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4章 .道灵
    翌日,万籁俱寂的天空,刚翻出一丝鱼肚白,杨彪正准备出门打铁,身穿朴素布衣,却是从门缝掉落一封书信。

    浓眉一拧,打开书信一看,顿时微微一怔。

    “爹,孩儿对不起你,这些年来一直不思进取,酿成大祸,导致爹面容日益憔悴,孩儿于心不忍,一人做事一人当,孩儿打算自己闯荡江湖,待修灵有成之时,再回报爹的养育之恩,如今我形同废人,臭名远扬,实在没脸面留在爹的身边,天气开始冷了,要注意身体。”

    “云儿还小,虽然她不能修灵,但是爹可以教她读书,听闻宋国之内,修灵虽然大受欢迎,但是书生略有小成,并不会比修灵者差多少的,一旦有望成为状元之花,也是家门之幸。”

    “还有替我向她说一声抱歉,只不过有些东西付出了,总会要还的,不管谁都逃脱不了!最后提醒一句,大长老与爹可谓有血海深仇,一定要多加小心,实在不行就带着云儿搬离流沙城吧,我走了,你们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杨彪老眼一红,分明看到信封之上有着点点泪痕,望向天际喃喃道“或许....这就是他的一生之中的转折点....”对于关于大长老的那一段话并没有流露多大的惊讶,几日下来,他早有怀疑。如今只不过是证实了他心中所想。

    “哥!!”起床的杨云,现床上并没有杨尘的身影,连忙打开门心慌冲了出来。

    杨彪将书信伸到杨云的面前,重重叹了一口气“你哥他已经离开了.....”

    杨云微微一怔,当读完书信之后,心中满是愧疚“我不该如此伤他的心.....”

    杨彪把杨云紧紧拥入怀中,露出一抹动容“什么荣华富贵,都没有你们两个重要,或许这对他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哥.....”杨云小手紧紧抓着书信,双眸紧紧闭上,眼泪忍不住滑落而下。

    杨尘走在大街之上,昨夜却是沉思了很久,没有昨天生的一切,说不定自己都不能如此下定决心,在这个修灵者为天的东洲大地中,实力掌控着一切,只有站在最高之端才能不受其辱。

    回头看着杨府,眼眸之中流露出一抹深深的坚定神色。

    “会有那么一天的.....杨铭。”杨尘低沉喃喃说道,指甲捏地泛白,身躯微微一颤,转身便是往城门走去。

    路经一处,人满为患的地方,杨尘微微一怔,随后走上前一看,原来众多老百姓都在坐着板凳之上,围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听着他说着故事。

    貌似是名说书人,杨尘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上前,众多老百姓听的太过于入迷,以至于根本没现杨尘的存在。

    老人长眉遮眼,身穿破烂布衣,手撑着拐杖,侃侃而谈。

    “传闻东洲大地之大,辽阔无边,横跨数十万大山,东临赤地千里,分五山,泰山,恒山,嵩山,华山,衡山,世人听闻是山,以为是山其实不然,每一山为一片辽域。”

    “我们宋国也只不过是泰山的一片弹丸之地,不同的是,我们宋国扼泰山之喉,位于肥沃之地,人杰地灵,英才倍出。”

    “传说缥缈境内,羽化登仙,御剑飞行之人比比皆是,但这并非是我们凡俗之人可以接触的。”

    “就算是化灵境,在流沙城也是少有人及。”

    就在众人听的入迷之时,天空之中乌云密布,翻滚不休,云海在奔腾,突然狂风大作,天地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杨尘看着突如其来的变化,眉头拧起,暗暗疑惑,此情此景甚是怪异。

    说书老人,抬头一看“要来了……”

    众多老百姓抬头看去,从他们的眼中都可以看出丝丝无助,与绝望。

    “这个月的是谁?”

    “刘大婶的孙女……唉,造孽,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这个噩梦?”

    “嘘,可不许在道灵面前说这些,管好你的嘴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唉。”

    “……”

    杨尘听的莫名其妙,随后便可见天空一道庞大的狰狞人脸,咆哮嘶吼,双眸如炬,大口之内乌云急剧倒腾旋转,似是要气吞山河之势,狂风怒卷。

    这是什么怪物?!还有为什么众人似乎已经习惯这个怪物的存在一般,众人只是抬头看了看,并没有落荒而逃。

    突然杨尘瞳孔狠狠一缩,城墙之上绑着一小女孩,小女孩额头有一道符文,泪流满面失声痛哭着,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没有人上前救她。

    不远处一位妇道人家,掩面痛哭,丈夫紧紧将她拥入怀中,满脸不甘。

    到底所谓何事?杨尘双眸怔怔出神,完全搞不懂其中状况。

    若说怕,却为何不逃?若说不怕,为何面露痛哭,而不敢上前救人?

