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37章董书白
    杨尘小心捧着幽冥鸽,心急如焚地往百草堂疾步而去,沿路上不断注意着幽冥鸽的伤势,生怕太过于颠簸,导致让它疼痛不已。

    杨尘双眸露出一抹狠色,咬牙切齿挤出道“这群贱人!竟然以射杀为乐,若是灵兽有伤人意,杀了也就罢了,如此通人性,为人所用的幽冥鸽,竟然被他们所伤,此仇不能就此揭过!!”

    很快在转过一条悠长的曲径长廊后,便是来到了古色古香的百草堂,百草堂外白烟袅袅,药香四溢,许多百草堂弟子都在拿着大包小包药草匆匆忙忙的来来往往,显得颇为忙乱。

    杨尘捧着幽冥鸽连忙走了上去,颇为有礼貌出声叫停了一名百草堂弟子“这位师兄,请问这里的医师在何方?”

    那名弟子眉头一拧,显然被叫停甚是不悦,不过还是解释道“现在医师可没空,要么自己捡药,要么现在就可以离开了。”说完也不管杨尘,转头便是匆匆离开了。

    看着他们如此匆匆忙忙,倒是出乎了杨尘的意料,莫非出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么?先不管了,如果可以自己捡药,也再好不过。

    当想要进去百草堂草药库时,这才注意到门口还有一位非常丑陋的老人,老人脸上贴满药膏,披头散,如同病怏怏的模样,仅仅露出那双阴郁的眼神,和干枯的双唇。

    似乎他也注意到了杨尘的视线,缓缓抬起塌陷的双眼,打量着杨尘上下,把他看的竟然感觉有些毛,连忙收回自己的眼神,随后大步踏入药房之中。

    杨尘先是站在原地,环视一圈,看了下药草的名字后,随后便是迅行动了起来,拉开抽屉,抓起一把药,也不用称,悬空掂量了一下后直接放在有白纸垫着的小竹筐之中,抓药的过程之中没有丝毫停滞,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引起了周围捡药的人深深的关注,对此暗暗称奇,交头接耳的讨论起来。

    “咦,此人莫不是那个夺得天梯赛第一的候选人?”

    “此人抓药竟然如此熟练,竟然不需要用到秤杆。”

    “煎药可是需要分毫不差,难道他已经达到了手中分毫不差地步?”

    “”

    杨尘在捡药的过程之中,逐渐浮出了脑海之中老药仙的容貌,如今还记得他所教的,灵气称药草,在你五指之中使用灵气去熟悉各种轻微重量,久而久之便会形成自然反应,在接触到所需重量的药草后,之间会闪烁着相应的灵光,这种抓药方法最为方便快捷,可以保留药香,挥药最大性。

    这情况,门口的老人当然也是收入眼眸之内,老眼微微一眯,露出一道诧异神色。

    待捡好药草后,这才匆匆走了出来,待老人把药草包好之时,杨尘正打算给他钱的时候,一个干枯的老手却是伸了过来,将他拿钱的手往回推,杨尘微微愕然抬起双眸甚是不解。

    只见老人淡淡看了他一眼“这包药草就当送给你,只希望你以后多多来此,你会得到意向不到的一切”

    闻言,杨尘微微一怔,大惑不解,这老人所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沉吟一番,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老人却是眼皮一抬适时提醒道“再不去熬药,恐怕你手中的幽冥鸽就一命呜呼了。”

    话落,杨尘这才醒悟自己手中的幽冥鸽,心底一慌,也顾不上去想老人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连忙抓起药包匆匆走去,随后才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在哪里,连忙转头正想张嘴一问。

    老人伸手一指“煎药房在前面右转!”

    “谢了,前辈!”杨尘感谢一番便是匆匆赶去,自己竟然会把幽冥鸽给忘记,实在是该死,对自己懊恼不已。

    煎药房之内,许多百草堂弟子全部都在用心熬药,宽阔的平面之上许多药鼎伫立着,就在众人专心致志的炼药之时,杨尘将一个黑色古鼎抬了过来,此鼎杨尘刚看过介绍,通体阴冷,非常适合他熬制此药,不过能驾驭起来这黑色古鼎的人根本不多。

    “咚”众人听闻势大力沉的声响,纷纷侧头而视,随后众人纷纷不约而同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天啊!我还以为只有董书白这家伙能驾驭此寒阴古鼎。”

    “啧啧,我倒不觉得他可以驾驭,说不定是第一次进来的愣头青呢,没看到他带着绿色面具吗?”

    “莫不是那位天梯赛第一名的叶常?”

