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16章 .冰释前嫌
    不知道是否杨尘的话感动了上天,导致本来蒙蒙细雨,瞬间变成狂风骤雨,惊雷不断划破黑夜,落下震耳欲聋的雷鸣。

    两人找到了一间废弃的寺庙,只能暂时躲进寺庙之中,寺庙之内,佛像的头部断裂摔在一旁,周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满地脏乱,元宝蜡烛散落在一旁。

    杨尘本以为宋倚雪会嫌弃坐不下,没想到她却是拍了拍一块木板的灰尘,便是坐了下来,衣衫因为淋湿,仅仅贴着曼妙的身姿。

    胸前浑圆坚挺的傲人双峰,完美呈现出优美的弧线,宋倚雪揭开了面罩,和头巾,将三千青丝轻轻摇摆了起来,青丝如瀑飘逸在半空之上,幽幽兰香弥漫滞留在空中。

    肤若凝脂,明眸皓齿,丹唇如樱,晶莹剔透让人有种忍不住咬一口的感觉。

    杨尘双眸一凝,心头忍不住微微一跳,竟然荡起了丝丝涟漪。

    那甩的动作的确扣人心弦,杨尘摇了摇头,本来打算在里面坐下的,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坐在外面,看着狂风暴雨,雨水有些倾斜打在了杨尘身上,尽管他已经贴在门上。

    他改变主意,主要是因为,如果这个时候这样做,就可以很好的洗清自己的嫌疑,起码自己对她没有那种心思,还有因为那么一丝私人的感受。

    宋倚雪美眸一凝,从刚才开始他便注意到了杨尘,然而杨尘主动在外面不进来的举动,却是实在出乎了她的意料。

    “难道说那事情的确是他的经历?如此说来难道他真的不是杨将军的儿子么?”宋倚雪这样想着。

    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宋倚雪是无论怎么去想,也无法把眼前的杨尘和之前的重合一起。

    “轰——”一道雷声划破天际,外面突然闪了一下,宋倚雪眼眸透露一丝丝恐惧,显然有些排斥雷声。

    突然之间,门外响起了一阵阵深入人心,扣人心弦的歌声。

    如果我不曾认识你不曾伤心

    现在的我不会爱上听雨

    数着落下的每一滴结晶

    好像看见你在的身影

    谢谢你来我生命里给我真心

    尽管当时我们都太年轻

    那年一段未完成的爱情

    杨尘双眸紫光再现,面容如同回忆起了什么一般,痛心般轻轻哼着不知名的曲子。

    曲子婉转动人,扣人心弦,如同在叙述着自己的经历般倾心。

    宋倚雪第一次听到如此深入人心的歌意“如果我不曾认识你,不曾伤心,现在的我不会爱上听雨,数着落下的每一滴结晶,好像看见你在的身影,谢谢你来我生命里,给我真心……”

    轻轻呢喃着,宋倚雪自己竟然忍不住心底微微一酸,这是多么深情的男人才能哼出这样的曲子?

    宋倚雪偷偷看着他的表情,逐渐明白他的感觉,眼眶渐渐微红,此情此景,配合此曲,实在催人泪下。

    杨尘倚靠在外面,感受着冷冽的寒风,面容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宋倚雪在屋内思来想去,还是忍不住冷冷问道“外面这么大雨,你不冷?”

    “不冷……你睡吧。”杨尘显得兴趣淡然,说话都有点懒得开口。

    “你进来,我有些事情问你。”宋倚雪开口说道。

    “说……”杨尘说着。

    “为什么来帝都?”宋倚雪问道。

    “与你何干?”杨尘反问一句。

    宋倚雪微微一怔,随后便是默不作声,的确他来帝都,与她何干?

    杨尘双眸突然又掠过一道紫光,整个人为之一变,咧嘴一笑,勾起一抹邪笑,连忙装作头痛欲裂之状,双手捂住自己脑袋声嘶力竭“不!我还爱着你.....别离开我!”

    杨尘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全身颤抖,疼痛难忍“我……我还爱你,啊——”

    突然听见痛不欲生的喊声,宋倚雪微微一怔,出了什么事?

