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问道灵途 > 第63章成长
    翌日,万籁俱寂的周围,天空翻起一片鱼肚白,在石村门前,寒风凛然,杨尘挥手告别了石磊与墨竹,静静看着两人逐渐走远,三步一回头,这才愿意动身离开,眼眸之内透露一抹惆怅。

    离别只不过是为了日后更好的相见,杨尘一直坚信着这句话。

    杨尘与红袖则是去找老毒鬼,在这太平盛世逐渐沦陷为乱世的宋国内,有那么几个年轻人,正为着平定乱世而奋斗,或许如今还默默无闻,但是他们仍然坚信,总有一天名动天下。

    两人并没有直接只身穿过流沙城,而是刻意绕了一大圈,两人在山洞之处,并没有寻觅到老毒鬼的身影,而且山洞之内满是蜘蛛网,墙边的火纹石早已失效已久,显然此地早已荒废很久,似乎老毒鬼已经不在此山洞许久了。

    杨尘虽心中疑惑,但却也能体谅,总不能一人久居山中,以往起码有老药仙陪伴,如今离开也是所属正常,他相信老毒鬼还会给他来信的,因此也不再纠结。

    去到翠竹林之处,正好杨尘也打算去看望一下萧然的爷爷。

    “等一下你的手放规矩点,我要去见一位老爷爷。”杨尘以防万一,事先提醒了红袖一声,以免这家伙突如其来,又搞点什么而弄得他实在措手不及,自从手心被她舔过之后,那手掌总是传来酥麻感觉,害的自己心痒痒的。

    “噢”红袖轻轻点了下颔,并没有多说什么,安静地跟在身后。

    杨尘率先来到庭院之处,轻轻唤了一声“爷爷?”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片寂静

    杨尘心里竟然没由来一慌,一股不安升腾而起,连忙冲了进去,打开木门,房间之内,萧然的爷爷被一把刀洞穿身躯直插在墙壁之上,地面上一滩腥红血液已经开始逐渐枯竭。

    杨尘身躯一阵晃荡,差点就摔了下去,红袖连忙伸手扶住杨尘。

    只见杨尘双眸圆睁,瞳孔震颤,满脸难以置信地神色,踉跄地往前走去几步,双眸死死盯着刀柄上那深入人心的刻字。

    “宋又是宋兵!!宋兵都该死!!”杨尘突然恍若癫狂面目狰狞地右手一甩将旁边桌子上的物品全部一扫而空。

    “为什么连手无寸铁的老人都要杀为什么!!”

    “呀啊”杨尘仰头痛哭,披头散,声音之中犹如坠落深渊一般,让人绝望。

    红袖眼眸下垂,一把冲了过去,扑进杨尘的怀中,紧紧搂住杨尘的熊腰,精致得脸庞紧贴着杨尘的有力胸膛,心痛地安慰道“你不要这样好不好红袖看到你这样,心里也很心痛。”

    “我要杀了宋兵!!我要杀了宋兵!!”杨尘突然双眸紫光大盛,嘴里不断唠叨着,犹如走火入魔一般。

    红袖似是感觉到了什么,柳眉一皱,探出一截白皙皓腕,手掌化刀落在杨尘后颈之处,杨尘双眼一翻,便是直接晕死了过去,整个人软绵绵靠在红袖的娇躯之上,俊脸上依然可以清晰看见两条泪痕轨迹。

    红袖心痛地伸出白皙手掌缓缓攀上他的脸庞,轻柔地抚摸了几下后,便是把他背起,往外走去。

    将杨尘放置于庭院之中,随后替杨尘把这具尸体好生安葬一番后,这才背着杨尘离开,红袖美眸之内透露着一抹坚定,不能让杨尘再留在这里,否则一定会再度如刚才情况那样,很容易入魔。

    红袖已经知道了,杨尘体内似乎乃是罕有的纯魔灵者,因此若是心智不坚,便会很容易被夺舍,所以红袖才会怕再这样下去,杨尘便会丧失自己,踏入魔道。

    红袖口吐红色妖艳之剑,御剑冲天而起,红色灵气犹如九天红绫,从天飘散铺成一条美奂绝伦的轨迹,她的一切犹如为红色而生一般,一切都是红色。

    红袖背着他往玄西城御剑而去,之前便是得知杨尘从玄西城过来,因此便把他送回那处。

    “玉罗刹此人是何人?”一道浑厚的声音密音入耳,犹如惊雷响起,让红袖娇躯一震,双眸圆睁,心底升腾起阵阵恐惧之意。

    “你是何人??”红袖显得有点惊慌失措,那是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恐惧,让她不由得环视四顾。

