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3章 .胯下之辱,意深情重
    杨彪一家被贬为草民,用所剩的积蓄买了一处普通的瓦房,一家三口安稳的住了下来。

    这些天来,杨彪面容憔悴,终日依靠为人打铁为生,每当看见有将领出境,杨尘都能从他眼中看出丝丝渴望,随后便是深深的失望。

    时而夜晚都能听到低沉地泣声,在说着,先皇,末将无法为你保住江山,被奸人所害,末将对不起先皇知遇之恩,听到这些话语,杨尘心如刀割,双眸失神,有时候真的很恨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若不是自己,这一切便不会生,不由得令他深深地自责。

    杨尘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之上,他只想一个人好好散散心,自从醒过来后却是记忆尽失,本想问自己妹妹,但每当一看到她愁眉苦脸的哀愁模样,实在没有勇气提及自己亲手造成的大祸,要提及也起码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再说,她还小,应该活在笑容之中,不应该跟着自己承担这些不该有的冷眼嘲讽。

    因此杨云紧随其后的动作让他脚步停滞下来,周围老百姓看见都是流露出同样的表情,鄙夷的神情。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这不报应就来了。”

    “哼!罪有应得。”

    “该死之人,却苟且偷生。”

    “......”

    杨尘嘴角扯出一抹苦涩,听着他们的疾言厉色,心中却是在暗想,以前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让众人恨之入骨的地步?

    “妹妹,你别跟着我.....”杨尘眼眸低垂,突然开口说道,语气之中充斥一丝颤抖。

    “哥……”杨云美眸一垂,心中一痛,脚步连连跟上,两人走进巷子当中,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在巷尾看见了熟悉的人影。

    “杨尘,没想到,你爹都要靠打铁为生,你们两兄妹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闲逛。”一名少年,面带嘲弄之色缓缓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名不怀好意的少年。

    “杨铭!我们如何做,与你何干?”杨云眉头倒竖,眼眸流露一抹厌恶,显得颇为生气。

    杨尘牵起杨云的小手,转身就走“不必与这种人多说什么话。”眸子之中没有丝毫波动,虽说记忆不存,不过看着此人的嘴脸,听其话语便知不是好人

    然而又是几道身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把他们围死在狭窄幽暗的巷子之中。

    “你们想干嘛!”杨云小手一颤,略微有些害怕娇喝道。

    “我想干什么?待会你们就知道了。”杨铭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杨尘咬了咬牙,把杨云护在墙角之上,沉声说道“有什么冲我来!别伤害我妹妹。”

    杨铭突然咧嘴一笑“你没资格叫我怎么做!”说着身形一动,带起一阵劲风猛掠而过,大手探出,按住杨尘的脑袋猛地往潮湿的地面重重落下。

    “嘭——”水花四溅,杨尘脑袋被震地头疼欲裂,双眸圆睁,血丝游离。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哥哥.....呜呜....我求求你们。”杨云想要上前帮助,却奈何被两名少年死死抓住双手,任凭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开来,眼眶一红,无力哭泣哀求道。

    杨尘脑袋被杨铭大手死死压着,脸庞紧贴着冰冷的地面,杨尘面容扭曲,眼眸流露一丝不甘,艰难扯出一句话“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你们已经得到了你们所要.....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呵.....为什么?”杨铭沉笑一声,随后面容变得越阴沉狰狞,咬牙切齿说道“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五年前,有一户人家姓黄,一家十几口生活在黄家村,其乐融融,后来因为瘟疫爆,全村上千人口,死伤惨重,我爹上报朝廷派人相救,来人就是你爹杨彪!!“

    “本以为是全村的希望,却奈何竟然是噩梦的开始,你爹竟然冠冕堂皇说着,此瘟疫传染之厉害,绝不能让其泄露出去,因此派人放火烧村,将黄家村里的人活活烧死。”

    “也许上天有眼,我爹带着我跳进河水之中,才免于一死,后来得高人所救,我们两父子才得于生存下来,后来我爹千方百计的找寻你爹的踪迹,为的就是报这五年前的血海深仇!“

    ”我....我全家,除了我和我爹,全部活活被烧死,我娘葬身火海之中,那呼喊的声音,那痛不欲生的动作,我如今还历历在目!一切就因为你那狗杂种爹!!”

