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41章烟台楼
    龙器域镇龙地上,许多弟子围着一道圈起的巨大火堆,数十名一纹弟子全部同时催动着灵气催动蓝焰石,蓝色火焰冲天而起,围坐在周围的中毒弟子,顿时感觉舒缓了许多。★

    就在此时,杨尘与萧然两人一起运力抬着一个庞大的红色古鼎,一人抓着一处古鼎一角疾跑在镇龙地间,狂风呼啸。

    最后两人用力一抛,红色古鼎凌空飞起。

    “咚”古鼎落地,大地颤动,回音如雷。

    “竟然以两人之力便可举起焰狱古鼎,这两名刚进外围弟子的人不容小视啊。”

    “比起一纹弟子也不枉多让。”

    “天梯赛击败一纹弟子的人能弱到哪里去?以往都是待时间一过,争取逃出大门罢了。”

    “只是这焰狱古鼎之大,通常都是用作炼制大丹药,莫非他想直接炼制一份巨大化的九阳玄火丹?”

    “如此的风险可谓之加大了几个层面!”

    “……”

    无论在何处根本不缺乏评头论足之人,正因如此,本来沉闷的气氛,变得越的紧张,引进了许许多多之人。

    杨尘略微有些担忧地看了不远处的萧然一眼“哥……能撑得住么?”

    只见此时的萧然还是遍体鳞伤,显然在被关押的时候受了不少苦头,脸庞都能看到几条毒辣的痕迹,杨尘心中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无妨!先帮6宗长完成这任务在说。”萧然摇了摇头,抚摸了一下身体的伤痕,暗中却是咬紧牙关。

    杨尘沉重点了点头,萧然竟然没有记恨在心,反而更是多处为6潇晴着想,仅凭这肚量,足以让杨尘心中佩服不已。

    收敛心神,大手将身旁的木梯一掌拍了过去,萧然探手一抓,随后凌空跃上。

    杨尘站在梯子上,对着百草堂弟子出声说道“麻烦师兄上草药。”

    底下的师兄们心底其实非常不满,不明白为何师傅等人会同意让杨尘萧然这两个新生来炼制九阳玄火丹,而身为师兄的他们却是在给他们打下手,面子自然过不去。

    那名师兄没好意的瞥了杨尘一眼,随手抓起一把草药伸了上去,动作懒洋洋的,颇为无所谓。

    杨尘眼眸一凝,一道锐利的目光流露而出“这位师兄,现在是以龙器域众多弟子性命为大重,你就是以如此懒洋洋态度来对待的?!你可知道,炼制丹药时间把握上,失之分毫,差之千里!!”

    如此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话语落下,龙器域的弟子纷纷对杨尘为之侧目,流露赞赏神色,反而对百草堂那名弟子报以仇视,毕竟他们都看在眼中,他的确是如此之做。

    如此大帽子扣下来,让那名师兄气急语塞,却又无可耐何。

    看见他虽然气得冒烟,但总算不敢再造次,杨尘这才看了萧然一眼,两人相视一眼,随后同时迸出双紫色灵气。

    随后按照配方抛落药物,药物在紫色灵气催动下加上古鼎本身热性之质,很快便逐渐融化在焰狱古鼎之内,一道道浓郁药香味逐渐四散而开。

    但是九阳玄火丹融合是最为之难的,稍有差池恐怕就会失败,失败之时必须要躲开反噬之力,否则很容易便受到极大的内伤。

    随着时间的转移,草药一件件摔落,融化成粘稠状,但就在混合之时,竟然无法将之凝固一起,杨尘心中一震,双眸透露一道寒光落下“你竟然没给我凝固膏!!”

    那名师兄眼神一沉“食物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肯定是在你挑选的时候,没选到凝固膏,实力不济竟然还想赖我头上不成?!”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议论纷纷。

    杨尘心底怒火升腾而起,这家伙竟然拿这么多人的性命来赌气?如今若是就此离开,失败是小事,最怕会反噬到萧然,如若这样持续下去,他们两个将会气海枯竭,衰弱之下更容易被反噬。

    就在杨尘打算叫萧然离开之时,一个梯子擦地而来,重重撞击在烧红的鼎身之上,一道身影凌空踏上,大手旋转一甩而出,一道蓝色灵气为之催动而出。

    “嗡”在三道狂暴灵气催动之下,焰狱古鼎不断出嗡嗡作响,回鸣不绝。

    杨尘抬头看去,微微一怔,竟然是他?

