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55章石磊
    杨尘丝缭乱,迎着狂风乱舞,手腕一震,势大力沉往周围连连劈出数十道刀气,将周围士兵尽数绞杀,惨叫声连连不断。

    此时守城中士便是已然落至杨尘跟前,手中佩刀猛地大开大合间,飓风不止,破风声连绵不绝,杨尘眼眸一沉,划动着迎风柳步躲过那一刀刀凌厉的斩击。

    杨尘大手紧贴着落在眼前的冰冷大刀,一滑而过,猛地攀上守城中士的手腕,眼眸露出一抹残忍,一股紫光凝聚在手心,突然鸣音大动,自掌心间不断催动,旋转吸力猛地将守城中士的灵气引动地犹如煮开的水一般,翻滚不休。

    守城中士只觉全身不断颤动,面皮如同波浪一般一重重上下掠动,如遭雷击,体内气海完全不受自控,一股股被牵扯而出,尽数被杨尘吸引体内。

    杨尘双眸紫气大盛,心智开始逐渐失控,仰天长啸一声,加大旋转力度,将他体内灵气一丝不留完全吸入体内。

    “化灵境七重天!!我还要更多,更多的灵气!!”杨尘双眸透露深深地,松开手之时,守城中士已然变成一具尸体,无力瘫倒。

    黑寒断水刀横举于身前,丝一来一往间,便是冲入人群,如入无人之境,手起刀落间,腥红一片,惨叫连连,士兵何曾见过如此杀人不眨眼之人,顿时吓地连滚带爬逃离而去。

    杨尘身体戾气横生,犹如一尊来自九幽的魔头一般,双眸憎恨之意流露而出,周围寒风掠过,血腥味弥漫在半空。

    一个时辰过后,流沙城城墙之上,旗帜飘飘,城头之上,一根参天竹竿挂满了令人触目心惊的一堆人头,鲜血如雨,淋漓落下,数不清地人头,全部用鬓绑在竹竿上,高高挂起,随风而动,那死不瞑目的人头,显得格外狰狞。

    杨尘双眸之内的紫气逐渐被驱散,背着黑寒断水刀离开了流沙城,只留下一连串沉重地脚印,杨尘自己也不知道想要去向何处,或许想以更多狗官之人,增强自己实力的同时,震慑他们的所作所为。

    傍晚时分,杨尘来到另一座悬城,城墙之外,十里大道,枯槁荻草,黑雾笼罩,腥风热尘扑打在他的脸上,在寒风之中显得格外异样。

    “呀”城墙之上毫无人影,只有成排栖息在城头上的黑鸦,时而传来一两声悲鸣,起码听在杨尘的耳朵里如同悲鸣。

    “此地竟然荒无人烟,如同荒废已久了一般”杨尘神情沉重,低声呢喃了一句,便是大步走进。

    待进入城内之时,眼前的情景让他震撼地无以复加地步,双眸一震,心底如同掀起巨浪一般。

    眼前尸蝇漫天,密密麻麻,房屋崩碎,大街上满是森森白骨,周围更是有灵兽侵入城内,咆哮连连,时而穿梭而过。

    杨尘回过神来,依然难以平复心底地震撼,此地分明荒废已久,蓦然想起萧然爷爷似乎说过什么,连忙抬头看去,双眸一凝。

    “寒北城!!”杨尘终于明白过来,这里便是萧然爷爷所说的被道灵屠城的寒北城,眼前的情景实在让人惨不忍睹,心生颤栗。

    杨尘脚步缓缓走过杂乱街道,对周围的尸骨心生怜悯,有些死后还要被灵兽吞食,双眸流露一丝痛心“生不能尽福,死不能永乐真乃国之大悲,此国当灭!!”

    蓦然,杨尘猛地停下脚步,然而从旁边街道之处竟然还传来一道沉重的脚步声,杨尘眉头一拧,小心翼翼靠过去,双眸猛地往街道看去,一位壮硕的男子怔怔出神站在一处门外,青年上身健硕,浓眉大眼,穿着打扮非常朴素,背着一把双板斧,斧身璀璨锋利夺目,刻着诡异符文纹路蔓延至把柄之处,可见不凡。

    “父亲石头回来了本来打算归乡尽孝,可为何会变成眼前这副模样,谁能告诉俺啊!!”少年仰天悲痛长吼一声,声音之中,充满悲痛之意。

    突然察觉有一道视线投过来,青年侧目望去,只见一名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年站在不远处,眉头皱起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青年浓眉一震,有点怒目而视“你是谁!!莫非就是你灭了寒北城?!”如此说着,自己厚实大手便是已然攀上了背后的斧柄,气势流露而出,将周围沙尘荡离而空。

