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14章 .六道之气
    “别哭了.....况且我也不是故意....”杨尘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神情不自然地说着。√

    女子恍若未闻,依然在哭。

    杨尘重重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钱袋,缓缓说道“钱我可以给你一百符钱。”

    女子这才幽幽止住了哭声,睁开一只眼睛瞥了杨尘一眼,问道“真的?”

    杨尘掏出一百符钱把她纤手缓缓平摊开来,放进她的手心之中“不过这一百符钱可不是白给的,我有些事需要问你。”

    女子接过一百符钱,柳眉轻挑“问问题那你就问对人了,对于玄西城我可是熟悉的很。”

    杨尘眼神一喜,本来也只是以此借口来给她一百符钱罢了,谁知竟然如此好运,遇到一个还如此熟悉玄西城的家伙。

    “城墙的士兵,多久换一次?”杨尘眼神凝重望向她,认真问道。

    “底下的两名士兵基本是三个时辰换一次,城墙之上的则是两个时辰换一次,基本如此。”女子若有所思说道。

    “非常感谢!”杨尘沉思一番,便是感激了一句,转身便是离开了。

    女子看着杨尘离开,皱了皱好看的鼻子“哼,我才不会告诉你真正的时间,登徒浪子!”

    萧然掂量了一番武器铺的兵器,始终觉得不合适,如若不找一些好一点的,很容易便是出现当时一击被断开的情况。

    “大哥,买了辨灵珠了吗?”杨尘去了当铺并没有看到萧然,这才现他竟然在旁边的武器铺,连忙走了过来。

    萧然把包好的辨灵珠交到杨宁手里“早就买好了,你刚去干什么?”

    杨尘摆了摆手“小事,不提也罢。”

    萧然摇了摇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叹了口气“走吧,我们先去客栈安顿下来。”

    杨尘正好迫不及待想尝试一番,看看自己的两道灵气到底是属性,还是六道。

    夜黑如幕,繁星如画,黑夜的玄西城依然繁华,喧嚣之声依然不减。

    杨尘盘坐在床榻之上,眼前摆放着如同水晶球一般的球体,恍如透明,却依然可以看见一丝丝纹路。

    “催动体内的灵气印在上面便可么?”杨尘看了看自己手掌,不知为何竟然有些忐忑。

    深吸一口气,收敛心神,右手催动出丝丝金色灵气,金色灵气缭绕间周围蚊帐颤抖不止,缓缓印在了辨灵珠之上,一缕缕金色灵气倾泻而出,灌注入辨灵珠之内,辨灵珠如同被注入一丝丝金色烟雾,瞬间将透明的球体之内充满金色的烟雾。

    很快辨灵珠的表体竟然显示出一个璀璨夺目的神字,杨尘看得眼眸精光一闪,心底狂喜,自己的金色灵气竟然是神之气。

    收回右手,便是迫不及待催动着紫色之气缭绕于掌间,屏气凝神印了上去。

    “魔?!”杨尘微微有所错愕,自己竟然是罕有的双六道之气?一股难以压抑的兴奋自杨尘心底流露而出,眼眸之内不断流露出渴望的神色。

    “如果是双六道之气,要帮老药仙报仇恐怕也不是什么问题了。”杨尘眼神透露一抹坚定,看着自己的双手,忽然呢喃道。

    然而修灵界的水之深,岂是他所理解的,像他这中双六道之人可能不多,不过奇遇之人,身怀奇才之人却是分布整个修灵界。

    只不过目前杨尘并不知道这些,虽然老毒鬼对他说过这些,但是那种概念还是很难让人明白的,以杨尘现在的角度来看,自己这种已经是身怀奇才,就等着出头之日!

    不过很快,杨尘便是一阵苦恼。

    如此一来,自己便无法瞒天过海?

    杨尘苦思冥想之下,始终无法能想出什么有效的办法,也只能见步行步,不过自己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不会暴露自己的六道之气,毕竟实在太过于危险。

    盘腿结印认真修炼一个周期,吸气吐纳,将天地灵气缓缓吸收入自己的丹田之中,流淌过筋脉处,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缓缓渗入,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感,缓缓在递增。

    气海之中一分为二,一金一紫,即为阴阳。

    然而突然之间,本来缓慢流串的灵气突然之间骚乱起来,开始两道灵气互相冲撞,强猛的力道,衍生出一层层动荡,震地他五脏六腑隐隐作痛。

    杨尘突然口吐鲜血,神情为之扭曲。

    难道这是修炼太快的后遗症吗?强行稳住自己心神,将两道灵气缓缓拉开,气海才逐渐回归平静,猛地两灵气压回阴阳气海之处,

    稳定自己的化灵境,这才撒开结印,一口精血又是吐出。

    从怀中掏出一颗大还丹塞进口中,调理一番,脸色才好了许多,缓缓睁开双眸“欲则不达,果然是这样的道理,看来自己必须要完全掌控化灵境,才能更进一步。”

    忽然想起什么,穿上布鞋便是推门而出。

    刚好迎面碰上,从自己房间出来的萧然。

    “去你的房间说.....”杨尘和萧然说了一声,便是走进他的房间。

    两人坐着,萧然伸手冲了一壶浓茶。

    杨尘丝毫看不出萧然的表情,出声问道“大哥可否测出六道之气?”

