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10章 .凌子羽
    引灵充体?杨尘似懂非懂,琢磨着,随后就这样站直身子,气沉丹田,缓缓引动灵气向周围逐渐充盈而去,灵气所过之处一股股暖流流淌而过,很快四肢**感觉到了一股膨胀感,身体似乎都有点轻盈起来。

    杨尘一喜,像是有那么一点意思了。

    眼见杨尘如此之快便能领悟其中的奥妙,老药仙惊地目瞪口呆,真的假的?莫非他....

    只见杨尘信心倍增,将全身的玄铁环全部卸下,身形一动,轻轻踏上河上漂浮木板,双脚稳稳落下,荡起一圈圈地涟漪,木板摇晃间,杨尘双手不断动荡,好不容易才艰难稳住自己的身体,满目惊疑“原来人的体重,竟然可以变得这么轻。”

    老药仙看着杨尘从身上卸下的玄铁环,先是一怔,随后上前拿了起来,正准备观摩一番,突然之间,整个人如遭雷击,软到在地面之上,玄铁环摔落一旁。

    老药仙深吸几口气,强自压下心中的震撼,凝重问道“小家伙,这玄铁环谁给你的?”

    杨尘努力稳住身形,漫不经心说道“我也不清楚,是一位神秘人为了报答我送我的。”

    老药仙眼神变得极为沉重,刚才那感觉绝对不会错,这玄铁环可不是一般的玄铁环!

    杨尘眼见自己轻易稳住了第一块木板,猛地一跃落入第二块木板之上,然而双脚刚刚落下,木板却是剧烈旋转起来,水花四溅,杨尘无法稳住自己的身形,直接掉进了河水之中。

    “噗——”杨尘从河水中冒出了脑袋,吐出一口水,抹了一把脸“原来每一块木板都有玄妙之处。”

    老药仙咧嘴一笑“不然你以为这么简单?”对于玄铁环他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告知杨尘,因此默默藏于心底。

    流沙城,车水马龙的街道之上,喧嚣声连绵不绝,不过一时之间全部都逐渐安静了下来,只因从城门进来了一批浩浩荡荡的人群。

    人群统一穿着龙纹金丝白袍,从每个人脸上都不难看出趾高气昂的神情,一支金丝延边旗杆上绣着三大金色字眼,御龙宗。

    旗帜在风中飘荡而不止,三字却是如此的醒目,老百姓一见此三字顿时自觉让出一条整齐的道路,不少人都回去把自己的儿子叫出来,看看自己儿子会不会有灵根特别而被破例选上,一旦选上,便是福禄无忧,出人头地,这可是老百姓最为之渴望。

    许多人都流露出仰慕的神情,每个老百姓脸上都露出欢喜的表情欢迎御龙宗的到来。

    天空之上,一条蓝色碧海蛟龙蜿蜒曲折盘旋在流沙城之上,鳞片如同璀璨的冰晶镶嵌而上,在晨光之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蛟龙翻腾似海,龙须抖动间,龙嘴微张锐利的牙齿密布,一丝丝龙吟从喉咙出,如此龙威,不少老百姓都禁不住压力,大汗淋漓跪倒在地上。

    修灵界果然不是凡人所能触及,蛟龙之上,一袭白色龙纹袍服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缓缓站在龙头之上,中年男子披头散,放荡不羁,脸上有一道恐怖伤疤,从额头斜落腮边,伤疤更添几分恐怖与沧桑,袍服胸口处有三巨大金色龙头。

    在中年男子一旁还坐着一名男子,男子风度翩翩,长束起,丝飘舞,修长十指轻抚古琴,闭目养神,男子面如冠玉,剑眉英挺,薄唇冷抿,狂风掠过,衣衫流露出几道龙纹,男子虽俊美,却肌肤若雪,毫无血色,弹指间,挑拨着琴弦,音符灵动婉转,似悲似喜。

    “御龙宗三巨头......严隐!”大长老双眸凝重缓缓说着,此时杨府门口汇聚不少杨家之人,四大长老与年轻一辈全部匆匆赶出,毕竟得知御龙宗来人了,众人心底无不透露着喜色。

    此时一名年轻一辈的妙龄少女看到了风度翩翩的男子,顿时心花怒放,激动着问大长老“大长老,那名年轻的男子又是谁呀?”

