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8章 .药仙毒鬼
    “旺财给我回来!”就在生死存亡之际,杨尘都已经能感觉到,浓重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大脑一片空白,突如其来的一声,让两人看到了希望。

    一个七老八十,身高不足一米的老人出现在两人眼前,老人嬉皮笑脸,皮肉滚圆,像一个皮球一般。

    双头狂狮应声而去,老人鹤童颜,却丝毫没有道骨仙风的感觉,反而流露出一丝滑稽。

    老眼一睁,流露出一丝玩味“你们两个乳臭味干的小子,化灵境都没到,就想打我家旺财的主意,真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旺财?杨尘顿时一怔,把这么威武的双头狂狮称作旺财,这反差不由得有点大。

    萧然也是一怔,没想到误打误撞之下,这二阶灵兽竟然还是别人的座兽。

    自知有罪,抱拳说道“还请前辈原谅,晚辈有眼不识泰山。”

    老人嘴角一撇,连忙摆手“最讨厌你们这些文绉绉的,酸的要死,虽说你们无意,但也不能轻易让你们离开不是?”

    杨尘此时挣扎起来,眼神坚定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若前辈要处置我们,处置我一人便可,是我提议的!”

    萧然大步踏上,看了杨尘一眼,随后再将视线转移到老人身上,斩钉截铁说着“一派胡言,我怎么可能听比我弱的人话语,因此自然是我提议的。”

    老人伸手掏了掏耳朵,嘿嘿一笑“我说你们也太逗了,我何时说要处置你们了?”

    两人一听,顿时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老人什么意思。

    老人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老夫久居深山可是好生孤独,你们两个陪我玩个一年半载,这事就过去了,怎么样?嘿嘿,划算吧?”

    玩?萧然率先摇头说道“前辈,我们还有要事在身恐怕有负前辈所望。”

    老人似是有所泄气,商量道“半年如何?”

    杨尘眉头拧起,看这老人起码有七老八十,却是童心未泯,如此怪异。

    萧然依然摇了摇头。

    老人咬了咬牙,一副可怜状“一个月如何?”

    杨尘上前一步说道“前辈,我们的确有要事在身,实在抽不开时间陪你玩。”

    再一次被拒绝,老人脸色一变,老眼一眯凌空而起,蓝色灵气倾泻而出,围绕着双臂,瞬间凝聚出一双庞大蓝手。

    “敬酒不吃,吃罚酒,由不得你们不去!”老人冷哼一声,蓝色大手化作烟尘缭绕,五指大张,掌心鸣音阵阵,所过之处,翠竹拦腰震断,横飞而出。

    破风声,宛如深谷轰鸣,转眼之间,在两人大惊失色之间,老人双手浑然一握,浓郁的蓝色灵气四散而开,蓝色大手直接将两人紧握手中。

    无论他们两个如何捶打,都无法动之分毫。

    “这就是聚灵之力么?”萧然满目惊疑,心生惊叹。

    杨尘直接放弃了挣扎,以他的力量根本无法挣脱开来,倒是在脑海寻思着方法。

    “走咯,旺财!嘿嘿……好玩。”留下一连串兴奋的笑声,双头狂狮身似疾风,如同放风筝般,把他们两人高高举起,绝尘而去。

    沿路之上,两人不断大吵大闹,老人嫌太吵,伸出一根蓝色手指直接把他们弹晕。

    当杨尘再度幽幽醒过来之时,却是觉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紧紧捆在一木桩之上。

    “呀啊——”杨尘用尽全身的力气,却是不能挣扎分毫,麻绳把他扎得严严实实,身体多处都出现了红色淤痕。

    萧然被他这一声,惊醒过来,睁开双眸,印入眼帘,乱石堆叠成一座深不见底的洞穴,绿野山林,周围布满各种形态万千的奇异之果,看的他们食指大动。

    大雾缭绕,一只幼小的飞鸟轻轻落在一棵参天果树之上,对着红色的果实轻轻啄了一口,片刻,幼小的飞鸟突然自燃而起,化为灰烬凌空摔落。

    “咕噜——”两人呆若木鸡看着眼前的情景,震地心底犹如翻腾似海,久久回不过神,两人入世未深,何曾见过此情此景?

    就在此时,从洞穴之中,走出两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其中一名不足一米高的老人就是把他们抓来的那家伙,另一个则是又高又瘦,眼眸深陷,脸长如鞋,披头散,毫无生气可言。

    矮老人得意向这边指来,和旁边的老人说道“老毒鬼,这次我可是赢定你了信不?”

