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35章落幕
    就在萧然胸膛之处快要被刀刃所触及之时,突然紫气熏天,右手猛地抓住了那把黑色短刀,指缝间满是腥红的血液逐渐缓缓渗透而出,头巾男子微微一怔,手里的黑色短刀竟然无法再深入半分,抬起眼眸,眉头紧皱,莫非

    突然萧然猛地一抬头,丝掩映间,流露出一具紫色咆哮面具,獠牙四起,紫烟缭绕,一道低沉的声音幽幽响起“你这把真的是刀么?”如此说着,脸庞逐渐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抓着黑色短刀的右手,紫气升腾间短刀竟然逐渐软了下来,待他松手之时,本来坚硬无比的黑色短刀,刀刃如同纸片一般软绵绵。★

    头巾男子眼眸逐渐一沉,甩手将黑色短刀甩了开来,眼眸透露着丝丝不悦神色,右手缓缓抬起,浑厚一握紫色长刀的刀柄,眉宇透露一股神采,袍服震动间,一层层红色面具缓缓蔓延上他左边脸庞“唔终于有了让我提起干劲的感觉了。”

    说着,眼眸逐渐沉下,丝飘动间,一抹凶光掠过“就是不知道,妖灵者与魔灵者到底谁更胜一筹?”

    话落,右手猛地一拔,紫色长刀出鞘间,如同鬼泣长鸣,天地笼罩着一股压抑,陡然身形一动,右手化作残影间,紫色长刀颤音连连,犹如划破空间一般,萧然使出鬼影步,看似如同闲庭信步一样,实则脚底一直在暗中交错。

    赤焰血龙刀早已回到他手中,随后找准机会,两者举刀交错一起,一股股震荡随着闷哼声四散而出,两道气息互相动荡排斥,刀影时而交缠,时而离散,刀气万千,所过之处,周围的石块早已崩碎裂开。

    随着两道身影再度一碰即离,头巾男子下巴缓缓抬起,手腕一转,低沉说道“蛮荒大蛇!”话语间,透露一丝冷冽,紫色长刀被狂暴涌动的红色灵气围绕着,随后在萧然眼皮底下,紫色长刀猛地突变,刀身蜿蜒曲折,延伸而出,时而传来阵阵嘶吼之声。

    片刻间,一条参天钢铁巨蛇蜿蜒盘旋在天空之上,蛇头紫光通透,锋利无比,对着萧然缓缓吐着蛇信,而尾端却是被头巾男子紧紧握在手里。

    萧然身形猛地一掠,赤焰血龙刀带起一片炽热的轨迹,对着蛇头凌厉劈下。

    “锵”蛇头硬如铁,赤焰血龙刀根本无法破开。

    头巾男子右手一甩,嘴角露出一抹森然“掠夺!”

    参天钢铁巨蛇身形蜿蜒一震,蛇身猛地一甩而下,蛇头对着萧然轰然击出,萧然鬼影步带起残影连连,躲了开来,之前所站之处,碎石横飞,露出深深洞穴。

    然而参天巨蛇身如疾风,连连而至,地面一处处被蛇头洞穿,陡然蛇身一抖,刹那间,飞出万千刀刃,呼啸声连绵不断。

    萧然眼眸一沉,心底微微震惊起来,这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实力可谓恐怖一般存在。

    如此想着,赤焰血龙刀在他手腕中化作一道道刀影,如同一道网状一般,将刀刃纷纷斩落,就在此时被蛇头有机可乘,凌厉击出,血盘大口一张,钢牙深深洞穿他的手臂,血腥味弥漫而出。

    “你始终逃不过死的命运!撕咬!!”头巾男子眼眸森然,咧嘴一笑,手腕灌注红色灵气,蛇头猛地对着萧然手臂开始撕扯。

    “啊畜生,死吧!!”萧然感受手臂传来的钻心之痛,面目变得狰狞扭曲,双眸怒睁,左手紫气缭绕间一掌拍出,击中蛇头之后,本来坚硬无比的蛇头开始逐渐软化,就连深陷手臂之中的钢牙也开始逐渐软化。

    对于魔灵者的这种诡异能力,萧然还不是很熟练,因此才让男子有机可乘,那参天巨蛇瞬息之间便化作一片软蛇,垂落地面。

    “呀啊”萧然忍受着手臂疼痛,大手对着地面猛地一拍,就连地面都为之软化,头巾男子站立不稳,萧然眼眸暴睁,身形猛地暴射而出,赤焰血龙刀划破长空,落下一道遮天刀气,刀气所过之处,如同有万千怨灵哀嚎一般,灵魂颤动。

    头巾男子心底一震,目前自己两把刀都被萧然所软化,已经没有武器足以抵挡,想要逃避开来,但地面软绵绵,起伏不止,让他连站起来都成了问题,更别说逃脱。

    双手灌注红色灵气,正准备一掌击出,此时结界之中一阵颤动,天地为之一颤,一道空间之门竟然露出在灰蒙蒙的天际。

    “回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突然一道苍老有力的声音幽幽落下,贯彻天地之中,萧然竟然被话语震得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吐出蔓延至嘴角,抬起眼眸透露深深的恐惧。

    头巾男子随后被一股吸力,带入空间之门,神情沉重,双手紧握。

    “总算过了”随着头巾男子的离开,萧然绷紧的身体终于松弛了下来,身形落到地面之上时,手臂早已血红一片,艰难撑住自己的身躯,紫色面具开始逐渐褪去,开始往结界之门踉跄走去。

    杨尘那边同样如此,而他还是最先出来的一位,只是脸庞一片迷茫,显然中间有一段记忆消失了,本来他都已经以为自己要死在虚池的手下,可为何突然自己就出了结界之门?

