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7章 .二阶灵兽
    因为昨夜从老人口中得知幽冥鸽通常乃是身份高的人才拥有,想必应该也是一个修灵者,若真是如此当然再好不过,毕竟他现在就是苦于无人指点。√

    杨尘本来打算住一天便是离开,怕打扰他们,但是老人却是挽留了下来,说是灵山众多,灵兽出没,以他的修为若是没有一定的实力,很容易就会陨落在半途。

    杨尘最主要是怕打扰他们,既然老人也不介意,他便选择留下来,况且他也的确不知道去哪里,不过既然留下来,当然不能白吃白住,接过锐利的斧头,帮老人劈起柴来。

    一两个时辰过后,萧然扛着一只灵兽从山上落下,灵兽如虎,全身通红,充斥着黑色斑纹。

    杨尘抬起头来,甚是好奇“萧然,你扛着的是什么灵兽?”

    萧然伸手拍了拍灵兽躯体,淡然说道“这是一阶灵兽,红斑虎,这家伙可是费了我不少劲。”

    杨尘咧嘴一笑“今晚又可以加大餐了,我也得卖力点。”说着举起斧头将手臂粗壮的木桩,重重劈下。

    很快幽冥鸽竟然又飞了回来,萧然抬头看去,露出一抹诧异的神色“这可是幽冥鸽,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杨尘微微一笑,解释道“这是我昨晚救下来的,随后它的主人说要答谢我一番。”

    萧然眉头微微拧起,并没有说些什么,抗着红斑虎便是直接走了进去。

    幽冥鸽提着一个宝箱缓缓盘绕在他周围,杨尘微微一怔,难道是钱么?可是自己都摆明和他说了要的是晋级化灵境的方法。

    杨尘收敛心神,双手接过宝箱,幽冥鸽这才松开了那双红色的爪子。

    宝箱猛地落入他手中,突然一沉,杨宁猝不及防之下接着宝箱,向前踉跄走了几步,差点直接摔倒在地。

    杨尘艰难稳住身体,吃力将宝箱重重放下“什么东西,这么沉?”

    从金色筒子里取出一把钥匙,当打开宝箱之后,显露出来的并不是杨尘所想的金银财宝,不过他也并非要金银财宝,而是几块充斥着浓郁黑色的铁块,上面有留言称之为玄铁环,环上不断有奇怪的金色符文掠过。

    旁边还有一封书信,杨尘眼神一凝,伸手取出书信,缓缓摊开在手心。

    “化灵境,练精化气,顾名思义,将灵气分化而出,这便是化灵境,但若是要将灵气分化而出,先**必须强横,筋骨需要磨练,当每一次灵气达到饱和无法再吸纳之时,便是需要炼化之时,达到第九重后,冲击体内筋脉,熬过钻心之痛便可化灵出境,这是玄铁环一环重二十斤之余,双环扣小腿,双环扣手臂,一环扣腰身,对于锻炼**可得奇效,小小心意,还望雨花石不要嫌弃。”

    看完书信,墨香缭绕在其鼻息之间,夹带着丝丝清香,杨尘终于明白为什么早上盘腿修炼之时,为何流转不动,原来灵气已经达到饱和,**跟不上导致修炼停滞不前。

    杨尘心生感激,两人素未谋面,却因如此小小的事情,因此感恩他,其实她完全不用这么做,可想而知此人定是什么善人,家教良好。

    取下毛笔,将信纸缓缓平摊在石板之上,手持毛笔悬空而立,沉思一番,才俯身写下“白纸黑墨,寥寥几笔难绘感激之意,红莲之恩,雨花石定当铭记于心,若有缘,你我相见,今日你之恩,以我来日成长来回报于你....或许,对于你来说显得微不足道,毕竟我只是一颗小小的雨花石,但这只是我所能做的回报。”

    写完,把书信塞进金色筒子之内,把幽冥鸽轻轻放飞,逐渐消失在自己眼前,将玄铁环一一扣上,一股压迫感随之而来,身体如同背了一个人一般沉重,足足一百斤扣在身上,尽管达到六重天筋骨达到了质一般的飞跃,但却是依然难以承受。

    沉重几步落下,泥泞之路落下重重的脚印,杨尘似乎觉得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杨尘完全不敢想象在没有修为情况之下,若是将这一百斤挂在身上怕是走两步都困难。

    不过一切贵为坚持,若是连这点都承受不了,恐怕要有负于红莲的这些指导。

    在东洲大地某一处,繁华一角,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高台流水,台之高可瞻望世间各处繁华,钟灵独秀的山岳,云烟漫漫缠绕,恍若仙境。

    高台之上,有一名倾国倾城的女子。

    女子螓蛾眉,巧笑倩兮,皮肤光滑白皙、丝绸般的长柔顺美丽、千万青丝用紫玉簪挽起。

    如削葱般的十指抚于琴弦之上,指间流泻出宛转动人的音乐。一袭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真应了那句,回眸一笑百媚生。