    杨铭越说越是激动,眼眸圆睁,口沫四溅,大手按住杨尘的脑袋力度更为之加剧,胸膛急剧起伏,狰狞地呲牙咧嘴,一拳轰击在杨尘脸庞之上,杨尘眼角瞬间蔓延出腥红的血液。

    “我们在你们杨家足足隐伏了五年,不惜跟你们一样的姓,为的就是将你们通通赶尽杀绝!!”杨铭近乎咆哮出声,大脚踩在杨尘的脸庞。

    似乎这样还不解气,对其余两名少年说道“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你们两个当着他的面,好好享用他妹妹的血红之花!”

    两人一听,连忙大喜,满脸流露出兴奋的表情,摩拳擦掌,舔了舔猩红舌头。

    杨尘一听,心中大惊,连忙想要挣扎起来,却奈何自己的脑袋被杨铭大脚踩的死死,连忙惊恐哀求道“求求你!不要,不要伤害我妹妹!!”

    “哥!!没事的,我就当被狗咬!!”杨云被两名少年撕扯着身上的衣服,露出雪白的一片,眼眸露出绝望的神色,泪流满面,贝齿紧咬,痛哭淋漓。

    杨尘看见她的衣衫被逐渐撕扯开来,双眸通红,恍若癫狂,嘴唇哆嗦道“不!不!!我求你,只要你放了我妹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放了她。”

    杨铭突然嘴角一勾,非常享受这感觉,伸出手止住两名少年撕扯衣服的动作,低头看着被自己践踏在脚下的杨尘,缓缓问道“哦?做什么都可以?”

    杨尘胸膛急剧起伏,艰难说道“对!只要你放了我妹妹。”

    杨铭突然落下爽朗的一声“好!既然如此,我便给你一次机会!”说着松开踩住他脑袋上的大脚,大脚顶住墙壁,咧嘴一笑“只要你从我这里底下爬过去,我便放了你们两个。”

    闻言,杨尘面色苍白,双眸难以置信的睁了开来,袖袍下的双手捏的指甲泛白,全身在微微颤抖。

    “哥!士可杀,不可辱,你不能这么做!!云儿没什么。”杨云失声大喊道。

    良久,眼见杨尘无动于衷,杨铭开口道“你们两个.....”

    “别!我爬就是......不过我希望你遵守你的承诺。”杨尘面如死灰,双手颤抖的撑起身子。

    “当然!”杨铭面露嘲弄之色,周围的少年全部附和着“钻过去!钻过去!”

    “不要啊!哥!!”杨云痛不欲生,声嘶力竭道。

    杨尘跪地缓慢爬着,脸色煞白的缓缓说着“云儿,哥已经做错了上半辈子,悔恨不已,如今哥不想再做错下半辈子,悔恨终生,与你相比,这屈辱算得了什么?”

    杨尘闭着双眸缓缓往杨铭胯下爬去,全身依然在颤抖,心底却是蕴藏着无尽的愤怒。

    “你爬过去,就再也不是我哥!我没有你这个窝囊废哥哥!!”杨云眼眶通红,不断挣扎嘶吼着。

    杨尘扯出一抹苦涩“也好.....”如此说着,便是毫无顾忌般,爬了过去,似乎用尽全身力气一般,杨尘艰难撑住自己身子,在众人眼下,他爬过了杨铭的胯下,那种憋屈的滋味在心头隐隐作痛。

    “哈哈!!看到没有,这就是杨将军的儿子和女儿,妹妹天生废柴不得修灵,哥哥可以修灵,却是终日沉醉于酒色之中,酿此大祸,真让人可悲的一家人,兄弟们我们也该走了......哈哈。”杨铭似是出尽了心中的怨气,一脚将杨尘踹倒在水泊之中,无所顾忌大笑一声。

    离开之前,杨铭露出一抹阴沉的笑容,不是他仁慈不杀杨尘,而是还未是时候,先让杨彪感受此番凌辱痛苦,随后便会大打出手,如此一来他们就有正当的手段将其杀之!!