    “看来还失忆了竟然连老夫都不记得。”那道浑厚的声音再度落下,九天之上,一道璀璨夺目的金光从天而降,将红袖完全笼罩在内。

    “啊”蓦然红袖整个人犹如被牵扯一般,双手捂住脑袋,失声痛喊,逐渐没入金光之中,无论如何挣扎一切都显得徒劳。

    而杨尘却是从半空坠落而下,尽管如此,红袖在最后时刻,也不忘全力御剑载着杨尘落下而去,以免让他身受重伤。

    金光渐散,余光粼粼,天空再度回归平静,恍如从来并未出现过动荡一般。

    不知过了许久,一道寒风掠过,杂草掠动,化为一片草浪,起伏不停,偶有虫鸣鸟叫声四处响起。

    当杨尘幽幽醒来之时,周围已是傍晚时分,自己却是身处于一道灌木丛之中,杨尘心底有些许迷茫,挣扎起身,满脸悲哀之意,不过心底却是没有之前的那么容易失控,而是依然一脸悲伤。

    双眸颤抖地缓缓闭上,袖口下拳头紧握以致于不断震颤,日后,自己势必要灭了宋兵!!仇恨不断在其心中滋长。

    “红袖红袖!!”杨尘忽然想起红袖呢?举目四处望去,却不见其踪影。

    眼角余光却是捕捉到自己身下,有一把红色妖艳长剑,剑身通体血红,而剑柄之处却是呈花开之状。

    杨尘神情微微错愕,不由得伸手捡起长剑,突然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幽幽传来耳边,荡起心中的涟漪“你爷爷我已经好生安葬,只希望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是先不要冲动去报仇,若有缘我们会再相见,红袖会一直在你身边。”

    这声音不正是红袖么?莫非在他昏迷之时出了什么事情不成?杨尘满目惊疑,如此猜测着,难道说红袖本身乃是这把剑,如今变为原型。

    若有缘我们会再相见,红袖会一直在你身边这不是很好验证了他所猜想么?

    “哐当”杨尘双手一颤,长剑从掌心之间滑落,摔落在地面,碰撞到石块出清脆声响。

    杨尘面容忍不住扭曲起来,十指逐渐插入鬓之中,为何要如此待我一次接一次的带给他痛楚,一次接一次在本来伤痕累累的身躯上撒盐。

    好累真的好累,杨尘双眸微垂,瞳孔之内满是迷茫之色,看着远处碧落黄昏。

    “我杨尘从不奢望要过地如何幸福可也请不要让我如此绝望的活着,天道不公!天道不公!!”杨尘双眸露出一道神伤,直射天际,丝乱颤。

    良久,杨尘双眸逐渐地犹如蒙蔽了一层壁垒,又犹如隐藏了内心的一切,变得空洞,右手捡起红色长剑,在掌心反转之间猛地嵌入后背与黑寒断水刀共存。

    杨尘深吸一口气,右手攀上自己的左心房,双眸眺望远处,丝随着寒风荡散,喃喃自语“今后开始,红袖你便与我同在,直至见面之时,我都不会再让自己心痛,因为你存在我心中,我不能让你难过况且我已经早已麻木了这伤痕累累的生活。”

    有些人,总是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有些人一直在身边,却从未走进过自己心中,随着离开了,却一直长存于心底,挥之不去。

    杨尘行走于十里大道,背影萧条,双眸淡然,时不时看向自己左边,犹如看到红袖就在身旁陪伴着自己,搂住自己手臂一般,时而嘴角忍不住上扬,露出一抹有些许僵硬的笑容。

    “我们会再见面的我相信!”杨尘双眸露出一抹心驰神往的神色,随后便是往着玄西城而去。

    此时此刻,杨尘才能真正领略到人情世故令人懂得珍惜与舍弃,磨难令人变得更为之坚强,如若没有这一切,或许踏着沿途的路上,脚印都无法因此而变得强而有力

    ...