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49章诡异
    杨尘被那一团突如其来的青色之灵震得气血翻滚,吐血连连,倒飞而出,随后撞在一棵大树上,缓缓滑落,左眼紫色瞳孔随之逐渐涣散,意识变得极为之模糊。★

    “记得在见我之前,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隐隐约约之中忽然听见一道女子的声音,那声音非常悦耳动听,犹如天籁,恍如在心中那受伤的心灵之中,久逢甘露,滋润着心灵,哪怕此时伤痕累累,依然觉得舒服,陶醉。

    双眸努力睁开望去,一袭烟水百花裙的女子,身姿婀娜,曼妙轻盈,三千青丝顺着倾泻的皎月之光,飘洒流动,恍如天仙下凡,举世无双。女子背生血红双翅,展翅高飞到参天古树的枝头上,随后莲足轻点,芊芊玉手轻轻抚上古树之皮。

    美眸侧视看着古树之皮,掠过一抹心怜,玉手缓缓抚摸,如同想要平息古树之伤痛一般。

    然而让杨尘更为之错愕的是,严隐眼眸一沉,御剑破空而来,气势万千,丝乱舞,女子面对着汹涌杀气的严隐竟然丝毫不惧,不过也并没有要大打出手的意思,而是轻轻坐落在树干上,双手撑着树干,仰头望着皎月轻轻吟唱着一婉转动听的曲子,声音之中凄凄楚楚,分外动人。

    盛开的原野之花

    请你一定要告诉我

    为什么人们一定要互相伤害

    多希望可以相互长存

    如若不能,何不把这一切都流逝而去

    一道犹如天籁的惆怅曲调自古树幽幽传出,女子的声音恍若不属于凡间,声音直击着众人心灵最深处,声音虽然很轻柔,但却是扩散到了很悠远的地方,遍布御龙宗,每个人脸上竟然都逐渐露出了陶醉的神情。

    就连严隐与金煞等人都毫无例外,那道声音仿若把他们带回了本源之处,看到了曾经留在心头那最美好的画面,天籁之音魂牵梦绕,但是紧紧持续一会,那道优美的声音便是兀然停下,女子幽幽吟唱到一半之后,娇躯微微一震,竟然开始忍不住形神俱散,一道道灵气之雾逐渐消失从她全身消散,美眸微垂,掠过一道黯淡,那曼妙的身躯缓缓从半空摔落而下。

    杨尘回过神来,心中大惊,尽管身体伤痕累累,也使劲全力艰难挣扎着伸出双手,那道曼妙娇躯落在他双手之时,还没待杨尘心头一喜,便是幻化成一片片灵气之雾,一道凝固的血珠落在他手心之处,让他怔怔出神,心头一痛。

    在那滴血珠落在手心之时,他心头竟然震颤一下,酸痛地犹如丧失了什么一般,泪水泱泱而出。

    此时此刻,在御龙宗内各处却是生了怪异的一幕,严隐回过神后,双眸微微一怔,陷入一阵迷茫,看着自己悬浮在空中,再看了下那片被毁的森林,眉头一拧,良久,却是充满疑惑的一句话“我怎么会突然御剑在此地”

    思索良久后,依然无果,随后眉头拧紧转身御剑离去。

    萧然之处,蜿蜒曲折盘旋在半空的青龙突然幻化成一道青色护腕,萧然与宋倚雪突然从半空摔落而下,在草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心底气血翻腾不休,艰难挣扎起自己的身躯,萧然抬起满是惊疑的双眸看着自己手中护腕,双眸一凝到底所为何事?青龙竟然变成了护腕。

    很快便是甩了甩脑袋,现在不是想这问题的时候,抬眼环顾四看,找到宋倚雪的身影,连忙冲了过去,如今若是不赶紧离开,必定会被那黑衣老人追上,到时候那便是插翅难逃了。

    将宋倚雪小心搀扶起来,连忙出声问道“你没事吧?”

    宋倚雪显然也是受伤颇重,被萧然搀扶起来之时,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美眸微微抬起,当看到是萧然这副陌生的面容时,双眸掠过一抹惊疑,柳眉倒竖,大声喝道“你咳咳你放手!你到底是谁?!”由于太过于激动,扯动了伤口,连连咳嗽。

    萧然双眸一震,面容满是错愕的神色,怎么回事?她刚刚还跟自己一起,为何突然之间变得不认识他了?看她激动的连连挣脱开自己的搀扶,实在深感疑惑。

    然而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来,一个人影都没有,按照刚才黑衣老人的修为,恐怕早已御剑追了上来,为何追到一半又不追了?这其中到底生了什么??

    半空之上,金煞颇为疑惑地看着自己脚下那把红色之剑,大惑不解,喃喃自语“怪事了!自己完全不知道要做何事,竟然还会御剑而出说出去,不被那几个老家伙笑死了?”

    一拍斗袍,便是转身离去。

    然而周围的众多弟子更是迷惑。

    “奇怪!怎么突然间都跑出来了?”

    “生了什么事吗?还是说有什么重大事件?”

    “我也不清楚,我就连自己为何站在这里也是费解。”

    “我明明记得我在认真看着灵谱的,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众人议论纷纷,却是良久依然无人能说出自己这么一大群人站在这里,到底是所谓何意。

    杨尘面色苍白,右手紧紧握住那滴凝固的血珠,手心传来一阵阵温热,一道红光掠过竟然换成一条项链,血珠被一条纤细的银线穿过出现在杨尘脖子之处,当他再次张开自己右手的时候,血珠早已消失不见。

    杨尘双眸流着眼泪,心底酸痛却不知这些感觉来自于何处,他越来越感觉得到自己身体似乎藏着种种秘密,然而他身为这具身体的主人,却一无所知。

    抬起头来怔怔出神地喃喃道“严宗主竟然没有追上来到底所谓何事?”

    随后轻轻抓起自己脖子凝固的血珠,一股股温润透过指尖流入心底,眼眸低垂道“莫非是因为她的那曲子么?”

    杨尘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虚弱的眼皮半垂,摇摇晃晃,最后在走到一处熟悉的地方后,实在忍不住一头栽倒,他很累,真的很累,不知为何,心中感觉到了无限的疲倦,若有所失的感觉,真的让他难以接受,最重要是这种感觉不知来自何处,莫名中的感觉

    若有某天,定会相见。

    请不要在你应该活着的时候死去活着的时候死去死去

    梦中一道朦胧的曼妙女子对着他轻声说道,当他想要伸手触及那渴望已久的指尖之时,女子却是逐渐远去,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不!不要!!”杨尘突然猛地睁开双眸,惊醒过来,双手乱挥,神情慌乱。

    手中一把抓住了一道柔软无骨的纤手,双眸望去,竟然是6潇晴那冰冷的面容,美眸下垂,看着紧紧抓住自己右手的厚实大手,面色越寒冷。

    “放手!!”6潇晴面色一冷,语气冰冷说道。

    杨尘立马回过神来,把自己右手抽离开来,眼见她只字不提便是转身离开,杨尘这才双眸怔怔地回想起刚才那个梦来,良久眉头一拧,狠狠锤了一下床板,这种快要触摸的感觉,到最后却是又让你无法揭开那道面纱,杨尘心中非常讨厌这种感觉。

    最后实在无可奈何,整个人挣扎起身倚靠在墙壁之处,喃喃自语道“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一定会我想要知道,给予我这种感觉的你,到底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