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39章情意上心头
    宋倚雪领口逐渐被陈岩双手缓缓拉开,露出一片冰肌玉肤,和那晶莹性感的锁骨,就在陈岩想要再度往下拉去的时候,突然门便是被直接一把推开。

    “你在干什么!!”杨尘一把推开木门,却是现陈岩竟然正想要猥亵宋倚雪,心中顿时大怒。

    陈岩浑身一颤,转过头来的时候,杨尘身形早已一动,大手猛地直探而出,陈岩眼见来人竟然毁了他的好事,眉头一拧,正准备反击,而那大手竟然快如闪电,直接掐上自己的脖子。

    让他喘不过气来,杨尘眼神凌厉一瞥,咬着牙齿直接重重将他砸在地面之上,一拳拳轰击在他脸庞。

    “啊”陈岩脸庞被砸地几乎面目全非,血肉混淆,惨不忍睹,杨尘最后一脚将他踢到墙角,冷冷一喝“滚!!”

    陈岩慌不迭送爬了起来,不断抬起衣袖擦拭着自己受伤的脸庞,吃痛之声连连传出,就在快要临至门边之时,杨尘连忙阴沉喊道“等等!!”

    陈岩身形微微一滞,杨尘逐渐慢慢靠近,眼神瞥下,拳头紧紧一握“玄阴毒是你下的??”

    此话一出,陈岩全身不着痕迹微微一颤,连忙摇头心虚道“怎怎么可能,我也只是过来找她的时候,刚好现。”

    杨尘也不和他耍嘴皮子,大脚猛地高抬最后重重凌厉踏下在他脑门之上,硬是将他压在脚底之下,痛地他呲牙咧嘴,踩着他的脑袋,伸手往他怀里摸索一番,很快取出一包粉末状的东西,纸包上还留着一道骷髅的标记。

    杨尘冷笑一声,双手一捏移到他眼前,沉声问道“这又是何物?!”

    不容他质疑,立马将他扭送至给外面龙器域的弟子,龙器域的弟子连连道谢后,望向陈岩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随后便是将陈岩带走交由6潇晴落。

    当杨尘再度回来之时,宋倚雪不断辗转反侧,柳眉微蹙,衣衫半掩,春光丝丝乍泄。

    缓步而至,犹豫了一下还是坐落在床榻之上,伸手在半空停滞了一下,还是选择帮她拉好衣领,此时宋倚雪刚听见打闹声,却美眸始终迷离,神智有些错乱,如今努力睁开了一丝缝隙,隐隐约约看清楚眼前的人竟然是杨尘。

    只是他在做什么?他的手为何往我领口地方伸来,然后又往我腰间伸去,莫非果然是本性难移么,只是为何自己竟然没有一丝反感,很快地杨尘便是帮她轻轻盖上了被子,并没有她所想象中地猥亵。

    倒是她错怪了杨尘,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又像是若有所失,这感觉微妙,让人道不清。

    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她芳心大颤,杨尘找来她所用的毛巾,接了点热水,随后轻轻擦拭着她额头的冷汗,一股股温暖由脸庞传至而来,可毛巾传来的温暖远远比不上心灵的温暖,那种细致入微的动作,那种轻柔的动作,像是在保护着什么一般,生怕受到一丝伤害,此时此刻,宋倚雪真的颇为感动,原来被人照顾是这样的感觉,心灵如同被人捧在手心一般,温暖如晨曦沐浴。

    后杨尘似觉不够,犹豫了一下还把宋倚雪的纤手紧紧握在手心,一道道灵气传至她流入她的气海之中,暖洋洋的感觉,宋倚雪终于感觉舒服了许多,寒意逐渐远去,眼皮缓缓垂下,昏昏睡去。

    当她再度醒来之时,身体已经好了许多,可是依然有气无力,身体还是感觉非常寒冷,美眸微微张开,房间内空空荡荡的,犹如她现在的心一样,看不见那道身影,突然感觉非常的孤独,在长久醒来之时,人的心中都有一种依赖感,看不到一个人心中会觉得非常孤独。

    掀开被子,看着自己外罩轻纱依然被拉开,领口也有被拉开迹象,柳眉顿时微蹙,便以为是杨尘所为,只是自己心底为何竟然连一丝反感都没有?

