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5章 .御龙宗
    走出城门,周围万木林立,山岳环绕,时不时传来一两声猛兽咆哮之声,震动山林,回荡不绝。★

    眼下最重要明白的是,应该如何去修灵,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他自己也无法修炼,只得见步行步。

    走了很久,穿过一道翠竹林,翠绿的竹子掩映间露出一座别致的庭院,庭院之内,柴火生烟,袅袅升起。

    旁边小河涓涓细流,青石板上布满了雨花石,让人感觉宁静而独秀。

    走到河边,伸手接了点清澈的河水喝了几口,甘甜回味,杨尘微眯着眼眸,感受着一缕缕温暖的阳光,平息自己内心的烦躁,尽量不去想那受辱的画面。

    “你是谁?”突然从杨尘背后,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

    杨尘疑惑回头看去,只见说这话的是一名十**岁的少年,倒是比他还要大上一两岁。

    打量少年一眼,一身平凡布衣却遮掩不住,他那不羁帅气的面容,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黑色长束起,只留一束在额前,薄唇紧紧抿着。

    杨尘缓缓站了起来,想必他就是这庭院的主人,双手抱拳道“我叫辰杨,路经此地,盘缠用尽,冒昧想要借宿一番,多有打扰,还请多多包涵。”杨尘知道自己臭名远扬,不敢报出自己的真名。

    这才注意到,少年背后竟然还有挂着一把剑,杨尘眼前一亮。

    少年眼神一凝,打量着杨尘,随后缓缓说道“不管你是谁,请远离此地!”

    “然儿,不得无礼。”此时从庭院里一草屋之中,走出一名年过七旬的老人,白苍苍,拄着拐杖,出声劝责。

    “爷爷,如今世道之乱,人心不古,防人之心不可无!”萧然回过头出声怪责。

    老人摆了摆布满皱纹的老手,颤颤巍巍说道“然儿,爷爷走过的路,比你吃的米饭还要多,我一眼便能看出所谓的好人与坏人。”

    此话一落,萧然哑口无言,他爷爷这句话还是非常有说服力的,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萧然再把他赶走也就说不过去了。

    杨尘本来都打算离开了,却没想到出现了一个老人,峰回路转。

    “小伙子,你今晚就留在这里吧,外面飞禽走兽横行东洲大地,你只身一人实在太过于危险。”老人慈眉善目的微微一笑。

    杨尘心中一喜,连忙抱拳感激道“你们能收留在下,在下不胜感激。”

    夜晚时分,繁星如画,月如银盘,草屋之内,萧然正在做着晚饭,老人拿着一小板凳缓缓走了过来坐下“年纪轻轻,为何心事重重?”

    杨尘逐渐收回思绪,眼眸一阵落寞“因为自己做错了一些事,导致连累了家人,如今却是愧疚不安。”

    老人微微一笑“那你应该怎么做?”

    杨尘眼眸一凝,透露一抹坚定“我会为自己犯下的错,作出弥补,也会让凌辱我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老人敲了敲手中的烟筒,喃喃说道“在世上,谁都会遇到愉快与不愉快之事,解决的方法也决定了他往日的成就,如若怀着一股恨意去办事,无论是修炼还是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完美,反而容易失败。”

    杨尘微微一怔,双手缓缓一握,指甲泛白,面露不甘“莫非你要劝我放下一切恩怨,不要报仇?这不可能做到,其中关乎了一个男人的尊严,与家人的荣辱。”

    老人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杨尘肩膀“哈哈……非也非也,只是叫你别多做无用之功,你懂何为人上人?”

    杨尘沉思一番,坦然的摇了摇头“恕晚辈愚钝。”

    老人抽了一口烟,吐了一口烟圈,咳嗽了几声“老李头的烟丝就是难抽……”

    这才接着道“何为人上人,能做到喜不笑,苦不怨,悲不泣,怒不吼,这只是其一,意思可以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能决胜千里,让别人猜不透,摸不清。”

    “其二,当遇到令你喜怒苦悲的事情,你依然可以做到不动声色,证明你已经可以很好驾驭自己的情绪,如此一来,修炼可以随心所欲,静心修炼。”

    “遇到仇人也不会抑制不住上去与其搏斗,毕竟一旦修为薄弱,便会被人凌辱多一次罢了。”

    “遇到苦时,却可以转变心态作乐,悲痛时可以哭泣,但需要忍住不在众人哭泣,收放自如,修炼一途,想要悟其道理便不难了。”

    杨尘忽然明白了什么,自己可以愤怒,但是也只有在自己有足够实力的时候,此愤怒才能爆,否则将是愤怒引来又一重的愤怒。

    深吸一口气,不得不说,老人说的的确非常有道理。

    只是自己真的可以做到么?收放自如.....杨尘眼眸低垂。

    “爷爷,开饭了。”萧然此时走了出来,面向老人缓缓说道。

    老人慈祥一笑“这种事情需要慢慢领悟,一时半会是很难明白的,你只要有这个心就够了,先吃饭吧。”

