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34章 .紫色面具
    此时在云龙山周围,一个半时辰已过却是没有人从中走出,严隐在观龙台七层之上,缓缓站直了腰身,眉头暗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直接御剑飞行而出,凌空俯视着云龙之顶,准备俯冲而下。

    突然面前一道结界阻拦了他的去路,让他瞳孔为之一缩“鬼界……鬼冢谷的人?”

    看着眼前的结界,实在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这结界根本不是我所能破的,想必肯定动用了鬼冢谷的老怪物的力量……至于那十个人能进,恐怕他就是限定为十个人,多则驱逐在外。”

    “三宗主似乎现了什么,此时眉头紧锁,恐怕这场天梯赛应该出了什么意外。”柳慕生向前微微靠近,眼眸一凝,神情凝重说道。

    6潇晴柳眉倒竖,神情变得极为之沉重,莫非那家伙又开始杀人?此赛一过,定饶不了他!!

    抓着护栏的芊芊玉手,竟然入木三分,不知不觉间差点将护栏捏碎,可想而知她已经难以抑制自己的怒气。

    徐哲神情凝重的走了过来,将白色袍服从护栏上取了过来披在矫健的身躯之上,眼眸似乎注意到6潇晴的芊芊玉手,微微一怔,随后眉头拧紧,这事情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

    下面各纹弟子都开始不安猜疑起来,每个人面面相觑,各自从各自神情看的出疑惑。

    “到底生了什么事?为何三宗主一直盘旋在半空之中?”

    “看他神情颇为凝重,估计是出了什么大事……”

    “别胡说!宋国之内,谁敢与我们御龙宗过不去?”

    “就是!我看应该只是出了点小问题。”

    “……”

    五煞全部御剑飞出,袍服震动,气势如虹。

    金煞声音苍老,犹如油尽灯枯一般沙哑“三宗主,为何一直紧锁眉头?”

    严隐神情凝重,沉重道“是鬼冢谷……”

    “是他们?!”金煞突然一道惊疑,实在有点难以置信。

    严隐眼眸闪过一道忌惮“他们虽然人数不多,但因为有独特的六道铃,因此一直四处寻找着拥有六道之气的人,门下弟子都是鬼才,不少人都吞食了夺回来的六道心脏,让许多门派都为之闻风丧胆。”

    “没想到竟然派人来到了御龙宗……如此说来,御龙宗里应该会有六道之气的存在,没有无故出动的猫,一定嗅到了腥味才会来,因此我们死守这里,时辰一过,鬼界一破,我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六道之气?”黑袍之下,金煞老眼闪过一抹贪婪,随后吩咐其他四煞围住云龙之顶,神情前所未有的沉重,毕竟他们不知道藏在结界之内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御龙宗的气氛一变再变,先是紧张激动的气氛,随后兴奋震撼,再到平静,如今变成不安疑惑,众人心情都经历了大起大落,这是以往从来未有出现过的。

    结界之内,就在生死存亡之际,杨尘气势一震,利用天魔阴骨爪将暴射而来的灵气球尽数吸收在体内,神情一冷,还想要再动之时,虚池早已掠至身旁,在他耳边淡然道“既然灵气球杀不死你,那我只好亲自出手……”

    杨尘瞳孔一缩,好快的度,几乎看不到他怎么来,虚池眼神一沉大手虚空一探,紫色灵气流散间一股压迫感迎面而来,杨尘咬着牙齿,心中震惊地连连后退,想要使用迎风柳步躲避开来,然而一道紫色灵气却是化作一条长绳将他围绕着。

    完全把杨尘的空间死死限制住,随后大手掐住杨尘的脖子,猛地单手一抬,杨尘被提到半空之上,丝毫不得动弹。

    杨尘面色憋地通红,双眸圆睁,不断挣扎着,双腿摇晃地越激烈。

    “弱者……永远都是陪葬品,从一出生便决定了你日后的悲鸣,别天真的想到有着六道之气便一飞冲天,对于你们这种垃圾,给你们六道之气也是徒劳……死吧!!”虚池歪着脑袋咧嘴嘲弄说着,如同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玩物。

    随着虚池的力道逐渐加剧,杨尘的眼眸逐渐萎靡,呼吸开始困难,自己真的是弱者么?

    忽然眼前出现了杨彪严肃的神情“男儿当自强!!绝不能向任何人低头!!”

    杨云哭的梨花带雨的脸庞“我心目中的哥哥是铁骨铮铮,血性男儿……”

    家人对自己的期望这么高,自己怎么能轻易服软?自己的征途才刚刚踏上,怎么能就此停住,不!我不甘心!!

    我要力量,更多的力量,更多更多的力量,如果魔灵者真的如他所说那么强,那就给我力量!!

