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15章 .偶遇
    那名士兵越想越不对劲,慢慢走了过来,杨尘眼神一凝,一股灵气就要准备催动而出,打算将其一击必杀。√

    “你给我站好自己的岗位,随便乱走,成何体统!”突然一道雄声落下,吓的杨尘猛地收回灵气,侧脸看去。

    来人乃是一名中年人,一袭银盔红袍,鹰眉怒挺,虎目大睁,不怒而威。

    “苏将军,属下知罪!”那名士兵连忙退回原处,大惊失色道。

    杨尘心猛地一提,立马把头转了回来。

    苏将军这才点了点头,转身就想回去,然而眼眸微微一眯,这才醒起貌似刚才还有一名士兵并没有向他行礼,军中的士兵不会如此无礼。

    如此想着,又缓缓转了回来,沉思一番,缓步走了过去。

    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如同沉重踏在杨尘的心底一般,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杨尘神情变得越的凝重,心中开始暗暗微惊。

    如若把将军都牵扯进来,想要脱身恐怕都是问题,更别说还要把老药仙的尸体取走。

    慢慢的,苏将军走了过来,眼神落在杨尘的脸罩之上,虎目微眯,神情肃然“大晚上的为何要蒙着脸?给我脱下来!”

    杨尘全身微微一颤,眼神一凝,面罩之内,牙齿紧咬,如若说话了,旁边的士兵一定会认出自己,若是脱下来一样如此。

    苏将军眼见如此,神情一冷,抽出腰身五环斬马刀,顶在其脖子之上,冷冷问道“莫非你想要我亲自动手不成?”

    杨尘右手颤抖缓缓抬起伸到自己的面罩之处,难道要殊死一拼?

    就在杨尘进退两难之际,冷汗从额头缓缓滑落。

    “有贼!!来人,抓贼!!”突然城墙之上响起一连串高喝声,一时之间城墙上面陷入一片混乱。

    苏将军眉头一拧,抬头看去,随后猛地收回佩刀,将杨尘推向那名士兵“给我看好他,等我回来再处置!!”

    说着,脚步带起阵阵灵气动荡一跃而上。

    杨尘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刚才他都准备以死相拼,说到底还要多谢这个贼。

    眼看这士兵还要靠过来,杨尘伸出右手,化掌为爪扣住他的喉咙,猛地一掐,如同碎竹一般,连说话的声音都说不出来,那名士兵便是捂住自己血流如注的脖子,摊倒在地上。

    杀这种人,灵气都不用催动,连忙走到城门之内,看着被高高倒吊着的老药仙尸体,杨尘迅把他放了下来。

    紧紧抱在怀里,看着胸口处,竟然被贯穿一道血肉模糊的洞口,血液已经干枯肉身腐烂,杨尘牙齿紧咬“这可是被人手洞穿而过的……御龙宗!!!”

    强压下心中的怒气,抱起老药仙的尸体,如若现在走回去必定会被他们现。

    提起那名士兵的尸体,看着上面乱成一锅粥,猛地催动着全身灵气,将士兵的尸体用力一抛,如同有一个人想要跃墙而过一般。

    趁着众人都被吸引视线的刹那,杨尘迅抱着老药仙冲出城门,众人因为都被吸引了视线,以至于根本没有现杨尘的身影。

    一道黑影从城墙跃出,苏将军眼神一凝,正想出手,然而一道声音让他错愕不止。

    “苏将军,请转告我父皇,我绝对不要比武招亲,我要自己寻找自己的如意郎君。”黑影之中传出一道银铃声。

    苏将军瞬间脸色缓了下来,大笑道“这丫头……哈哈。”

    杨尘抱着老药仙跑了许久,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自己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眼看没有人追来,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他不可能让那些人如此侮辱老药仙的尸体,因此他才打定主意要把他抱走。

    把这身盔甲卸下,就在这里挖了一个大坑,把老药仙安顿好。

    插上一根翠竹,跪地连续叩了三个头“老不死的……你放心,我会让御龙宗这群披着羊皮的狼,悔不当初!”

    “我现在有双六道之气,也总算没有辜负你所望,还望你在天之灵好好安息。”杨尘眼眸一垂,一抹黯然。

    缓缓站直身子,仰望皎洁的月亮,天空突然落下丝丝雨滴,伸出手呢喃道“要下雨了么?”

