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54章怒火中烧
    杨尘被那名师兄乘载着,穿插过翻腾不已的云海,心中却是对刚才那名男子显得极为忌惮,像似乎一切都要被他看穿一般。

    让人感叹的是这兄妹两人,性格差异竟然可以如此之大,很快眼前逐渐露出一片清晰,座落有序的瓦房碉楼,喧嚣的声音逐渐入耳。

    在御龙宗待久了,恍若隔世,再次回到接地气的城市,杨尘思绪开始凋零。

    横跨过玄西城与几座大山,流沙城逐渐露出在眼前。

    “师弟,你以前就是住这里么?”那名师兄突然开口问道。

    “是的,不知不觉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杨尘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能从县城打滚起来进入御龙宗,师弟的资质便可知不凡,日后还是要多多为御龙宗效力的好。”师兄忽然有点感慨说道。

    “效力么?”杨尘双眸一凝,迸出一道锐利的目光,牙根紧紧咬了起来,袖袍内的拳头紧紧握紧。

    御龙宗,他必须要亲手捣毁,哪怕还很遥远,但是只要坚持走下去,终有一天会如自己所愿。

    前方有路,尽管身心疲惫,爬也将会爬到。

    前方无路,尽管开山裂石,我也在所不惜。

    心患不灭,则心永存。

    杨尘每当想起这个,心中都会掠过淡淡的忧伤,时刻给自己无限的动力,实乃源泉。

    很快两人便已落至流沙城门外,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杨尘落地在门外与那名师兄告别了一声。

    杨尘站在城外,抬头看去,忽然觉城外士兵似乎增多了不少,这让他暗暗皱眉,也没有想太多,走进城内。

    城内更是让他大吃一惊,昔日喧嚣和睦的集市如今却是空无一人。

    让杨尘暗中惊疑,这其中生了何事?走在大街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人,都是那些邋遢的乞丐,还有许多士兵一直在搜查不停。

    成排有秩序地掠过,带起一阵尘土飞扬。

    家家户户内,木门掩映间,露出一些凄惨的人影,一些老人抱着孩子,怔怔看着门外士兵掠过,顿时便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一名鬓散乱的老人突然夺门而出,大声哭喊道“你们这群畜牲!还我儿子!!”

    说着,便是举手就要去打领头的士兵。

    那名士兵双眸露出一道精光“找死!”抽出佩刀便要将之抹杀,寒芒掠过,突然一道人影为之更快。

    “铛”杨尘抽出黑寒断水刀,掠过一道寒芒,抵在老人面前,丝被刀风震地散乱,而那名士兵却是只觉虎口一阵麻,连佩刀都快要脱手而落。

    “来者何人?!莫不是逆臣乱贼!!”带头的士兵,双眸一沉,凌厉喝道。

    周围的士兵纷纷,抽出佩刀,面色沉重而又凌厉。

    杨尘抬起凌厉双眸,冷冷喝道“你们身为士兵,竟敢乱杀无辜?!”

    “放屁!我现在可是在诛杀逆臣乱贼,想必你也是其中一员,来人!给我拿下!!”带头士兵,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大声喝道。

    看着他们围了上来,杨尘双眸一眯,一道怒气横生,紫气顺着黑寒断水刀倾泄而出,一股威压将众人笼罩在内。

    “修……修灵者?”带头士兵看见冲天而起的紫色灵气,心底一震,吓得连连后退,哆嗦道。

    “狗官!死不足惜!!!”杨尘怒吼一声,黑寒断水刀往天一抽,三道刀气呈遮天蔽日之势将周围士兵尽数绞杀,毫无还手之力。

    鲜血瞬间弥漫,杨尘回过神来,恨意这才渐渐消散,狗官当道,民不聊生!如此下去,宋国定会荡然无存。

    转头连忙搀扶起老人,轻声问道“老人家没事吧?”

    老人双眸失神,泪眼模糊地摆了摆手。

    杨尘把他搀扶在一处板凳坐下,然后急切问道“老人家,可知流沙城到底生了何事?为何竟然会变得乌烟瘴气?”

