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40章暗流涌动
    翌日,杨尘来到幽竹苑才现别有一番天地,宗长所居住的地方果然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有的药草园,一亩之地全归宗长所有,想要弄什么随意而为之。√

    旁边还有一条铁索木桥,云海之中呼啸声连绵不断,时而穿梭而过几道雄鹰伟岸身姿,深谷回荡着雄鹰长鸣,犹如与世隔绝了一般。

    如此宁静而独秀的环境的确不失为修炼静心之地。

    昨夜他看了红莲的书信,书中内容让他如今都颇为疑惑。

    “思君不能渡来兮,望月烟台候人寻。”杨尘双眸迷离不断琢磨着这两句,可却久久无法明悟其中意思。

    逐渐收回思绪,只得藏于心中,来日回信问清楚,不过不管如何,越是呢喃着这两句,心中却是能读出一抹相思,莫非她对我……

    一想到此,便是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两人素未谋面,怎会如此容易暗生情愫?或许只是想见一见与她舞文弄墨之人到底长何样罢了。

    如此想着,往庭院走去,穿过漫长曲折的回廊,远处便能看见一道倩影,那是6潇晴身边的春莲。

    一头短,英姿飒爽,只是脸色比她6宗长还要黑,长久以往都是面无表情。

    缓缓走了过去,抱拳说道“在下叶常,是过来报道的。”

    春莲微微一侧,眼眸淡然扫过杨尘,随后转身平静说道“跟我来吧。”

    跟着春莲很快便进入了庭院,庭院之内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笔墨之香,只见春莲停了下来,作静音状。

    杨尘会意,双眸望去,6潇晴正在忘我的作诗。

    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飘飘兮毛笔落在此处,却久久未动,笔尖渗透了宣纸扩散而开。

    良久,6潇晴弃笔转身而去,落下一句话“进屋说!”

    杨尘收敛心神进到屋子内后,一股书香弥漫,心中似是知道了什么,也不待她容许直接坐在了她对面。

    看着如此随意的杨尘,6潇晴显得颇为诧异,不过也没说什么,轻轻倒了一杯清茶,茶气袅袅升起。

    纤手将一杯缓缓往前一推,平静说道“喝了这杯茶,你以后便是我的随身之徒。”

    “何为随身?”杨尘问道。

    “跟随我出入各处。”6潇晴美眸轻轻一抬,缓缓说道,心中却是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怀疑。

    昨日经过严厉的审讯,陈岩事迹败露,坦白说道,本来他想要陷害杨尘的,因此在饭菜上下毒,可阴差阳错,杨尘根本没有去送。

    至于那包毒药,他说是捡的,6潇晴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最后实在受不了她的折磨,把他哥哥给供了出来。

    因为陈宇属于龙血域的,不归她所管,因此此事只能先缓一缓,待日后与柳慕生好好谈一谈。

    不过此事归根到底功劳还是在杨尘,如此之快便能找出肇事者,令她不得不刮目相看。

    “据说你能炼制出九阳玄火丹?”6潇晴漫不经心问了一句。

    “不是次次都可以,问这个做甚?”杨尘心底一跳,似是察觉到什么。

    “昨日经过百草堂几位师傅连夜造丹,才救治了一半弟子,如今还剩下一半弟子在炼丹场稳住病情,可几位师傅都已经累的无法再炼丹,我想……”6潇晴轻轻噙了一口,沁人心脾的清茶,幽幽说道。

    正说到一半,杨尘伸手制止说道“说这么多其实不就是想让我帮手么?”如此说着,杨尘心底暗惑她又是从哪里得知我能炼制九阳玄火丹的?

    “是的,你意下如何?”6潇晴眼眸一抬,出声问道。

    “抱歉,我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杨尘淡然摇了摇头拒绝了6潇晴。

    “四品灵谱如何?”6潇晴沉吟一番,轻轻放下茶杯。

    杨尘心中一动,不过依然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他清楚,龙器域弟子的性命重要性,长久如此下去,龙器域的弟子绝对撑不下去。

    “下阶五品灵谱!”6潇晴沉默了一阵,美眸掠过一道决心。

    杨尘伸出一根手指,眼眸抬起流露出一丝坚决“外加一个条件,放了我哥!”

    “不可能!”6潇晴美眸一凝,语气冰冷,态度坚决。

    杨尘摆了摆手,淡然一笑“6宗长不必如此之快答复我,我只想知道6宗长是以德服人,还是以武服人?”