    大长老似是猜到了少女心思,微微一笑“他是御龙宗宗主的二公子,凌子羽,他可是先天得了怪病导致不得习武,不过还好多才多艺,考了个状元,才因此没有遭到排斥。”

    似乎想起什么,对年轻一辈缓缓说道“你们也要切记,若是无法修灵,就好好用功读书,状元则是凡人中的颠覆之最,一念之间,可控兵破山河,以念破万难,就算是修灵界对于这种人也是大有需求。”

    少女听完顿时双眸流露出倾慕的神情,此男子实在太过于美貌,而且又有才华,谁人不爱?虽然不得习武,可这似乎并不重要了。

    “叔.....到了怎么不舍得下去呢?”凌子羽十指平缓压下古琴,双眸这才轻轻挣开,流出宛如星河一般的双眸,深邃地让人看不透其中。

    严隐露出一抹笑容“这不是等你弹奏完这一春江曲吗?音符婉转动人,连我都听的出神了。”

    凌子羽温文雅玉轻轻一笑“是叔过奖了。”

    严隐轻轻拍了拍凌子羽的肩膀,他还是挺喜欢此子,成熟稳重,总是运筹帷幄,可惜...却是得了怪病无法修炼,真可谓天妒英才。

    蛟龙缓缓落下,龙头几乎占据宽敞的街道,浓厚的鼻息喷动间,气流吹的周围狂风大作。

    严隐轻轻一跃而下,凌子羽踩着龙角慢慢爬下,与严隐缓缓并肩向杨府走去。

    大长老露出一丝敬重,双手抱拳“恭迎御龙宗三巨头严宗主!”

    严隐点了点头,眼神扫过众人一眼,从怀中掏出两张金黄色书卷交由到大长老手中缓缓说道“客套话就不多说了,这是宋国皇亲国戚的福利,你如今贵为杨府之柱,这两张推荐柬自然便交给你处置,待御龙宗开宗收人之时,拿着推荐柬的人可以直接通过面试,直接参加天梯赛。”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都流露出了贪婪的目光,特别是杨府年轻一辈的年轻人,无疑不是眼光炽热地看着推荐柬。

    大长老激动的将推荐柬紧握在手中,感激道“我代替杨府上下感激严宗主!”

    此时凌子羽眼眸扫了众人一眼,随后出言问道“大长老,敢问为何不见杨将军?”

    话音落下,大长老则是脸色不变,正想回答,四长老却是抢先一步,透露一抹冷笑说道“二公子有所不知,因为杨尘一事,杨彪一家早已被贬为草民,因此自然不在杨府。”四长老暗暗一笑,如此一来,倒是可以讨的二公子的欢心,傍上御龙宗二公子是个非常明智的决定。

    凌子羽嘴角含笑,云淡风轻冲四长老问道“这位可是大长老?”

    四长老不明白凌子羽为何如此之问,顿时连忙摆手道“当然不是,我是四长老。”

    凌子羽接着问道“那为何我问的是大长老,却是你来作答?”

    一句话不留情面地抽打着四长老的脸面,而且还是在众多老百姓面前,让他变得极为之难堪,不过却是敢怒不敢言,嘴皮子挪动暗骂着“什么玩意,一个不能习武的废人,如若不是有你爹为你撑腰你什么都不是。”

    当然这句话,他绝对不敢说出来,不过凌子羽却是眼眸一沉,缓缓说道“叔看来要借你之手,教训他一番了。”

    严隐侧过头,凝重问道“为何?他不是吓得不敢作声了吗?”

    凌子羽轻笑着摇了摇头“他虽没有骂出声来,但是我从口型便能读出,他在说些什么.....”

    “什么玩意,一个不能习武的废人,如若不是有你爹为你撑腰你什么都不是.....你是这样骂我的,对吗?四长老!”凌子羽一字不漏的缓缓说道。

    此话一落,四长老惊得目瞪口呆,怎么可能?他根本就没有骂出声来,为何竟然还是被现了?

    看到四长老的表情,严隐不用问便已清楚,一股威压席卷而出,周围全部人大惊失色连忙退开,一缕绿色灵气缭绕在双指之间,猛地并拢直探而出,绿色灵气带起一阵音爆声,轰鸣阵阵,四长老直接被击飞整个人撞在杨府门匾之上,口吐血箭摔落而下。

    周围的人,眼眸透露一抹震惊,随手之间的威力,竟然如斯。

    “爹!!”一些年轻一辈,走过去搀扶。

    “这只是小小教训,让你长长记性。”严隐收回灵气瞥了四长老一眼,淡然说着。

    大长老微微一怔,却是默不作声,御龙宗的人就算他身为宋国中将军也得罪不起。

    凌子羽转过身缓缓摇了摇头“果然就不该陪你出来,凡俗界果然还是太过于无聊。”

    严隐拍了拍凌子羽的肩膀,缓缓说道“你啊.....年龄还没我一半,却是比叔还要深沉。”

    凌子羽淡然一笑“当你身处于别人的仰望之巅,而身份却是不符,人情世故,冷暖自知,人自然也就会变得沉稳了。”

    “也该回去了.....”凌子羽缓缓说着,踏上蛟龙头,眼眸轻闭享受着轻风荡漾,衣衫飘飘,似乎一切在他的周围都是显得那么的平静。

    严隐命令蛟龙起飞,一阵龙吟回荡在整片流沙城,蛟龙冲天而起挥舞着苍劲有力的龙爪,凌空飞去,巨大的龙影呈遮天蔽日之势,显得颇为壮观。

    只留下御龙宗一群人在流沙城查看略微有资质的人,说是这样说,其实无非是想查看是否存在六道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