    杨尘大手一伸,连忙制止道“且慢!我绝不是灭城之人,但我却是知道生了何事。”

    闻言,青年双眸一怔,随后连忙松开了自己的厚实大手,本来紧皱起来的浓眉逐渐疏松起来,露出一脸抱歉之意“实在抱歉,差点错怪你了,俺也是太过于悲痛,差点被仇恨蒙蔽了自己。”

    这下倒是让杨尘怔在了原地,久久无法回过神来,他本以为自己要长篇大论,而且需要证明一番,他才会相信自己,然而让他完全没想到的是,自己才说那么一句话,他竟然就毫无怀疑地相信了。

    这是有多么淳朴的人才会如此?不过不管如何,起码避免了不必要的麻烦。

    杨尘皱眉问道“莫非你是寒北城内的人?”

    青年憨厚地点了点头,双眸流露出一抹悲痛望向自己跟前的门,咬着厚唇“俺本是寒北城的一户人家儿子,后来有一高人路经此地,说我骨骼精奇,要收俺为徒。

    俺本来是不愿意的,毕竟家里父亲种田本来就辛苦,少了俺恐怕更是吃不消。”

    “但是父亲却气地拍俺脑瓜子,连连骂道,种田能有啥出息,当然是去跟高人修行才有出头之日,最后俺便是跟了那高人远去,这一走便是三年,眼看新年就要来临,俺便是打算下山与家人聚一聚,却是没想到”

    说到这里,青年嘴巴一扁,悲痛欲绝,很快便是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毫不顾忌地上有多脏乱。

    杨尘心生怜悯,天涯同是沦落人,缓步靠近在他身旁,随后缓缓蹲下,伸出自己手掌沉重地拍了拍他那厚实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眼眶有点湿润,却硬是没有眼泪流出来,听见杨尘的问话,抬起脑袋看了他一眼,回答道“俺叫石磊,不过城里的那些街坊都叫俺石头,说俺从小便是力大无穷,就连俺爹也说,俺吃奶的时候,也总是吃地俺娘连连惊呼叫痛呢。”

    如此说着,反问杨尘一句“那你呢?俺看你不是寒北城的人,你哪里人?”

    杨尘眼眸下垂,喃喃说道“我叫杨尘,至于说到我,其实并没有比你好到哪里去,我乃是被世人唾骂之人,当我回到城里后,却是现已经大乱,如今宋国狗官当道,民不聊生。”

    石磊猛地一怔,失声脱口而出“莫非这一切都是朝廷所谓??”

    杨尘本想说不是,但这样的话似乎自己心中的打算便难以实施,因此顾虑一番后,想起朝廷所作所为,杨尘眼眸一眯,点头沉重道“是的,我所在的流沙城,因为老百姓不满朝廷增加一倍地税收,众人起义,后被朝廷派兵镇压,导致流沙城乌烟瘴气,如今的流沙城已经没有多少人存在”

    此言一出,石磊果然浓眉一挑,大眼怒目一瞪,气的拍了拍自己寸头“他奶奶的!真乃是昏君!!杨兄弟,有何打算?”

    杨尘被问这一句话之时,双眸暴射出一道锐利凶猛的光芒,右手逐渐收拢紧紧握起,出节节骨声,一道森然毋庸置疑的决心从话语之中流露而出“我要在乱世起义!推翻这狗官当道的宋国!!”

    “啪”此言一出,立马引来一声共鸣之掌,石磊一拍大腿,双眸一震,豪气干云喝道“杨兄弟,不!请容俺叫你一声大哥!此灭城之仇,俺必定要报,但是俺对于这世事纷争,勾心斗角根本不能体会,因此还需要大哥带上俺,一起合力灭了这乱世之道!!”

    杨尘突然觉此人真乃是一名憨厚忠实之人,有言必说,无所顾忌,心无城府,说出则信,为人忠义,这不正是杨尘所需要的兄弟么?

    杨尘伸出手掌,颇为感动道“如此,我们便合力荡天下!!”

    石磊流露一抹豪气,厚实大手与杨尘手掌用力一把握在一起,此时此刻,两人简短时间的认识,情义却是出奇地深厚,或许这就是人的奇妙之处,有些人相处一辈子,恐怕也无法成为朋友,有些朋友相处一辈子恐怕也无法成为兄弟,然而有些人只需一言一语,一拍即合,便是足以成为生死相依兄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