    转身离开,当走出一段距离,杨尘脚步一顿,神色一凝,轻微的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淫贼,居然是你!”一道娇喝声猛然响起,紧随而来是一道尖锐的破风声,划破黑夜,露出一丝寒芒。

    杨尘脚步一错,身形微微倾斜,脚尖摩擦着满地落叶,缓缓滑出,一道长剑直指他的脸庞,而他则是双手大开,脚步摩擦着地面,如同行云流水滑翔后退。

    “公主,此事咱们不是已经揭过了?”杨尘眼见来人拥有一双扣人心弦的美眸。

    杨尘目光如炬,一眼便看穿是公主。

    宋倚雪美眸一凝,此淫贼何时拥有如此独特的步伐,看他气定神闲,实在难以相信眼前的人竟然是一无是处的淫贼。

    尽管难以想象短短时间之内,他生的变化,但是宋倚雪是不可能就此翻过的,虽说之前与她父皇那样说,但其实心底还是非常在意,脸色一冷“就此揭过?你做梦,像你这种登徒浪子,危害良家妇女多不胜数,不杀了你,天理难容!!”

    娇喝一声,一道蓝色灵气自其全身迸而出,灵气催动着手中软剑对着杨尘抖出阵阵颤音掠去。

    蓦然,杨尘双眸一道紫光掠过,面容为之一变,整个人气质都生了变化,神色变得一黯“能否容我说几句?再杀我也不晚。”

    “说!”宋倚雪美眸一凝,身形一顿,长剑直指。

    杨尘眼眸之内紫光闪烁,逐渐停下自己的脚步,酝酿了一下,神情变得非常落寞,眼眸之内也泛着迷离的忧郁。

    “我就说一个小故事……”

    “有那么一个人,从小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和一群同样是这样的人,一起生活长大,他曾经非常记恨上天,为什么对他如此不薄?为什么别人都可以生活在幸福当中,而自己却是连爹娘都变得奢侈。”

    “小时候,他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看着别人,他总是以为自己和这群人都是属于被上天遗弃的小孩,因此多次想要寻死了解余生。”

    “像你这种在衣食无忧的生活中,你是很难体会那种痛苦,曾无数次幻想,如果爹娘在身边,那该多么的幸福?”

    “慢慢的长大后,直到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一个女人,读私塾的时候遇到她,两人情投意合,相遇,相爱,一切都像是命中注定,我以为上天在我黑暗之中打开了一道曙光。”

    “但是命运总是坎坷,她被恶人所逼害,命丧黄泉,而我竟然还活着,曾多次想要寻死,但我明白不能这样错过她以生命换回来的成果,我应该好好的活下去,铲进世间恶人,再与她相约。”

    神色黯然的说着这一切,杨尘双眸之内紫光跳动,露出一抹微不可及的邪笑。

    每个少女心中都有一道美好的爱情向往,像杨尘这样如此凄美的爱情,很容易引起少女的共鸣,心也因此逐渐软下来,毕竟她看到了杨尘眼睛开始湿润,并不是怕死的那种哭泣。

    杨尘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你和他很像,原谅我对她的爱太过于无法自拔,才会做出这种傻事。”

    “但我也明白自己罪孽深重,如果时光倒流,尽管你还是想要杀我,可能我一样会这么做,你知道那种心中所爱之人死去的感觉吗?犹如撕心裂肺,然而当再看见你的时候,这种心情,我又如何控制的住?”

    “你动手吧,我不怨你,人死如灯灭,一生归尘土,生如夏花般灿烂,死若秋叶般静美,人生足矣。”杨尘说着缓缓闭上眼睛。

    宋倚雪微微一怔,眼前的杨尘真的是那个一无是处,无恶不作的杨尘吗?为何感觉完全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那凄美的爱情,那丝丝如画意的朗朗诗句,如今毅然决然闭上双眼,这种魄力,让宋倚雪实在难以自信。

    良久,长剑颤抖,缓缓收回,宋倚雪美眸之内流露一抹复杂的神色,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你说的那段故事,真的是你的?可据我所知,你是无母,并非无父,莫非你是被你父亲领养?”宋倚雪沉声问道。

    杨尘默不作声。

    宋倚雪以为他心虚,吆喝问道“说!!”

    杨尘突然猛地睁开通红的眼睛,大声说着“你若是不信,杀我便是,反正我在你眼里就是一登徒浪子,杀了我,老百姓还会拍手称快,没人会为了我而伤心,然而伤心的事情,说一遍已然让我心内千苍百孔,你竟然还要我说第二遍?!”

    “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公主,就可以为所欲为,别以为你长的像她,就可以一次又一次伤我的心,少了这些,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要杀我就干脆点!”杨尘脸色一怒,大声喝道。

    宋倚雪完全怔在了原地,这种话何曾有人敢这样对她说,可不知道为何,似乎的确真的非常有道理。

    杨尘眼眸之内紫光逐渐褪去,整个人恢复原状,完全不知道刚才生了什么,只知道眼前的宋倚雪怔怔失神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