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13章 .结拜
    老毒鬼把一些防身用的毒符交给他们后,便是把他们赶走了,老泪依然不止,以往起码有人可以陪他斗斗嘴,比高低,现在孤零零一个人也怪可怜的。

    细品老毒鬼的叮嘱,杨尘深深明白了这个世界的险恶,并将其铭记于心。

    两人走在去往玄西城的路上,萧然却是突然开口问道“他们二老是不是和御龙宗有什么渊源?”

    杨尘眼眸一垂,点了点头,随后便把老药仙告诉他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萧然。

    “没想到……御龙宗贵为名门正派,背后竟然是如此的黑暗。”萧然眉头一拧,沉重道。

    “这是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掺和进来。”杨尘不想把他牵扯进来,毕竟这事危险的很,因此和他说清楚。

    萧然看了他一眼,说着“对,这是你的事情,但是掺和与否,那就是我的事情。”

    “你!”杨尘脚步一顿,望向他不知如何说才好。

    萧然也同样看着他,两人四目相对。

    “哈哈……”片刻,两人竟然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杨尘笑自己难得有这么一个好朋友,更为自己接下来面临的危险,作一洒脱的笑容,毕竟可能会很久都笑不出来。

    萧然显然同是如此,两个人的笑容蕴含着的意思都是意味深长,有时候笑了,并不是真正的笑了,只是趁着在以后不能笑的日子里,现在好好洒脱笑一番罢了。

    “其实离御龙宗招生还有一个半月,去到帝都也不知道做些什么,也只是多加修炼罢了”杨尘迎着夕阳的余晖,脸庞一片金黄。

    “其实我们可以先报名,毕竟要参加试炼,可是要提前进行报名的。”萧然解释道。

    “那就先去报名!”杨尘眼眸一凝,说着突然想起什么,忽然问道“你刚刚回去,你爷爷怎么说?”

    萧然微微一怔,回过神“爷爷他就问了我这一个月到底去了哪里,后来也就没多说什么,叫我路上一切小心。”

    “那你爷爷一个人怎么办?会不会出事。”杨尘有点担忧说道。

    “那倒不至于,那片区域是很安全的,我就怕他一个人会寂寞。”萧然似是有所顾虑。

    “萧然你有兄弟吗?”杨尘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

    萧然摇了摇头“没有。”

    杨尘露出一抹微笑“既然我们都没有,一起结拜为异姓兄弟如何?”

    此话一出,萧然先是一愣,回过神来,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重重点了点头“你多大?”

    杨尘坦然说道“十七有余。”说着似乎想起什么,脱口说道“其实我的真名叫杨尘,并非辰扬,因为……”

    萧然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其实我早已所知,毕竟杨尘此名可是响便流沙城,只不过我有自己的分析,不会不辩是非的,和你接触这么多天,我清楚,外界这些流言蜚语恐怕是有误解的。”

    萧然不给他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机会,直接一口答道“那我就为你大哥了!”

    两人从小都是比较少朋友,因此对于兄弟都是极为之渴望。

    杨尘心底颇为感动,这世上尽管恶人居多,但其实并不缺乏值得结交之人。

    两人跑到田野边,跪地迎着夕阳那昏黄的余晖,两人都流露出激动兴奋的表情,高举自己的三根手指。

    两人异口同声“黄天在上,今日我杨尘,我萧然,两人在此结拜为异姓兄弟,从今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天地明鉴!”

    说完誓言词,杨尘看向萧然,认真地喊了一声“大哥……”

    萧然难得露出一抹自内心的微笑“尘弟!”

    两人身影被夕阳拉的很长,走在羊肠小道之上,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往着玄西城的方向缓缓走去。

    “驾!”突如其来的一声,从两人背后响起,猛烈的劲风压着衣衫紧贴后背。

    杨宁猛地潇洒转身躲过了一匹棕色骏马的冲撞。

    “吁——”抬眼看去,一名嘴角勾勒出一抹阴沉的少年,俯视着杨尘,拉了下马绳,骏马停了下来。

    “杨铭!”杨尘一眼便是认出了眼前的家伙,四长老的独生子。

    紧随而来的还有,二长老的爱女,杨语兰,穿着黑色短袖紧身装束,将一身火爆的身材完美勾勒出来,美眸不着痕迹地扫了杨尘一眼,甚是高傲。

    还有几位同样是年轻一辈的,不过年轻一辈,也就他们两个有不俗的实力。

    “杨尘……呵呵,本来还以为你被逐出家门,便活不过几天,谁知道比我想象中的似乎要顽强。”杨铭一袭黑色紧身练功服,相貌平平。

    “如此说来,倒是让你失望了?不过我还会活的好好的,而且会比现在更好。”杨尘眼眸微抬,淡然一笑。

    杨语兰美眸紧紧盯着杨宁,神态,举止都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以至于变化如此之大。

    杨铭轻轻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推荐柬,扇了扇,一脸得意“杨家有两个御龙宗的推荐名额,我竟然被幸运的选中了,可惜了,有人却无法用的上,真替他可惜,你们说是不是?”

