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24章 .暗生情愫
    夜深,秋高气爽,杨尘在房间之内,接着萤火之光,细致地看着手中的灵谱,双眸越看越是暗惑。

    原来他得到的是一本叫天魔六煞之灵谱,然而他这本仅仅是天魔六煞之下册,杨尘心底一沉,如此说来还有上册,也不知道少了上册是否能修炼。

    如若不能,自己就白拿了,杨尘怀着一丝忐忑,伸手将灵谱缓缓摊开在手中,入目只见。

    天魔六煞乃是魔族之功,因此只有魔之血脉者有修炼资格,天魔六煞分上下册,上下册威力同样惊人,分六式。

    第四式,天魔阴骨爪,将自身全部魔气贯注于双手之中,五指弯曲不断练其强度,利用至阴之地双手催动吸收着阴气,炼至大成者,可将人灵气吸为己有,修为大进。

    杨尘双眸微微一怔,此灵谱竟然如此恶毒,若是修炼此功,恐怕自己会成了世人之中的魔头。

    再往下看去,第五式前提需要炼成第四式,天魔三刀,一刀天网斩,破空而去,恍若惊鸿,化作层层遮天紫气,刀气纵横大面积迎上,二刀破军斩气诀,炼至大成者,可分化出五道划破长空刀气,三刀天魔乱斩,将大刀操控的行云如流水,大刀翻飞之间恍若自己之手一般灵敏,对着敌人四面八方瞬息之间乱斩十刀,炼至大成可达六品。

    看到这里,杨尘一阵森然,这天魔三刀听起来威力无比,然而想要修炼却必须先要修炼恶毒之极的第四式。

    再看第六式之时,却是被人撕了半截,根本无法将之修炼,杨尘心底一阵沉重,将天魔六煞收回在自己怀中,略微有些疲倦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中做着挣扎,他是想要实力不错,但若是因此而导致自己入魔太深,这便以至于得不偿失。

    杨尘深思熟虑了许久,确定还是再去藏书阁一番。

    如此想着便是抓起面具,走了出去,月色朦胧之下,杨尘很快便来到了候选人之地,带上面具之后,正当想要往藏书阁走去,突然一道声音让他不得不止住了脚步。

    “总算等到你出现了!!”陈岩轻轻一跃,来到了杨尘面前,露出一抹阴沉的笑容。

    杨尘抬起眼眸,又是这家伙,很好,也该是时候算一算了!

    陈岩没有多说废话,猛然一掠,黄色灵气迸而出,阴沉一笑“防御最强的土灵根,与穿透力最强的金灵根,究竟谁更胜一筹,真让人期待!!”

    杨尘双手猛地凌厉一握,金色灵气迸而出,震地衣衫一抖,脚步一踏,瞬间迎上,右拳带起丝丝凶猛的拳风,金色灵气狂暴汹涌,宛如洪荒猛兽,化作道道颤音。

    “嘭——”两者相碰,狂风震地两人丝乱舞,双眸刺痛。

    陈岩迅抬起自己右鞭腿,凌厉一甩而来,杨尘左臂猛地格挡,右腿膝撞而上竟然被他另一只手抵住。

    两人松开,双眸凌厉之极,陈岩眼眸猛然一沉,抽出自己腰间佩剑,黄色灵气贯注在自己佩剑之上,颤音大动,佩剑抖动间瞬间脱手而飞“幻剑诀!!”

    杨尘双眸一凝,一把剑化出三道剑影,根本无法分清哪一道才是真正佩剑。

    杨尘扭转着自己的脚步,画出一道太极八卦,双脚不管如何流转,都不曾离开这个圈之内,身形一偏躲过一道凌厉破风声,杨尘伸手探去,握住把柄,残影消散。

    紧随而来的两道剑影,杨尘双手一握,终于把真正的长剑稳稳一握其中。

    眼神猛然凌厉,身形欺身而上,长剑猛然一刀掠过,陈岩都为之一呆,连忙倒退而开,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幻剑诀竟然被识破。

    尽管如此,肩膀还是受到了一道剑伤,血痕醒目落下。

    杨尘手腕一转,剑锋寒芒一闪,对着他脑袋便是直接重重落下,杀气汹涌流露。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猛然从天而降,徒手将汹涌长剑紧握在手中。

    “锵——”长剑竟然被来人徒手扳断,随后脚尖轻点长剑,身影再度凌空跃起至杨尘头顶之上,来人眼神一凝,一股匹练强大的灵气顿时对着杨尘笼罩而下。

    杨尘心底一颤,连忙运用起迎风柳步,身形后退之时,竟然被来人生生一掌拍了回来,另一只大手从天而降将杨尘脑袋重重压下。

    “嘭——”杨尘双眸圆睁,脑袋竟然被一只大手重重按住在地面,不得动弹,大手之上不断生出丝丝红色灵气,随着大手力道加重,杨尘只感觉头痛欲裂,脑袋如同要陷入地面一般,地面都为之龟裂起来。

    “废物!区区一个赤手空拳的化灵境你也收拾不了?”来人抬起桀骜不驯的眼神,衣袂飘飘,不屑说道。

    陈岩颇感丢脸,撇头说道“哥....是我大意了。”

    男子眼神流露一抹阴沉,大手压住杨尘蹂虐着“怎么?你还想杀我弟?”