    深夜,吃过饭后,在炽热的篝火旁老人坐在小板凳上,手拿一根棍子不断挑拨着篝火内的柴枝,火星四溅,而杨尘和萧然都一脸认真的围坐在一旁。

    “相传在三千大世界内,在上古时代存在着七界,分别为神,魔,冥,仙,妖,畜,人族,后来七界之争,六道轮回,死的死,活着的经过数百万年的与世无争,全部退化为人族,因此后人之说仅存六道。”

    “据说,每个人的体内都有可能拥有其中六道中一种或两种的血脉,拥有这种血脉者,无不是惊艳之辈,同级别中的佼佼者,只因为每一种血脉都会拥有一种神鬼莫测的能力,我们称之为修灵六道。”

    此话一出,杨尘与萧然眼眸之内都是透露一抹极大渴望,佼佼者,想想都是让人觉得热血沸腾。

    老人看着他们这般模样,轻轻一笑“不过,这种人在东洲大地可谓之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每一次的出现都会伴随着各大修灵门派腥风血雨之争,得到这样一个门徒,绝对是宗门之幸,所以各门各派都会不择手段夺取,就算得不到也要将之抹杀。”

    说到这里,似是想起几年前的那一场腥风血雨之争,东洲大地内各宗各派都被牵动,空前绝后的打斗让人望而生畏。

    “因此,如今其实很多血脉之人,根本不会轻易显露出自己的能力,不然得到荣幸是好处,但同时也是杀身之祸连连。”

    杨尘此时提出了心中的疑惑“难道六道血脉之人,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和常人一样无法分辨其中?那又如何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六道血脉之人?”

    老人接着一笑“这问题问的好,每个人达到化灵境后都会得到灵气,灵气由灵根而生,有六种颜色,分别为金色,紫色,蓝色,黄色,绿色,红色,对应着,金灵,雷灵,水灵,土灵,木灵,火灵。

    而六道之气的颜色也是恰恰如此,买一个辩灵球便足以知道,自己的灵气到底是属性,还是六道之气。”

    “就算是属性之气,也不是人人都有,很多都是平凡的白色灵气,因此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寄予厚望,能有属性之气已经算很不错了。”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都赶紧睡觉吧,已经很晚了。”

    两人都处于对世事充满憧憬的时候,因此都听的如痴如醉,没想到却是要被赶去睡觉。

    屋子内,两张斑纹兽皮铺在地面之上,两人自觉睡上去,把兽皮往身上一盖,整个人卷缩在被窝内,暖洋洋的感觉。

    两人背对着背,各自都怀揣着难以抑制的心思。

    “你有没有什么梦想?”萧然突然背对着他,漫不经心问了一句。

    杨尘眼眸一抹坚定神色一掠而过,喃喃道“我想成为一个能纵横天地之间的人,不受世间的束缚,保护自己重视之人,与自己所爱之人,穿过浮华尘世,相伴终生,这便足矣。”

    萧然微微一怔,随后点了点头“恐怕你也是为了御龙宗....对吗?”

    “御龙宗?”杨尘眉头一拧疑惑问道。

    此话一出,萧然转过头来,诧异问道“难不成你不知道御龙宗?”

    杨尘也转过头来,看着他如此吃惊的模样,还是坦然的摇了摇头“我确实不知。”

    萧然眉头一皱,在宋国之内竟然还有不知道御龙宗的存在,这家伙完全不像在说谎。

    沉吟一番,还是为他解释道“御龙宗乃宋国第一宗门,里面武学精粹,灵谱之繁多,让许多宗门望尘莫及,一旦进入御龙宗,身份便会得到飞跃一般的上升,家门之幸,且俸禄无忧,出人头地,让许多宋国内数以万计的修灵者挤破脑门都想要进去。”

    “最重要的是,御龙宗内一旦有人有能力晋升为宗门门徒,可入龙域选取珍禽灵龙作为自己座兽,那是许多人都非常渴望的,因此每年都会有成千上万的修灵者为进入御龙宗而不苦艰辛修炼着。”

    杨尘似乎想到了什么“莫非你也是为此而去?”

    萧然也不掩藏,坦然地点了点头。

    杨尘被萧然一番话说的心中热血沸腾,随后出言问道“敢问你如今达到什么修为?”

    萧然犹豫一番还是说了出来“九重天,正在冲击着化灵境。”

    “九重天,你用了多长时间?”杨宁疑惑问道。

    萧然伸出两根手指“两年。”

    看着杨宁似乎显得有点不明不白,为了让他更清晰,为他解释道“想要进御龙宗,要达到考核标准,二十五岁之前达到化灵境,这种地步已经算的上非常之不错,要知道有许多人,仅仅修炼九重天都要花三五年,甚至更多,然而进击化灵境一靠悟性,二靠毅力,三靠药物,若有过人的悟性和毅力,冲击化灵境自然无需药物,但不用药物冲击化灵境通常很多人无法做到。”

    说到这里顿了顿,萧然眼眸一凝“而我用了半年时间,已经隐隐摸到了瓶颈,要赶上御龙宗收徒大会,恐怕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如此说来,萧然应该已经算不可多得天才一般的存在,杨尘眼眸透露一股渴望,紧接着问道“距离御龙宗收徒大会,还有多久?”

    “三个月.....”萧然举起三个手指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