    琴音流转,飘渺忘我,直至传来一声翅膀颤动声,女子才缓缓睁开双眸,墨黑色瞳孔,如同一汪清泉,钟灵独秀,十指轻抚颤动的琴弦,琴音渐停。

    一只幽冥鸽凭空出现,轻轻落在古琴一旁,女子探出轻纱袖口内的纤手,取出金色筒子中的书信,书信摊开在掌心之间,一股墨香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流连忘返。

    看完书信的内容,女子指尖生出火焰将书信燃烧殆尽,化成灰烬扬飞在半空之中。

    “一张信纸,整洁的无丝毫皱褶,一个字,犹如跃然于纸,苍劲有力的字迹深入人心,一席话,性情流露,话简意浓.....雨花石,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似乎事情变得有趣了呢。”女子妩媚的双眸轻轻合上,指尖缠绕着一束青丝,樱唇轻启呢喃道。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十日晃眼便过。

    杨尘也逐渐开始适应起身体的负荷,此时正静静伏于草坡之上,萧然陪同在其旁边。

    两人正屏气凝神紧紧盯着眼前的一头二阶灵兽,双头狂狮。

    身形之庞大足以有两人高大,锐利之爪深陷泥土之中,强而有力的尾巴甩动间,破风声连绵不断。

    “等下我攻其前头,你攻其后腰,趁着现在它在吞噬天地灵气,我们现在小心靠上去,打不过马上就跑,切勿恋战,知道吗?”萧然神情凝重地对着杨宁小声说道,这十天下来,他也对于杨尘的实力有了大概了解,当刚得知他晋升到七重天之时,神情呆若木鸡,这度之快,简直可以与天才而媲美。

    因此才出现了现在的一幕,虽然他感觉到杨尘的实力晋升,感觉甚是怪异,但却是重来不会过问他人事情。

    杨尘也深知眼前二阶灵兽的强横,可以说每差一个境界,实力相差就会有了悬殊的差距,虽然眼前是一头刚刚晋升为二阶的灵兽,但实力依然是他们难以对付的。

    不过两人,都迫切想要对自己实力有一番了解,因此才下次定论。

    杨尘手持锋利的劈柴斧头,身影开始缓缓靠近,气息不由得逐渐急促起来。

    而萧然则是绕道过去,抽出背后的铁剑,两人严阵以待,屏气凝神。

    双头狂狮忽然睁开双眸,盯着眼前的萧然,突然毛倒竖,强而有力的四肢青筋尽显。

    “吼——”双头狂狮仰天长啸一声,猛地一冲,地面留下深深地沟壑,身形之快,翩若惊鸿。

    萧然眼眸一凝,手执铁剑,灵气汇聚双手之处,用力一抖对着双头狂狮头部猛地直接探出,锐利的破风声颤动间,余音阵阵。

    双头狂狮锋利锐爪缠满白色灵气对着汹涌刺来的铁剑,猛地划破长空凌厉拍下。

    “噌——”一道白色灵气划破长空,狂风扑面而来,铁剑应声而断,震得萧然虎口生疼,差点握不住铁剑。

    双眸为之惊诧,没想到二阶灵兽竟然比一阶的强如此之多。

    此时,杨尘双眸凝神,一跃而起,高举露出寒芒的斧头对着双头狂狮拦腰砍下。

    眼眸一眯,将身体的灵气汇聚于左手,猛地狠狠一握,化掌为拳,一股匹练的力量流露而出。

    就在斧头快要砍到双头狂狮的粗壮腰身时,双头狂狮身形一动迅移开,杨尘的斧头凶猛劈在了泥地之上,碎泥四溅。

    “这大餐看来不是一般的凶猛。”杨尘砸了砸舌。

    萧然猛地一咬牙拉起杨尘就是狂跑起来“赶紧跑,还大餐,我们是他的大餐还差不多!”

    两人身影穿梭在翠竹林之间,双头狂狮低吼一声,右手高举灵气缠绕颤动,猛地一拍而下。

    “嘭——”一道硕大的裂缝宛如深山大蛇对他们汹涌蜿蜒曲折而去,裂缝蔓延过处,翠竹应声而倒,落叶纷飞,碎石滚动。

    地面震荡,惊飞林中一大片飞鸟,杨尘和萧然两人相视一眼,似乎莫名之中惹了一个可怕的灵兽,举手投足之间,竟然动荡如此之大。

    突然裂缝蔓延而至,杨尘一脚踏空,心底一惊,借助挽竹之力,就地一滚而出,这才得以躲过塌下裂缝的危险。

    “小心!!”还没待杨尘回过神来,双头狂狮流露着深深的唾液,带起一股劲风对着杨尘凌厉扑下。

    按住杨尘双手,双头狂狮直接将两个脑袋分开,露出倾盘大口对着杨尘身体狠狠咬去,唾液滑落,锐利牙齿寒芒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