    “当然以德服人!”6潇晴毫不犹豫回道。

    杨尘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宋国刑法我想6宗长应该清楚,在没有证据确凿之时,是不会关押犯人的,除非他畏罪潜逃。”

    6潇晴冷冷说道“那把赤焰血龙刀是我龙器域一名弟子独有的武器,如今出现在你哥手中还有何话可说?”

    杨尘轻笑着摇了摇头,突然把身子往前逐渐凑过去,随着杨尘地靠近,6潇晴美眸逐渐越下沉,不过并没有移开,她倒想看看杨尘在干嘛。

    直到杨尘的气息快要扑打在她的脸庞,让她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他才缓缓说道“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如果让外面的春莲看见,恐怕会以为我想对你图谋不轨吧,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杨尘伸手在她肩膀夹着一片泛黄的叶子伸至她眼前,喃喃道“其实我只是为你夹出一片落叶,可是我这样说,春莲恐怕也不认同不是吗?”

    “只因为6宗长貌美过人,因此春莲肯定会误会,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想说明,其实你看到的并不是一定对的,很多时候有心之人只需要略施小计便可。”

    “不过我可担保,如果日后要是查出我哥便是杀人夺货的凶手,我便亲自奉上如何?”

    为了能把萧然救出来,杨尘顾不了那么多。

    沉吟一番,的确觉得杨尘说得颇为有理,尽管把萧然放出去,他也跑不了,况且龙器域的弟子病情越加恶化,不能再等了。

    随后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也希望你尽快去炼制九阳玄火丹。”

    杨尘微微一笑,喜形于色,端起茶杯轻轻噙了一口“我现在就可以去炼制!”

    6潇晴眼眸流露一丝神采,说到马上便执行,没有丝毫拖沓,这才是大丈夫所谓。

    刚起身走出几步,随后转头打量了6潇晴几眼缓缓说道“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恐怕是某人对6宗长的赞美,只是似乎还差了那么一丝,不如试试接上,飘飘兮若轻云之蔽月。”说完便是转身离开,没有丝毫拖沓。

    “飘飘兮若轻云之蔽月……”6潇晴低声呢喃了几声,随后眼睛逐渐越的光亮,异彩连连。

    龙血域内陈宇一人面对五六个一纹弟子的突击,依然迎刃有余,右手布满红色怪异斑纹,披风抖动间,大手拍地而起,大地为之一颤,震荡波如同惊涛骇浪,重重扩散而开。

    将五六名一纹弟子震得节节后退,此时一名弟子从打开院门,连忙报道“报陈堂长!”

    陈宇轰然落下,地面席卷而空,一拍披风,抬起锐利的双眸“何事?”

    那名弟子连忙禀报“报陈堂长,你弟弟被收押了。”

    陈宇眉头一拧,神色一沉“那不争气的家伙!何人把他收押了?”

    弟子艰难咽下一口唾沫,紧张道“是6宗长,据说是因为陈岩在饭菜下毒,导致龙器域弟子纷纷中毒。”

    当提起6潇晴时,陈宇眼眸之内分明掠过一抹情意,6潇晴可谓是御龙宗众男人心中女神的存在,每一个都对她垂涎三分,以前有人暗地里评价过,若是6潇晴是属于妩媚动人的类型,恐怕御龙宗内的男人早已迷的神魂颠倒。

    可想而知她的魅力所在,回过神来,陈宇重重一甩披风“不争气的家伙!!让他受下皮肉之苦,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其实陈宇是不想给6潇晴留下不好的印象。

    对于追女孩子他其实经验颇为老道,对于像6潇晴如此的冰山美人,若即若离是最好的选择,一味的死缠烂打恐怕只能适得其反。

    眼见那名弟子还没有离开,陈宇眼眸凝重一瞥“还有何事?”

    弟子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双手呈上“他来信了。”

    闻言,陈宇眼神一抹精光闪过,连忙探出右手接过,环顾四周一眼,随后面色迅恢复如常“没你的事了,赶紧离开!”

    “是!”

    随着那名弟子逐渐远去,陈宇走进茂密森林之处,连忙打开了书信。

    “鬼主已下令,可以开始行动!”

    陈宇看完书信之后,一道火团随手而出,将书信燃烧殆尽。

    “终于可以开始了么……我可是早已迫不及待了呢!”陈宇双眸之中透露一股难以掩饰的,嘴角微微一勾喃喃自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