    杨尘的双眸突然透露一抹极强的渴望,一股紫气悠然而生,化作人脸冲天而起,嘶吼挣扎而出,咆哮连连,大地颤动。

    虚池似乎察觉到什么,眉头一皱,猛地用力一掐,打算把他喉骨捏碎,突然一股热浪直接将他震地节节后退。

    澎湃的紫气围绕着杨尘旋转飞起,恍若龙卷般气势万千,紫气滔天,汹涌四散,丝狂舞间,一道人影逐渐走出,杨尘此时那绿色面具早已被震落,左半边脸逐渐蔓延上一层层紫色面具,面具露出狰狞邪笑的模样,左边瞳孔乃为森然紫光。

    “你这句垃圾真的是好刺耳......”杨尘左边紫色面具突然裂开了血盘大口,阴恻恻笑道,而右边的脸庞则是如同木呐,瞳孔失神。

    虚池右手略微有些不安缓缓攀上自己胸前的绳索,眼眸一凝,眉头拧紧“觉醒?不对……尽管觉醒面具也不会说话,那么这到底是……”

    杨尘突然身形一动,丝一来一荡间竟然直接出现在虚池的面前,面具的血盘大口裂到了耳边,阴沉笑道“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垃圾……”

    阴沉的话音落下,右手带着狂暴的紫气,直接按上了虚池的脑袋,重重往地面一摔,虚池神情一沉,大手探出袖袍连忙撑住地面,眼眸透露一股震惊,好强大的力量。

    地面龟裂之时,一股冲天紫气化作参天大脚,轰然将虚池一脚直接踢飞而出,身影倒退出十几米远,虚池竟然还能空中翻腾稳住自己的身影,只不过脸庞甚是狼狈,丝缭乱。

    杨尘傲慢的俯视着虚池,丝掩映间露出紫色狰狞的面具,显得极为阴森恐怖“老老实实地给我躺着!!”

    虚池抬手颇为狼狈擦了下嘴角溢出的腥红血迹,眼眸一沉“是强上不少……但还差远了!!”

    话毕,又是一股紫气冲天而起,丝乱舞间,一层层紫色面具覆盖上他左半边脸庞,只不过他的面具乃是沉默寡言,嘴吐獠牙的恐怖面具,面具僵硬不会说话,与杨尘的完全不一样,

    左边瞳孔紫光掠动,大口猛地一张,竟然抬起自己的右手往自己口中探去,片刻徒手抽出一把血淋淋的骨刀,骨刀寒芒四射,一股股白烟蒸腾而起,额前丝掩映间,露出一道阴郁的表情。

    杨尘紫色面具流露一抹嘲弄,慵懒随意抬起黑寒断水刀,显得颇为随意,紫气催动间,袖袍震地猎猎作响,甩手一刀凌厉劈出,寒气逼人,五道刀气铺天盖地以摧枯拉朽之势破风而去,掠动间天地笼罩着一大片寒霜,地面凝结一层层的冰晶。

    虚池身形一晃,低沉一声“骨刀之狱”一刀重重劈在地面,大地为之一颤。

    “咚咚——”突然数百根骨刀破土而出,杨尘紫色瞳孔猛然一睁,身形凌空飞起,地面早已被尖锐寒芒的骨刀密密麻麻遍布,被插了个面目全非。

    半空之中,身形猛地旋转,紫气凝聚,黑寒断水刀化作遮天紫影,一刀划破长空,刀气交叉落下,威压阵阵,宛如天都要沉沦下来一般压抑。

    “嘭——”两道遮天交叉刀影划破长空,颤音连连,落在骨刀之地,骨刀尽数破碎横飞而出,落下两道深深的沟壑。

    “呵——”杨尘突然咧嘴一笑,猛然掠下,黑寒断水刀带起一片血红。

    虚池手中那把骨刀被斩断,反应过来的他连忙躲闪,手臂依然被划出一道腥红的血液。

    虚池眼眸一震,怒气冲天,丝狂舞间,伸手解开自己胸前的绳索,青铜古棺猛然重重落下。

    杨尘右手缓缓攀上自己的脸庞,露出一抹越狰狞的邪笑,舌头为之一舔嘴角的血迹“你听见过血液沸腾的声音么.......嘻嘻哈哈!!”

    “什么?”虚池眼神一沉,眼前的人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实力恐怖如斯。

    杨尘眼眸流露猖狂的**,咧嘴大开“那可是非常动听得妙曲……血之律动!!”

    话音落下,双手大开,修长的手指非常有节奏的抖动起来,衣衫滚滚,沙尘席卷而空,一道道腥红血液如同连珠一般对着他蜂拥而来,落入他张开的口中。

    虚池感觉自己被划破的伤口处,血液沸腾汹涌,挣扎着往外涌去一般,吓得他心底大震。

    咬牙扯出一块大布包裹着自己伤口,虽然依然难以抵挡那凶猛的吸力,但也足以缓解。

    大手浑厚一推,青铜古棺的门应声而开,露出一道肉身还在的尸体,尸体乃是苍老之人,虚池眼眸紫光一闪,苍老之人如同活过来一般震荡而出。

    “我就让你试一下太虚真人的肉身!堪比地灵境,我看你如何与我相斗!!”虚池眼眸透露一抹寒芒,从小到大,何曾试过如此狼狈?

    今日必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