叹了一口气“出去再说.....”

    少女听闻皇上驾到,心如死灰,眼泪不争气的往外涌出。

    杨尘对于袒护自己的妹妹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伸手牵起自己妹妹的手,低头轻柔说道“有些事情总该面对的,如若真要砍头,那也是我命该如此,跟我一起出去吧。”

    “可是......”少女欲言又止,眼泪不断往外涌着。

    杨尘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放在自己嘴边“嘘....安静的跟在我身边就好。”杨尘不想让自己这个妹妹伤心,尽管记忆不存,但不知为何,对这个妹妹,却是有着浓厚的感情,或许血浓于水的问题。

    少女一脸木然,神情恍惚怔怔跟在杨尘背后“自己这个哥哥似乎变了,前两天还是一副哭丧的模样,如今却是稳重地让我也感觉到陌生起来……”

    杨尘走出半步,却是适时转过头来,环视府邸一圈,怔怔出神问道“娘亲呢?”

    话落,少女娇躯微不可及一颤,抬起双眸流露一抹心痛“哥……你还是无法忘怀娘亲的抛弃么?当初既然她狠心离我们远去,你为何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她?”

    杨尘神情恍惚,听此一言,似乎娘亲在很久之前便离他们而去,看见少女的落寞神情,他眼帘低下,流露一抹哀伤,抿了抿唇便不再涉及,以免引起她的伤心之情,转身往外渡步而去。

    心底实则对于自己为何会失忆一直耿耿于怀,之前的一切到底生了什么,莫非自己真是属于无恶不作之人?突如其来一切让他陷入了迷茫之中。

    杨府之外,宋旗飘飘,兵临府邸,众人抬轿,金黄的龙椅之上,一名中年男子,一身正气,身穿金黄色五爪金龙袍服,头戴金冠,面色甚是沉重。

    本来杀个凡人,皇上是不会亲自移步的,但宋国内,只要斩杀的是皇亲国戚,皇上都会移步到他们家门,这是从先皇便传下来的规矩,据说是对皇亲国戚最基本的尊重,毕竟杀的不是老百姓。

    在其旁边的是一乘粉色轿子,轿子之上坐着一名倾国倾城的美貌女子,女子一袭浅粉色飘廖裙纱裹紧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

    抹胸蓝蝶外衣遮挡着白皙肌肤,周旁蓝色条纹,细看却现暗暗蓝光。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摇曳人心。

    散落肩旁的青丝如瀑,用紫金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

    女子薄施粉黛,淡扫蛾眉,美眸如同一汪清泉洁净的毫无杂质,丹唇诱人,年纪轻轻,一身气质便已脱俗出尘。

    紧紧吸引着众多青年的瞳孔,难以挪动分毫。

    “末将杨彪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杨彪一挽下摆,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恭敬说道。

    杨府一家大小,都是纷纷附和着。

    在皇上身边有一名山羊须的中年男子,尖嘴猴腮,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此时望向大长老露出一抹不着痕迹的笑容。

    大长老也是会心一笑,便是低头静静等待着。

    “时辰已到,来人!把犯人杨尘带走!!”皇上眼神投向杨尘之时,变得极为之厌恶,雄声落下。

    “且慢!”杨彪突然大手一举,缓缓站了起来。

    眼见如此,其他将军大手搭在了佩刀之上,神情凝重的看着杨彪。

    皇上眉头一拧,神色一沉“杨卿家还有何事?”

    杨彪面色不变,不急不缓说道“末将有一物,皇上先看上一看,再做决定,也不晚。”

    说着,便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璀璨夺目的金牌,上面雕刻着一个免字“此乃先皇所赐的免死金牌,可免一人,如今我用在我孩儿上,还望皇上开恩。”

    此金牌一出,众人都是为之一颤,特别是杨府等人,万万让人意想不到,竟然杨彪还有此等之物。

    皇上眼眸甚是不悦,将目光投向旁边曼妙的女子。

    女子眼眸无丝毫波澜,樱唇轻启“既然如此,父皇便随他而去,如今他已成了宋国的罪人,臭名远扬,众所周知,活着反而比死去还要痛苦.....”

    皇上听闻女子一席话,认真思索一番觉得颇有道理“唔……似乎颇有道理。”

    杨彪心中一松,如蒙大赦,艰难咽下一口唾沫,杨尘缓缓抬起眼眸对上了同样在打量着他的女子,女子双眸微微一怔。

    与往日贪生怕死之状不同,如今双眸深邃得让人难以揣测,面容波澜不惊,倒是让她柳眉微蹙暗暗疑惑。

    而在杨尘心底却又是另一番感受,自己虽说失忆,但若真是对此女生有歹心,心底为何一丝感觉都没有,眼前女子虽美,可他却生不出一丝涟漪。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杨卿家贵为中将军,教子无方,被贬为草民,杨府由....杨家大长老担任。”皇上话锋一转,让杨彪心如沉落谷底,面如死灰,双手无力垂下,免死金牌因此缓缓摔落在地上。

    杨彪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有人从中作梗,那他也愧当将军如此之久,恐怕大长老早已对他这个位置虎视眈眈,与朝廷中人暗中勾结,来造此一出。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出事仅仅三天,这种事情已经传遍宋国,恐怕也是大长老有意而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