    萧然将一杯冲好的茶,推到杨尘面前,茶香四溢,咧嘴一笑“很幸运,我竟然是魔之气,你呢?”

    杨尘露出一抹喜色“恭喜大哥!”

    说着顿了顿,不知如何是说,眉头拧起,毕竟双六道之气根本无法瞒天过海。

    萧然眼眸垂下,以为杨宁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灵气,心生怜悯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没关系的,还有大哥。”

    杨尘摇了摇头“不是的.......”

    “嘭——”正想说下去的时候,然而楼下却是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声响。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走了出去。

    站在二楼往下看去,楼下客满四座,一名大汗,胡子分叉被扎起,头部只留一束头扎着,浓眉大眼,凶神恶神看着一名看起来不过年过十五的少年,可能更为要年轻一点,只见少年双眸奇特,如同猫眼一般,瞳孔化作棱状,看起来颇为怪异,而且还留着一头飘逸的银。

    少年轻轻端起一杯热茶,细品一口,他身前的桌子却是被大汉凌厉一掌拍地四分五裂,他却稳如泰山,眉头都不皱一下。

    “小子!我叫你让位是看的起你,莫非敬酒不吃,吃罚酒?”大汉吐着浓厚的气息,胡子抖动,大声落下。

    周围围观的人也没有一个害怕的,反而全部露出一抹笑容,坐等看戏。

    杨尘眉头一皱“下面的人,恐怕都是实力不俗的修灵者,竟然全部都聚在了这客栈之内。”

    银少年喝完一口热茶,却是依然不曾理会大汉。

    大汉眉头一拧,气息重重一喷,怒气冲冲,大手猛然直接探出,一股白色的灵气催动而出,大手化拳划破半空轰然落下,就在快击中少年的时候,少年眼眸陡然一睁,棱状的瞳孔猛地一缩,突然之间一道化作残影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击中大汉的腹部,大汉瞬间凌空倒飞而出,重重摔落在门口之外。

    杨尘甩了甩脑袋,竟然没有看清楚少年是如何出手,只隐约看见了一道残影,好可怕的实力.....

    “扫兴!!”少年将茶杯猛地用力一握,碾磨在手中,化作一丝丝粉末从手心缓缓滑落。

    其他修灵者都露出了震惊的面容,很难想象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实力竟然如此强横。

    缓缓站直身子,结账后便是离开了,留下全场一片死寂。

    萧然突然凝重问道“你能看清楚他的出手吗?”

    杨尘坦然地摇了摇头“只能隐约看到一阵残影。”

    “修灵界果然是卧虎藏龙。”萧然沉重说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尘眼眸一凝,面色略微有些沉重。

    夜深,杨尘穿上一件黑色袍服,衣袂飘飘,整个人都显得神采飞扬,从客栈走出。

    “铛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一个穿着普通的打更人牵着铜锣,高声喊道。

    大街之上,微风阵阵,一个人影都没有,死一般的寂静,静地就连在地上卷动的纸屑摩擦声都清晰在耳边。

    杨尘看了一下,背后打更人刚好离去,在看了下城墙之上,守卫森然,下面守着城门的,倒是只有两个人。

    杨尘守候在一旁,躲在角落之处,不断注视着守门士兵,他不可能做到无声无息把两名士兵同时干掉,因此只能默默等待着时机。

    等打更人再次响起铜锣的时候,有一名士兵说要走开方便一下。

    走到远处简陋的茅房处,解开裤子,开始吹着口哨,对着尿桶嘘了起来,一连串的水声6续响起,以至于掩盖了后面的轻微脚步声。

    一只手突然捂上士兵的嘴巴,士兵眼眸圆睁,一根筷子直接洞穿他的喉咙,鲜血滚烫流出,血腥味弥漫在四周。

    不杀了他不好办,不知为何这是杨尘第一次杀人,但丝毫没有惧色,反而眼眸之内透露一抹兴奋,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有这种倾向?

    当再次走回来的时候,已经带了个黑色口罩。

    “你这家伙,走去方便怎么还带起了口罩?”旁边的士兵眉头拧起问道。

    杨尘不敢说话,作了个赶异味的动作,显然很臭的意思。

    那名士兵依然疑惑,这不回来了吗?怎么还带着口罩?心底却是越来越感觉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