    “”

    如今的杨尘可谓是一战成名,独有的面具装束,可谓是让人深入脑海,因此只要看到那标记性的面具,不可能没有人不知道他,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不远处,杨语兰本来正在请一位百草堂弟子帮自己炼制一些提升实力的丹药,然而当看到那道熟悉的面具时,心中不知为何会有一阵悸动,美眸忽然怔怔出神,自从那天在云龙山被他所救后,以一己之力劈开巨石,那放荡不羁潇洒转身的身姿,让杨语兰深刻心底,缭绕不散。

    如今再次见面之时,心中犹如有块石子坠落平静的湖面,激起一圈圈涟漪游荡不绝。

    “你好,你的药丹已经炼制好了”

    “”

    “你好?”

    突然看到眼前有一只手在晃了晃,杨语兰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抱歉说道“师兄实在不好意思,原来已经炼好了,非常感激不尽。”

    那名被称为师兄的轻轻一笑“只要师妹喜欢就好,师妹什么时候需要熬药都可以来找我的,师兄愿意代劳,不是我吹的,在百草堂弟子中,能一个时辰炼制成丹药,除了席大弟子董书白,就只有我了。”

    “那就有劳师兄了。”对于他的自吹自擂,杨语兰报以敷衍一笑,随后便是准备转身离去。

    此时杨尘那处却是传出了激烈动荡之声,两人同时转头看去,瞬间都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

    只见寒阴古鼎之中,一团炽热火焰冲天而起,而且为温度最高的蓝焰之火,杨尘距离三丈之远,寒阴古鼎之下摆放了许多蓝焰之石。

    “天啊!!难怪需要用到寒阴古鼎,原来要用如此之高的温度来炼药。”

    “只是很少有药草需要用到如此之高的温度,稍微不慎,很容易就烤焦了。”

    片刻时间,一股药香味瞬间四溢而出,冲天的蓝焰之中一枚浑圆丹药悬浮而出,杨尘五指一曲,一股凶猛地吸力将丹药牵扯而出,途中带起一连串炽热的蓝焰之火,杨尘双手缠绕着紫色灵气牵扯着丹药之时,身形随之而动,双手卸去丹药冲劲,悬浮在两手之间。

    净化那炽热的温度,很快便是被杨尘捏在手中,两指用力一捏,一股黑烟扑脸而上。

    “咳咳倒是忘了,还有药的浑浊之气。”杨尘被那一股黑烟呛的连连后退,伸手煽了煽,颇为狼狈说道,绿色的面具此时也被熏得一片漆黑,显得颇为滑稽。

    杨语兰此时忍不住轻笑出声,随后便是很快忍住了,不过美眸微微弯成了柳月,显然自内心的笑容,是难以掩饰的。

    而那名自吹自擂的师兄,此时颇为尴尬不已,刚才还说百草堂中就数他炼药最快,一时辰便可出炉,而此时杨尘大约二十多分钟便出炉了,实实在在裸的打脸。

    而且根据丹药的浑浊之气,一旦捏碎,浑浊之气越浓郁,就是代表丹药的药性越强,去除的杂质就越多,因此当看到杨尘那绿色面具瞬间被扑黑时,心底还是被震惊地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杨尘也不磨蹭,瞬间将怀中的幽冥鸽取了出来,将捏碎的丹药一点点喂了进去,本来奄奄一息的幽冥鸽,终于开始有了一丝丝生机,眼珠子再也不是萎靡不振,而是开始灵动的转动起来,当接触到杨尘之时,显得颇为感激。

    杨尘微微一怔,不知是否错觉,他竟然看到了一滴晶莹的眼泪,伸出修长手指轻轻触及,一丝温润的感觉实实在在的传了过来。

    “灵兽也落泪了真乃比人还要感性。”杨尘心底颇为感触,眼眸微垂,喃喃自语。

    随后便是打算将它带回自己的庭院之中,它现在还需要好生休息一番,环顾周围一眼,这才觉原来自己的动静已经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关注,随后似乎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杨语兰此时正双眸蕴含着一丝丝温和看着他,这让杨尘颇为错愕,也没想太多便想转身就此离开,只想早早回去,对幽冥鸽悉心照顾。

    就在此时在人群中又响起了一片哗然。

    “你们看,是董书白!”

    “嘿,这下有戏可看了,董书白乃百草堂第一大弟子,寒阴古鼎就是他专门使用的,虽说这里的古鼎都可供人使用,但谁不知道,董书白用过的东西不喜欢别人用,这下有好戏看了。”

    “据说之前就有一个愣头青用了他专用的古鼎,导致被他打成了残废,这次的候选人只能自求多福了”

    周围本来都已经准备散去的人群,竟然开始流露出一抹笑意,都忍不住想要看好戏,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听见哗然,杨尘缓缓抬起眼眸,然而入目的情景却是让他微微愕然,眼前是一名病怏怏的青年,青年整个身躯伏在一匹棕色马背之上,双手垂下,显得颇为无力,面无血色,唇白如雪,脑袋枕着马背,双眸此时淡然盯着杨尘,不言不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