    如果现在杀了杨尘,他们便是罪人,在宋国的一切地位也会因此受到动摇,宋国毕竟还有王法,不是乱世,一切只不过都是在他筹谋之中。

    时候一到,那么该死的自然会死……

    “轰——”天空中一道惊雷掠过天际,将两人的面容照映的极为之清晰,倾盘大雨直接落下。

    “啪——”杨云泪流满面的给了杨尘一巴掌,声响贯彻小巷之中。

    “为什么!你明明可以修灵,为何平时不好好修灵,却是要沉醉于酒色之中,你就这么喜欢调戏良家妇女??那你来调戏我如何?”杨云面容有些苍白,把自己肩膀撕开一半,露出雪白一截,和通透的锁骨。

    杨尘痛苦地捂住脑袋,任由大雨抽打着自己脸庞,满脸的悔恨之色,可是他又可以如何抉择?如若是有关于他,哪怕是死!也决不作出此屈辱,可是为了自己妹妹的清白自身,这胯下之辱并不算什么“我....我错了,相信我,我以后会好好修炼,不会再让你受人欺负。”说着,想要给杨云一个温暖怀抱,让她心灵得此安慰。

    杨云退后两步,双眸流露出失望神色“我心目中的哥哥,本该顶天立地,铁骨铮铮,尽管你之前一直游手好闲,无恶不作,但是我依然相信你会改过来“

    “但是如今你却是行胯下之辱,就算死,你也不该如此之做,我没有你这种哥哥!!”说着便是转身离开,泪水融入大水之中流淌而过。

    杨尘倚靠着墙壁,仰望大雨,苦涩喃喃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保护你,胯下之辱又何妨?我实在不愿意让你受罪,就当我辜负了你的期望.....”

    逐渐的,杨云的身影消失在小巷之中,杨尘眼泪再也忍不住涌现而出,自己所犯下的错,就该自己偿还,今日胯下之辱,来日必十倍还之......十倍还之!啊!!

    杨尘迎着狂风骤雨,猛地仰天嘶吼一声。

    声嘶力竭的长啸之声,充斥着浓厚的不甘与屈辱,双眸暴睁间血丝游离,瞳孔宛如要挤出眼眶一般,面容有些许狰狞可怕,瞳孔之内最深处,竟然有一团难以察觉的紫色光芒。

    随着紫色光芒逐渐在瞳孔之中放大,墨色的眸子内竟然倒映出一张紫色人脸,人脸咧嘴森然一笑,嘴角咧到耳边,眼眸阴笑颤动。

    “轰——”幽暗的小巷之中,大雨滂沱,又是一道惊雷划破天际,银光闪耀间,露出小巷中诡异的情景,在杨尘的背后,他的黑影被拉长延伸。

    身影在银光闪耀一刹那,一团紫气自黑影间化作狰狞人脸冲天而起,沿途落下刺耳的阴笑声。

    杨尘双眸紫,宛如失神,面容呆滞间,紫色人脸宛如在释放他的怒气一般,仰天大笑,笑声如雷响彻流沙城,冲天之姿,残影连连,竟然直追刚才那一道天降之雷。

    紫气化作滔天大手虚空一探,一股浑厚霸道的力道直接将那惊雷湮灭在掌心之间,惊雷顿时化作疾走银蛇从指缝间流逝而去。

    “诸天神魔,还我血躯!”紫色人脸流转而动,唇口大开大合间,一股霸气侧漏的气息兀然落下,只是这惊为天人的一切,周围的老百姓完全不为所动,似乎这道威压如天的紫色人脸根本非凡胎肉眼所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