    就在此时,天空中狰狞的人脸咆哮嘶吼着冲破云霄,带动着云蹦四涌,狂风大作缓缓落下。

    一层层黑云化作天阶,重重叠嶂,血盘大口张开间,似有数百万生灵悲鸣怒吼,摧毁着众人的心灵。

    莫非,他们是要将这小女孩献祭于眼前的狰狞人脸?!

    可恶,怎么可以这样做,那只是一条无辜的生命!!

    杨尘奋不顾身往城门冲去,迎着狂风欺身而上。

    狰狞人脸已经覆盖城门之顶,黑云压顶,威压如天,杨尘仰天怒吼“天煞的,有本事冲我来,她是无辜的!”

    “天啊,这不是杨家那二世祖?!”

    “他在干嘛?莫非他在救刘大婶的孙女?”

    “我看他是想要害死我们,赶紧去把他赶走!”

    “你这个害人精,赶紧给我滚回来!你是不是不害死我们不罢休!”一位大汉迎着狂风连忙踏上,怒气冲冲大喝着。

    杨尘视若无睹,伸手去解城门之绳索,将小女孩放了下来。

    “完了!乡亲父老们,马上撤离此城,一刻都不能停留!”大汉面如死灰,整个人微微一颤,惊恐地看着前方,随后大手一挥对着大街小巷的老百姓雄声落下。

    “啊——怎么会这样,这个害人精,真乃不得好死!”

    “本以为被贬为草民就可以过上安安分分的日子,没想到却是依然逃脱不过这个害人精!!”

    “爹!”一个小孩子跑的过急,导致鞋子都掉在半路上了。

    “不要了!”一位男子抱起小孩子,神色慌慌张张连忙逃离。

    一时之间,周围惶恐一片,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乱逃,路边小摊全部倒下,散落一地的零零碎碎,场面一片狼藉,惊恐声时而四处起伏。

    杨尘抱着小女孩,怔怔地看着人群,眉头拧紧“这到底是所谓何事?为何现在又如此慌张?”

    小女孩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父母,连忙挣脱开杨尘的怀抱,往上跑去“娘——”一声稚嫩的声音幽幽落下。

    “女儿你走吧,娘不能要你。”妇女心如刀割,将小女孩推倒在地上,狠心掉头就走。

    “哇——娘不要豆豆了。”小女孩摔倒在地上,泪流满面,哭的哇哇大叫。

    杨尘见此,愤愤不平大吼道“混蛋!你怎么当人娘亲的,连自己孩子都不要了!”

    妇女眼眶通红“你懂什么,败家子我们被你害惨了!”

    杨尘还想问什么,天空的乌云人脸蓦然落下,一股威压如天亲临于他的头顶之上。

    “那家伙得罪了道灵,要被吃了!”

    “我们也要赶紧跑,否则会被屠城!!”

    “不对劲,你们看!”

    杨尘直视着庞大的狰狞人脸,为何心中没有丝毫恐惧之感,反而有种熟悉感觉。

    狰狞人脸盘旋在空中多时,突然低沉一笑“嘎嘎嘎——”逐渐消散离去。

    天空之中,呈遮天蔽日之势的乌云逐渐褪去,露出湛蓝的天空,狂风停下,流沙城内一片狼藉,众人满目惊疑。

    大长老出现在瞭望台上,双眸惊疑地看着这一切,喃喃说道“道灵竟然退散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在其身边的二长老,面色凝重“莫非是因为杨尘?”

    三长老轻蔑一笑“二长老别开这玩笑了,道灵怎么可能会因为他而退散。”

    四长老不屑笑道“就是,就凭那败家子,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恐怕另有玄机。”

    一名高挑的少女,留着一束长长的刘海,披肩散,青丝散出幽幽兰香随风而散,穿着紧身衣衫,将傲人的身材完美毕露而出。

    少女美眸轻抬,流露出一抹神采“道灵退散了……闻所未闻,是因为他么?”

    “怎么回事?道灵竟然自己退散了,这么多年来闻所未闻。”

    “怪事了……”

    “我女儿额头的印记竟然消散了!苍天保佑啊,感谢苍天。”

    杨尘虽然不是很明白怎么回事,但既然小女孩没事就好,看着他们又团圆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模样,杨尘难得露出一抹微笑。

    转身离开了城门,落下一道落寞的身影,众人望去,不知为何竟然心中恨意渐散。

    “娘,是刚才大哥哥救了我,不是什么苍天。”小女孩非常不满自己娘亲的话语,小手指着杨尘奶声奶气说道。

    走出城门不远处,杨尘忍不住回头一看,或许自己本不该属于这里,不管未来的路有多么的难走,身体和心灵总该有一个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