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44章内忧外患
    杨尘来到幽竹苑,每次过来,他都能看见6潇晴在自顾自忘我的写诗练字,似乎对于书法,她有一种独特的喜欢。

    杨尘走到她身边,并没有出声,他知道在她写诗之时,是不容别人打扰的。

    “三生同为连理枝”杨尘轻声呢喃着。

    良久,6潇晴抬起眼眸看了杨尘一眼,轻声问道“此句可接?”

    杨尘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她会突然抬头问自己,沉吟一番“可以试试。”

    6潇晴眼眸透露一抹异彩,随后把毛笔递给杨尘。

    杨尘伸手接过毛笔,悬空而立,轻轻闭着双眼感悟一番,随后猛地睁开神采奕奕的双眸,下笔如有神,大开大合间,龙飞凤舞的字迹跃然于纸上。

    “一朝别离苦行舟”6潇晴看着眼前那透露一抹果断的字迹,更是异彩连连,没想到此人竟然有着一手好字,诗句接的也颇为有意境合适,顿时便对杨尘改观了许多。

    轻轻点了点头,收敛心神,从怀中掏出一本五品下阶灵谱伸至杨尘眼前缓缓道“这是九天千刃动,修炼至大成可谓之极为强大,千刃可聚可散,但是切记用完此技能会陷入极度虚弱,因此不要轻易使出,否则不是敌人亡就是你亡!”

    杨尘接过五品灵谱,双眸一凝,到底是何种灵谱,竟然还会陷入虚弱状态。

    “至于修炼之法,我也无法指点你,毕竟我从来不用刀”6潇晴说完后便是手执毛笔思索起来。

    杨尘把灵谱塞回怀中,感激一笑,伸手习惯性拍了下她香肩“谢了!我先离开了。”

    随着他的手掌轻轻落在她的香肩,6潇晴美眸微微一眯,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流露而出,身形猛地一转,一条修长圆润的长腿直接甩在他腰间,杨尘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无心的举动,竟然便惹得她动起手来。

    腰间受到一股澎湃的力量,杨尘瞬间倒飞而出,本来压下的气血,又再翻腾而起,在倒飞半空之中,6潇晴身形一动,追上他倒飞的身躯,高抬莲足狠狠踏下。

    “啊”杨尘双手紧紧抓住她的莲足,面容颇为扭曲,失声痛喊,力度之大,踹地他肚子生疼。

    “下次再敢用你脏手碰我,我保证绝对不会像这次一样如此轻易便放过你!”6潇晴居高临下,语气冰冷无比,说完这才松开踩在他肚子上的莲足,转身离开。

    杨尘疼的呲牙咧嘴,伸手揉了揉肚子,连连倒吸了几口冷气,这婆娘下手比杨语兰的还要重,可自己那不过是无心之失,有必要这么大反应?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摇了摇头匆匆离开,他并不知道,其实他已经算是例外了,以往只要敢有男人用脏手碰他的话,下一刻便是断手断脚,6潇晴已经对他网开一面。

    接下来的三天之内,杨尘便是苦心专研着九天千刃击,然而杨尘本以为五品功法肯定会比四品功法更难领悟,然而却是出其的简单,紧紧用了三天时间,杨尘便已掌握了精粹,这让他甚是困惑不已。

    毕竟他可清清楚楚地记得,在修炼天魔第五式破军斩气诀之时,可是足足半月有余,莫非是因为此功法没有属性的问题么?