    这其中到底生了什么?还有当时在寺庙中也是如此,自己身体似乎有点与常人不一样?杨尘这样想着伸手握了握拳头,看着自己身体伤痕累累,传来一丝丝撕扯伤口的疼痛感,这种感觉倒是真实的,可中途如此激烈的打斗,为何记忆会丢失?

    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待现面具还在时,这才心底松了口气,暂时还不能以自己真面目视人。

    “咦?竟然是此子第一人出来?”严隐在半空之中,眼眸露出一抹惊疑,叶常的实力绝对比前面几位要弱,可为何竟然是他先出来?莫非

    就在如此想着的时候,外面的结界开始逐渐涣散,严隐与五煞纷纷落下在云龙之顶,将杨尘围了起来。

    杨尘正怔怔出神,突如其来的这些御龙宗大人物,他被震地愣在原地,心底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如今大脑还是有些混乱,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又来了这些御龙宗大人物,每个人身上散着上位者的气息,让他感觉似乎有些不安。

    还未待他们开口,紧随而出的是吕莫天,身躯之上也是痕迹斑斑,不过走起路来丝毫没有影响,背着黑煞之牙,当看到竟然杨尘比他先要出来之时,万古不变的脸庞露出一丝动容,停留在杨尘目光许久,才缓缓收回。

    看着这些御龙宗大人物纷纷而至,吕莫天选择沉默,看清楚什么情况,况且他也不善言辞。

    萧然紧随而出,只是萧然伤势颇为严重,手臂无力垂落,鲜血染红了整条手臂,杨尘看见,双眸一怔,连忙走了上去将萧然搀扶起来,看着血肉模糊的一条手臂,颇为触目心惊。

    “哥”杨尘隐藏在绿色面具下的脸庞,露出浓浓担忧神色,正想说些什么,萧然却是连忙摆了摆手,煞白的脸庞,露出虚弱牵强的笑容“没事小伤而已咳咳。”

    怎么可能没事?满脸苍白,毫无血色,眼眸萎靡,看的杨尘心痛不已,突然想起什么,连忙从自己怀中掏出一颗大还丹,也不说明,连忙塞进萧然嘴里。

    萧然神色这才缓了许多,手臂上的血液也开始逐渐凝固起来,不得不说这大还丹真乃不可多得良药。

    6续走出来的是赵无极与公孙上清,两人是同时走出来,随着时间的转移,一个一个全部6续走了出来。

    全部无一例外,满身伤痕,宋倚雪与杨语兰受伤最为严重,洁白的衣衫有几处血红,轻纱也无法掩盖住那醒目的伤痕。

    那名蛮汉,牛眼一瞪,脚步一踏,捂住被打断的手臂,呲牙咧嘴不满出声道“素问御龙宗是乃宋国第一名门正派,可为何竟然如此歹毒,一纹弟子竟然多次想要取俺性命,若非俺实力不俗,恐怕早已身异处。”

    众人一闻,许多人默不作声,显然明白其中缘由,也只有个别头脑还转不过弯的才会还以为刚才与他们对打的其实就是一纹弟子。

    此时烂泥男慢慢走了上来,缓缓说道“我我也”

    “闭嘴!!”还未待烂泥男说话,吕莫天突然眼眸一抬,眉头一拧,冷喝了一声,显然若是等烂泥男说话,不知道要等何年何月才说完。

    烂泥男正准备飙,此时严隐大步上前,一股威压对着他们迎面袭来,这是无形中的压力,上位者的气息果然不是他们可正面接触的,只见严隐微微歉身对着各位行了个礼,让各位颇为受宠若惊。

    严隐这才缓缓站直身子凝重说道“其实这一切都怪我们御龙宗太过于疏于防范,才导致让坏人有机可乘,所幸的是各位武功高强,没有出事,否则严某必定愧疚不已,事后,我会好好补偿各位。”

    听此一话,蛮汉与烂泥男才恍然大悟,蛮汉连忙抱拳说道“原来如此,我就知道御龙宗贵为名门正派,怎会做此小人之事呢。”

    烂泥男抬起肮脏的右手,正想说些什么,严隐连忙出手制止,笑了笑“无需多说什么,这是我们御龙宗应该做的。”

    如此说着,连忙吩咐五煞带人将他们全部送回去安顿,而杨尘眼眸之中却是一直死死盯着严隐那慈善的脸面,心底逐渐下沉,名门正派么?呵

    很快天梯赛就此落幕,观龙台出了前所未有的欢呼声,掌声如雷,吆喝声连绵不绝。

    “天哪!竟然全员通过”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哇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