    老毒鬼表情僵硬,撕扯开嘴巴,怪里怪气说道“一派胡言,老药仙,你可别忘了上次可是我赢了,况且你还是大败。”

    老药仙嘴巴一撇“上次那是意外,谁知你耍赖放一小毒,口中却是报着剧毒的名字,让我用熊心鹿茸丹救之,结果虚不受补肉身炸碎。”

    老毒鬼眼眸一抹得意一闪而过“这是战术。”

    两人说着话,却是已然来到了杨尘与萧然的面前,两人忐忑不安的看着两老,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杨尘暗想,这两个老不死的该不会想把他们煮了吃吧?

    萧然有恩于他,既然两个人都有可能死,倒不如把愤怒全部揽在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杨尘突然眼眸一睁,直接对着两老破口大骂“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为老不尊,把我们两个抓过来想干什么?”

    老药仙微微一怔,刚刚还一副文绉绉的样子怎么说变就变了,杨尘便以为他们会生气,谁知老药仙回过神来,拍腿大笑起来“好……老不死的,这个名字我喜欢,嘿嘿。”

    老毒鬼的长脸靠近杨尘,深陷的眼眸打量着杨尘,突然扯嘴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老药仙,我们就从这家伙先开始吧?我就想看牙尖嘴利的家伙,哆嗦着说不出话来的感觉。”

    此时萧然当然明白杨尘想干什么,相处十天有余,他觉得杨尘倒是可以结交的,为人还算不错。

    因此当杨尘想把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往自己上引的时候,萧然便是开始着急起来,当下大吼道“两个老不死的,一个矮的胖成个皮球一样,一个高的瘦成个竹杠,丑不拉几!”

    杨尘一听,顿时一怔“这家伙!”

    老药仙嘿嘿一笑“看来两个人都是牙尖嘴利,一起来如何?”

    老毒鬼从口中吐出一个青铜古鼎,古鼎纹路怪异,逐渐变大,重重砸在地面,鼎口回音不绝。

    老药仙与此同时也吐出一个青铜古鼎,两鼎相对,随后各自再从口中吐出一块通红似火的石块。

    萧然眼眸一睁,心底震撼“这……是开辟洞府?他们已经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

    两人将石块往古鼎底下一扔,灵气紧随而上催动着通红似火的石块,突然嗤的一声,石块瞬间冒起了熊熊大火。

    两人老眼猛地一凝,一股汹涌的压力对着杨尘和萧然席卷而来,将他们压地基本喘不过气。

    “苦心草,鬼眼花,枯骨穿肠果,红毒娃。”老药仙看着老毒鬼从口中吐出的一件件剧毒之物,顿时大惊失色起来,这家伙,一开始就打算动真格了?

    将剧毒之物全部吐进烧的通红的古鼎之内,一双枯骨大手催动出匹练的红色灵气,将已经融化为液体的物体全部引动而出,悬空在其两掌之间,一颗浑圆黑色的球体浮现在半空之上,

    老毒鬼猛地一收,毒丸便是落在其掌心之中,浓郁的臭味四散而开。

    “枯骨穿肠丹,一颗便足以让人全身剧痛,心脏衰竭,肠穿肚烂,这是让人受尽折磨再死的,比死可是要可怕的多。”老毒怪老眼之内流露出得意的神色。

    说着看了看老药仙,眼眸一凝“净心莲,雪山花,金丝蝉蛹……啧啧,老药仙,看来你也下重本了。”

    说着,弹指间枯骨穿肠丹一分为二,对着萧然和杨尘直接飞射而去“我可就不等你了……啧啧。”

    两人只闻其名,便足以知道此丹之毒又多么可怕,看见毒丹飞射而来,杨尘吓得连忙禁闭着嘴巴。

    一缕红色灵气猛然飘至,化作双指将他嘴巴硬生生扳开,毒丹直接划入两人口中。

    “咕噜——”一股滚烫的感觉,如同火烧般流淌过全身,逐渐的经脉全部如同被扯断了一般,杨尘眼眸圆睁,青筋尽显,面目狰狞吐出一口黑烟,仰天嘶吼。

    慢慢开始口吐白沫,心如被揉捏一般的疼痛,让他全身颤抖不止,双腿乱蹬。

    萧然同样如此,两人不断挣扎,口吐白沫,面目狰狞,青筋尽显。

    “嘿!试试我的净心金蛹丹!”老药仙突然低喝一声,弹指分开两半没入两人的口中。

    两人如同身处熊熊大火之中一般,全身滚烫灼热,疼痛嘶吼,突如其来的一枚净心金蛹丹,犹如天降大雨,全身得以缓缓降温,全身的疼痛犹如春风沐浴,舒服的暖流缓缓愈合着断裂的筋骨,与经脉。

    在接下来的十多天之内,萧然与杨尘每天都接受着老药仙与老毒鬼的冰火两重天,一毒一救,将他们折磨的死去活来,不似人形。

    好几次两个人都恨不得咬舌自尽,那种折磨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他们都属于心性沉稳之人,却奈何如今折磨的犹如惊弓之鸟,一看到他们吐出古鼎,顿时吓得面如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