    最后一句,是对后面的年轻一辈说的,马上引起了拍马屁的附和声一大堆。

    “要怪,也只能怪某人啊,不争气。”

    “除了语兰姐和铭哥,还有谁能与你们相争?你该不会说你眼前的烂泥吧?铭哥说的玩笑话,每次都是这么幽默。”

    “哈哈哈……”

    一群人说着说着,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无聊!”杨尘丝毫不怒,摇了摇头甩下一句,便是转身离开。

    如今他的实力虽然足以与杨铭抗衡,但是在没有绝对实力之前,杨尘不敢轻举妄动,他害怕自己在这里出了一口恶气,在流沙城的父亲与妹妹却要受杨家的欺压,因此他必须谨慎,仇是一定要报,但时候还没到,为了日后可以将杨铭的屈辱十倍还之!他的决心修行也是更为之坚定起来。

    对于萧然爷爷的话语,如今仍然谨记于心。

    萧然则是默不作声,一脸淡然。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杨铭骑着棕色骏马把他们去路直接拦截了,咧嘴一笑“怎么这么急着走呢?这么久没见,就不想和我们好好叙叙旧?”

    杨尘眼眸一眯,有些人就真的会得寸进尺,例如眼前的杨铭。

    正当想作出什么动作的时候,萧然先他一步,身形一动,闪掠而出,右掌高举,紫色灵气将右掌包裹在内,掌心抖动间,灵气倾泻而出,猛然带起一股凌厉风声,直接印在马身之上。

    棕色骏马内脏俱碎,一掌直接把骏马拍飞而出,留下深深黑色的掌印。

    杨铭也不是省油灯,回过神来,用力一踏马身,直接轻轻落下,眼神凝重的看着萧然“化灵出体,化灵境?”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而且还不是他这个刚升化灵境可以应付的,这烂泥什么时候找了一个如此强的帮手?杨铭心有不甘。

    转而望向杨语兰,然而杨语兰却丝毫不曾理会他,凝重看了萧然一眼,随后便是骑马离开了。

    “这只是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教训,还有下次,这一掌就是打在你们的身上。”萧然眼神一冷,沉声落下。

    随后两人便是淡然离开,似乎他们只不过是一场可笑的闹剧罢了。

    杨铭丢尽了脸面,神情变得越的阴沉。

    帝都,玄西城。

    周围岳山围绕,山脉起伏,云烟氤氲,锈迹斑斑的城墙之上守候着一群威武不屈的士兵,不入其中,已闻繁华喧嚣之声。

    两人途中在一村庄买了两匹马,这才如此之快赶到,然而当看到城门之上倒吊着惨死的老药仙时。

    杨尘眼眸颤抖的紧闭而上,袖袍下的双手紧握着拳头,指甲泛白,似是极力忍耐着自己。

    尸体挂着半个月之余,尽管身躯不凡,也开始逐渐腐烂开来,令人惨不忍睹。

    当再度睁开的时候,显得通红了许多。

    萧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伸手轻轻拍了拍杨宁。

    两人把马存放在一处马房,两人行走在大街之上,按照老毒鬼的叮嘱,两人决定还是要去买一个辨灵珠。

    玄西城人口密集,一眼看过去,黑压压一片看不到尽头,一个带着书生帽的家伙,面容清秀,不小心撞到了他身上。

    随后连忙道歉着急走了,杨尘走出两步,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刚才那个人似乎故意撞他身上的,当时周围有很空的位置,他却撞到了自己身上。

    低头看去,自己挂在腰间的钱袋竟然不见了。

    杨尘猛地回头,很快便是锁定了目标“我去去就回,你在前面当铺等我!”

    说着便是迅跟上,借助自己步伐轻易躲开人群。

    留下一脸疑惑的萧然。

    在一条小巷中,刚才穿着书生装的少年在那里清点着里面的符钱。

    “竟然有足足五百符钱,这家伙看起来穿的破烂,没想到本钱还不少嘛。”点完之后,抛了抛手中的钱袋。

    脸上洋溢着高兴的笑容,转过身就想离开,然而却是看到杨尘倚靠着墙壁,对着他缓缓说道“留下钱袋,你可以离开。”

    书生恍若未闻,调头就跑。

    杨尘身形一动,瞬息之间便是追上他,一手扯住他的衣服。

    眉头为之一皱,因为他竟然闻到丝丝香味。

    书生猛地催动着黄色灵气,回头一掌凌厉击出,掌风阵阵。

    竟然也是化灵境修为,杨尘眼眸一凝,伸手带起阵阵金色灵气猛然探出,直接准确无误扣住他的手腕,如同在训练中扣住飞射而来的翠竹一般。

    不一样的是,杨尘并没有打算伤他,右手并没有催动出灵气,对着他胸膛迅一掌击出。

    然而,当一掌击中之后,杨尘满脸错愕的抬起头来,只因他竟然抓到了两团软肉,怔怔道“你……你有馒头?!”

    “啊——无耻!!”回过神来,女子突然尖叫起来,一只芊芊玉手紧紧捂住胸脯,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杨尘的脸庞,打的他完全蒙了,神情愕然。

    “死流氓!!钱袋还给你!!”女子把钱袋直接扔了回去,捂住脸庞就大哭起来,自己守了整整十六年的清白竟然就被眼前素不相识的人,玷污了胸脯,最要命的被说是馒头,馒头有那么大吗?

    一想到这里哭的更为之大声了,引起不少指指点点,杨尘第一次显得那么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