    百思不得其解,杨尘只能归咎于属性问题。

    杨尘昨夜已经得到了大总管的地图,上面标记着龙窟之地所在之处,让杨尘不明的是,为何抢夺至宝现在才是最佳时机?老毒鬼也是如此,大总管也是如此。

    杨尘在尸魂岗双腿盘起而坐,周围紫气动荡,万树颤栗,风声阵阵,杨尘双手结印引动着天地灵气,紫气蜂拥而至,如同泥牛入海瞬间融入筋脉之中,缓缓流淌进气海之内。

    每当有紫色灵气流淌而过之时,身体某处总是忍不住轻颤了一下,心神都是在给他极度绷紧之下,才能完全掌控,他非常担心自己一不小心便会被侵噬,因此一刻也不敢丝毫放松下来。

    筋骨逐渐被灵气打磨,变得越有力,一道道汹涌的气息如同潮汐一般将周围席卷而空,杨尘已经隐隐摸到了六重天的瓶颈,可内心却是一片迷茫,犹如周围一片漆黑,根本找不到打开之处。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气海不断上涨,但却久久找不到击破瓶颈之处,就在杨尘忍不住想要放弃之时,一道犹如黑暗中的光芒突然绽放而出,找到了瓶颈之处,杨尘疯狂引动着灵气一股脑冲击而去,灵气暴涌,全部引至一个全新的层面,气海扩大了好几倍,全身充盈着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

    待引流完最后一处灵气,杨尘这才撒开结印之手,双眸猛地一睁,一道精光暴射而出,张嘴一吐,一道浑浊之气飘然而出。

    “这就是所谓的六重天么?果然是分水岭一般的存在这感觉,完全不是五重天可比拟。”杨尘右拳虚空用力一握,一股灵气四散而开,就连握拳之声也变得猛然有力,自己身上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

    右拳高举,绽放而开,手掌遮住了烈日,透过指缝,杨尘眼眸微眯了起来,喃喃自语道“御龙宗尽管你显得再遥远,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假以时日我绝对会将你踩在脚下!!”

    然而在这三天内,表面看似一片平静,实则暗地里却是风起云涌。

    宋国之内,各个所属郡城都加大了征收比往年足足多了一倍有余,老百姓怨声载道,叫苦连天,往日虽然宋国皇上再不济,也起码还能接受地步,但是如今却是暴涨税收,莫非以前的一切都是伪装?

    帝都玄西城,李阳在城门之上朗朗宣读着“因元国与宋国将要开战,因此朝廷决定加大征收力道,一切都是为大家着想,还望大家体谅。”

    这是宣读的最后一站,李阳把各处郡城都宣读了一遍,帝都乃是最后一站。

    此言一出,老百姓叫苦连天,不满声纷纷落下。

    “你加大税收,叫穷困之人如何是好?他们本来就艰难,一旦加大税收,他们肯定要流落街头。”

    “就是!这几年天灾连连,已经没有往年那么好的丰收,若是放在往年还好说,这两年又是蝗灾,水难的,已经有许多老百姓吃不上饭了,可知?”

    “虽说我们宋国境内,土地肥沃,但也只是特定某处而言,如今还正值严冬时刻,这不是要了我们的命吗?”

    “对啊!还望大人通告通告皇上,征战我们能理解,但能否将税收放宽一些。”

    “”

    在众多老百姓期待之下,李阳突然摇了摇头,坚决道“此事,皇上已经是下了命令,不容更改。”

    此言一出,又是引起一片连连苦声,交头接耳,到处透露着一丝不安的意味。

    “如果实在交不上,我们也没法子啊。”

    “哦?交不上么,来人!”李阳突然抬起右手,高喝一声。

    身后的士兵却是将一名被绑在木架之上的人架了出来,绑在木架上的人乃是一名强壮的中年人,然而如今却是披头散,不似人形,身躯被鞭笞地血肉模糊,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烙印,满口血牙,腥红一片。

    “不交者,以此为鉴!”李阳的声音如同恶魔的声音贯穿在场众多老百姓的心灵,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对宋国绝对的失望

    宋国境内,此时民愤四起,人心尽失。

    此事,皇上现突然龙颜大怒,正打算派人将李阳抓拿而下,然而李阳等人早已消失不见,此时民情汹涌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就算此时宣布不用,也无法挽回,因为许多郡城已经开始打算谋反,如果镇压,民心就是一失再失。

    皇宫之内,因为内忧外患,导致皇上与众大臣陷入一股焦头烂额地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