    杨尘心有不甘,双手准备奋力挣扎而起,青筋尽显。

    “哦?看来你还想起来.....得让你安分一点!”男子阴沉说着,突然手起刀落。

    “咔嚓——”一声,将杨尘双手全部打断,一股钻心疼痛瞬间将杨尘疼的大汗淋漓,脸色煞白。

    “啊——”杨尘双手无力瘫倒在地上,痛地声嘶力竭,如若不是有面具护着脸庞,恐怕此时已经要毁容,尽管如此也足以痛地杨尘昏死了过去。

    男子一脚踩在杨尘脑袋之上,蹂虐了一下,露出一抹阴笑“我就喜欢看到别人乖乖的,玩够了,也是时候该送你下地狱了.....”红色灵气在其掌间跳动着,正准备一掌将其击杀。

    “住手!!”一道娇喝声凌厉落下。

    男子抬头望去,眉头一拧“公主?”

    陈岩眼见是郡主连忙走上前,咧嘴一笑讨好道“公主这么晚怎么还不睡呢?”

    宋倚雪眼神透露一股寒冷,望向男子沉声说道“还不是被你们的动静吵醒了?”

    男子右手红色灵气催动而起,缓缓说道“公主放心,很快便安静下来!”说着还想要击杀杨尘。

    宋倚雪面色一冷,连忙喝道“陈宇,我让你滚!!难道连我的话也不听?”

    陈宇面目阴沉,不过为了顾及家族,此事只能先忍一忍,收回红色灵气,松开自己的脚,便是向陈岩呼唤了一声“弟,你跟我过来,我先帮你包扎一番!”

    陈岩略有些不舍地看着宋倚雪,随后连忙跟了上去。

    眼看四处已经无人,其余房间之内也没有什么人露出头来,宋倚雪连忙把杨尘扶进了自己的房间之内。

    烛光之下,杨尘躺在柔软的床榻之上,周围还散着幽幽兰香,宋倚雪则是坐在了椅子之上,双眸怔怔看着已经被揭开面具的杨尘,果然她猜测是对的。

    不知为何,自从那日分隔之后,心中竟然都是有着丝丝他的身影,挥之不去,最让她深刻难以忘记的还是他所唱的那曲子,如今竟然还想要再听一次。

    宋倚雪微微一怔,突然却是想到,自己似乎在不知不觉之中,竟然忘记了这家伙以前是臭名远扬的恶人,虽然如今变化如此之大,但总归对她名声不好。

    从怀中掏出一些药膏,涂抹了一些在手上揉了揉,随后抹在了杨尘的手臂之上,随着涂抹过后,杨尘被打断的双手竟然自己慢慢开始修复起来。

    凌晨时分,宋倚雪靠在椅子之上,半睡半醒之间,毕竟实在不习惯在椅子上睡,忽如其来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突然抓住了她放在床上的小手,宋倚雪连忙被惊醒过来,柳眉微蹙。

    本以为杨尘是想要占她便宜,不过很快便是眉头舒展开来,只见杨尘额头布满冷汗,双眸禁闭,眉头拧紧,脑袋不断摇晃,嘴里碎碎念着“不.....不要...不要离开我!!”

    如此说着,杨尘紧紧抓着宋倚雪的手,眉头才开始得以舒展起来,情绪也开始逐渐稳定下来。

    宋倚雪想要有心挣脱开来,然而却奈何杨尘把她的小手抓得紧紧的,已经可以说是十指紧扣,再试了一番,还是无法挣脱开来,便随他去了,自己心底竟然没有多少排斥,这让她自己也是难以置信。

    感受着大手传来的温暖,宋倚雪心底说不出的感觉,竟然有那么一丝迷恋,似乎这种感觉还挺好,心底如同被人小心翼翼捧着,呵护着,如此想着,竟然靠着椅子不知不觉便是沉沉睡去。

    嘴角还挂着一抹笑意,那是一道自内心的甜美笑容。

    有时候一些事情,总是在你不知不觉之间种下,总是在你胡思乱想之时升起,一男一女之间,彼此其实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如同月光也羞涩了起来,逐渐变得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