    就在此时一缕缕浓郁的药香味幽幽飘来,就在宋倚雪微微愕然之时,杨尘狼狈地推开门,咳嗽地摆了摆手,满脸乌黑一片“咳咳这九阳玄火丹可真不好练。”尽管好不容易找到了配,但也是失败了一次才炼制而成。

    左手捏着一块火红色圆润丹药,右手端着一碗浑浊的药,小心端至桌旁,烫地杨尘不由得摸了摸耳朵,咧了咧嘴。

    当杨尘转头看向宋倚雪时,她便是缓缓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为何,突然心底有点害怕面对杨尘,因此还是装睡的好。

    杨尘看了一眼那绝美的容颜,眉头一拧,还没醒么?这样怎么喂药?杨尘突然伸手轻轻拍了一下轻唤了几声她的名字,但是她还是不愿意醒过来。

    毕竟她实在不愿意面对被别人喂的场景,想想就感觉到尴尬,只能等杨尘走了,自己再喝“唔这是什么?”

    一些碎裂开来的丹药塞进自己嘴里,这家伙就不会温柔点的么?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才让她无比的惊讶,杨尘竟然含着一口药嘴对嘴地喂她喝,再也忍不住睁开满是错愕的双眸,他他竟然敢吻我?

    杨尘一口一口地把药喂进她的口中,然而她愣是没有回过神来,当喂完最后一口的时候,她分明感觉到了这家伙竟然故意舔了一下她的唇瓣。

    杨尘刚好喂完,恰好看到一副目瞪口呆的面容,心底猛地偷偷一笑,叫你继续装睡,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表面却是表露出非常错愕地表情,喃喃说道“额你醒了就好,现在你已经刚服过药,还需要多多休息,别!别说话,不用感激我,多多休息才对。”看着宋倚雪面容开始变化,想要说些什么,杨尘生怕她大骂出口,连连制止,说完连忙夺门而出。

    看着摇摆不停的镂空木门,宋倚雪忽然有些怔怔出神,身体一股热流流遍全身,他竟然会炼制九阳玄火丹,他真的还是那个一无是处的败家子么,忽然抬起自己右手,指尖轻轻划过自己的唇瓣,美眸变得有些迷离“为何我心底竟然生不出一丝怒意,竟然还有丝丝迷恋,这混蛋”

    夺门而出后,杨尘紧紧贴着木门,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膛不断起伏,脑海之中不断回想着刚才那道妙不可言的吻,虽然只是印了上去,但是那柔软度还是让他流连忘返,自己为何会突然生出这念头?

    莫非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了么?一想到这里,杨尘不由得扯出一抹苦涩,想想自己以前的名声,恐怕待宋倚雪恢复过来就要找他算账,忽然感叹了一声,我们两个属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或许就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交集,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呢?

    摇了摇头,伸出手把怀中的泛黑的绿色面具掏了出来,看着绿色面具,眼眸微微下垂,喃喃自语“自己还是适合活在面具之下”戴上绿色面具,双眸逐渐变得锐利起来,自己还有更重要的目标要去实现,儿女私情,有则珍惜,无则随缘,绝不强求

    在宋国境内,一处云海之巅上,皎月悬空,山崖之下惊涛骇浪,浪花滚滚,一道黑色挺拔的人影戴着黑纱斗笠负手而立,腰间系着一颗铃铛,双手都带着黑色手套,摆动起来似是有些僵硬。

    此时身后逐渐走来一名满头白戴着黑色骷髅面具的老者,老者倚靠着树干,双手环抱,以一道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鬼主,什么事情值得让你千里迢迢来此一趟?”听声音似乎已经达到了花甲之年。

    鬼主声音雄厚,丝毫不显老“人已经安插进去了么”

    “早已安插进去,就等鬼主的吩咐便可。”老者伸出自己干枯的老手,一条一尺长的巨型蜈蚣顺着他的手臂缓缓爬出袖口,探出狰狞的身躯。

    鬼主感受海风扑面,黑纱轻荡,良久才缓缓说道“这次的事情惊动了许多大江南北的各个门派,纷纷派出了年轻一辈之人,后续可能还会有大动作,因此我们必须要抢在他们之前这事情你务必要成功,搞砸了,你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可懂?”

    老者微微一怔,随后探出干枯老手轻轻抚摸着蜈蚣狰狞地脑袋,点了点头“放心交给我好了”

    “那我便静候佳音!”鬼主落下一句爽朗之声后,身躯直接幻化成一道金翅大鹏,金光闪烁间,将周围照耀地一片璀璨,双翅呈遮天蔽日之势,带起一股飓风逐渐远去。

    “这天要不安静了”老者仰头缓缓说着,随后便是转身离开,留下一连串让人遐想的脚步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