    老人似乎并不认识杨尘,眼眸下垂,带有一丝哭腔道“少侠有所不知,这事情说起来,还要关乎到半个月前的事情,朝廷令,因为将要与元国开战,因此要加大一倍的征收税,许多老百姓根本交不起税收。”

    “后来户部尚书大人却是下令,若是不交足税收,便大刑伺候,一时之间,我们便是陷入恐慌之中,可是我们实在没钱能怎么办?我儿子被他们抓去了大刑伺候,如今未归,我真宁愿去的是我这老骨头。”

    “后来因为激起了民愤,许多老百姓暗中起义,打算推翻这残虐无道的皇上,后皇上便派兵镇压,便是成了如今的场面。”

    杨尘很快便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一切是如此造成,可为何本来经营的国泰民安的宋国会突然变成如此地步?

    不过不管如何,眼下自己父亲和妹妹才是最重要的,突然想起什么,出口问道“杨府如今是怎样了?”

    老人听他提起杨府,先是一怔,随后双眸流露出一道憎恨的神色,披头散地缓缓站了起来,伸出脏乱的手指颤抖指着杨尘“你是何人?莫非你也是杨家那群攀炎附势之人?你滚!!滚!!!”

    杨尘完全不明白,为何自己提起杨家,会让老人如此激动,连忙有点慌忙摆手道“老人家,别……别误会!”

    眼看老人气的上气不接下气,脸色通红,双眸圆睁,连忙转身离开,生怕直接怕他气死。

    这其中到底生了什么?杨尘眉头拧紧,咬了咬牙,脚步连连加快,生怕家里出事。

    宽厚街道,凌乱不堪,墙壁之上布满腥红血液,地面也是,周围时而升腾起袅袅白烟。

    杨尘看到这种情景,心中更是不安,来到家门前,一把推开木门,房间之内杂乱无章,草席床板被翻了个底朝天,衣服凌乱散落,衣柜倒塌。

    杨尘心中一阵悲凉,莫非他们已经被皇上所抓?一想到这里便是忍不住神情悲哀,踉跄后退几步,喃喃自语“本是决心修行,待有所成就再回来保护他们,然而归来兮,却人无踪迹……”

    杨尘心生仇恨,双眸透露冲天杀气,仰天狂啸“若真是抓我家人,我便屠尽宋国,也要救出他们!!”声音中充满滔天杀气,扩散远处。

    良久,眼眸一沉,大步踏出,缓缓抽出黑寒断水丹,墨黑色刀身在日光之下反射出阵阵寒芒,刀尖大摆而开,拖着地面,划出一条长长的轨迹。

    寒风凛冽,掠过之时,丝乱颤,露出一双被仇恨充斥的眼眸。

    来到城下,守门士兵似是觉什么,伸手一指大喝道“来者何人!!可知……嘎……”

    此名士兵还没来得及说下去,便是被杨尘一刀掠过,寒风所致,脖子露出一道深陷的刀痕,而伤口处瞬间被冻结,逐渐攀上整条尸体,恍如冰雕。

    众士兵大惊,连连大喊“有……有乱贼!!”

    “呜”一道长鸣兀然响起,连绵悠长,号角声笼罩整片流沙城,城墙之上一排排士兵纷纷露出脑袋,高举弓身,眼神凌厉。

    “大胆反贼!!来人给我拿下!!!”一道身披红色披风,穿着沉重铁盔甲的中年人大步踏上城头,披风掠动间,虎目大睁,怒吼一声。

    话音落下,众士兵纷纷抽刀跃下,上百名士兵缓缓将杨尘围成了一大圈。

    “狗官!今日,我便要你们统统葬身与此地!!”杨尘怒火中烧,大手紧紧一握,大步向前一踏,沙尘猛地席卷向两边荡离,袖袍震动,丝乱舞,抬头怒视那名守城中士。

    “好大口气!我定要将你这狂妄之徒斩杀此地,以儆效尤!!”守城中士眼眸一眯,抽出佩刀,怒吼一声,便是俯身跃下,全身迸出白色灵气,风声阵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