    来人正是董书白,董书白手掌一翻,一块凝固膏顿时甩手而出,神色一沉“练药之时,最好不要分神!”

    杨尘收敛心神,三人合力之下,有了凝固膏的加入,一道浑圆巨大的丹药很快便成形,悬空而起,外表还包裹着炽热的火焰,光芒万丈。

    最后卸火,丹药大成落至丹盒之上,董书白连忙吩咐让人将九阳玄火丹送去给龙器域弟子服用。

    就在众人以为事件到此为止的时候,一道突如其来的巨响让人纷纷愕然。

    “嘭”杨尘身形突然化为一道残影,凌空一脚将那名百草堂师兄重重踹飞而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撞在阶梯上,一口血沫吐出,他实在没想到杨尘竟然敢对他动手。

    “这一脚是踢这个没有医德之人!要么就别成为医师,成为医师竟然敢以他人性命为儿戏,这一脚你受的不冤!”杨尘淡然说道。

    此话一出,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纷纷拍手称快。

    “你!!”那名师兄还想要说些什么,突然一道人影将他眼前阳光完全挡住,微微一怔,抬头看去,那是董书白阴沉的脸庞。

    “你的确不配成为百草堂的弟子!你可以滚了!!”董书白语气坚决,森然无丝毫感情。

    “大师兄……他冤枉我的,可别误听谗言啊!!”那名弟子面色煞白,连连求饶。

    董书白猛地伸出右手探入他怀中,一把取出一块凝固膏,眼眸低沉,语气变得越阴冷“这又是如何解释?你可以说你私藏的,但是药物都是经过规定记录的,回头我看一下,便知道期间你有没有从药房拿过凝固膏,若没有,你便自知下场如何……”

    此话一出,那名百草堂弟子,再无言语,面如死灰,周围围观的弟子,更是露出憎恨的神色,竟然为了赌气把他们的性命当作儿戏?!

    这笔帐,他们会好好跟他算得,想到这里,那些龙器域弟子反而对杨尘心存感激,纷纷有了报恩之意。

    杨尘正想与萧然一起离开之时,董书白的声音却是适时响起“慢着,我们的帐似乎还没算……”

    杨尘脚步一顿,缓缓转身“你想怎么算?”

    萧然眉头一拧,本以为董书白属于帮他们的一方,如今却是竟然和杨尘还有私人恩怨,不过不管如何,他始终会站在杨尘那一面。

    董书白慵懒地转过身来,眼神一凝“一个月后有个炼丹大会,在帝都边境烟台楼举行,各地丹师都会纷纷而至,我们那时一较高下如何?”

    杨尘一听顿时不以为然,淡然吐出两字“无聊!”他从来对这些名利不感兴趣,如果他非要追究到底,尽管来便是,他杨尘还不曾怕过。

    然而刚走出两步,脚步猛地一顿,双眸突然大睁,连忙转身失声问道“你说在哪里?!”

    董书白微微一怔,丝毫不明白为何突然变化如此之大,眉头一拧不耐烦道“帝都边境,烟台楼!每年举行一次,一个月后正是正月新年。”

    杨尘一听,心中顿时如同拨的云开见月明,原来她是相约在烟台楼!!如此想通后,心中甚是惊喜万分。

    只是为何红莲不直接点明?若是我没猜出来,岂不是让她白等一番?莫非有什么深意不成?

    “好!我答应你。”最后杨尘还是打定主意决定参加炼丹大会,为的就是让红莲看到自己的成功,昔日自己便答应过她,相见时便以自己的成功来报答她,他可以不在乎名和利,但是却在乎昔日恩师之她。

    “如此甚好,只希望你别输的太难看!”董书白从来对于自己炼丹之术自负到极点,绝不允许有比他的人存在,起码宋国之内不允许,因此同龄人中稍稍有出众者都会被他挑战,他就是一个自尊心好胜心如此之强的人。

    说完便是缓缓转身离开,众人因此四散而去。

    此时镇龙地下,参天墨色巨剑之下,圆圈之内,泥土突然顶起来一些,似是有什么东西要突破而出一般,一道裂缝蔓延而开,泥土松动滚落而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