    连忙走了出去,只见杨尘捂着脑袋,面容扭曲,身体不断在地面辗转反侧,双腿乱蹬,嘶吼声,如同遭受毁天灭地的痛苦一般,让人闻之心悸。

    杨尘全身颤抖,双眸充斥着浓郁的紫气,缓缓说道“我这就去陪你。”

    双眸瞥见宋倚雪的佩剑,突然猛地一掠而过,抽出她的佩剑,就要往自己脖子抹去。

    宋倚雪回过神来,竟然大惊失色,猛地伸手抓住他的手腕“你干什么!!有必要自寻短见吗?!”

    “滚!!”杨尘丝乱舞,双眸一瞪,一股强大的灵气倾泻而出,将宋倚雪震的倒退开来。

    宋倚雪稳住娇躯,怀中掏出一枚符咒,对着杨尘暴射而出“定身咒!”

    一道泛黄的符咒贴在杨宁的后背,他整个人如同僵硬一般定在了原地,宋倚雪直接一掌便是将他给打晕,杨尘直接摊倒在地上。

    当杨尘再度醒过来的时候,下雨声依然在持续着,只不过天色不再是漆黑一片,只是有些昏暗。

    显然已经到了早上,杨尘扭了扭脖子,环顾了下周围,只见宋倚雪竟然就睡在了她旁边,靠着石像,青丝掩脸间,一道绝美的容颜流露而出。

    收回心神,挣扎起来,把袍服轻轻盖在宋倚雪那动人的娇躯之上,此时她也是刚好幽幽醒来睁开双眼,看到杨尘为她盖上袍服,四目相对。

    杨尘连忙撒手,怕被误会连忙说道“我是怕你着凉,绝对没有轻薄的意思。”

    本以为宋倚雪又要动手,谁知却是出乎意料地说了声谢谢,虽然非常淡然。

    宋倚雪把袍服还给杨尘,淡然说道“我要在那块布后面换下衣服。”

    说着便是直接走到布后面,留下一脸茫然的杨尘。

    一个人再怎么装,本性都会有一瞬间流露而出,宋倚雪就是故意这样说试探杨宁一番,看他一切是否伪装。

    透过布的小孔,能把杨宁的举止收入眼内。

    杨尘背对着她,完全想不起昨晚为何突然会晕倒,中间生了什么都完全忘的一干二净,为何自己的记忆竟然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感觉?非常的茫然,实在怪异之极,莫名其妙竟然就把上一刻的事情忘记地一干二净。

    看到杨尘根本就没有什么怪异的举动,这样宋倚雪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既然验证了,也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很快便是走了出来,杨尘听到有动静回头看去,她根本就没换衣服。

    “你一个堂堂宋国公主,三更半夜的跑出来做甚?”杨尘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宋倚雪嘴角一勾“与你何干?”她现在还记着昨晚他对她说的这句话,如今有机会,又怎么可能错过呢。

    杨尘淡然一笑,的确与他何干?便不再言语。

    宋倚雪侧头看去,杨尘淡然一笑的面容还是流露出丝丝魅力,只是以往太过于憎恨,以至于根本没有现。

    两人就这样坐着,突然从远处走来一道身影,杨尘微微一怔,眼眸陡然一缩,远处走来的人,竟然是一名身穿袈裟的和尚。

    还是一位满脸胡须,有着铜铃般大眼,粗眉连在一起,大眼之下乃是一通红的酒糟鼻,嘴边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提着棕色酒壶,挺着个大肚子缓缓向他们走来。

    这一切都不是让杨尘为之惊讶的,最让他诧异的是,大雨倾盆,他却丝毫不湿所衣,雨水全部被他一股无形的力量全部扩散开来。

    杨尘深知,如非道行高深恐怕无法做到这种地步,只是这和尚的模样实在让他心里紧张起来。

    宋倚雪分明也注意到了这一切,柳眉微皱,这和尚的形象实在让她排斥。

    随着他越靠近,杨尘的心越的不安,眼眸一凝,连忙低声喊道“快走!!”

    宋倚雪微微一怔,转过脑袋疑惑看去,为何要走?虽说他的形象让她非常排斥,但是如今狂风暴雨跑去哪里?

    杨尘来不及解释,连忙跑过去,抓起她的芊芊玉手就往后门跑去。

    看杨尘神色沉重,宋倚雪也不好挣扎开自己的手,两人迅往后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